茅于轼:限价房太多会搞乱房地产业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7/14 09:15:49
广州市政协委员扶伟聪先生说,限价房的政策破坏了正常的房地产市场。他说得完全有道理。设想限价房如果占了市场的主体,商品房只占一个小比例,没有资格买限价房的人都要买商品房,因为商品房比例低,必定供不应求,价格猛涨。可见限价房的确会破坏正常的房地产市场,造成市场的不和谐。
新京报19日A03版的评论中,散人先生认为扶伟聪是出于为房地产商多赚钱的目的,所以反对限价房。但是在市场经济中,企业必须追求利润,公司法也是这么规定的。计划经济不讲赚钱,结果把中国变成了穷人国。现在市场经济,生产不是为了满足消费,而是通过企业赚钱来满足消费。结果大不一样,社会极大地富起来了。包括房地产业,他们以利润为导向,大大地繁荣了我国的房地产建筑。十年内盖的房可能超过解放后30年建的房。以我之见,我国房地产业的问题不在于他们追求利润,而在于房地产市场的缺乏公平竞争。两个主要投入要素,土地和资金都要靠关系。所以纠正房地产市场暴利的根本,不是用限价房,而是规范土地市场和资本市场。限价房太多的确会搞乱正常的房地产业。
经济适用房路线助长投机腐败 应该停建
经济学家茅于轼认为,虽然经济适用房是面向低收入人群的,却阴差阳错照顾了中高收入者,助长投机分子和某些官员的投机、腐败机会。因此,他作出如下结论,经济适用房是一条错误的道路,不能解决经济人权中的住房权,不应该继续建设。
新建、定价、出台上市交易政策,各地经济适用房最近似乎突然进入了一个加速发展期。
日前,青岛市决定建设用于公开销售的经济适用住房5000套,以实现对最低工资标准以下、人均住房建筑面积10平方米以下的家庭应保尽保。至此,加上限价商品房、租赁房,青岛市今年将有2.5万户中低收入家庭住上便宜房。
在建设标准上,青岛市廉租住房套型建筑面积控制在50平方米以内;经济适用住房控制在65平方米以内;限价商品住房控制在85平方米以内。在销售价格上,建立价格控制机制,实行提前定价制度,确保经济适用住房价格保持稳定。
此外,北京市发改委投资处副处长李三忠近日向记者透露,2008年,北京也将新开工“两限房”450万平方米,新建经济适用房300万平方米、廉租房50万平方米。
“十一五”期间,北京市将新建住房1.23亿平方米。其中规划安排经济适用住房1500万平方米(含廉租住房150万平方米)、“两限房”1500万平方米,共计3000万平方米,占住房总量的24.4%。
而上海经济适用房将按同类地区商品房市场价格的60%定价、房型则不超过60平方米。现在,上海正在浦东对经济适用房进行试点,目标对准了超出廉租住房保障对象认定标准、自身又无力从市场购买商品房的“夹心层”家庭。沉寂了6年后,上海首推经济适用房,在吸引了普通民众的眼球外,也成为了业界关注的焦点。
商品房不再独霸天下,且“是否愿意微利建造经适房可能会成为房地产企业能否拿地的一个关键考核指标”,似乎地产商即将告别“暴利时代”。从宏观上看,经济适用房的推广将对目前高涨的房价起到一定影响。据研究显示,经济适用房的供应每增加5%,就会迫使房价下降3%—4%,所以有部分房产投资者和开发商对经济适用房是抵触的。
然而,经济学家茅于轼认为,虽然经济适用房是面向低收入人群的,却阴差阳错照顾了中高收入者,助长投机分子和某些官员的投机、腐败机会。因此,他作出如下结论,经济适用房是一条错误的道路,不能解决经济人权中的住房权,不应该继续建设。
事实上,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博客)教授一直不赞成经济适用房,他认为,经济适用房进入市场以后,根本没有按照政府的设计目标和思路去走,谁都想买,真正需要的人反而根本就买不到。政府无法限定住房在哪个价格最合适。如果房价限定偏高,消费者接受不了;如果偏低,矛盾会转移到土地上,开发商会与政府讨价还价,竭力将土地成本降低。一旦土地成本降低,产生的利润还是会被开发商所得,普通民众很难享受到限价房带来的优惠。所以,政府当务之急还是要房价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