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贪污思想是从哪里来的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5/09 15:40:31
人的贪污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是自己头脑里固有的吗?不是。“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那么,人的错误思想之一——贪污思想,又从何而来呢?
30年前,“样板戏”《海港》里有一个唱段《我沾染了资产阶级的坏思想》,45岁往上的许多人对此唱段耳熟能详。近几年,贪官污吏们在“悔过书”中总说自己“放松了世界观的改造,沾染了剥削阶级腐朽思想”,有些甚至直说“沾染了资产阶级坏思想”。资产阶级有各种思想,贪官们为什么总是“沾染”资产阶级的“坏”思想呢?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人大多信仰天主、真主和神明,他们总觉得“主”在冥冥之中,每时每刻都在监视着每个人的言行举止,“一切恶行最终将受到惩罚”,所以,必须对大自然保持敬畏谦卑,对人对事保持谦虚谨慎。东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人大多数信仰佛教,他们坚信“因果报应”,害怕“现世报、下世报、隔世报”,害怕“祸及子孙,殃及妻女”,因此,既注意“克己”也“乐善好施,积德行善”。新加坡、泰国和我国香港、澳门的资产阶级给内地的文教、卫生、救灾、扶贫的巨额捐赠是有目共睹的;相反的,贪官污吏们忘常识,悖常理,无理想,无信念,无所畏惧,无所顾忌,肆无忌惮,“物质利益至上”,其贪婪、刻薄、恶毒、狡诈超过任何小说家的想像力。除丛福奎之流“借佛混饭”的“花和尚”外,在“慕马案”、“远华大案”等系列案件中获罪的贪官污吏们,如果真正有一点“资产阶级世界观”,收敛、节制一下自己的行为,或许不至于“败”到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绝境。
欧美的资产阶级强调“人人生而平等”,东南亚和南亚的资产阶级信仰“众生平等”;然而,贪官污吏总是认为自己高人一等,满脑子“级别、规格、规矩”,处处要享受特权,要摆架子、耍威风。更为可憎的是在保护、扩大自己既得利益的前提下,“调整利益格局”,无偿占有公共财产;打着改革开放的旗号,行侵占、贪污、挪用、私分国有资产和公共资源之实,以“群众”的名义整群众。如果他们能“沾染”一点资产阶级的“平等观”,或许不会严重脱离群众到群众的对立面,也能够避免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资本主义国家既奉行“依法行政,处罚法定”原则,也遵守“自愿互利,等价交换,公平交易”原则;然而,县乡村的“土皇帝”们经常表演“乱摊派、乱收费、乱罚款”,以及强制征收、强制拆迁等“强盗秀”。如果他们“沾染”一点资产阶级的“行政理念”和“公平交易观”,群众的“越级上访”、“围堵政府机关”、“自杀秀”肯定会少一些,群众也就不会说“七所八站,全是坏蛋”。
资本主义国家法律认为,官员权力源于法律,行使公共权力必须受到监督机构、媒体和公众的监督;法律最大,谁是谁非,法院“判了算”。贪官污吏们乐于继承“朕即法律”的传统,惟我独尊,将公共权力私有化,将国家干部队伍私家化。“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说了算”;“我是一把手,我定了才能办”;“你们是我提拔的干部,就得听我的”。要集中,不要民主;要领导集体,不要集体领导;从上到下要“一声喝到底”,容不得一点不同意见,“不能有一点杂音”。继而,以权谋私,索贿受贿,买官卖官,黑箱操作,搞各种形式的个人崇拜,横行霸道,胡作非为。如果贪官们“沾染”一点资产阶级的“权力观”,不至于把自己领导的单位搞得乌烟瘴气,更不至于堕落到与黑社会势力同流合污,为害一方,最终身败名裂。
放眼世界,资本主义国家的腐败分子即使贵为总统,也不敢公然以权谋色,不敢搞“权色交易”。资本主义国家的腐败分子对美色追求不强求,通奸不强奸,恋爱不乱爱,离婚不纳妾,嫖娼自己买单。相比之下,我们的贪官污吏们真是“潇洒”!他们免费“占尽人间春色”!贪官污吏们身后的女人们也跟着“幸福着他的幸福”。张二江之流依权猎色的本领,即使是非洲的酋长、阿拉伯的石油大亨们也难出其右。在“男女关系”这个既简单又复杂的问题上,贪官们如果能“沾染”一点资产阶级的“规则意识”,也不至于被人耻笑。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有比较才能有鉴别,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思想。通过比较、调查研究发现,贪官的贪污思想是在忘记人类的基本常识和基本理念,从集权、专制、特权实践中滋生出来的,有些是从与地痞流氓的“合作”中得来的,跟资产阶级关系不大;有些封建专制思想严重的贪官污吏,如果能“沾染”一点资产阶级“不坏”的思想,可能也是一种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