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治制”——面临挑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12/05 16:44:11
党  治  制
——面临挑战
作者:竹叶连(民主自由)
人类在生物原始本能驱使下,一直过着群居社会生活。在一代又一代的社会生活中,他们逐步学习和发现了一些好的或自以为是好的人间相处的生活方式方法,并互相传授,互相补充,反复修正,代代相传,成为习惯,形成传统,并一直寻找着、构建着“上帝之城和人世之城”——上苍天堂与人间天堂。人类这种活动及其结果,就是我理解的哈耶克的“自发秩序”。
人类社会形成的所有“自发秩序”,从群婚到祭祀,从泰勒斯/毕达哥拉斯的对立,再到自苏格拉底时代、启蒙时代到21世纪“全球化”时代,最近两千五百年来的历史表现,“自发秩序”的证据,就是发明了自我统治术,即由法学思想构建的国家政治体制。
按照亚里士多德的理论,国家政体分为优劣两类:
好 的                              坏  的
一人统治                           君主政体(1)                僭主政体(6)
少数人统治                       贵族政体(2)                寡头政体(5)
多数人统治                       共和政体(3)                民主政体(4)
数字按顺序表示由好到坏的排列。有趣的是,“智慧源泉”的亚里士多德不特别看好“民主政体”,也许小城邦“民主”毒死了智圣苏格拉底使他恐惧而迷失了吧?
迄今人们知晓和公认的国家体制,也可以根据上述简单大分为三种主要统治形式,即专制、贵族(寡头)和民主统治形式。数千年来,人类在这方面并没有创造出多少具有本质意义的新成就。
直至本世纪初,由于布尔什维克在俄国夺取了国家政权,才出现了还不曾为人们所透彻了解的第四种新统治形式——共产主义党治制形式。这种统治形式曾经有效治理着三大洲的十四个国家,其人口占全球的三分之一以上。这是人类有史以来的新试验。
“党治制”这一术语,最早是由前苏联体制内出身学者阿.阿夫托尔汉诺夫提出来的。他在其杰作《党治制的由来》一书中 ,有着精彩的陈述,是党治制研究的开山奠基经典之作,国内早在80年代初即有中译本面世,可惜未为学界和读书人足够重视。
虽然共产主义党治制是一种新的、独特的统治形式,但是它仍能体现出所有三种传统统治形式的主要因素——斯大林专制,政治局专权,苏维埃表面民主,则仍未完全摆脱旧统治形式的弊端——虽然诞生了一个“党治制”的新形式。
由于它某些方面表现 出的高效率等等,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国家治理新形式。这个新形式试验还在继续。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在经济领域取得的辉煌成就举世瞩目,毋庸讳言,不能不说也是得益于中国式“党治制”的功劳。同样毋庸讳言的是,中国的改革开放运行到今天正面临考验,各方矛盾显露,诸多问题有待解决。其中首当其冲的“瓶颈问题”,便是体制或秩序的改革问题。这说明“党治制”也还不是十全十美的秩序安排,还有待改进与完善。
谁有幸担此历史重任?众多知识精英义不容辞,但职责所在的党校理论工作者,则理当冲锋在前,发起主攻,占领这个理论高地。
若干年来,党校理论工作者勤勤恳恳,紧跟形势,做了不少事,写了不少论文和专著,有过一定成绩。但不客气地说,这些成绩在科学界有多大影响,在国际上获得多少承认,实在难说。甚至有人以为,那些“论文”不过是马列主义词汇麻将游戏而已,对局外人并没有什么影响和意义更谈不到有所创新。
能不能把“党治制”这个不同于 既往的国家治理形式加以理论完善,使其无懈可击,无可辩驳,证明其优于既有治理形式,得到世人普遍接受与称赞,才是有出息的理论工作者面临的真正使命、考验和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