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余秋雨、王兆山二先生的一封信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12/03 11:57:26
给余秋雨、王兆山二先生的一封信
刺桐红/文
作者:六不先生
余秋雨、王兆山二先生:
你们好!
我们是汶川大地震的遇难者,久处废墟之中,不见天日,幸得两位先生大德,已悉数转为菩萨,现在都在天堂里掰着手指头盼奥运呢。遗憾的是,天堂里并没有王先生提及的大屏幕,希望王先生能给我们捎一个过来。
此次地震来得突然,不仅中国人民没做好准备,就连西方反华势力都没做好准备,这的确是个Surprise——不对不对,按照我国地震专家偷梁换柱的说法,地震预报是个世界性难题,不但难以准确预报,简直就是不能预报,因此,每次地震对我们来说都是个Surprise。不过,有赖于我们先进制度(如党国一体)与传统文明(如朝廷控制自然灾害信息的预测与发布)的良好结合,我们在预报余震与确定不震方面已经取得了突出的成就。我们相信,政府在这方面还将继续进步,向日本政府看齐,它所需要的只是时间——或者借口。我们也相信,在稳定与生命面前,某些人永远会坚定不移地选择前者,毕竟谁也不会傻到拿自己的乌纱帽开玩笑。
此次地震的级别最后被修正为八级,按照余先生所引用的“好几位国际地震专家”的话来说,“地震到了七点八级,理论上一切房屋都会倒塌,除非有特殊原因。”这也就意味着,不管你是不是豆腐渣工程,最后都会倒塌。反正都是要倒的,当初还建那么好干嘛?节约下大量钢筋水泥,用于灾后建设,不是更好吗?至于附近地区那些未倒塌的民宅、政府大楼,尤其是那所纹丝不动不动的希望小学,一定是有“特殊原因”的,希望你们派人好好查一查,说不定会在四川省教育厅所公布的五大客观原因之外有新发现,为天灾论寻找科学依据。我们知道,你们所需要的只是借口——或者找借口的时间。我们这些在天上的人,反正天天闲得没事做,可以等。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着要听党妈妈的话,热爱祖国母亲(我们一直感到困扰的是,她俩到底谁是亲妈,谁是后妈?),不惮以最大的善意来揣度政府,以最大的恶意来揣度那些批评政府的人。说现在还有反华势力和反华媒体,那简直是不证自明的。至于国内有汉奸媒体以及上访请愿的人会给反华媒体提供口实,想必也是情理当中的事了。如今经过各方努力,国内就连南方报业这张乌鸦嘴也已悄然闭上,想必反华媒体为此都气晕好几回了。圣火继续传递,民众依旧热情;北京南站同其他浩大工程一样,在努力地为奥运盛会增添面子;南方洪灾更是毫不客气地接过了抗震救灾的接力棒……一切终于都“安宁”了。至于这期间所暴露出来的一切问题,还是交给政府自己去解决吧。我们也实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套用那几位“国际地震专家”的话来说,“事情发展到了这一地步,理论上一切问题最后都会不了了之,除非有特殊原因”。对此,民众要学会理解与宽容,否则气死了活该!
我们最近还看到了王先生登在报上的《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一词,深感佩服,恨不能引为知己,当面请教。我们有意邀请二位来天堂做客,给我们办个讲座。题目我们都替你们想好了,就叫《坏事如何变好事——论和谐社会下的歌德派》。为此,我们还临时召开了一次党支部会议,支部书记最后拍板说道:“天堂这么多年来,只引进荣耀者与不幸者,还没见识过像余秋雨、王兆山这样的人物。‘物以稀为贵’嘛,虽说这两位先生都不是东西,但道理是一样的,我们不仅欢迎两位特殊客人的到来,还要准备好最隆重的欢迎典礼!”我们思前想后,决定仿照奥运加油手势,做个88万人的大型手势表演,欢迎二位。考虑到人数众多,我们简化了一下动作,只分两个步骤:
第一步:鼓掌两次,表示“欢迎两位先生的到来”;
第二步:右手向上弯曲,在胸前水平放置,中指上扬;左手搭在右手臂弯;嘴巴微张,嘴角后咧,做发“F”音状,表示“你俩终于也上来啦”。
另据悉,这套手势将在天堂各大、中、小学中重点推广,强制学习,以体现我们对二位的无限崇敬之情。当然,如果二位对手势的寓意有不同意见,欢迎提前来电来函,我们随时进行修改或补充。
此外,我们不揣鄙陋,改了一下王先生的词句,聊表敬意,学艺不精之处,还望二位不吝赐教。其词曰:
生于中国苦何诉,
爹干唤,娘白呼,
肝肠寸断,声声入废墟。
为防反华势力起,
任冤沉,不敢哭。
幸亏先生有手腕,
坏事去,好事出,
若论无耻,他人皆不如。
只盼二位来同住,
当菩萨,共欢呼。
最后,希望余先生代我们向上海师范大学的霍斯铭、北京大学的钟离和复旦大学的李健三位先生问好——本来我们也想邀请他们同来天堂做客的,奈何我们用尽了各种搜索引擎,也查不到这三位的底细,更不用说找到他们的联系方式了。他们的所有信息都只导向余先生的博客,只怕是世外高人,“跳出五行外,不在三界中”。余先生若能介绍一下这几位高人,我们更是荣幸之至。
顺寄去购买单程机票和大屏幕的费用冥币若干捆,请查收。

好!
天堂上的菩萨们敬上
戊子年五月十三
时西元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