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拉昌达:我们将带尼泊尔走出苦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12/01 07:12:39
 
尼共(毛主义)主席与中国
环球时报驻尼泊尔特约记者 国秀
两年前的夏天,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领导人普拉昌达在首都与政府谈判时居无定所,目的是确保人身安全、防暗杀。两年过去了,如今的普拉昌达身边背后经常簇拥着40多人的安全保卫部队。目前,尼共(毛主义)正在尼泊尔制宪会议中与各党派讨论权力分配问题。普拉昌达也已开始组建新政府。不管几天后是出任总统还是总理,普拉昌达都将成为28日产生的尼泊尔联邦民主共和国中权力最大的人物。近日,《环球时报》记者对普拉昌达进行了独家专访。
我们没有钱,但赢得了胜利
环球时报:您和您的政党改写了历史,谈这一点就不能不谈那次改写历史的选举。当时,连美国、印度的情报部门甚至尼泊尔国内各政党都没有想到尼共(毛主义)能得到如此之多的选票。您和您的部下感到意外吗?尼共(毛主义)从放下枪到拿起权杖只用了两年的时间,靠的是什么?
普拉昌达:老实说,当时我自己也有点吃惊,虽然我们事前分析认为我们的党会赢得选举,但没有想到会赢这么多。当然,我们知道美国、印度,还有尼泊尔其他政党都没想到我们会赢。有趣的是,我们事后了解到,选举前一两天,印度和尼泊尔政府的情报机关曾向柯依拉腊首相汇报,称他所领导的大会党会赢。我想,如果当时他们预测到自己会输的话,选举就不会进行得如此顺利了。所以,我们党总结出的经验是:当所有政党都认为自己有希望赢的时候,选举就会顺利进行。
至于我们获胜的原因,我想也十分简单:尼共(毛主义)是尼泊尔唯一真正代表贫苦大众的政党。我希望你注意到一个细节,在我们推出的候选人当中,女性比例最大,贱民、少数民族比例最大,年轻人比例最大,老资格政治家、上等种姓占的比例最小。此外,我们没有钱买票,我们没有钱买通媒体替我们做宣传,但我要求我们的候选人要登门拜访每一位选民,听他们的意见,其他政党都没有做到。我们打了十年内战,打仗期间我们和老百姓在一起,知道他们的疾苦。加德满都那帮头头们不知道,所以他们输了。
各路人马纷纷来探口风
环球时报:从选举形式明朗开始,您的住所一直宾客盈门。请问来找您的都是哪些人,他们来做什么?
普拉昌达:没错,选举之后我的确非常忙,每天早上5点钟就要起床,一般晚上10点才能结束一天的工作。我见的人很多,大人物算起来包括美国、印度、欧盟国家驻尼大使们和各政党的领袖,还有王室那些亲信们。比如前段时间我见了美国驻尼大使南希•鲍威尔,这是我这辈子头回见美国驻尼大使。前任美国大使莫健对我有些意见(笑),我们连手都没握过。当然,我们与美方沟通也有渠道,比如美国卡特中心在尼泊尔的分部跟我们一直有接触。我对鲍威尔大使说,美国要承认尼泊尔民众的决定,我们坚决反对美国仍将我们视为恐怖组织,当然我们也希望与美国保持正常的双边关系,不过我担心未来美国不会跟我们领导的新政府很亲近。
至于印度,他们更实际一些。我跟印度两任大使都经常见面。前任大使慕克吉和我们有过多次接触,他到我家里来过两次,3月下旬他回国之前我们见了最后一面。新任印度驻尼大使索德来尼泊尔后,我们也已经见了两次面。我认为印度最关心的是尼泊尔政局发展是否有利于印度在尼利益。我跟印度使节们说,印度是尼泊尔仅有的两个邻国之一,目前尼泊尔的外贸主要通过印度的加尔各答港进行,石油、工业原料、粮食等战略物资都从印度进口,我们领导的新政府仍然会和印度发展友好关系。但我们也不会在重大问题上全面妥协,我们过去提出的要求,包括修改尼印不平等条约等,都将是新政府要完成的任务。在这一点上我们很清楚。
关于国王问题,最近我也接触了一些贾南德拉国王的亲信们。他们这些人还是希望能保留哪怕没有任何实际权力的君主,但尼泊尔必须走向共和,这件事不能商量。我让他们跟贾南德拉国王说,只要他愿意下台,待遇问题可以商量。我们可以不追究他过去执政时的问题,他的个人财产我们也不讨回了。将来他可以做生意,也可以组政党,甚至可以参选总统。
我们将脱离半封建半殖民地状态
环球时报:上台后,尼共(毛主义)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尼共(毛主义)是靠穷人的支持上台的,那么,你们打算如何发展经济,实现10年内让尼泊尔人均年收入达到3000美元的承诺?
普拉昌达:上台之后,我们最大的困难有两个,一是经济建设,二是制定新宪法。根据临时宪法的规定,新政府必须在两年,最多两年半时间内制定出一部宪法,否则必须下台。但是尼泊尔现在政党林立,意见分歧,要制定出一部反映人民利益,维护国家领土和主权完整的宪法,任务非常艰巨。
在经济建设方面,尼泊尔现在是百废待兴。我们是世界上最落后的国家之一,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不到300美元,没有成型的现代工业,说句不好听的,连双像样的皮鞋都生产不出来。但时间不等人,我们的两个邻国,中国和印度经济发展都很快。所以我说10年内要把人均收入提到3000美元,未来要让尼泊尔成为南亚的瑞士。我这么说并非开空头支票。尼泊尔有非常丰富的水力和旅游资源。我们有8300万千瓦水电资源,如果开发出1000万千瓦来,卖给印度,就有很大的收入。我跟专家们谈过,他们认为可能性很大。另外,中国和印度现在每年双边贸易额是三四百亿美元,并且还在快速增长。这些贸易目前主要通过海外运输,成本很高,将来哪怕有1/3通过尼泊尔进行,我们也能从中获得丰厚的收益。所以说只要政局稳定了,我们这些困难都可以克服,我对尼泊尔的前景十分乐观。
环球时报:您曾说尼泊尔从本质上讲是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家,能否具体谈一下这么定义的原因?尼泊尔距离社会主义社会还有多远?目前的环境变了,尼共(毛主义)会不会变?
普拉昌达:尼泊尔目前仍然是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说它半封建,是因为240年的沙阿王朝给尼泊尔造成了深重的封建主义残留,过去国王一家在尼泊尔拥有几十座王宫,良田数万亩,森林无数。说它半殖民地,是因为我们历史上受英国,后来受印度政府的控制和影响,经济、外交和社会方面都受到外部势力的左右。按照尼共(毛主义)的分析,目前尼泊尔社会状况相当于中国1919年起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离真正的社会主义还很远。当前,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团结资产阶级政党,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建设资本主义。我们希望真正的社会主义尽早在尼泊尔得以建立,这需要我们继续通过斗争来实现。尼共(毛主义)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会奉行不同的路线、方针、政策,但我们的根本意识形态和最终奋斗目标不会改变。
与印度废除不平等条约
环球时报:前不久,您要求废除“不平等”的《印度-尼泊尔和平友好条约》。这个条约的内容是怎样的,您为什么认为它是不平等条约?目前,印度对这一要求表态积极,为什么?
普拉昌达:这个条约是1950年签订的,目前的情况与当时已经完全不同,条约当然要废除。说这一条约是不平等的,是因为其中很多条款对尼泊尔不利。举个例子,条约规定尼印两国任何一国从第三国购买武器都需得到对方同意。但印度是大国,它买什么武器从来不跟我们商量,而尼泊尔1989年从中国买了些武器印度就很不满,还制裁我们。这种不平等的条款还有不少。其实废约并不是我们党独有的主张,早在2001年,当时的大会党政府就曾与印度政府就此问题进行过谈判。印度政府对此表态是积极的,他们的外长就说随时可以修改或是废除。至于是废除现有条约,还是修改该条约,或是签订新条约,要待新政府决定。
环球时报:美国方面在和您接触时,是否提到了将尼共(毛主义)从恐怖组织名单中删除的问题?今后,您将如何面对美国?
普拉昌达:美国是世界第一强国,将来我们领导的新政府必须同它打交道,我们不希望尼泊尔与美国成为敌人。但美国可能很担心尼共(毛主义)执政。我还记得十年内战中,美国要求尼泊尔政府军的人数从五六万人扩充到20万,还说要提供所有军事援助。过去美国每年都提供数千万美元的额外军援给尼泊尔政府。我想将来这些钱尼共(毛主义)新政府是拿不到了(笑)。不过美国迟早要承认尼共(毛主义)的合法性,美尼关系不改善对美国不利。当然,我们也认识到,美国对尼泊尔的兴趣主要是建立在对中国,尤其是与尼泊尔接壤的中国西藏的基础上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会迎合美国人的兴趣。
读过毛泽东所有著作的英文版
环球时报:您的身份是尼共(毛主义)领导人,这使得中国人对您形成了一种天然的好感。能否谈谈您生命中的中国元素?
普拉昌达:对不起,我还不懂中文(笑)。但我对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有深切的友好之情,这尤其是因为中国出了个毛泽东。毛泽东是我们党区别于其他所有政党包括其他共产党最根本的地方。从少年时代至今,我读过毛泽东所有著作的英文版,我也研究过中国共产党十七大上胡锦涛主席报告的英文版。除了意识形态之外,中国还是尼泊尔人民非常亲密可靠的朋友。我永远不能忘记老一代中国领导人,包括毛泽东、周恩来和陈毅当年对尼泊尔的深情厚谊。在生活中,我喜欢看一切跟中国有关的新闻和书籍,比如我每天都看中央电视台的英语新闻,了解中国最新的发展状况。去年,我的儿子普拉卡什到中国看了看,他去了上海、北京和湖南韶山,对中国式社会主义有了亲身感受。我也很希望将来有机会去中国看看,与中国同志讨论社会主义在当代世界的发展问题。
环球时报:在现实中,尼泊尔受到中国、美国、印度的重视,因为它处于这几个大国之间。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中,尼泊尔新政府将如何发展对华关系?
普拉昌达:与中国的关系是尼共(毛主义)新政府的重中之重。中尼关系没有任何原则性分歧和障碍,我们在所有领域都可以进行全面合作。中国的改革开放、吸引外资、建立经济特区、发展外向型经济等做法我们都要深入学习。
我特别想向中国政府提出的是两国间的交通状况需要大幅改善。现在中尼两国只有一条公路相连,这远远不够。尼泊尔各界一致希望将来青藏铁路能通到尼泊尔。最近我听说中方表示考虑将青藏铁路修到中尼边境,那真是好消息。将来我们自己可以修一条铁路与青藏铁路相连,再一直通到印度,这样连接中国、尼泊尔、印度的南亚大动脉就可以跨越喜马拉雅山。这对我们三国都有好处。此外,我还希望尼泊尔与中国西藏之间再修建几条公路,以促进我们两国经贸合作和人员往来。
环球时报: “3•14”事件使“藏独”问题受到了各界关注。而尼泊尔有数千所大型的藏传佛教寺庙,有达赖集团的产业,也是很多政治势力支持“藏独”的基地。请问,新政府上台后,将如何面对“藏独”问题?
普拉昌达:尼泊尔生活着两三万藏人,他们没有尼泊尔身份,寄居在这里。尼泊尔政府和人民对他们以诚相待,欢迎藏人在这里居住。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不能从事政治活动,尤其是不能从事反华活动,这是原则问题。现在一些“藏独”分子在尼泊尔多次闹事,甚至冲击中国使馆,这是我们所坚决反对的。尼共(毛主义)执政后,将继续打击任何反华分裂活动,我们会警告所有“藏独”组织和国际上援助“藏独”的力量,要把尼泊尔当作反华基地,他们选错了地方。这些“藏独”分子如果想搞政治活动,他们可以去任何国家,但不能再待在尼泊尔。
我的父母现在还是农民
环球时报:您现在的生活与在山中打游击时相比,发生了哪些变化?10年的游击生涯给您带来了什么?能否谈谈您的家人,您的爱好?
普拉昌达:最大的变化是原来打仗的时候我做事的时候多,现在讲得多做得少(大笑),没办法,这就是所谓政治啊。我已经很久没有放过哪怕一天假了。10年的游击生涯是我生命中的宝贵财富,它让我深切感受到尼泊尔最底层民众的生活,他们的利益和要求。如果说我们党比别的政党强大,我想就强大在这里。
至于我的家人,他们都是普通人,我的父母在南部奇特旺,现在还是农民。我们夫妻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他们都是尼共(毛主义)的全职党员。两个女儿在印度做党的基层工作,一个女儿是尼共(毛主义)加德满都党委的负责人之一,最近被推举为制宪会议代表,我很替她高兴。我的儿子普拉卡什在我身边,相当于我的秘书,帮我起草些文件,记录些发言,收发电子邮件。至于我的爱好,过去是打排球,现在我身边的助手们偶尔还打一打,我是好几年没打过了。业余时间只能看看书或是电视新闻。
环球时报: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祝您工作顺利!
普拉昌达:谢谢你。也请转达我对你们所有读者的问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