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呼,中国社会三绝症!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12/03 12:22:24

“绝症”即不治之症,无药可医,无方可愈;本来是风马牛不相及则的三类事物,笔者却将其拉到一起呜呼一番了。不知诸君是否认同,本人认为中国的三大事物得了绝症。一是足球:体育项目,患“软骨症”多年,久治不愈,目前已处弥留之际;二是股市:金融领域,近患疟疾(俗称打摆子),忽冷忽热,最近病情已急剧恶化;最严重的是公款消费:社会现象,患官场腐败综合症多年,早已病入膏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中国社会,光怪陆离,许多事情让人想不通、想不到、想不透。本来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足球、股市和公款消费,却被一根红线统一起来,那就是无论如何也治理不了。
以足球来说,十几亿人,举国之力,就是不能让足球项目哪怕只是跟上潮流?难怪人们哀叹,十几亿人竟然挑不出几十名足球运动员?现实情况却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中国队在亚洲还算强队,除了遇到韩国输多赢少外,打日本不在话下,遇西亚诸强也有一拼。谁也没有想到足球体制改革以来,中国足球队员腰包鼓了,腿脚却软了,世界排名飞流直下三千尺,已经到了遇弱不强,遇强更弱,让其它球队都以遇到中国队为幸运的地步。国家对足球用力不可谓不大,中医不行改西医,西医来了也不灵,除了西医米卢让中国队的病症暂时缓解外,其他基本都医治无效,铩羽而归。就连本届世界杯预选赛独特的双教练药方,也让中国队以五战三平两负的辉煌战绩做了反证。女足本来还是中国足球聊以自慰的项目,曾经世界排名领先,近年来的成绩每况愈下,也和男足比翼双飞了。如今的中国足球只留下一句谶语:想找别扭,看中国足球!
股市是中国社会近年来涌现出来的又一个身染重病的领域,摇摆不定,震荡不已,忽而热到高烧,忽而冷到冰点,让众多的普通散户、基民的血汗钱或打了水漂,或被深度套牢。政府调控措施基本无力,指数窜高时,政府屡出抑制措施而市场依然高红一片,泡沫沸沸,热浪腾腾,引无数散户竞折腰,据说2007年股民、基民开户数创历史之最;而现如今形势急转直下,多数时候只见一条绿色的大蚯蚓在地平线下艰难爬行,偶尔奋力冲起,随后又无力扑下,政府虽也出台救市措施,却也难以扭转颓势。这里面虽然有股民不成熟的因素,但政府的引导作用也未能充分发挥作用。那些所谓的著名股评家们时而推波助澜,时而臆断妄言,信之者多数感到上当受骗。有人说中国股市在经济规律中不时有政治闪现,市场运作中亦有政府的身影,该调不调,该控失控,不该调控时却行政干预不断,是四不象的综合体制。这样的股市是病态的表现。当然,中国股市相对年轻,要完善机制需要时间,认为虽然病重,却还未到绝症的地步。希望政府尽快采取措施,使中国股市的运作机制健全起来,对股民基民加强教育引导,双方都成熟起来,股市或许尚有可为。
公款消费则却是病程最久,病情最重的绝症,自上世纪后期染病却得不到有效治疗,以至于发展到病入膏肓无药可救的地步。有资料显示,全国仅公款吃喝开支1989年为370亿元,1990年达到400亿元,1992年超过800亿元,1994年突破1000亿元大关,2002年,达2000亿,等于吃掉了一个三峡工程!2005 年,突破了3000亿元大关,吃掉了一艘小型航空母舰!2006年,公车支出3000多亿元,公款吃喝3700多亿元,2007年统计数字尚未公布,但绝对应当再创新高!公款消费不仅仅浪费资源,更滋生腐败,助长官本位等封建意识。公款消费是职务与权力附加值的重要组成部分,官越高,权越大,可支配的公务消费资源越多,所受到的监督制约越少,无与伦比的附加值,引无数精英競折腰!千方百计买官、卖官,钻营官场,一旦摄取到权位,则可以任意消费公务资源:继续买官、买权巩固本位,希冀上位;任意挥霍公款假公务之名个人享受;公款炒股、公款经商甚至公款豪赌。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这风马牛不相及的三大绝症,因其领域不同,作用不一,影响有大有小。笔者对中国足球已经彻底绝望,如今已经基本不看中国足球,且写过数篇建议性博文,特别是那篇有些影响的《让中国足球安乐死如何》的文章,反响相当强烈。文章建议解散足协,只在体育部门中建一个足球处;降足球为健身娱乐项目,参加国际比赛不给任何指标,节约有限的资金重点支持强势项目和有发展前途的项目。股市建议政府下大力量进行健全完善工作,尽快熟悉游戏规则,使股市健康发展;惟公款消费影响很大,该到了彻底改变的时候了。以前中央也曾多次试图改革公款消费体制,终因公款消费者均为手握重权的官员们,在他们的极力反对,轨磨硬顶下而功败垂成,阻力之大,超出了人们的想象。但公款消费改革应当是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公款消费体制得不到彻底改变,政治体制改革无法进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