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接受日本读卖新闻专访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3/02 19:36:38
中华民国97年06月05日
总统接受日本读卖新闻专访
马英九总统日前接受日本读卖新闻专访,专访问答内容全文为:
问:首先非常感谢总统今天特别拨出宝贵的时间接受专访,谨表由衷感激之意,再次恭喜总统阁下正式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有关台湾的事情,许多日本国民都抱持高度关心,个人也期盼今天的专访能够促进日本人民对台湾的认识及了解。
总统:这和我们的看法是完全一样,我们也希望透过贵报还有其他日本的媒体,让日本能够更了解台湾,更了解我本人。
问:第一个问题是有关于两岸关系的问题。上个星期国民党主席吴伯雄到中国大陆访问,也跟胡锦涛国家主席举行会谈,并且表示两岸近期之内即将恢复协商。对于国、共两党最高领袖举行会谈,请问总统的评价如何?
总统:我基本上认为,这次是非常必要、也非常成功的访问,因为国共两党在过去差不多七十多年来,一直都处于一种对抗的情况,我们回忆上一次国、共在进行和谈或合作,已经超过七十年了,我们觉得,不论是台湾跟大陆内部的看法,或者是区域的期待,乃至于全球的情势,都希望在这个地区能够出现一个稳定的和平的两岸关系,我想这是这个时代很迫切的需求,所以我说它是必要是这个原因。为什么是圆满呢?因为去的时机非常恰当,是在我们当选总统之后,同时整个台湾的政治情势已经有了相当大的改变,他去的话,一方面是在比较和谐的气氛下,一方面他也可以创造一个更和谐的未来。
问:但是个人也知道台湾内部有部分人士对于两岸快速的接近表示忧心、疑虑,不知道就这个部分总统有何看法?
总统:我们知道有些人士确实会担心两岸会不会走得太快,实际上「快、慢」是一个比较用语,不是绝对的,最重要的是,本来像这样的互动应该在8年前就开始了,不要忘记了,我们开始开放台湾人民前往大陆探亲是在1987年,到现在已经21年了,换句话说,并不是我们前两年才开放,现在政党的领导人就跑过去了,而是已经开放21年了;很遗憾的过去这8年,两岸关系处于一种停滞的状态,停滞的结果使台湾失去了很多应该有的机会,对台湾人民来讲是很不利的。这不是只有我们国民党这样想,大多数台湾人民都是这样想。因为我竞选的时候,就是以「改善两岸关系」作为我的主轴之一。竞选结果可以看出,大部分的台湾人民都是支持我们这样做。但是我们并没有忽略少数同胞对这些作法是有意见的,所以我们路也走得很谨慎,并没有过度的地方。事实上从吴伯雄先生在大陆的表现来看,我觉得是恰到好处,一方面维持了我们的尊严,二方面也改善了双方的关系。
问:相信两岸关系发展目前主要是着重在经济合作方面,短期的目标现在已经宣布周末包机的定期化以及开放大陆观光客来台,人民币在台湾的兑换也将逐步实现;长期来说,台湾的目标是不是追求一个共同市场,或者是以欧盟为范例,建立类似欧盟的架构?
总统:两岸共同市场是副总统萧万长先生长期以来主张的政策,当然他是以欧盟作为蓝本。但我们也知道,像欧盟这样的作法,也要花几十年的功夫才能够真正的发挥很完整的功能,所以在两岸共同市场成立之前,需要有很多步骤。我们预定在下个月开办的包机周末直航跟大陆观光客来台,只是其中的一小步而已,但是对于两岸,对抗了这么多年,以及开放之后还维持了21年的非直接往来,这一小步却是历史上的一大步。当然,从这一步要走到共同市场,可以说还有许多步骤、许多过程必须要经过,那只是一个中长期的目标,目前还有许多基本的功夫要完成,才能往前走。
比如说,现在两岸的往来只是周末包机,将来要逐渐变成平日包机,我们预定希望能在年底之前达成。可是包机绝对不是常态,因此要进一步转化为班机,可是班机就不是双方这样简单谈一谈就可以了,必须要讨论航权的问题,将来也必须要碰触到双方的延远权,这些都需要进一步来讨论。同样地,双方将来在交通方面变得更方便以后,贸易、投资、教育还有社会各方面的交流,一定会变得更频繁,也需要有非常复杂、庞大的配套措施,才能使交流的时候不发生问题,这些都需要一步一步来协商完成。
比如说,我们预期七月通航之后,人民币可以兑换为台币,但是在短期,那是单向的,就是说大陆观光客持有人民币,可以直接像其他的外币一样,到我们的银行、旅馆兑换,但台湾的人民却没有办法在台湾去换人民币。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这里并没有大量的人民币库存,只有大陆人民给我们人民币的时候,我们才有人民币。显然这将来如果要全面兑换的话,还需要取得比较稳定的来源才有可能。这都还需要一些时间,同时双方还需要签订有关「清算」的协议,才能够解决这两种币值间完全兑换的问题。我刚刚特别强调,七月真的只是两个社会之间关系正常化的一小步,但是对两岸来讲却是一大步,我刚刚这么说的道理在这个地方。所以简单的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两岸的关系,尤其是经济的关系能够全面的正常化,这对双方都有帮助,对这个地区也有很大的好处。
问:有关两岸政治问题的解决,相信这是未来式的问题,当然两岸必须共同生存下去才可以,不知道总统先生您希望用何种方式让两岸共同生存下去?究竟是所谓的「一国两制」或是「联邦制」?将来台湾与大陆的关系,不知道总统先生有何具体想法?
总统:代理总编辑先生所问的问题,基本上是问台湾与大陆未来发展的可能性。其实我们在可预见的未来,大概还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都涉及到最敏感的主权问题,目前还是没有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解决方式,但是为了使双方关系正常化,这个问题倒不一定要在目前就解决。所以从1992年开始发展出「一中各表」的模式,并不是为了「解决」(solve)这个问题,而是「处理」(manage)这个问题,因为解决恐怕是不容易,但是要处理是做得到的,简单的说,就是「求同存异」。
双方对主权问题毫无疑问是有不同的看法,如果我们只是强调双方不同的看法,然后一直僵持在这个地方,那么其他的关系就没有办法向前迈进,结果受害的是双方本身;如果我们聪明一点,把这些议题搁置,而且把更迫切的问题优先处理,我想对双方都比较有帮助。这在十多年前、在民进党执政之前,我们采取的方式就是这样,当时我们举的例子,就好比小学生参加数学考试,如果有20个题目,你先看一遍,先做比较容易的,不要一开始就做比较难的,不要因为花太多时间,害得容易的都没有时间做,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
问:8月北京奥运即将举行,国民党吴伯雄主席也表示要出席北京奥运的开幕典礼,总统先生如果接到北京当局的邀请,是否会出席北京奥运的开幕典礼?另外台湾究竟会以何种态度参与北京奥运?
总统:北京奥运8月8日举行,我们希望它可以顺利成功。台湾地区也有许多人受邀参加,到目前为止我并没有参加的计画,但是有些项目我一定会看电视转播,例如马拉松赛跑、游泳、自由车等等我都会看,但我倒是没有计画到大陆。我刚漏了一个项目,就是棒球也一定要看。
问:中国大陆在东南沿海部署超过1000枚飞弹瞄准台湾,一方面台湾与中国大陆积极推动复谈,另一方面中国大陆至目前为止仍然没有撤除飞弹的迹象,可以说是中国大陆对台湾的军事威胁仍然相当大,就这个部分台湾应该如何因应?
总统:中国大陆对台湾的军事威胁已经存在了快要超过60年,换句话说,这不是一个新发生的事情。但就飞弹来说,在2000年陈前总统就任之时,大约只有200多枚,现在已经超过了1000枚,换句话说,这1000多枚飞弹增加最快、最多的时间就是在过去这8年,我们现在已经开启了一个崭新的时代,我们提倡海峡两岸不但要在海峡、也要在国际社会追求和解休兵,这是我们的政策。我们也相信这次吴伯雄主席的访问,非常有效地把追求和平的讯息传达到对方,我们也期待未来在飞弹部署的议题上,大陆方面应该把我方的想法能够考虑在内,我们未来要与对方协商的议题,当然是先经济、后政治,所谓政治可能包括刚说的军事议题在内,如果是要真正达成和解的话,将来势必要谈两岸的和平协议,这个主张也是去年11月胡锦涛先生正式提出来的,我们过去也提出过类似的主张,如果双方要认真的讨论这个议题的话,显然飞弹的问题必须要先处理,否则,在飞弹的阴影下来讨论和平的议题,当然并不是非常的合适。我们预期未来在这方面应该会有一些改变,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办法预测有多大的改变。
问:有关于中国大陆配备瞄准台湾的飞弹,是否仍然会持续要求中国大陆要撤除?
总统:如果我们要讨论和平协议的话,当然我们会要求飞弹一定要撤除,或是采取其他的方式减少这些威胁,因为我刚才说过,我们如果要去讨论一个和平协议,却是在可能遭受飞弹威胁的情况之下,我想这是非常不适当的,这方面我们一定会在讨论之前,就把我们的要求提出来。
问:刚刚总统阁下提到将来有可能跟对岸签署所谓的和平协定,如果要签署和平协定,不晓得我们所期待的时间点究竟在什么时候可以来达成这个目标?
总统:目前我们倒没有一个时间表,这跟直航或者跟大陆观光客来台,是完全不一样的议题,所以我们希望是一步一步地朝这个方向走,因为两岸的和平是两岸人民共同的期待,我想对区域来讲,也都是乐见这样的发展。我相信一步一步地走下去,我们应该有相当大的机会,能够达到完成有关两岸和平协议签署的目标,但是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就预言在哪一个时间点就可以完成。
问:这一个问题要就教于台日的关系。虽然现在两国没有政府间正式的关系,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总统阁下想要用什么样的一个方式来加强彼此之间的关系?
总统:我们跟日本的关系不论是经济、文化方面,在过去都不断的在成长。日本目前是台湾观光客最大的来源,去年到台湾访问的日本观光客,已经超过110万,台湾去日本的超过130万,这个都是历史上最高的纪录。另外一方面,台湾跟日本都相互容许对方的国民在自己的公路上驾驶汽车,而且是免除签证。免签证在先,双方容许对方的国民在境内驾驶在后。我们跟很多国家虽然有邦交,都还做不到这一点,而这也是近年来双方关系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指标,我们当然希望像这样的一种友好互信的关系,能够继续往前发展。
问:台湾与日本在经济方面的加强合作,不晓得总统阁下您想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加强这方面的关系?
总统:其实近三、四十年以来,台湾跟日本的贸易都有很大的逆差。四十年来,呼吁改善贸易逆差的呼声也是从来没有断过,所以这当然是一个可以努力的目标。另外一方面,两岸关系改善之后,其实对日本来说,也会有很大的帮助。一方面在经济层次,日本的厂商如果要去大陆投资,可以考虑采取跟台湾厂商合作的方式,因为日本厂商跟台湾合作了差不多快超过60年,因此,他如果跟台湾的合作伙伴一起去开发大陆市场的话,就过去的经验显示,成功的机会会大为提高。在另外一方面,日本跟台湾本身在投资方面还有很多可以发展的空间,我就发现像日本有好几家软体公司,愿意到台湾来投资或者扩大投资,其实也看中了未来两岸关系发展所可能带来的庞大商机,我觉得这是非常正确的作法,我觉得跟日本高科技界的合作,尤其是在未来,应该追求的一个方向。
问:总统阁下在拜会李前总统的时候,李前总统也曾经表示过在未来的对日关系方面,他也愿意从旁来协助,不晓得今后台湾对日本的关系,总统阁下是否会请托李前总统扮演某一种重要的角色,是否有这样的构想?
总统:李前总统跟日本的渊源非常的深,在日本也有相当不错的声望,我们去拜会他的时候,他也表示愿意提供协助,这一点我们都非常感谢。事实上他已经开始这样做了,譬如说我们在5月20日就职的时候,日本来了一个很庞大的祝贺团,我还没有请客,李前总统就已经先请了,因为我打电话请他来参加的时候,他正好跟这些日本朋友在聚餐,换句话说,包括像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Ishihara Shintaro)、横滨市市长中田宏(Nakada Hiroshi)都跟他很熟,所以说很自然的,他就会扮演起这样的角色。当然在其他方面,他在日本有很多的朋友,他也说愿意跟我们介绍等日本的关系,却是我们的共同点,所以就这方面,我们会有更进一步的合作空间。
问:有没有具体的譬如说敦请李前总统担任驻日代表的特别顾问,给予这样的一个位置,「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是不是有这样一个具体构想?
总统:我刚刚讲了,他实际上已经在扮演这样的角色了,他提供了一些意见,也介绍了他认为合适的朋友,其实这就已经在扮演这样的角色了,倒不一定要有什么样的名义。
问:这一个问题是有关台湾跟美国的关系就教于总统阁下。总统阁下也曾经长年在美国求学与工作,对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安保所扮演的角色,有相当程度的了解。另外总统阁下在就职演说当中,也特别强调,美国是台湾安全保障上的一个盟友,并且积极的要改善台湾跟美国的关系,现在台湾一方面加强推动跟中国大陆改善关系,一方面积极的拉拢美国是台湾安全保障上的一个盟友,这两个部分如何同时并存?其次美国跟日本在推动飞弹防卫计画,对于美日共同推动的飞弹防卫计画,不晓得总统阁下以总统的高度,您个人的看法又是如何?
总统:首先说明我们跟美国在安全方面的合作也是长达五十多年,因为我们从1954年,跟美国签订了「中美共同防御条约」,到1979年美国跟中共建交的时候,这个条约终止,但是不久就被「台湾关系法」所取代,在「台湾关系法」里面也规定,美国必须提供防御性的武器给台湾,所以我们跟美国安全盟友的关系,可以说已经超过了半个世纪。另外一方面,要维持东亚的和平,美国跟日本的安保条约也是一个重要的支柱,这一点我们也曾经多次表达支持之意。当然,这一些不论是我们跟美国的或者日本跟美国的,都是从五十年前冷战开始的时代就一直延续到现在。现在的世界跟过去确实有很大的不同,以前像日本在战后与大陆并没有任何军事的冲突,但是台湾不一样,台湾在迁台之后,跟中国大陆还有很多次陆战、海战、空战,所以说我们对这个议题当然一直都保持高度的关注。但是我们都知道,世界已经不一样了、时代不同了,追求和平已经成为双方共同的目标,所以在整个和平跟安全情势逐渐改变的情况下,我们相信这些原先的安全的联系,一方面还需要持续,二方面我们相信在双边或多边关系当中,所扮演的角色也跟过去不太一样。现在台湾的国防都是强调防御性,主要的目的也是配合整个的区域情势的改变,我们也相信将来这种追求和平的趋势会越来越明显。简单的说,安全还是重要,这些早年建立的架构,也还有必要,但是他们扮演的角色,跟过去会逐渐的不同。美日在维护双方安全所采取的措施,我们基本上都给予肯定,因为我们相信这对维持区域的和平,是有一定帮助,但我个人始终觉得,军事的力量当然有它的必要,但是要达致真正的和平,还是要靠军事以外的手段。我注意到日本安全的潜在威胁,主要还是来自中国大陆,但是我从去年4月中共温家宝先生访问日本,到今年5月中共主席胡锦涛先生访问日本,都可以发现双方的关系也在快速的改进当中。我觉得这一点其实我们在台湾是很乐意看到的,因为一个稳定的日本与中共的关系,对台湾来讲也是有利的,就像一个稳定的两岸关系,对日本也是有利,这是一样的。尽管日本跟中共之间还有不少的歧见,但是我发现双方的领导人,都展现出过去所不曾看到的诚意与善意,我觉得这一点非常可取。
问:再度回到台湾与中国关系的问题,中国处理西藏暴动的方式,特别是对人权的处理方式,遭受国际间很大的批判,另外一方面,台湾的民主化已是举世公认的成果,对于中国的民主化,台湾在过程中究竟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总统:台湾扮演角色最好的方式就是目前扩大跟中国大陆的交流,因为现在的两岸关系跟过去有非常大的不同,尽管一直到今天为止,两岸都还没有直航,可是3月22日总统选举开票的过程在大陆同胞家里的客厅却看得到,这是过去不曾有过的现象。看到之后没有多久,你可以从大陆网站上看到网友的留言和他们的反应,这也是过去不曾看到的现象。所以说,你不需要特别去做什么动作,很自然的,大陆人民就会有他的评价,我觉得这也是台湾非常重要的资产。我们不必去对大陆指指点点,告诉他们要做这个、做那个,但是他们的人民自然会看得到,也自然会有他们的一些想法,我觉得这是最好的方式。
所以,我们为什么强调两岸要把双方关系正常化,不是只有直航,也有更多的交流,譬如包括学生的交流、各行各业的交流,大家彼此透过交流来学习对方的优点,改善己方的缺点。这个过程如果能够持续,双方对对方都会有影响。像民主这样的理念,在华人社会可以说发展的比较晚,但台湾在这方面算是走得比较快的,我们不能说已经没有缺点了,但是在整个华人社会,我们感觉台湾的民主发展还是一个很重要的政治实验。我们相信如果它能够成功,那台湾对整个华人民主的成长,真的是有史无前例的贡献,我们非常了解自己的角色。
问:有关未来台湾举凡加入联合国或重返联合国及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的问题,今后台湾究竟要采取怎么样的行动?
总统:中华民国从1971年失去联合国代表权之后,台湾2,300万人在这个国际组织当中就没有了代表,当然,长期以来台湾人民都因为这一点感到非常遗憾,但事实上,我们没有代表权的还不只是联合国,还有其他许多的国际组织,包括与联合国有密切关系的专门机构,或者是其他的国际政府间与民间组织,所以我们觉得在这方面,对一个快速发展的台湾来讲,还不光是尊严的问题,也是生存之所必需,所以将来我们还是会继续的设法重返或加入国际社会的各种组织。我们采取的方式会非常务实、非常灵活,只要不伤害到我们的尊严,我们在名称上可以保持弹性。但是我们也了解,台湾在参与国际社会所遭遇到的问题,有一大部分都是来自于中国大陆,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势必不能不从中国大陆来着手。所以这次吴伯雄主席到大陆去,也一再地提到,希望中共能够在这方面跟我们开始作协商与讨论,因此我们参与国际社会的方式,在未来也会本著这样的策略来进行。我们认为这对双方也都是有利的,因为2,300万人生存在这个岛上,而且创造了很多的财富、很多的资源与制度,对国际社会也是有帮助的,就像我们多年来希望能够加入世界卫生组织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台湾的医疗水准在亚洲地区算是相当高度开发的,如果我们加入的话,会对许多亚洲的国家提供很多的帮助,更何况,任何传染病的防治是没有国家疆界的,就像5年前发生的SARS,两个礼拜的时间就传遍全世界,不管你的国家是什么色彩,都不会有任何的差别。因此,一个属于专业性、技术性的世界组织,如果没有台湾的话,对台湾固然不公平,对这个组织也是不恰当的,所以将来双方在这方面应该努力找出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模式来广泛参与,而不要只是让台湾越来越孤立,越来越受挤压,这点对台湾固然不利,对国际社会也是不利的,这点也是未来我们会跟大陆方面协商的主要议题。我们希望明年世界卫生组织有关会籍或参与的问题,能够得到一个适当的解决。
问:最后,再就教总统一个问题,在历史上的领导人当中或目前还存在的各国领导人当中,不晓得总统最尊敬哪一位?
总统:谈到这样的问题,我比较喜欢谈古人。因为现在的人很多状况还在发展当中,还没有办法盖棺论定,中华民国的创始者─孙中山先生,可以说是我们从政者的典范,因为他最重要的特质就是大公无私、天下为公。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也许可以提供参考,总统的「总」这个字,日文跟我们的汉字有一些的不同,在台湾使用的正体汉字和日本简化的汉字最大的不同在于我们「总」字的右边是一个「囱」字,而日本的是一个「公」字,下面则都是「心」。我去年到日本的时候学到「_」这个字,我发现日文的写法很有道理,他是一个「公」、一个「心」,就表示说要作总统的人不能有私心。原来也许造字的人还没有想到总统这个制度,但「总」这个字是代表全盘、综合的意思,凡是处理这类事情的时候,就一定不能有私心,孙中山先生就真正能做到这一点,提倡「天下为公」,非常了不起。这是我在日本的车上看到的,觉得越看越有道理,「_」字边是假借其发音,但日文的「公」、「心」与发音无关,我相信一定有特殊的意义。
问:总统有没有可能与胡锦涛先生在第三国见面?
总统:我觉得那个阶段应该是排在比较晚的阶段,我们应该先把现在该做而没有做的事情尽快来推动、来完成,到那时候如果有机会的话,再来讨论跟大陆领导人见面的问题。因为我们现在才刚刚开始,倒不急著就安排领导人见面,我们一步一步的走,我觉得走得稳要比走得快要好。
问:请教大陆要送两只猫熊给台湾,还有海协会会长陈云林可能访问台北的问题,总统的看法?
总统:猫熊来台湾的问题,就我所记忆,已经谈了至少有15年了。当年出生的猫熊恐怕现在都已经作古了,现在的猫熊是当年猫熊的子孙辈,所以我觉得在条件许可、符合保育的原则下,应该尽快来台湾。另外就是陈云林先生将来如果业务上有需要的话,我们当然也欢迎他来台湾,就像江丙坤先生可以去大陆一样,只要业务有需要,我想我们应该会欢迎他来。
来源:中华民国总统府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