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扁主政八年 划下凄凉句点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7/06 21:02:13
(2008-05-20)
早报导读
全中国哀悼三天 奥运火炬接力暂停三天
[都江堰聚源中学复课] [北川县城异地重建]
[四川平武遭5.2级余震] [地震特辑] [地震图片报道]
两岸:马就职演说:在九二共识下恢复两岸协商
财经:马今走马上任 通胀与两岸关系考验执政能力
观点:陈下马上
文萃:泪光里的100小时
● 吴佳蓓(台北)
陈水扁的八年政权在今天划下凄凉的句点。奉献台湾民主而曾经一度受万众爱戴的台湾之子,下台身影寒景悲凉,受辱的历史骂名高于所缔造的政治成就。他喊出的“有梦最美”的虚幻口号,也写下台湾政治史上最惊心动魄的八年岁月。
1996年,台湾完成首任民选总统选举的民主制度。四年后,民进党开创了台湾政党轮替的先例,结束国民党半世纪呼风唤雨的威权岁月。当时的陈水扁以“有梦最美、希望相随”竞选口号,照亮被黑金政权压抑已久的民心希望、急速串连清廉执政的改革口号,本土政党悉心孕育而生的首任总统,终于站上台湾权力最高峰。陈水扁这三级贫户,在黄袍加身后,倾刻之间成为台湾希望的唯一象征。
终结国民党政权,陈水扁初登高位,立下“全民政府、清流共治”的政治承诺。他以民意优先、族群平等做为执政经纬,通过组合联合政府端出他的和解大餐。他特任国民党籍的国防部长唐飞担任首任行政院长,达到平衡族群、政党、两岸及军方的政治目的。然而,一场核四停建风波暴露出陈水扁政府施政魄力不足、政策制定草率的致命弱点,过后的执政道路,险象环生。
非核家园是陈水扁竞选主打的环境永续指标政见,也是民进党坚持的核心价值之一,扁上任后立即面对国民党执政遗留下的核四工程停建与否决择压力,核四争议让唐飞在位不到百日便黯然离开。随后扁在与国民党主席连战会面后,在无预警下宣布停建核四,继而爆发在野党联合罢免总统以解决政策分歧的首例。四个月后,扁宣布续建核四,重大政策的反反复复留下最为难堪的一页,也划下蓝绿对立的起点。
中华大学公共行政系教授曾建元接受本报访问时深有所感地指出,新政府(扁政府)的重大政策经常是由总统府下达的“即兴式决策”,不仅行政组织未取得内部整合,亲绿政党或团体也无从了解政策形成过程或目的,导致支持者“无从辩护起”。“这是他施政风格与领导能力的问题。”
扁新政号称以全民利益为依归,但一路来的轨迹却显示,当遇上选票政治考虑,行政专业便会转弯的执政逻辑。族群分裂及社会动荡不安成了最大牺牲品,赔上的还有对总统的信赖破产。
转型正义是陈水扁推动民主改革的重要核心,支持者莫不期待他善用总统权限将过去国民党执政所犯下的历史错误逐一公布真相,以促进族群的和解。“二二八政治事件”至今真相未能全部解密,以及去年立委选举前强行执行的中正纪念堂更名,令台湾社会直指他以转型正义为名,实质却利用族群历史伤痕获得选票利益。
近期一连串去中国化、去蒋化等正名运动,在未取得社会共识下粗糙进行,时机的不宜加重包容性不足的疑虑。曾建元批评陈水扁最为诟病的是:利用选举时机执行争议性大的重要决策,当然可以获得支持者很强的助力,但也会遭到反对者强大反弹的反作用力,“这对整个社会共识的凝聚是不利的”。
台北教育大学台湾文化研究所教授李筱峰说,陈水扁握有扭转国民党过去失误的机会,但转型正义喊得震天价响,最后却做不到,结局就是被人看破手脚,不仅让支持者失望,“更严重的是被发现这是一场骗局”。
民进党在野时以追求社会公平正义与社会团体结合壮大政党动能,主力诉求台湾独立建国的终极目标,吸引认同本土的群众催生政权移转。扁上台后,初期倡导两岸共创和解时代,并做出四不一没有(不宣布独立、不改国号、不推动两国论入宪、不推统独公投,没有废除国统纲领与国统会的问题)的承诺,但执政后,无不明确推动台湾主体意识认同的重大工程,影响层面之深,连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马英九也逐步向本土路线靠拢,寻求选票支持。
陈水扁推动台湾本土意识成果,从前年底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推出的国家认同民调可见一般。数据指出:若中共允许台湾人民选择台湾前途,有62%认为应该独立、若中共不允许,支持台独者也有54%。此外,认为自己是台湾人已从56%提高到60%,认为自己是台湾人又是中国人约为34%,显示台湾的国族认同正在强化中。
曾建元认为,台湾本土文化只有在陈水扁执政后才以官方角度加以正式提倡,也许有些人批评过于急躁,但实际调整的幅度并不是太多,很多是媒体扩散渲染的效果。至少他在本土化的努力,这部分是要肯定他。
国家主体意识在扁任期茁壮,但在选举过程中,长期作为抹黑对手的短视操作,而每遇执政压力即摇摆不定,引起内外一致不满的高度争议,不仅反对者挞伐,支持者受伤更深。
扁对国家定位及正名、制宪承诺,从选前到卸任前态度未曾一致,上任时承诺“四不一没有”放出路线妥协讯号,两年后在世台会的台独场合高谈“台湾跟对岸中国是一边一国”,再度燃起追求独立建国者的一线希望。2005年一场陈水扁与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会面场合后,向国际媒体表示“任内完成正名,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外界猜不出何者才是他真实样貌。
卸任前民众满意度直线下跌到13%
李筱峰批评说:“这些话都不该是领袖该讲的话,我不愿意说这都是骗人的,但他就是没有能力处里这些事情,碰到什么人就讲什么。”陈水扁缺乏整合各方势力的坚毅力,蓝营不配合,过去发言也让独派无法信任。在扁的任内,独立建国终究是一场无法实现的美梦。
在台湾主体意识下推动的两岸路线,同样因为选举而左右摆荡,造成两岸关系冰封,与美国互信荡然无存,经贸紧缩使得台湾企业在全球化竞争布局得自辟徯径,外交政策实行烽火冲撞模式,导致在国际生存空间更形艰困,台湾近期爆发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金钱外交弊案就是有心人士得以介入钻取利益的黑暗一幕。
执政成绩不彰的扁寻求二度连任,在一场选前关键时刻的子弹刺杀风暴后惊险过关,却开启史上朝野内斗最为激烈的一页。倒数三年任期中,陈水扁亲信及第一家庭成员及他本人接连涉入贪污、违法弊案,皆被控诉有罪,彻底撼动陈水扁的执政根基,也重创民进党清廉改革的政党形象,背负贪腐政权的污名封号。
回顾八年前的大选,陈水扁虽然只以39.3%得票率获选总统,但根据TVBS新闻台当时的民调,高达77%的民众满意他的施政表现,但随着他一路的政治狂飙,满意度也直线下跌到卸任前的13%,整整减少了64个百分点,显示人民对他两届任期的表现感到失望。
长年挺扁的李水木(化名,48岁,出租车司机)无奈地说:“阿扁施政成绩是一团糟,把民进党都赔进去,他个人很自私,只有爱他的家人。红衫军静坐倒扁时,不要说爱人民,即使爱民进党,就会下台了,搞不好这次(总统)选举就会赢。” 他也说:“扁一上任我就发现他谈话反反复复,还好四年前我就清醒了。”就算曾对他抱持改革厚望,李水木说:“没什么好难过的,被骗了就被骗了,不行就换人。”
吴文媛(32岁、传播业)表示,对于一个即将被司法审判的卸任总统,坦然面对司法责任或许还能弥补对国家造成的伤害,否则将永远被人民遗弃。她说:“支持陈水扁换来的是一场国家噩梦,拼经济誓言从没做到,操弄政治搞得社会分崩离析,这是一个悲惨的教训,告诉我们别将选票轻易付托给满口美丽政见、背后却是毫无作为的政客。”
陈水扁曾是推动政治民主的急先锋,法律正义的超强悍卫者。他对抗威权体制而牢狱加身,却孕育他政治生涯无比坚韧的生命力,从立法委员到争取台北市长连任失败,反而汇聚出“送扁进总统府”的巨大民意,从而坐上台湾最高权力的宝座。但权力的傲慢让他腐化程度飞快,在今天卸任后,他将面对司法审判过程的人格解剖,也可能遭遇残酷的判决结果。这恐怕是他投身政治前料想不到的结局,而他政治生涯的告终,将是过度操弄意识形态造成民意反扑的另一种惨烈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