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到了非自由不可的时候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7/06 20:37:18
——由给大学教师划等想到
王利平
按:目前,政府正在推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大学也加入了改革的行列。我认为这是一项迫使大学教师进一步官僚化和工具化的所谓改革。学者贺麟说:"知识分子是国家的元气",知识分子的命运决定了国运。现写就《大学到了非自由不可的时候---由给大学教师划等想到》一文,期望政府多做培元固本的事。
知识分子存在的价值在于其独立性,在于其对现状不满,在于其持批判精神,陈寅恪在1929年所作王国维纪念碑铭中,以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言之。知识分子持不同于掌权者主流价值理念在思考着社会,他们的看法常与掌权者不一致,掌权者也往往成为他们批判的对象。
有人说知识约束权力,知识凭什么约束权力呢?我认为凭得就是知识分子的独立性和批判精神。在一个知识分子保持独立性和批判精神的社会里,掌权者欲专权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情。因此,掌权者要走向专权,首先要禁锢和改造知识分子的思想,让知识分子成为传声筒,思想上整齐划一,不再有独立性,失去批判精神。秦始皇的焚书坑儒便是例证。杨绛的小说《洗澡》也生动展现了那一段知识精英们改造思想的历史,正是知识精英们将自己的思想洗得干干净净,失去了独立性,没有了批判精神后,掌权者便彻底失去了约束。
大学是知识分子的栖息地,知识分子为何选择大学作为其栖息地呢?我想应是大学的自由精神使然。作为知识分子思想家园的大学一刻也不能没有自由的空气,在自由精神的指引下,大学成为知识分子抵御专权的自由堡垒,更成为向社会输送现代公民的摇篮。蔡元培担任校长时的北京大学,秉持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理念,堪称中国大学的典范,学者刘军宁称之为:"一所大学影响一个国家"。因此,大学也往往成为专权者改造的重点,1952年我国大学院系大调整,就是一个将自由堡垒改造为政治单位的过程。改革开放后至一九八九年前的一段时间里,一批知识精英们曾经给大学带来过一点自由空气,现已荡然无存。如今大学向社会输送思想的功能越来越弱化,大学沦为了名利场,将经济效益作为首要目标,以输送大官为荣。在校园里,日见大厦拔地而起,难盼大师聚集一堂。
当前,政府正在推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大学也加入了改革的行列。在改革方案中,政府人事和财政主管部门依照现行行政体系的原则,将大学教师,从助教到教授,划分为十三个等级。通过这次改革,政府将大学教师置于了等级森严的官僚金字塔之中,更加严格地控制着大学教师的生存资源。对大学教师而言,生存资源的被控制决定了其意志的不自由,谈何"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无疑给处于思想贫血的大学雪上加霜。对此,清华大学法学院高鸿钧教授在《大学之道与法学教育》的演讲中道:"只有不断地划分才能不断地规训,让你就范于党政管理机关的膝下。通过这种分类,这种规训一次一次地给那些行政管理者提供了制造政绩的机会,给他们提供了羞辱知识分子的很好的口实。所以知识分子是一辱再辱。让知识分子不断地象那些养鸡场的鸡一样:投一把米,你就去抢一把米,还要分一个类:你是黄鸡,你是白鸡;你是家乡鸡,你是老肉鸡……让你们互相内斗。你为什么成了洋鸡了,我怎么是土鸡哪?过一段土鸡又涨价了,一不小心,我这个土鸡怎么又成洋鸡了哪?一会又说你是山鸡,我是家鸡,你是山鸡不好,我是家鸡好。可是为什么你是山鸡,我是家鸡。一会野味又值钱了,那为什么我是家鸡,你是山鸡?让你们互相争斗,斗得象《红楼梦》说的那样‘一个个象乌眼鸡似的‘。"
同时,各大学在考核和确定教师等级时,必然以所谓的教学科研业绩为依据,而目前,在绝大多数大学里,大学行政管理部门正以考核流水线上工人的方法,考核大学教师的教学科研业绩,多出成果快出成果成了大学教师追求的目标,大学教师更象物质产品的生产者而不是思想者,缺乏从容、笃定的精神状态。其实,对作为知识分子的大学教师来说,其价值并不在于每年一定要发表多少篇论文,而在于保持独立性和批判精神,因为知识分子丧失独立性和批判精神,国家便会堕入危险,社会就要病入膏肓。
那么政府该如何管大学呢?1931年梁漱溟在《人生至理的追寻》读书笔记最后两页写到:"我们敢说要想中国教育有生机,非打破推翻今日官办教育的局面,得一大解放不可,官办教育,教育愈办愈死。官不办教育,听社会上有志教育的人去办教育,才得愈办愈活。……社会自办教育得各报理想自由试验;而官办教育必有规绳,不免窒塞创造。然中国现在所需要的正是创造。因中国社会旧日的一切多不适用,近今从西洋直接抄袭过来的又不适用,所以非创造自家所适用的一套新文化不可;政治、经济乃至一切皆然,教育正同一例。窒塞创造即是窒塞中国前途。何况中国今日教育已到途穷、非变不可地步。这变断非由官去变,要自由试验而后才变得通。" 清华大学法学院许章润教授在《大学之道与法学教育》的演讲中亦指出:"所以大学一定要秉具独立品格、批判精神,一定是非党棍统治的大学,一定是非行政化的大学,党棍统治的组织是一种将知识、财富、行政、人事和真理垄断为一言的一种畸形结构。事实证明,这种畸形结构三十年来,实际上是五十多年来,给这个国家造成了深重的创伤,给这个国家最富有创发力的大脑和心灵带来了灭顶之灾。"
今年是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但中国大学改革还远未上路,期待更多知识精英深入讨论政府与大学的关系,最终促成中国大学改革起步。中国的大学已到了非自由不可的时候,我认为:当务之急,政府应立即停止迫使大学教师进一步官僚化和工具化的所谓改革;长远之计,政府(党)不再直接管理大学,知识分子的命运不再由官员来决定,大学成为自由的堡垒。
(作者简介:北京公盟研究员     福建省委党校法学教研部副教授     福建合立律师事务所兼职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