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狼狗叹息!——都江堰三个士兵成功预警了汶川地震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7/07 11:30:36
为狼狗叹息!——都江堰三个士兵成功预警了汶川地震  原载:强国论坛
客观地说,主流的现代地震科技理论和实践,并未解决地震的预报问题,欧美发达国家、日本的科技水平很高,探测手段很先进,仪器装备很强大,草民记得好像没有见过国外成功预报7级以上大地震的报告,特别是地震频发的日本,上次的阪神大地震就没有预警,损失惨重。
按照目前流行的说法,世界上公认的唯一一次成功实现短期临震预报的范例,是1975年2月4日中国辽宁海城-营口7.3级强烈地震,海城-营口7.3级强烈地震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准确指出了地震的三个要素:一是发生时间;二是发生地点或范围,三是震级。有报道说,2月4日0点30分,辽宁省地震办公室根据2月1—3日营口、海城两县交界处出现的小震活动特征及宏观异常增加的情况,向全省发出了带有临震预报性质的第14期地震简报,提出小震后面有较大的地震,并于2月4日6点多向省政府提出了较明确的预报意见。4日10时30分,省政府向全省发出电话通知,并发布临震预报。
而在长期预报方面,中国也有一些成功预报的案例,如1976年5月29日云南龙陵7.5级地震,1976年8月16日四川松潘7.2级地震,1976年11月7日四川盐源6.7级地震等。这些被预报而属于长期防备的地震,据说后来没有实现临震预报。可以想见,长期预报的防震意义大大低于短期临震,比如要好几个月来防备临震,就不大现实,居民生活、工农业生产所受到的干扰和停顿,代价太大,甚至可能无法承受,比如一些生产工艺需要连续不断保持运转的行业。
记得70年代是个地震活跃期,政府、学校不断地搞地震知识教育,主要是告诉大家观察自然界的异常现象,比如动物异常表现。还发动群众搞一些稍微“高级”一点的群测群防活动,比如测地下电阻的变化曲线之类,机关干部、工人、农民都有参加。群测群防效果怎样,未见有主流科技报告加以总结。
然而,这次汶川8级大地震中却出了一个奇迹,令人感慨万千,这个奇迹是一个军士加两个列兵创造的,他们极为成功地预警了汶川8级地震,且成功逃身。这里说是“预警”,因为是在临震前的一两小时之内警觉、临震时5秒钟内逃生。相关报道如下:
【中国军网成都5月17日电:5月12日中午,成都军区某工程兵维护大队都江堰某分散执勤点,细心的班长张文发现,执勤点喂养的狼狗突然变得狂燥不安起来,墙缝下的蚂蚁也不断地往外爬,“莫不是要发生地震啦?”张文把平时学的防震知识与这些反常现象结合起来,心头掠过一丝不详预感。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另外2名战士,让大家提高警惕,注意观察,并迅速设置了一些简易预警装置。
下午2点多钟,列兵赵鑫伟发现狼狗变得更加狂燥,脚下地皮也在颤抖,“地震真的来了!”他来不及细想,大声叫醒执勤点的另外2人。班长张文听到预警信号后,顾不上穿衣服,赤着上身跳下床,拉起赵鑫伟和另外1名战士就往开阔地狂奔。3名战士刚刚在一开阔地卧倒下去,身后便传来一声巨响,营房垮塌,尘土飞扬。战士们惊魂未定,山上一块滚石落下,刚刚还幸存的厨房半壁墙瞬间被夷为平地,前后不到5秒钟。
“5秒钟,救了3条命!”某工程维护大队预警及时成功规避人员伤亡的事受到军区司令部领导高度肯定。这生死时速的关键5秒钟,也是该工程兵维护大队时刻紧绷战备和安全稳定这根弦取得的结果。】(中国军网http://mil.news.sina.com.cn/2008-05-17/1644500828.html)
从报道中分析,其一,此3个解放军士兵执勤点的位置,在都江堰市郊区靠山的地点,属于危险地段,所以有滚石砸毁厨房的现象。其二,此处的地震烈度与都江堰市区一样高,营房被震垮,如果不及时出逃,肯定被埋。其三,班长张文发现狼狗和蚂蚁异常的时间,在午饭前后,午睡之后,与发生地震时的下午2点30分,相隔1到2个小时。其四,设置专人看守,发现情况,立即反应。
下午四川台播发了一条新闻,有一户农民家庭,家中养的狗死活要拉主人往外跑,夫妻二人与狗纠缠许久,无法制服它。只好不知就里跑出来,逃过一劫。新华网报道,北川县有八个民警正在办公室开会,突然一只北京狗冲进他们位在四楼会议室,朝着众人狂吠,还咬住一位民警的裤管向门外拖。正当众人莫名其妙的时候,大楼开始摇晃,原先已经因为北京狗异常举动而有所警觉的民警当下奔向建筑内结构最严密的厕所,随后大楼在剧烈的震动中倒塌,虽然全挂了彩,但是八人都逃过一劫。
如果说,农民夫妻和北川八个民警得到的动物提醒已经到了临震状态的话,那成都军区的三个后勤兵提前1~2小时发现的症状完全可以称得上“预警”了,也许,为那条忠诚的狼狗也不由得不一声叹息。
叹息一,全民进行防震教育的模式被淡忘了,班长张文发现狼狗的异常、蚂蚁的异常,立即想到地震常识,提高了警觉。既然三个战士养的狼狗有如此的反应,相信在此次地震重灾区1.6万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肯定有更多的动物出现异常,如果有更多的张班长似的人员本能地提高警惕,就会形成一种群体效应。
叹息二,没有了群测群防的机制,比如张班长虽然意识到狼狗的异常可能与地震有关,也自行采取了预警措施,可是,没有一个机制的存在和经常性的活动,让张班长可以更进一步地产生上报的本能和一个上报的途径。如果有这么一个测报机制,有常年不懈地坚持观察的业余测报网络,有高度的责任心,那情况可能将不一样,照张班长和其两个士兵的情况,起码可以争取到10分钟以上的预警时间。
无论如何,成都军区工程兵的张文班长这次能够提前预警、临震逃生,实在是一个奇迹,而这个奇迹的产生,有地震是不可准确预测的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就是自觉形成的对于地震灾害的常识认知和警觉,如果有千百个张文在同一时间段,就动物异常现象发出报告,就像一个敏感的神经网络,那怕是虚惊一场,也比毫无戒备要强。
据报道,中国地质调查局日前召开汶川地震及其诱发的次生地质灾害情况分析会,各单位的专家根据各自调查监测和评价研究的结果对灾情进行“会诊”。初步认为, 印度板块向亚洲板块俯冲,造成青藏高原快速隆升。高原物质向东缓慢流动,在高原东缘沿龙门山构造带向东挤压,遇到四川盆地之下刚性地块的顽强阻挡,造成构造应力能量的长期积累,最终在龙门山北川-映秀地区突然释放。(中国网)
草民外行,不知道“印度板块向亚洲板块俯冲,造成青藏高原快速隆升。高原物质向东缓慢流动,”在将来是否可以观测到,而“在高原东缘沿龙门山构造带向东挤压,遇到四川盆地之下刚性地块的顽强阻挡”在将来又是否能分析到,然后转化为对地震的测报技术。人类在这个上面遭到的毁灭性的打击,太多、太惨重。
张班长和他们的狼狗创造的奇迹,带来的是又一声沉重的叹息,可遇不可求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