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膑兵法》存世部分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7/13 10:06:59
公元前354年,魏国以庞涓为将率军伐赵,兵围邯郸。次年,邯郸在久因之下已岌岌可危,而魏军也因久攻不下,损失很大。齐国应赵国之请,以田忌为将,孙膑为军师,率军击魏救赵。孙膑令一部轻兵乘虚直趋魏都大梁,而以主力埋伏于庞涓大军归途必经的桂陵之地。魏国因主力远征,都城十分空虚。魏惠王见齐军逼进,急令庞涓回师自救。刚刚攻下邯郸的庞涓闻大梁告急,急率疲惫之师回救。至桂陵时,遭到齐军迎头痛击,几乎全军覆灭庞涓仅以身免。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桂陵之战”。
12年后,魏国在国力恢复之后,再次发动战争,将矛头指向了自己的另一邻国——韩国。韩国难以抵挡强大的魏军,遂派使向齐国求救。齐威王采纳孙膑“深结韩之亲而晚承魏之弊”的建议,在魏韩两国几经激战、韩危魏疲之际,再次以田忌为将、孙膑为军师,出兵救韩。孙膜依然采用围魏救赵的计策,率兵长驱魏境,兵锋直逼大梁。魏国鉴于桂陵之战的教训,遂撤韩国之团,调10万大军,以太子申为上将军、庞涓为副,准备与齐军进行一场战略性决战。孙膑为调动敌人,创造战机,果断引兵东撤。一路上,他用减灶计造成齐军大量逃亡的假象,以诱敌深入。庞涓果然上当,便丢下步兵,率轻骑精锐,兼程穷追。至马陵时,遭到齐军主力伏击,庞涓智穷力竭,愤愧自杀。齐军遂全歼魏军,俘太子申,取得了马陵之战的重大胜利。
马陵之战后,田忌遭宰相邹忌的陷害,被迫流亡楚国。孙膑辞官归隐,潜心军事理论研究,终于写成了流传千古的军事名著——《孙膑兵法》。
《孙膑兵法》又名《齐孙子》,系与《孙子兵法》区别之故。《汉书·艺文志》称“《齐孙子》八十九篇,图四卷”,但自《隋书·经籍志》始,便不见于历代著录,概大约在东汉末年便已失传。1972年,临沂银雀山汉墓竹简出土,这部古兵法始重见天日。但由于年代久远,竹简残缺不全,损坏严重。经竹简整理小组整理考证,文物出版社于1975年出版了简本《孙膑兵法》,共收竹简364枚,分上、下编,各十五篇。对于这批简文,学术界一般认为,上篇当属原著无疑,系在孙膜著述和言论的基础上经弟子辑录、整理而成;下篇内容虽与上篇内容相类,但也存在着编撰体例上的不同,是否为孙膑及其弟子所著尚无充分的证据。1985年,文物出版社出版的《银雀山汉墓竹简(壹)》中,收入《孙膑兵法》凡16篇,系原上编诸篇加上下篇中的《五教法》而成,其篇目依次为:擒庞涓、见威王、威王问、陈忌问垒、篡卒、月战、八阵、地葆、势备、兵情、行篡、杀士、延气、官一、五教法、强兵。
凡阵有十:有方阵,有圆阵,有疏阵(2),有数阵(3),有锥行之阵(4),有雁行之阵(5),有钩行之阵(6),有玄襄之阵(7),有火阵,有水阵。此皆有所利。方阵者,所以剸(8)也。圆阵者,所以槫(9)也。疏阵者,所以{口犬}也。数阵者,为不可掇(10)。锥行之阵者,所以决绝(11)也。雁行之阵者,所以接射(12)也。钩行之阵者,所以变质易虑也(13)。玄{羽襄}之阵(14)者,所以疑众难故也。火阵者,所以拔也。水阵者,所以伥固也。
[疏阵之法],其甲寡而人之少也,是故坚之。武者在旌旗,是人者在兵(17)。故必疏钜间(18),多其旌旗羽旄,砥刃以为旁。疏而不可蹙(19),数而不可军(20)者,在于慎。车毋驰,徒人毋趋(21)。凡疏阵之法,在为数丑(22),或进或退,或击或{豕页}(23),或与之佂,或要其衰(24)。然则疏可以取锐矣(25)。
数阵之法,毋疏钜间,戚而行首积刃而信之,前后相保,变□□□,甲恐则坐(26),以声坐□,往者弗送,来者弗止,或击其迂,或辱其锐(27),笲之而无间,{车反}山而退。然则数不可掇也。
锥行之阵,卑(28)之若剑,末不锐则不入(29),刃不薄则不剸,本(30)不厚则不可以列阵。是故末必锐,刃必薄,本必鸿(31)。然则锥行之阵可以决绝矣。
[雁行之阵],……中,此谓雁阵之任(32)。前列著{有雍}(33),后列若狸(34),三……阙罗而自存,此之谓雁阵之任。
钩行之阵,前列必方,左右之和(35)必钩。三声(36)既全,五彩(37)必具,辨吾号声(38),知五旗。无前无后,无……
玄{羽襄}之阵,必多旌旗羽旄,鼓{羽非}{羽非}庄,甲乱则坐,车乱则行,已治者□,榼榼啐啐(39),若从天下,若从地出,徒来面不屈(40),终日不拙。此之谓玄{羽襄}之阵。
火战之法(41),沟垒已成,重为沟堑,五步积薪,必均疏数,从役有数,令之为属枇,必轻必利,风辟……火既自覆,与之战弗克,坐行而北。火战之法,下面衍以{艹外},三军之士无所出泄(42)。若此,则可火也。陵猋蒋{艹外},薪荛(43)既积,营窟未谨(44)。如此者,可火也。以火乱之,以矢雨之,鼓噪敦兵(45),以势助之。火战之法。
水战之法,必众其徒而寡其车,令之为钩楷苁柤贰辑□绛皆具。进则必遂,退则不蹙,方蹙从流,以敌之人为招(46)。水战之法,便舟以为旗,驰舟以为使,敌往则遂,敌来则蹙,推攘因慎而饬之,移而革之,阵而□(47)之,规(48)而离之。故兵有误车有御徒,必察其众少,击舟{豕页}(49),示民徒来。水战之法也。
七百八十七
(1)此是篇题,写在本篇第一简简背。
(2)疏,稀疏。
(3)数,密集。
(4)锥行之阵,前尖如锥的阵形。
(5)雁行之阵,横列展开的阵形。
(6)钩行之阵,左右翼弯曲如钩的阵形。
(7)玄襄之陈,掘后文所述当是一种疑阵。
(8)剸(zhuan专),截断。
(9)槫(tuan团),借为团,结聚。
(10)掇(duo多),疑借为剟(duo多),割取。
(11)决绝,突破而切断之。
(12)接射,疑指用弓矢交战。
(13)虑,计谋,图谋,指作战的方针、计划。此句之意疑谓钩行之阵宜在改变作战计划时使用。
(14)玄{羽襄}之阵,即玄襄之阵。
(15)方,疑借为旁。薄中厚旁,意谓方阵中心人少,周围人多。
(16)据上文,此处当有论圆阵的简文。“圆阵之法”四字据本篇文例增补。
(17)是,疑借为示。以上二句意谓用旌旗和兵器以显示威武。
(18)钜,借为距。疏距间,加大阵列的间隔距离。
(19)蹙(cu促),迫促。
(20)军,包围。
(21)徒人,步卒。趋,疾走。
(22)丑,类,群。数丑,几个小群,指几个小型的战斗单位。
(23){豕页},意义不详。银雀山所出其他竹简中或用作刚毅之毅,疑即《说文》毅字异体。
(24)要,通“邀”。参看《陈忌问垒》注(10)。
(25)意谓疏阵可以用来袭取敌人的精锐部队。
(26)坐,指军阵稳定不动。
(27)辱,借为衂(nu女去声),挫折。
(28)卑,借为譬。
(29)未,指剑端。不入,不能突破。
(30)本,指剑身。
(31)鸿,大。
(32)任,作用。
(33){有雍},疑借为{豸雍}(yong雍),兽类,形似猿。
(34)狸,野猫。
(35)左右之和,指军阵的左右两翼。
(36)三声,指军中金鼓笳铎的声音。
(37)五彩,指各种颜色的军旗。
(38)号声,号令之声。
(39)榼榼(ke磕)啐啐(zu卒),疑指士卒鼓噪之声。
(40)徒,步兵。屈,穷尽。“徒来”之语见《孙子-行军》:“尘高而锐者,车来也。卑而广者,徒来也。”
(41)此节文字分前后两段,自此以下至“坐行而北”为一段,说明防御火攻的方法。“火战之法,下而衍以{艹外}”以下为另一段,说明火攻敌军的方法。下文“水战之法”也分两段,前一段似说明防御敌人自水上进攻之法,后一段似说明自水上进攻敌人之法。
(42)无所出泄,无处逃脱。
(43)薪荛(rao饶),柴草。
(44)营地整治不周密。
(45)敦,劝勉。意谓鸣鼓喧噪,以激励士卒的斗志。
(46)招,箭靶。
(47)此字有残损,可能是“歹”宇,也可能是“支”宇或“丈”宇。
(48)规,疑借为窥。
(49)津,渡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