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云辉:人民币停止升值是经济自救起点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3/07 06:38:34
人民币停止升值是经济自救起点
作者:余云辉  2008年05月06日  原载: 和讯网  □每日观察第312期
阿尔贝. 加缪说过,“自杀是唯一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但是,一个国家选择经济自杀却不在此列。当美国递过来一根以泛滥的垃圾美元拧出来的绳子,中国通过选择错误的宏观调控政策主动地把这根绳子套在自己的脖子上并把身体悬空时,人们已经无法区分这是经济自杀还是经济谋杀。在此,最可怕的不是关于经济自杀与经济谋杀的哲学讨论,而是把这种经济自杀过程或经济谋杀过程当作中国经济亚健康状况的治疗过程。
人民币升值、要素价格上升、企业资金链断裂、大量中小型制造企业停产倒闭、失业人数不断增加、PPI和CPI居高不下、股票市场暴跌,这一切现象表明中国经济已经开始窒息并正在走向停滞和死亡。作为中国经济晴雨表的股票指数在不到6个月的时间里暴跌了50%,接近于日本经济泡沫破灭之10年时间的跌幅。如果有人还在侥幸中国经济半年或一年后不会出问题、不会死亡,那么,他一定忽略了股票指数这一先行指标。现在的股票指数已经是测量经济体健康状况的温度计,但它仅仅是温度计,如果市场评论员把救市当作救经济,那又把调节温度计当作治病了。股市已经崩溃,经济体的崩溃总是在半年或一年内紧跟其后。限制“大小非”流通只能降低资本市场效率,降低印花税只能给予资本市场暂时的兴奋。从本质上看,救市必须救经济。
中国经济正在重复着日本和南美国家的悲剧,美国依然充当着幕后的导演。无论中国政府和民众怀有怎样的善意和谦卑,美国不会改变其全球战略、不会改变遏制中国的战略部署、不会改变对中国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牵制。在中美之间这场大国博弈中,政治、文化和军事等领域,中国或者不是美国的对手、或者不值得美国出手、或者值得出手但时机没有成熟,而唯一值得美国出手并且时机已经成熟的领域是中国的经济,因此,攫取中国的经济成果、控制中国的经济使之臣服于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分工、使得中国成为国际分工中的一个低级成员,已经构成美国当前对华的战略重心。所谓的中美战略对话、金融开放议题、台湾和西藏问题、美国两院的对华议案等等策划和表演都是为这一战略重心而展开的撒网和布局,其中,人民币汇率问题是美国撒网和收网的纲绳,发挥着“纲举目张”的核心功能。
美国总统候选人的竞选演说从来都是惜墨如金,可是为什么总要大笔渲染和攻击中国操作汇率?最近希拉里又抛出中国汇率操纵论。这不得不让人佩服美国人的精明和高明。以拯救次贷危机的名义加大力度推行垃圾美元政策,侵蚀中国的外汇储备并推高石油、黄金和商品价格,这如同于以“反恐”之名,在中国的西部、中亚的战略要地阿富汗布下重兵一样。在经济领域同样表现出美国高超的策划能力和主动的攻击能力,其中,动用汇率工具是美国发动经济攻击和金融攻击的重型武器。我们必须从美国实施其全球战略的角度,认识到中美汇率问题在美国经济武器库中的核心位置。
美国及其盟国围猎中国的市场空间和经济成果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从产品市场到产业股权、从产业股权到金融股权、从金融股权到货币发行权。当大量外资涌入中国、中国央行发行央票对冲美元、从而把境内企业的应该持有的流动资金收上来交给美元持有者的时候,中国央行的货币发行权已经发生了转移。人民币升值以来,中国的外汇储备出现爆炸式的增长,通货膨胀随之出现。无论从时间序列还是因果排序角度分析,美元泛滥以及由于美元泛滥所胁迫的人民币升值才是本次中国通货膨胀的真实根源。通过美元泛滥政策胁迫人民币升值、通过人民币升值侵蚀中国以美元资产为主的外汇储备、通过大量热钱进入中国本土进行套利,一句话,通过这一系列紧凑布局达到在中国制造类似于拉美和东南亚的金融危机的目的、达到掠夺中国财富的目的。
美国推行垃圾美元政策能否达到预期的目的取决于中国宏观政策的配合,也就是说,垃圾美元政策已经制造了人民币的相对昂贵,但是,中国宏观经济紧缩政策通过减少货币投放和提高利率使得人民币更加昂贵。日益泛滥的美元与日益稀缺的人民币之间的组合才使垃圾美元政策获得空前的成功。在次贷危机爆发、全球商品暴涨的情况下,美国国内物价相对稳定、企业效益大幅上升、社会就业情况良好;相反,中国没有出现类似于次贷问题的金融危机,但却出现了日益严重的通货膨胀、企业效益大幅滑坡、中小型企业大量停产或倒闭、失业率上升、经济预期由良好突然转向恶化、股市出现暴跌、全民财富严重缩水。本次股市暴跌是对中国经济未来的预警。股市暴跌的根源不是印花税太高、不是“大小非”解禁,而是中国经济出问题了。如果说我们曾经因为执行了错误的产业开放政策导致了汽车、日化、大豆等商品市场的沦失、导致了商业银行、基金公司、保险公司等金融股权的贱卖,这仅仅意味着中国丧失了经济的局部,那么,现在,当我们执行了错误的汇率政策和错误的紧缩政策将意味着中国正在丧失经济的全部,简而言之,前者丧失了局部,后者将丧失全部。
中国没有理由在存在巨额外汇储备的情况下选择外汇贬值和本币升值,更没有理由在通货膨胀出现甚至加剧的情况下继续选择本币升值甚至加速升值。通货膨胀的出现是本币由升值转向贬值的分水岭,这是制定汇率政策的常识。在美元泛滥的情况下,不应该在国内实施紧缩的货币政策,不应该在美元和人民币之间形成更大的套利区间,这是制定货币政策的原则。遗憾的是,面对常识,我们抛弃了常识;面对原则,我们放弃了原则。
回顾近年来宏观经济政策的推行历程,在对待人民币汇率问题上,中国学者和央行官员的反应,除了迎合美国要求中国人民币升值的声音,就是漠视和低估人民币升值的严重后果。相对于成倍上涨的各类国际商品价格,一些官员关于以人民币升值抑制通货膨胀的政策与建议,已经成为国际对冲基金经理茶余饭后的笑料谈资;一部分学者以人民币相对于欧元、日元、澳元等其他货币没有大幅贬值,从而认为人民币相对于美元需要加速贬值的观点,完全忽视了人民币长期以来挂钩于美元的历史、完全忽视了中国外汇储备以美元资产为主、国内企业对外贸易主要以美元作为结算货币的现实,因此,在人民币汇率政策选择方面,他们犯了张冠李戴的错误;一群年轻的证券分析师和基金经理基于人民币升值可以带来证券市场“黄金十年”的乐观判断已经造成投资者的财富被打了对折,回首短短数月前发出的研究报告和买入决定,面对“很傻很天真”的社会舆论,他们恨不得把自己藏身于低落的股票指数的下面。
这又是一场发生在21世纪的中美大国之间的博弈。在这场以经济与资源的全球博弈为表象的背后是国家战略的博弈。我们没有必要向对手探听下一步对方会怎样出招、没有必要发问美元究竟要贬值到什么时候和什么地步。对手不可能把他步步为营的实施过程摊在棋盘上。我们需要反思的问题是:中国外汇储备全球第一、大量热钱涌入、美国实施泛滥美元政策并推高全球商品价格,这是不是美国转移金融危机的一次经济谋杀?如果美国搞垮前苏联的做法是采取从“政治休克”到“经济休克”的路径,那么,美国企图搞垮中国的路径是否调整为从“经济休克”到“政治休克”的路径并有条不紊地在加紧实施?在这样恶劣的国际政治经济环境里,中国继续推行人民币升值政策同时实施紧缩货币政策是不是一次经济自杀?中国是否应该尽快改变宏观经济的调控思路而开展一场经济自救?为了防止中国经济陷入空前的危机从而引发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中国宏观经济政策必须从自杀转向自救。
在此,我们必须从国家金融安全、经济安全、政治安全、社会稳定的角度认识人民币汇率稳定的重要性。在中国经济已经严重受制于国际市场和国际资本的格局下,人民币汇率政策已经代替了利率政策而成为决定中国经济走势的第一重要的宏观经济变量。从现实情况分析,人民币升值导致轻工业产品出口滑坡、中小企业停产甚至倒闭、失业增加;人民币升值导致外汇储备大幅贬值和国民财富流失;人民币升值导致热钱大量涌入国内推高股市、楼市和商品价格,推高整体物价水平,造成储蓄存款的实际贬值,掠夺着企业和居民的财富;人民币升值所诱发的紧缩政策可以收缴一小部分热钱所产生的流动性,但是,往往收缴了产业部门正常的流动资金,甚至收缴了一大批中小企业全部的流动资金,可谓是“热钱传感冒、产业吃泻药”。
在人民币升值趋势与升值预期的格局中,形成了一个闭合型的互为因果的恶性循环趋势:人民币升值趋势与升值预期导致国际热钱涌入;不断涌入的国际热钱通过国内银行结汇系统换成大量人民币,从而导致国内人民币过剩、资产价格和物价上涨、造成日益严重的通货膨胀压力;为了抑制日益恶化的通货膨胀压力,中央银行通过加息、提高准备金率、发行央票等紧缩政策来减少货币流通量,但是,央行的紧缩政策不可能仅仅针对国际热钱来收缴多余的流动性,而是针对全社会包括产业部门来收缴流通之中的资金,从而导致产业部门特别是中小企业流动资金贷款的困难,民间拆借利率飙升,企业负担利息加重,经营成本上升,抑制了产品供给;央行加息和民间利率提高再加上人民币升值,进一步扩大了热钱的无风险套利空间。把人民币升值、一年期存款利率4.14%和民间利率25%综合起来计算,热钱的套利空间在15%至40%之间。这又进一步刺激着全球热钱的涌入,刺激着新一轮的恶性循环。
可见,没有正确的汇率政策就没有金融安全、没有金融安全就不可能有经济安全、社会安全和执政党安全。汇率政策是确保中国金融安全、经济安全、政党安全和社会稳定的“金融长城”。作为保障国家安全的“金融长城”,汇率政策决不能屈服于国外政治势力和利益集团而让步,更不能随意滥用于国内的宏观调控。那种企图通过提高人民币汇率来抑制PPI、CPI的做法,无异于自毁长城,无异于毁长城、搬城砖、盖猪圈、养生猪、抑肉价的做法。万里长城岂能拆除用于盖猪圈?“金融长城”岂能自毁而用来控制CPI?“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中国经济的现状与趋势已经到了必须出手自救的时候了。中国经济的自救必须回到问题的根源,并从解决问题的根源开始。造成中国经济困难和政策被动的根源是执行了错误的人民币汇率政策。因此,中国经济的自救必须从纠正人民币升值政策开始。纠正人民币升值政策的错误意味着人民币要逐步贬值并回到国内产业可承受的价位,至少必须马上停止升值。这是中国经济自救的逻辑起点。
(作者系厦门大学金融系客座教授、经济学博士、华宝信托和中材国际独立董事、《中国证券报》学术委员会委员。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