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陈氏霞枫书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2/28 18:53:55
有喉舌陈氏霞枫者,生80之后,适风华之年。昔入京师学堂,习南国缅语。父母血汗,充“教产”之资,民脂民膏,勉“病梅”“成型”(注)。失德高教助长媚权之私,世间阴风诱图终南捷径。既入坊间,文章只悦当权;弄笔工谗,奉迎专投上好。入行迄止,专事抒本朝功德、构欧美罪恶。
近日,缅国飓风洪水。泽国汪洋,浮尸十万;哀鸿遍野,饥病交加。闻者无不痛心疾首,上国争相慷慨解囊。然则独拳军政,视人命于草芥,护权柄压一切;收外援中饱私库,秀济灾为施王恩;拒救援者于国门以掩虐民之罪,却美国赈品以报批评之怨。神人之所共嫉, 天地之所不容。
陈氏则如蝇追臭,揣缅国暴君乃天朝至交,猜美国良制为主子死敌。蔽人命关天之急而伪证缅国和谐,隐暴虐无道之政而妄挞美国干涉。人怒缅君祸民而陈氏则辩其“团结契机”,人哀缅民之难而陈氏则窃喜邀功得逞。陈氏披其肝而沥其胆,狼其心和而苟其肺,口舌如簧逞其奸狡,刀笔险恶昭其毒辣。旁观者义愤难遏,竟相怒讨,实陈氏自取其咎尔。
老夫曰:陈氏涉世尚浅而歹毒无限,内出于急功好利之心、邀宠求进之谋、人性良知之丧;外加之某文化熏淘洗脑之烈、弄权者奖媚罚异之迫、同行竟相失节争宠之范。内外交合,造就此人。然则,人为万物之灵长,安能蓄虎狼之心,享走苟之宠?老夫不才,哀陈氏英年走丧德之人生路径,参网友之议,提上中下三策,以作“回头是岸”之劝。
上计曰:缅语、导向之外,当习现代人文之理念,探现代新闻之真谛,驱廿年累积狼奶之毒,寻今之是并昨之非。秉笔求是,为民立言。宁可淘汰出局,也不曲笔奉迎。倘如此,非只洗刷前耻,更能鹤立媒介,垂范同行。
中计曰:古有归去来兮,陶令不事权贵;今有百业可择,学子自食其力者日众。与其昧心曲笔,莫如投笔他往。
下计曰:本属尸位,赖其素餐,稻粮之谋尔。切勿奉迎求进,遇勒令歪出为文,当避则避,避无可避,也须时扪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