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都市报:只差110元 求不来救命血(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5/16 05:22:31
只差110元 求不来救命血(图)
海峡都市报  2005-08-03 12:17

死者家属弄不清110元和亲人的死究竟有多大关联,哭着说“不甘心”
N本报记者  王小虎/王华友/陈贺/实习生蔡祥荣文图
本报讯  昨日凌晨,连江县医院来了两个急诊病人,其中一个叫郑铿弟,入院时已出现失血性休克,但凌晨3时至6时,郑铿弟始终没有得到输血,虽然郑铿弟的家属多次苦苦哀求。郑的家属说:得不到输血,是因为他们带的医药费少了110元。
早上6时,郑的病情突然生变,21分钟后,他的心跳和呼吸停止,45分钟后,郑铿弟宣告死亡。
【目击现场】
休克急需血液
郑铿弟是昨日凌晨3时前,在连江琯头隧道附近的公路上受伤的。他是一个“摩的”司机,半夜挣钱,搭了两个乘客在漆黑的道路上行驶,行驶到隧道附近的道路时,摩托车滑倒,郑铿弟和坐在背后的一个杨姓女子摔了出去,伤势较重,坐在最后排的另一人受轻伤。
120急救车将郑铿弟及杨姓女子送到连江县医院救治,根据病历记载,郑被送至医院的时间为3时整。
郑铿弟的妻子兰传花首先赶到医院。兰说,接到丈夫受伤的消息,正是半夜,她带上了2200元来到医院,这是她当时所能支配的所有现金。
兰传花这样描述见到丈夫的情形:流了很多血,见面时还在流,衣服、裤子都被血浸湿了;她的丈夫看起来很痛苦,但很清醒,对她说话时,丈夫的嘴角还在冒血。
兰传花带来的这2200元让郑铿弟得以接受各项检查,“医院查了B超、脑CT、验血、心电图、X光片,能做的都做了。”随兰传花一同来的亲属说。
连江县医院一负责人表示,该病人入院时,医生为他做了“积极检查”,查出来的结果有:骨折、失血性休克、中量腹积水,还怀疑内脏挤压受伤。
检查结束,凌晨4时55分,医生测定郑的血型为“A型”,对于血的要求,记录上标明“急”。
押上手机戒指
求不来救命血
当时,在场的3个亲属参与了关于“救命血”的讨价还价,他们是郑铿弟的妻子、小姨,以及小姨的丈夫。
郑的小姨首先去该院门诊楼血库取血,她回忆的取血时间为凌晨5时前———几乎与血常规化验单开出的时间同时。
然而,取血时她才发现,当时带来的2200元医药费,余额已不足以支付一袋血的费用。郑的小姨说:当时血库里一个女的直截了当地说,钱不够不能发血。
小姨的丈夫接着做了第二轮努力,但血库里的人还是重复原来的话。这时,时间已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伤者的妻子兰传花继续做着努力,在接近昨日上午6时的10多分钟里,她两次到血库,求血库放出一袋血来。兰传花说起这件事时已泣不成声:“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弄出那袋血,我对那个女人(血库管理员)说,我把手机押你这里,戒指也押你这里,行不行,给我一袋血?”但两次努力都失败了。
【马上调查】医院的规矩害了郑铿弟?
事后,连江县医院副院长陈继强出面与亲属协商,并接受记者采访。
陈继强表示,医院有医院的规矩,“如果每个科室有急事,都可以到血库去取血,那不是乱了套了?”
一旁的另一工作人员也做解释:“即使病人家属拿出抵押品,按照医院的规矩,那也是不行的。”
对于这样的“规矩”,陈院长也有解释:“我们医院每年都有不交费就跑单的病人,每年都有几万块钱的‘跑单’。”因此,陈院长认为,血库的管理人没有给出血液也是合乎情理的。陈院长为他的解释加上了结语:“我们是救急不救穷。”
在该院的“规矩”下,郑铿弟的妻子和亲属往返于ICU和血库之间。郑的家属说,“整个过程中他们(院方)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对于这“难听的话”,郑的亲属复述为:血库管理员说“没钱,一点点血都不给输进去”;救治医生说“没有血,手术是动不了的,不关我的事”。
陈院长表示,医院方面如果说有过失,过失就在于“医生、护士说了一些话让家属不满意”。但至于什么话让人不满意,陈院长没有细述。
值得一提的是,在郑铿弟的妻子来到医院不久,她就发现她所带的现金不足,她通知了亲属们赶快筹钱,而当亲属们带来钱时,已是昨日上午7时许,他们带来的钱一共有1万多元,但此时,郑铿弟已宣告死亡。
_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