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行动的知识分子&我们是野生动物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4/15 21:17:54
做一个行动的知识分子&我们是野生动物
贴出陈宗周2002年为我主编的《知识经济》写的两篇卷首。
刚刚仔细重读了一遍。自我反省一次。
陈老师脾气不太好,但他是一个有见识,有行动,有成绩的人。我很佩服他。
做一个行动的知识分子
作家阿来小说写得很好,他的小说《尘埃落定》能获得茅盾文学奖,足以说明他是称职的作家了。他当编辑也干得不错。他曾向我约稿,使我这个编辑领教过他当编辑的厉害。后来,他当了《科幻世界》杂志的总编辑。他所在的杂志社是一个很企业化的机构,他又兼了广告、发行公司总经理,现在大家都称他为“阿总”。
由于记得“秀才经商,老本输光”的古训。我对“阿来作家”演变为“阿来总经理”的合理性,很是疑惑了一阵子。而且我又是阿来小说和散文的忠实读者,总为他的“投笔从商”感到惋惜,恐怕地球上从此多一位平庸的总经理而消失一位优秀的作家。当初,我和一些人还“苦口婆心”劝诫过阿来,仿佛抢救失足落水作家,拉他上岸回头,是了不起的义举。
可惜的是,阿来既不上岸,又不回头。常见他在为大小商事而焦头烂额,但却乐此不疲,他当“阿总”当得有滋有味。《科幻世界》杂志社的杨潇社长斩钉截铁地告诉我:“这是阿来自己清醒的选择。”作家阿来是下海了,但却不是糊涂的失足。记者采访阿来,他说要“做一个行动的知识分子”,阿来的主张,再明白不过了。
什么叫“行动的知识分子”?我想,凡是参加社会实践的各个方面,直接和间接地为社会创造物质和精神财富的知识分子,都应该是“行动的知识分子”。
中国知识分子是地球上很优秀的一群人。现在,大家都认为他们“物美价廉”。千百年来,他们承载社会重荷,顽强前进。他们被称为民族的脊梁。
但是,毋庸讳言,中国知识分子也不是只有光辉的一面。古今中外学者也对中国知识分子或他们中一些人的缺点提出了批评。家住台湾的李敖先生,恐怕是批评火力较猛的一位,他专门写了一本书,叫《我来揭文人的底》,对中国文人之穷、之傻、之倔、之苦命等等缺陷和问题,开列了很长的清单,而且引经据典,叫中国知识分子在很不舒服之后,还得很不好意思地反思:原来我们还有这么难看的尾巴。
李敖也谈到中国文人的出世问题。所谓出世,就是逃离社会现实。逃离社会现实的文人,该划入“不行动的知识分子”吧?魏晋时的竹林七贤之流,是不是都可以算成“出世”的文人呢?虽然出世了,但很奇怪的是,他们在历史上却并不寂寞,留下了清谈家的赫赫大名。“坐而论道”成了中国文人的一种颇具争议的精神向往乃至实际行为。
出世之风到了清朝又进入鼎盛,文人们为了避文字狱之祸,纷纷躲进故纸堆,为考据而考据,皓首穷经而不迷途知返。这就造就了有名的“乾嘉考据学派”的奇怪学风,绵延两百年之久。
一大批知识分子去清谈、去穷经,不敢越孔孟之学雷池半步,更谈不上立异和标新。这造成了社会财富的核心——知识分子的聪明才智的极大浪费。于是,曾经辉煌于世界的中国古代科技黯然失色。而此时,文艺复兴后欧洲的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此起彼伏,轮番推进,社会进步的车轮远远把中国抛在后面。可见,中国知识分子的出世和不行动,后果有多么严重。
当然,中国知识分子的出世并非他们心甘心愿的选择,如果不是战乱和政治高压,他们为什么要选择出世呢?
现在好了,中国知识分子赶上了千载难逢的黄金时期。他们不必再选择什么出世,而是应该勇敢地投入社会实践,在知识经济大产业的各个链条中加入他们的聪明智慧,推动社会的迅速前进。所以,我十分同意阿来的主张:做一个行动的知识分子。
我们是野生动物
关于宠物的故事已经听得很多了。我的一位同事养了一只波斯猫,有十多斤重,又威武又英俊,聪明极了。它只有一个毛病:不捉老鼠。一次,老鼠进屋,竟把这只大猫吓得满屋逃窜。虽然不管正事,但宠物们吃得却越来越高级。在国外逛超市时,我有好几次在堆积如山的宠物食品前弄迷糊了,不敢相信这些包装精美的食品仅供畜牲们享用。宠物们不但已经变得饭来张口,而且竟敢和孔夫子一般“食不厌精”。不知道在动物学家眼里,它们是进化了还是退化了。
把野生动物驯化为家养动物,是迄今为止人类的一项最伟大的生物工程。它已经有十分悠久的历史了。人类驯化绵羊的历史可以上溯到一万多年以前,把野鸡(原鸡)驯化成家鸡,起码也是五千年前开始的事。那时,人类自己也还蒙昧得很,也可以说是还处于野生状态呢。
古代的人类当然没有今天野生动物保护者那种慈悲和人道的眼光,他们喂养野生动物并使之一步步驯化的目的,一开始就带有直接的功利色彩,他们要取其皮毛御寒,取其血肉充饥。他们为这样的动机而把野生动物变成家养动物。畜牧业也逐渐成为人类最早的产业之一,人类也逐渐从渔猎时代进入农牧时代。
人类的行为到后来就变得有点离谱了。一些人似乎想把一切野生动物都圈起来家养,宠物热不断升温。沿着这样的驯化路线,我们可以想像野生动物的未来图景。说不定将来的哪一天,我们在闹市里会看到百兽之王老虎被驯化得没有脾气,它们会像今天的小猫小狗一样摇头摆尾,来求得欢心,乞讨食物。那时人类不知会感到喜悦还是感到悲哀。
生物学家一定知道这种没完没了的驯化工程的严重后果。一项逆向工程又轰轰烈烈地开始了。那就是把动物园中已失去野性的动物再野化,让它们重新回归大自然,恢复野性,恢复它们在自然环境中的生存和繁衍后代的能力。东北虎、野马、麋鹿等,都开始了野化的过程。
从野生动物的驯化与野化,我想到企业的驯化和野化,两者是一个道理。
企业和企业家都应该是野生动物,都应该有在市场经济环境中的生存能力。企业应该对市场有灵敏的听觉、视觉和嗅觉,如果同猛兽有灵敏的耳朵、眼睛和鼻子。它应有很强的夺取市场分额的能力,如同猛兽有捕食的利爪和尖齿。企业应该像野生动物一般跑得快,跳得高,力量雄健,长途跋涉而不畏疲劳,在捕食和躲避天敌中都有很快捷的反应能力。企业还应该野性十足,一切竞争对手都不畏惧。概括地说,企业应该像野生动物那样自己捕食而不是靠别人喂食。我想,有野生动物这一基本功能也即本能的企业,生存能力应该是很强的。
进入WTO以后,中国企业的生存环境,恐怕只能比喻为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不是说以后要与狼共舞吗?如果参加舞会者是被驯化了一万多年的绵羊,那么这种舞会一定是饿狼的盛宴。
问题在于,我们的一些企业或者一创办就是家养动物的形态,或者是长期以来失去了野性,它们自觉不自觉地把自己驯化成家养动物,或者进一步变成了宠物,捕食和生存的功能都退化得差不多了。
我参加一些关于企业的会,老听见有些人高喊政府要给这样那样的优惠政策,有些企业总把自己当成嗷嗷待哺的婴儿。这种“不找市场找市长”的企业,使人联想到家养动物甚至宠物。不知道在今天这样严酷的生存环境下,这种企业的生命力有多长久。
改革开放以来,一大批曾被驯化的企业重新被野化,在市场经济环境中,恢复了野生动物的本能。企业成为野生动物之后,在严酷环境中,当然也不能百分之百地都生存下去,也会死亡,也会被淘汰,也会成为更凶猛的野生动物的猎物。这些都是正常的,符合物竞天择的自然规律,从企业的整体看,是进化了。
民营科技企业家在一起聊天,总爱说起“我们是野生动物”这一话题,有点悲凉,但又感到庆幸,因为,如果没有近似野生动物的行为和心态,他们的企业也许就活不到今天了。
Trackback:http://tb.donews.net/TrackBack.aspx?PostId=863277
[点击此处收藏本文]   发表于 2006年05月10日 3:34 PM
yiluyu 发表于2006-05-10 4:17 PM  IP: 210.76.108.*
今天有个出租车司机的谈话很有意思,
大智慧的人,做趋势;
聪明的人,做市场;
普通人,做事情。
又言,
穷人之所以穷,因为在“穴”中为别人“卖力”,如我等;
富人之所以富,乃因“天底下”有“口”+“田”五张口在谈经论道。
意味深长。
狼性、野性、无所畏惧,或许能大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