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网友愤砸日本车惹官司明日开庭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5/16 05:05:50





十堰网络第一案
--十堰网友愤砸日本车惹官司
文/沈寒阳
2006年3月20日即将开庭的审理十堰网友万彬愤砸日本车的案子无疑将吸引十堰各大论坛的强烈关注.万彬在车城网友论坛上公开发贴寻求支持和援助.大部分网友表示了声援和同情,也有部分网友发贴指责这种行为是愤青的做法,万彬应该对自己的行为付应有的责任.
但这绝不仅仅是件简单的民事案件,其背后隐藏的巨大的导向作用.
一中日关系
中日关系又走到了一个冰点,日本仍然继续参拜着靖国神社,中国也仍然表达着最强烈的抗议.李肇星外长表扬了不听日本外务省传召的大使王毅.说明中国官方的态度也逐渐走向对日强硬的道路上.日本近些年的做法让中国官方已经无法继续耐着性子采取对日柔和的态度,否则无法向国内亿万愤青交代,可另一方面官方毕竟顾及些什么,需要一些民间的反日力量走出来,站在前面.所以这场官司无疑将反映出官方对民间反日是打是压是拉是捧的态度.
重点提示1:十堰是东风汽车公司生产基地,近10万东风员工伴随着企业和日产合资,而成为合资员工.
重点提示2:万彬是十堰市民间重要的抗日爱国组织者和策划者.曾成功组织了2004年9月18日在十堰市三大广场纪念9,18的反日货的爱国万人签名活动.2004年12月13日在人民广场纪念南京大屠杀的悼念活动.
二网络和现实关系
万彬,男,论坛ID:xiaohua99
这个ID曾在十堰的论坛名噪一时.xiaohua99也被十堰网民尊称为十堰反日第一人.他是十堰网络中第一个提出并实施了在现实中组织反日活动的人.每次活动都是他自己出钱印些宣传品.然后召集些论坛的热血分子在不违法的前提下,尽可能的宣传如何理智的抵制日货.我也有幸参加了他组织的两次活动,那天我们举着长近10米的爱国横幅在广场站到晚上近10点,中间都没有吃饭.那天天气很冷,肚子很饿.而且这样的活动同样受到很多人的指责和猜疑,更有诽谤和蔑视.但这一切,他都默默承受着.
这两次活动同样被现实媒体所报道,上了当地的报纸的电视,在网络里被称为经典的活动.同样说明网络已经延伸到现实中来,正在影响和折射着现实.而国家也正在加大对网络的控制,近几期的新闻联播和一些法制节目经常播出的网络诈骗案,色情视频.暴力游戏等,都从负面上报道着网络.
而这个被网络广泛关注的,和反日有关的案子是否可以得到公平的判决,无数的网民也在翘首以待.
政府究竟如何面对网络,是疏是导.网民们正不断的抱怨自由的空间度越来越小.
三十堰市民和日本友人的关系
中国有很多的哈日族,但更有无数天生就讨厌日本的中国人.而十堰市是个移民城市,东风公司更使有许多东北籍的员工.大家对于日本不承认历史的态度都是厌恶的.可随着日产和东风的合资.东风公司的员工的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被日本人管束,””给日本人打工,””当年打走的日本人现在被请回来.”这样的言论时常见于聊天中,而日本的员工的都是受到特别保护的,享受特殊的待遇.据说即使犯了案子,当地警方也不可以直接处理,需要请示有关部门后才可以处理.这更加深了大家心理上的不平衡.从痛恨日本的无耻,转移到痛恨一些日本的汉奸,走狗上来.
政府如何引导市民和日本人民友好的接触.双方少些心理上的仇视.这场官司折射出的意义在于哪里.对于民间反日力量的骨干,政府是否是公事公办.
上面的是我收到的茅箭区检察院发出的起诉书的扫描件,为什么我会被起诉呢?这是因为我在2006年的1月31日下午到位于东岳路上的世纪花园里,砸了三辆小日本鬼子的蓝鸟车。
砸车的原因即便我不说想必大家也能猜到几分,这里我想说的是我现在迫切需要得到法律界人士或执业律师的援助来帮我分析和做出辩护词以便我在法庭上为我自己做辩护。
3月20日就要开庭,时间已经紧迫,这里留下我的联系方式,希望能尽快得到爱国网友们及专业法律界人士的帮助。
照片第一排最右边的,戴眼镜的就是xiaohua99
下面引用xiaohua99博客里的文章:
今天早上接到检察院打来的电话了
电话的内容就是通知我下午两点必须到茅箭区检察院起诉科去。
于是在下午2点过3分的样子,我到了茅箭区检察院六楼的公诉科,办公室当时只有一位很年轻的检察官,他的姓名牌因为被卷宗材料等遮挡了一半而看不到底下写着的名字,他对面桌子坐的是一位中年的女检察官,好象是姓曹吧(本人近视,姓名牌上的字也不大,看得不大清楚),她在开始给我做问讯笔录后才进来。
开始又是问姓名年龄等老一套,然后告诉我说如果我觉得没必要的话可以不说;我可以为我自己请律师等等我的权益。
接下来他问我是否对公安机关指控我的罪名认同或者有疑义?
我回答说我不知道公安机关为什么要指控我。
他似乎吃了一惊,说“都给你办了刑事取保候审,你居然不知道公安机关指控你什么?”
我说是“我不知道”。
于是他翻开公安机关移交来的卷宗材料,找到里面的取保候审书,指着上面写的“涉嫌故意毁坏公私财物”说这就是公安机关指控你的罪名。
我回答说“我没有毁坏国家的财物,也没有毁坏中国公民的财物”。
他感到非常吃惊,问“公安机关在卷宗中指控你砸坏了人家的三辆汽车你是否承认呢?”
我回答说“我砸的是小日本鬼子的车,小日本鬼子能算是人吗?”
对面的中年女检察官似乎也对我和他的问答感到有兴趣,把注意力也转移到我们这边来了。
年轻的检察官继续发问“你是什么日期、怎么做的?”
我回答说“我是在1月31日的下午3点左右,进入到世纪花园,看到一排小日本鬼子的车停在那里,我就上去砸了其中的三辆”。
问“你怎么砸的?”
回答“我上去用脚踹车身,车门,观后镜,引擎盖等处”。
问“你为什么要砸车?”
回答“你是想听我说实话还是假话?”
问“你说实话。”
回答“因为我无法容忍小日本鬼子整天参拜靖国神社,无法容忍小日本鬼子在十堰的土地上横行霸道……每个人都说自己爱国,是的,我也说我爱国,但我觉得爱国应该有所举动,不应该在嘴上空喊,而是应该做点什么,所以,我觉得砸小日本鬼子的车是向小日本鬼子表达我的不满和抗议,因此我就去砸了。”
说到这里,话被那位中年妇女打断,她说你爱国也得遵守法律啊。
我问到“那小日本鬼子到十堰来跟东风汽车公司合资,他们是不是也该遵守中国的法律呢?可为什么小日本鬼子在十堰嫖娼就不会受到治安处罚呢?为什么我用正规途径来表达我的拥党爱国的热情却不被允许呢?”
争论了几句,那位年轻的检察官说这是他们的工作……
我马上打断了他的话,我告诉他“我知道,我也明白,你是检察官,这是你的工作,我对你们都没有意见,你们也只是为了做好工作,我与你们也没有矛盾”。
最后,让我看询问笔录时,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砸车?”的回答就变成了简单的一句话了。
“我仇恨日本人,我爱国。”
人倒霉的时候连喝凉水都会塞牙
今天中午一起床,就听到说有人来找过,自称是市公安局公共网络信息安全监察支队(简称网监支队)的,正准备吃饭,网监支队的教导员和另一副支队长又来了,让立刻到他们那里去一趟,我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才是中午1点正。
跟他们到了网监支队,安排一个民警给我做笔录,没过一会,家里打电话来说国家安全局的人也上门找我,说是要问我点事情。
而且网监支队的人告诉我,除了他们外,国家安全局和保密局的这几天都会找我的。
唉,其实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因为4年前在网上回答别人的一个帖子里说了点听来的消息。
就连做笔录的民警都说估计这消息十堰市的人基本上都知道。
估计这也是赶上我砸小日本鬼子车并把此事发布到网络上被公安发现的这件事情,因此可能有上面的领导发话叫下面的警察收集我的一切言论。
大年初三我怒砸小日本鬼子的车!
序:去年我曾经在反盟的论坛 (http://www.cnni.com.cn/bbs/index.asp ) 上发过一个有关湖北十堰小日本鬼子所开的挂广东花都牌照的蓝鸟轿车的帖子,里面有一些挂这些车牌的蓝鸟轿车的照片及相关文字说明。
自从发表这个帖子后看到很多的回帖,回帖的内容虽然各种各样,但我心里却是一直在筹划着进一步的行动。
公元2006年1月31日,大年初三,下午3点40左右,我打车到了“世纪花园”,大门口的保安问我进去找谁?我说是到里面打网球,终于混了进去,还没到网球场,我就看见路边楼下车库中摆放的一溜蓝鸟车,只要是东风汽车公司或是十堰市的人都知道东风汽车公司的苗圩找来合资的日本尼桑公司的数百个小日本鬼子都是住在这个“世纪花园”中的。
看到这些小日本鬼子的车,我心中的怒火就不打一处来,我下车给了车费让的士司机赶快倒车离开,等到出租车调头之后,我走到第一辆黑色的蓝鸟跟前对着它的前车门上去就是一脚,门到只是浅浅的扁了下去一小块,但刺耳的警报器却鸣叫了起来,我顿时火又冒了起来,对着车身就是一阵乱踹。
刺耳的警报声不断的响着,我也一脚接一脚更加大力的踹着,围着第一辆车踹了一圈后,我终于知道要想造成较严重的破坏应该都踹些什么部位了。
车左右的四扇车门因为内部设计有防撞用的加强筋,即使用很大劲也踹不扁下去多大一块,而车前轮的上方(俗称叶子板)一脚下去就会瘪很大一块,而且只要踹的位置对,连油漆都会掉一大块,露出下面惨白的金属来。
车后轮上方也是很容易造成损坏的部位,跟前面一样,一踹就瘪下去一大坑,要踹就踹这些部位,一脚下去,随着“咚”的一声“噗嗤”就瘪下去了,这才觉着过了点瘾。
虽然很容易就可以跳上引擎盖,但要想把引擎盖踹瘪下去似乎很困难,当向上跳起好用大力想下踹的时候,车的减振器起了作用,似乎抵消掉一部分力,在被俺踹了的三辆车来说,引擎盖似乎损坏的不是很严重,而且特别费力。驾驶室的顶棚也好象不是很容易被踹瘪的部位,除非是事先准备好钢管或八磅锤等重武器。
踹的最过瘾的就是踹汽车的后视镜,但千万不要从汽车前面向后踹,这是因为后视镜本来就是向后折合靠拢车身的,正确的踹法是先把后视镜扳开到正常位置,然后从汽车的后方(站在2车门中)向前只要很轻微的一脚,后视镜就会“喀嚓”一声断裂掉,只剩下里面的电缆线连接着,而且它的塑料外壳都会破裂,也就是说只要是被踹过的后视镜将彻底完蛋,救都没得救!
汽车的前后挡风玻璃如果没有携带重型工具(如钢管八磅锤等)的话,将很难踹破,毕竟是钢化玻璃,而且曲面又是向外,我对第一辆车的挡风玻璃踹了几十下,玻璃连裂缝都没有出现,我的腿到隐隐生疼了。
汽车的前大灯也似乎无法踹破,前吸气格栅踹了半天也似乎没见到有明显的损坏。
因为在拍下这几张照片之后我又进行一轮更为猛烈的乱踹,这三辆车的实际损坏情况要比照片中能看到的更为严重。
其实当我正在猛劲踹第一辆车的时候,N多的保安听到警报声都纷纷跑了过来,也许有些后来的是被先到的保安用对讲机招来的,但这些保安围着我,但没有一个敢上来拦住俺,估计当时我脸上愤怒异常的表情让他们感到了恐怖吧。
有些保安拿出手机开始打110报警电话和物业公司高层管理人员的电话,我看势头不好,赶快拍了上面的几张照片,就将相机交给在旁边一个人,让他替我保管一下。其实照片拍了蛮多张,但当时我身边都是保安,很多的画面都有些抖了,不很清晰。
相机离手之后,我接着对这三辆车继续下手,这时周围的那些保安的表情才真是好笑,刚才还在纷纷打电话或是用对讲机喊人来,而现在不知道是吃惊还是呆了,反正就是僵了样的没反应而且几乎都张开嘴想说又没说出声来。
第一辆车的车牌是“粤A-UB478”,第二辆车的车牌是“粤A-UB445”,第三辆车的车牌是“粤A-UB433”,这些车都是上的广州花都的牌,实际上这些从东风汽车公司与日产汽车公司的合资公司设在花都的生产线上装配好一下地就上好了车牌,然后被送到湖北十堰来给这几百个小日本鬼子使用,这些车刚来时,很多车上连保护纸都没撕掉。
等到物业管理的高层人员赶到现场的时候,我正在猛劲的踹第三辆车的车身,到这时,刺耳的警报声已经连续不断的鸣叫了十分钟左右了,很多周围的中国居民也都纷纷从家里出来下到现场围观,其中有些当问明我是有意在踹小日本鬼子的车之后竖起拇指表示砸的好!
我也趁机向围观的人群表明了我之所以要踹坏这三辆蓝鸟车的原因,不用我解释,“世纪花园”里的中国居户都知道挂着这“粤A-UB***”车牌的蓝鸟轿车是东风合资公司配给日方合资的小日本鬼子平时上下班和晚上外出嫖娼使用的,我说,我要砸这些车就是要表明我敢向小日本鬼子叫板,只要有小日本鬼子露面我就会上去把小日本鬼子往死里打的。
可惜警报声没能引出来一个小日本鬼子,反倒是警车一辆接一辆的开了过来,基本上每辆警车里都下来2个警察,一下车就问什么原因报警,先前那些呆了的保安纷纷说我不听他们劝阻,无缘无故的砸坏了三辆停在这里的汽车。
警察问我是不是我砸的,我点头大声说到“没错,这三辆车都是我一个人砸的,如果你还嫌不够,我还可以继续砸!”可能警察也没想到我会这么回答,冒出来一句“你胆子不小啊?”我接着大声告诉他“这是我想了很久一直要做的一件事情,今天终于来做了,现在心里舒坦的很。”
确实,自从我知道在东岳路上的“世纪花园”里有小日本鬼子居住后,我一直在想心思该做点什么,我们不能光是嘴头上喊爱国、喊反日什么的……得拿出点实际行动来向人民表明象我这样反日的人的言行与举动是一致的。
我已经在十堰成功的组织了两次爱国反日宣传活动,但那些都只是做些力所能及的宣传活动,现在该有所实质性的行动了……
在去年夏天,中国足球队在北京输了之后,我曾说过“今天的中国足球,更需要的是足球流氓!”的话。
我知道我踹了这三辆小日本鬼子的蓝鸟车之后,会有中国人说我白痴、粪青、流氓之类难听的话的,如果我砸这三辆小日本鬼子的蓝鸟车的行为属于流氓行为的话,那就让我也痛快的当一回流氓吧!
需要再次声明的是:我所破坏的这三辆车是东风汽车公司与日产汽车公司合资的公司组装生产的蓝鸟轿车,虽然是日本日产公司设计的,但它的车主(使用者)确实是小日本鬼子,其实也就是东风汽车公司给日本日产公司合资方的日方人员配备的代步工具。
由于报警电话打了很多遍,公安110接警系统指派了就近的好几个派出所出警前来现场处理这件事情,有朝阳路派出所的警车,有东岳路派出所的警车,有东岳分局的警车,茅箭分局治安大队的,市局治安支队的,最后连市局外事科的科长都出动了。
等到5点左右,我被带到了茅箭分局朝阳路派出所里做笔录,同被带回的还有现场目击我踹车的保安。
给我做笔录的警察对我很客气,私下没其它的人时候表态说支持我的反日爱国热情,但不赞成我这样的做法……
而且在被警察带回走之前,一辆同样是挂“粤A-U****”车牌的蓝鸟车开到了现场,一个胖胖的家伙下来围着那三辆受损的蓝鸟查看,嘴里还说什么“恐怕得花好几万……”,我还以为是来了个小日本鬼子,于是上前问他是干什么的,同时也做好动手的准备,没想到那家伙说他是保险公司的,这些被我砸坏的车就是在他的公司投保的,我一听这家伙无故把损坏情况故意往严重里说,我的怒火又一次上来了,我指着他大声的说“你信不信我当着警察的面再砸给你看?”
这句话还没说完,我又上前猛踹其中一辆已经被我踹的面目全非的蓝鸟,不过这次没踹几脚就被警察给拦腰抱住拖离了车。
做笔录的过程很顺利,警察只是问了我为什么要砸车的原因,这几乎成了我演说的机会,我说了我为什么要砸车的目的,警察大段大段的记录了下来,总共笔录写了三页纸,实际上文字部分可能差不多是二页吧。
然后就让我等在那里,我坐在旁边开始打电话给我的朋友们,告诉他们我下午的做的事情,预料中朋友的反应都是感到吃惊和不相信。
本想打电话给反盟的beifast让他到现场帮我拍些照片的,可他的电话打通但一直未接,反盟总编张建勇的电话打通,他表示很担心我的安全,我在电话中告诉他没什么可担心的。
五点半左右,得到警察的当面通知,可以先回家,但不得离开十堰,初八早上八点半去派出所报到,可能将会被处以治安拘留七——十五天。
可能还会面临车主方的索赔,这点我早就想好了,小日本鬼子要是想找我要钱,没门,要钱没有,要命就有一条,只看小日本鬼子有没有胆来
有关砸车事件,请看他的个人博客
http://www1.tianyablog.com/blogger/view_blog.asp?BlogName=xiaohua99
_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