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记冤屈列传之聂树斌传1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9/26 08:11:19
新史记冤屈列传之聂树斌传 余作新史记四载有余,曰滑稽、恶政、儒林、商贾、院士、女杰、灾异等体,唯冤屈者不记。非不能记也,罄竹难书也! 盖中兴迩来,国脉勃勃乎大动,物欲腾腾乎势炎,权贵共奸商攫金,草民并布衣忍辱。虽君相英聪振作,奈诸侯狡计委蛇。是以表象煌煌光鲜,内囊沸沸哀怨。 国朝刑律衙司,当此变局之际,维系朝纲乃是本等,惩恶扬善尔等职司。未料每有恶衙行恶政,辈出酷吏建酷功。此辈等,作奸犯科以报盛世,草菅人命便是和谐。是故奇冤迭起,冤魂蔽空,累累乎今古奇观,昭昭乎拍案惊奇,是可忍孰不可忍也乎哉!今乃首开冤屈列传,则冀中聂树斌一案,列为首案也。 先是,国朝四十五年(1994)夏,一女陈尸河北石家庄之孔寨村焉。恶徒先奸后杀,弃尸苞米阡陌。县衙捕快密访路人,疑聂树斌涉嫌,锁拿之。 聂树斌者,时当弱冠,务农小民也。居常木讷,口吃不敏,姐弟并二老相依为命,维勤维谨之家而已矣。聂忽囹圄,父母不知其所以然也。聂下狱,捕快孔目等或有大刑伺候等情,聂或不堪惨酷,竟尔画押招承。其间虽有讼师回护,聂亦不喊其冤。是故石家庄警衙神速破案焉。报章历历描绘,状极逼肖。赞捕快大智大勇,攻心为上渲染之,酷刑凌虐似无之。 四十六年春,石家庄有司决聂树斌奸杀死罪,河北臬司分判二罪,准数罪并罚问斩焉。二日后,聂树斌饮弹毙命。是时也,聂家不见官书判决,聂父如常探监,而亲子先一日赴黄泉也。 五十六年(2005)冬,河北广平县衙捕获歹徒王书金者,该王当庭供称,石家庄女尸案实乃其作,广平捕快解押该王于孔寨村苞米地,该王手指口划,栩栩如生,竟与聂案同。广平捕快始惊悉曰:十载之先,石家庄衙司已捕得凶犯且斩之矣。一女横遭奸杀,二犯孰真孰假,报章披露,网络载扬,聂案由是耸动朝野焉。 聂家惊魂甫定,老母恸哭坟头。亲儿囹圄之期,始则不信,继则不明,再则以耻,未料真凶在世,痴儿做鬼。乃愤而告,起而行。河北有司接状不理,谓之查无当年判决官书,故尔升堂不理旧案。二年之内,聂母奔走京师并省道抚台,舆情汹汹于朝野,然冀中有司嗫嚅钳口,颇怨广平县衙多事云。 五十八年春,(2007)王书金以三命在身获死罪。问斩在即,该王再申告曰:石家庄女尸案非聂所为,乃己所犯,斥河北有司“有眼无珠,我乃真凶,尔等何故视而不见?”遥致歉意于聂氏,相约赔罪于丰都。此情甫出,江湖大哗,以为该王虽罪不容诛,亦有壮士之高义也。接踵,而聂母忽得当年判决官书也,何人所赠未可知,天佑良民而已矣!聂母持书诉于河北臬司,泣告升堂再审,臬司恶语相向,推搡而出。河北升堂无望,聂母踉跄再奔京师,则大理寺接状焉。至此,乃聂案之大要也。 论者谓:大理寺接状,升堂再审有望也,则聂案或有大白之机也。余则谓,未必也。岂不闻智者曰:聂案至此,危矣!王真凶之问斩指日可待,斩真凶则聂冤无可质申;三命之销,庶几可保河北道台臬司之官面,是以王之问斩,河北有司势将宜速不宜迟也。诚哉斯言!然则王罪当死,聂冤果不得申乎?又非也!官不申则民自申,冤不白已大白,河北刑律衙门之枉法,国人尽知,世界尽知,足矣! 是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