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小鹏:何必未名湖畔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5/17 08:39:01
到过北大的人,无人不爱未名湖,因为她是北大明媚的眼睛,她透露着北大人的美丽心灵。有多少人因为向往未名湖而报考北大,又有多少人因留恋未名湖而工作在北大。我从1980年至1991年在未名湖畔学习、工作、生活了11年,如今虽已离开北大17年,但未名湖和发生在她身边的许多故事还是让我那么魂牵梦绕,然而令我深感遗憾的却是,我至今竟然没有去过红楼。
未名湖早已是北大的象征,然而,北大拥有未名湖却绝非天经地义,实在是出于历史的幸运和偶然。1952年院校调整以前,沙滩红楼时代的北大是没有未名湖的。据说1952年院校调整时,原先是安排中国人民大学进驻燕园的,但因当时人民大学的领导嫌燕园地处偏远不愿进驻,而于此同时有人认为当时的北大离天安门也太近,所以北大才得以侥幸进驻燕园,并拥有了未名湖。假如历史改写,今天的北大没有了未名湖,这对我们以未名湖而引为自豪的北大人来说简直不可想象。其实,未名湖更是幸运的,假如未名湖不属于北大,而是属于和珅之类贪官的私家花园,或是什么官家衙署,或是北大以外的无论什么,恐怕未名湖都不可能有今天的名望,正所谓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未名湖因北大而有灵,北大和北大人到底是龙啊。未名湖和北大可谓相得益彰,北大因未名湖而更加美丽,未名湖因北大而名扬天下,两者虽不是原配却是天造地设的绝配。
未名湖是北大的眼睛,是北大人心灵之窗,但是我以为未名湖却不是也不可能成为北大精神和灵魂的象征,而沙滩的红楼才是北大精神和灵魂的唯一象征,才是北大人真正精神的家园。遥想当年,蔡元培1917年出任北大校长,1918年红楼建立,从此红楼的历史既是北大的精神和灵魂始建的历史。蔡元培作为北大之父,重生再造北大,提倡“思想自由,兼容并包”,重用陈独秀、胡适、李大钊、鲁迅等一代精英,在民主与科学的旗帜下培养出多少“文章气节少年人”,使北大成为所有新型政治思潮和社会理想在中国的最早传播地,成为中国新文化运动的中心,成为“五四运动”的策源地。北大推动了中国现代历史,有大功于国家和民族,这才是北大区别于一般大学之所在,这才是北大人引以自豪的资本之所在。北大一百余年的历史,从1949年划分正好可以分为前后各五十余年,前50年北大可谓辉煌,后50年北大又有多少可以引以为自豪的呢?!1957年反右抓“思想犯”,北大有715人因被打成“右派”,有842人因“右倾”而遭处分,更有林昭等“六君子”被判刑枪决;马寅初1951年出任北京大学校长,1960年因发表《新人口论》遭批判,被迫辞去校长职务;1966年文化大革命“第一张大字报”出自北大,臭名昭著的“梁效”出自北大,以翦伯赞为代表的许多正直的北大人在浩劫中含冤死去;后来,还有…还有…,将来也许还有?!难道北大得到了未名湖,却永远失去了红楼,失去了“思想自由,兼容并包”,失去了德先生和赛先生?!比起红楼时期,后来的北大是不是早已精神不再,魂不附体了?!改革开放以来,北大的面貌改善了许多,传统有所复苏,但是与鼎盛时期相比仍相差甚远,仍是严重残缺的北大。
近年由英国《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增刊》所发表的世界大学100强排名中,北京大学排名最高时曾列世界第14,亚洲第一,自然也是中国的最高学府。北大人感到自豪吧?可是据说各种世界大学排名的依据不同,英国《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增刊》的排名主要是依据学者评价和科研能力,若按中国科学评价研究中心发布“世界一流大学竞争力排行榜”,北大仅排名192,若按上海交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公布的最新的“2007世界大学学术排名”, 北大仅排名228位。我想如果依据思想自由,兼容并包,民主与科学的程度,以及理论创新能力排名,北大的排名一定会被抛得更远,甚至会被送到千里之外。北大如此,中国其他高校可想而知。
没有红楼精神,没有思想自由与兼容并包,没有民主与科学的北大不是真正的北大。我们常说的北大人也并不等于北大毕业的或供职于北大的人,而应当是所有继承着北大传统和精神的人,因为北大也有懦弱、背叛、出卖、平庸、虚伪,有些人根本不配为北大人,北大人应当是一种荣誉称号。
我虽然早已离开北大,但我还是一个北大人,我一定找机会去瞻仰红楼,以弥补我的一大遗憾。我想红楼应当重归北大,作为北大的校史馆或纪念馆,每个北大新生第一节课应该是瞻仰红楼。其实,北大人毕竟是北大人,我相信如论怎样红楼及其精神仍在每个北大人内心深处,北大绝不会只拥有未名湖的一池秋水!
金小鹏,1957年11月生,江苏扬州人。国际政治系80级。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
2008年1月
五柳村2008年2月14日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