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彭年捐了20亿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5/06 04:57:58
 
 
胡润统计出的20亿元,主要根据余彭年与中国工商银行深圳分行签署的一份慈善资产托管与监督合同。按照这份协议,银行将安全保管余彭年的慈善资产并监督慈善资产的使用。
84岁的余彭年有些中风,他离开讲台,走到休息室门口,弯着腰喘气。胡润拿了把椅子让他坐下来。此时,新闻发布会尚未过半。
4月11日,胡润在清华大学伟伦楼发布了他的2006中国慈善榜,第一名是捐了20亿的余彭年。
余对记者说,他已经拟好了详细的遗嘱,全部资产都将捐赠给慈善事业。他的“彭年光明行动”已在全国10省区市展开,理想是让“全国贫困的白内障病人得到免费医治”———“不要政府花钱,也不要病人花钱”。
余彭年身家
余彭年的发家故事因为他的好善乐施而广为流传,但其真实的身家一直没有确切统计。按照胡润的慈善榜单,余20亿的巨额捐赠占其总资产的80%。
关于余彭年的身家,流传较广的说法是接近30亿。余在国内的主要资产是位于深圳的彭年酒店和彭年广场。
根据余彭年的履历,他在香港的实业公司至少包括香港祝康发展有限公司、香港亿群有限公司、香港富得投资有限公司等等。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1994年3月8日,深圳余彭年实业有限公司成立,深圳福华地产(由香港祝康发展有限公司独资运营,注册资本260万美元)和香港富得公司合资经营,注册资本为美金2800万元,其中福华占60%,富得占40%,总投资3079万美元。该公司的经营范围是余氏广场大厦。
1997年10月,彭年广场基本完工后,余彭年实业公司设立分支机构———深圳余彭年实业有限公司万豪彭年酒店,用来开发建设彭年酒店。
2000年6月28日,彭年酒店试营业。2002年5月28日,深圳余彭年实业有限公司更名为余彭年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与此同时,公司两大股东福华地产和香港富得将股权全部转让给余彭年个人,转让价格均为1美元。2002年9月,酒店名称也更名为余彭年管理(深圳)有限公司彭年酒店。
2003年元月,余彭年管理(深圳)有限公司减少注册资本1200万美金,减资后注册资本为1600万美元,投资总额也降低到1879万美金。
根据深圳中胜会计师事务所的审查评估,彭年广场、彭年酒店财产共24亿人民币,香港财产约港币6亿元,总数约30亿元人民币。
2002年,在给深圳市人大法制委员会的信函中,余彭年本人对酒店、广场的估价约为20亿元人民币。他在香港的财产还包括股票、物业、存款、现金等,在内地还有部分房地产投资项目。以上这些,基本构成了余的全部身家。
跟随余彭年20多年的助手徐滨告诉记者,彭年酒店五年毛利率是54%,毛利1.4亿,写字楼大概毛利3000万,“余老物业的产权证都在自己手里,目前99%都是净资产,投资从来不用银行贷款的。”
奇怪的是,坐拥30亿资产的余彭年,并没有出现在胡润2005年的百富榜上。胡润本人对此的解释是,“余彭年有20亿元的承诺捐赠,如果扣除这部分,他的钱并不算多。”
余氏20亿行善始末
榜单上的20亿元,并不是余彭年目前的现金捐款。余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承认,从2003年至今,他为“彭年光明行动”累计捐款4.7亿元———用于救治中国的白内障患者。胡润的说法是4.5亿元左右。
2003年底,余彭年启动了一个名为“彭年光明行动”的慈善活动,他计划用5年时间,斥资人民币5亿元,让青海、西藏、甘肃、宁夏、吉林、辽宁等10省区的20万名白内障患者重见光明。
这项活动的开展,主要由深圳余彭年社会福利协会和余彭年管理有限公司出面,和各省区政府直接签订协议。而救助白内障患者的全部资金由余氏慈善基金开列。
徐滨告诉记者,“彭年光明行动”对病人承诺六个免费,包括免费提供手术期间来回交通费用,提供病人手术期间吃饭、住宿费用,眼科手术费、药品费和医疗保险费等。
“我们甚至给当地医疗人员提供补贴”,徐滨说,他们邀请的北京同仁医院、中山医科大学眼科医院等随行医生的费用,也由慈善基金提供。各省的标准具体不一样,在西藏,医生做一例手术大概800元,其他省份300元到500元不等。
余彭年告诉媒体的,仅仅是这项“光明行动”的计划捐款额,但各省区实际收到的款项并没有完整统计。
据深圳残疾人联合会介绍,2004年六七月间,余彭年曾与深残联协商,捐款资助约150到200个白内障患者进行手术治疗。但是彭年酒店方面一直称治疗流动车远在西部,暂时不能到位,“到现在还一直搁浅。”
余彭年倾囊捐赠的善举时常令外界产生怀疑,“有20亿这么多吗?”胡润统计出的20亿元,主要根据余彭年与中国工商银行深圳分行签署的一份慈善资产托管与监督合同。按照这份协议,银行将安全保管余彭年的慈善资产并监督慈善资产的使用。
为了保证自己百年之后,财产仍然能用于慈善事业,余彭年正在拟定很详细的遗嘱,目前遗嘱框架已经完成并经过公证。
“遗嘱对资金使用的方向做出了严格规定。”徐滨说,我们和工商银行深圳分行签订了资金托管协议,并得到工行总行的授权,每笔账都有工行监督,用于慈善事业的款项“只准进,不准出”。
“榜单上的这20亿主要是彭年酒店一栋楼的目前市值,全部捐赠给基金会,留本付利,每年能创造一个多亿利润。”徐滨告诉记者。
对于彭年光明行动,余彭年和他的慈善团队每一个程序都要亲自把关,严格审核。每到一个省份去实施光明行动,都和省政府签约,然后由卫生局、残联和彭年光明行动组负责落实医院和组织病患,以最大程度杜绝贪污和浪费。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余彭年就在湖南累计捐赠了1600万元。但几年后,他发现捐赠的10台配置齐全的救护车,却被改作他用,于是余对这种只出钱、不亲自参与实施的慈善捐赠方法产生了质疑。“我要确保我的捐助没有违背我的初衷,确保我的捐助没有人‘雁过拔毛,从中渔利’。”
徐滨告诉本报记者,“彭年光明行动和相关基金会,是余老着力经营的品牌,除了在大方向保持一致外,具体操作都是相对独立的,目前与官方的慈善组织尚没有什么合作。”
民间慈善机构异军突起
在胡润的百富慈善榜上,接近一半的慈善捐赠是通过国内慈善机构进行的,而另一半的捐赠,则是捐向某些慈善项目或者是建立自己的基金。本次排行榜的前十名中就有8位是通过自己的基金或者直接捐助的方式进行慈善活动,余彭年正是如此。
“关于全国余氏慈善基金会,卫生部已经正式发文了,民政部目前正在注册”,徐滨对本报记者透露说,该慈善基金会以后主要负责内地的慈善活动,早先成立的香港余氏慈善基金会,则负责香港地区的。
与大多数国有企业或国内民营企业不同,港资背景的公司在大陆进行慈善捐赠时,更注重捐款的后期监管,他们会成立自己的管理团队跟踪资金的运行,而很少选择与国内的慈善机构合作。
同列慈善榜的天狮集团董事长李金元认为,原本企业通过公益组织做慈善是个双赢的事情,是有利于慈善事业发展的。但是,有一些机构服务不够到位,我们指定的项目没有真正落实。比如款项到位比例不吻合;有些组织自己有下属公司,做内部交易。假如说一个东西本来只要十块钱,他却要五十,号称是非营利机构却最终还是营利了。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宁向东表示,国内的捐赠环境不容乐观,统一让一个机构使用善款,未必全部都有效率。“要尊重捐款人的意愿,建立有关捐赠制度,尝试多渠道的捐赠方式,避免慈善低效率。”
为此,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副秘书长马仲器认为,慈善机构管理好善款才能证明自己的公信力。
据上海慈善基金会宣传文化委副部长林圣良介绍,自1994年成立以来,该会着手完善了各项制度。包括章程的制定,理事会、监事会的成立以及基金管理办法的实施。
位居本次胡润慈善企业榜榜首的李嘉诚基金会,正是通过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定向捐赠金山区众仁护理院,该院设床位400张,总投资6220万元。具体选址、工程建设都由上海慈善基金会负责。
合作过程中,“李嘉诚基金会对于项目的确立,善款的使用和监管都十分规范。”林圣良告诉记者,国内企业的捐赠合作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
政府、营利性机构和非营利性机构的三方通力合作是推动慈善事业的必然趋势,也是国际慈善事业发展比较成功的经验大成。马仲器认为,慈善机构在这里发挥的作用就是,争取政府的支持,主动配合政府弥补空缺,同时积极吸引企业参与慈善。
胡润说,在和德国一位知名的企业家Florian Langenscheidt交谈时,Langenscheidt的一句话对他触动很大。“他说,民营慈善机构往往能够用1块钱,完成政府需要花费3块钱完成的事情。所以,让民间慈善机构发挥更大的作用显然是十分重要的。”
胡润介绍说,目前已经有12个国家级基金会对于慈善捐赠进行全额免税,将来各省市这样的慈善机构会越来越多,必将吸引到更多的慈善企业家解囊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