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明理:我们该如何解读国民党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4/17 02:04:48
发布时间: 2007-12-27
笔者日前一篇博文《我们是否仍在误读国民党?》(见:国民党前发言人的一席话让人至今动容)引发了众多网友的关注、热评和鼓励后,一直心绪难平:我们该怎样解读国民党?
国民党前发言人张荣恭2005年那次做客东森电视台对大陆观众的答问(大陆观众问:国民党在台湾开放了党禁、报禁,这直接导致了国民党在台湾的执政权的丢失,国民党为此后悔过吗?张荣恭答:不!国民党从上到下没一个人后悔。应该说,是我们国民党在台湾开启了民主宪政的新时代。我们为此感到自豪。蒋经国先生也早就说过,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民进党能在台湾上台执政,这是台湾人民的选择。我们尊重人民的选择。民进党做得好,我们国民党在台下就做个负责任的称职的反对党,为台湾人民监督好执政党。民进党如果做得不好,国民党2008年还有机会。我们相信台湾人民不会选错。)可谓坦坦荡荡,掷地有声。联想到国民党自蒋经国先生去世后继续推行了一系列的诸如自清党产、自割党营媒体、将“国军”改造成真正的“国”军、马英九主席任上还向2.28事件受难者及其家属真诚道歉等等之举措,联想到连战先生——这位在2004年的竞选中被民进党以不清不白的“两颗子弹”击败的“总统候选人”、国民党主席,在北大演讲时仍然对蒋经国当年开放党禁报禁表达由衷的赞扬,我们不能不感慨:当年那个鼓吹“一个国家、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鼓吹“以党治国”,对政治反对派实行政治上军事上乃至肉体上予以剿灭,被高喊反对一党专制、争取民主自由口号的共产党以武力赶至台湾岛的“反动派”国民党,早已走出历史迷雾,早已卸下历史包袱,早已抛弃一党私利,早已跟进了历史潮流!
上台执政固然能更好地“为人民服务”,下台在野做反对党也同样能“为人民服务”——为人民监督好执政党,这不同样也是“一颗红心,两种打算”?这不才是真正的最彻底的“除了人民的利益,丝毫没有自己的私利”?(请各位网友原谅,脑海中蹦出这些大陆常见的时尚用语并不是想讽刺什么,而是在大陆特有的政治文化浸润中长大的我真的觉得除此之外还真一时找不到更恰当的词语来表述,下文可能还会有,也请网管网警多多谅解。)
现在的国民党终于兑现了自己对人民对历史的庄严承诺。国民党自孙中山时代起,就有自己崇高的奋斗目标,“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民族、民生、民权”,“民有、民享、民治”,“军政、训政、宪政”。虽然“军政”、“训政”的历史设计及实践过程饱受批评,但国民党的宪政目标也是毫不含糊、谁也反对不了抹杀不掉的。国民党有过推翻满清、北伐统一之功,有过上世纪三十年代经济高速发展之绩,有过领导全国抗战取得胜利之威,有过带领台湾经济起飞跨入亚洲四小龙行列之果,确实也已经是为国家为民族做出过重大贡献的,要说自己应该继续保持在台湾的执政权,国民党是完全有充分的理由说“这是历史的选择”的。而如今的国民党又在台湾开启了民主宪政的新时代,向台湾人民实现了自己当年作出过的庄严承诺,孙中山、宋教仁、黄兴、廖仲恺等先贤先辈,林觉民、刘复基等黄花岗、武昌起义烈士,还有在艰苦卓绝的抗战中牺牲的千千万万英雄,应该可以稍稍告慰于地下了。
想必国民党肯定想到,即使你曾经功勋盖世,即使你真诚愿意继续为人民长期服务,人民仍然有权要求而且也有能力自己当家作主,仍然有权而且有能力选择自己中意的政治代理人。人民自己能够当家作主,那不就是很多政党口口声声表示要努力为之奋斗的目标吗?所以可以这么肯定地说,国民党很多人是带着“看到百花烂漫时,它在丛中笑”的高姿态,看待党外政治力量的健康成长,并对待自己交出的执政权的。
如今的国民党再也不用对党外政治力量严加防范、畏之如虎了,再也不用对“异常”政治风向神经过敏、草木皆兵了,再也没有那么多“敌对势力”了。我们知道,曾经的国民党一直认为存在党外政治力量是危险的,所以不但鼓吹过“一个国家、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鼓吹“以党治国”,而且残杀过很多反对自己的共产党人,也杀过很多民主斗士。但一个要靠杀戮同胞以维持自己执政地位的政党,会有什么“光明的前途”呢?
如今的国民党再也不用查禁报刊书籍,再也不用关押异议作家了。我们知道,国民党不但在大陆时期严厉钳制舆论,蛮横查禁报刊,败退台湾后相当一段时间仍然照搬这种做法。雷震《自由中国》案、暗杀刘宜良的“江南事件”便是其中典型。但如今再也不用也不必干这样的蠢事了。李敖说过,那个曾经卖力查禁过他的书的国民党上将许历农还当面向他道歉:“不查禁你的书,也不会亡党亡国。”是啊,一个害怕老百姓舆论,防民之口如防川的政党又怎么可以代表民众利益,代表国家利益?
如今的国民党再也不用依靠特务去秘密监控老百姓了。不但“军统”、“中统”早已成为过去,秘密抓捕、秘密关押、秘密审讯、秘密枪决、有时候还要借助黑社会对付政治异己这些见不得人的方式也早已成为过去,就是现在的台湾警察也早已经是社会的公器,不再介入政党之争了。一个政党掌握着国家政权却连公开的法律手段都不敢用,反而要靠见不得人的法外的特务手段甚至黑社会手段对付自己的老百姓,防民之心如防贼,这样的政党能有什么自信,能有什么出息?
如今的国民党再也不用隐瞒历史,伪造历史了。国民党不但敢公开自己的历史并坦然面对,而且敢于对自己犯过的一切历史上的罪错公开承认并真诚道歉。一个不敢面对自己的历史,对既往的历史想方设法遮掩甚至伪造的政党怎么能取信于世人?
如今的国民党再也不用神化自己的领袖了。我们知道,此前的国民党对自己的领袖也是想尽一切手段歌功颂德的。“没有国民党就没有新中国”、“蒋总统,你是全人类的救星”,很多稍懂历史的人都知道这几句话。可是一个靠制造并竭力维护领袖神话以树立政治权威的政党怎能赢得民心?
如今的国民党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廉洁,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党员会腐败得无可救药了。大陆时期特别是40年代的的国民党贪污腐化也是历史上少有的,抗战时期的“前方吃紧,后方紧吃”,抗战胜利后的“劫收大员”,蒋宋孔陈四大家族对国家财富的独霸,让即使是大公子的蒋经国在上海要“打老虎”也无果而终。现在的国民党虽然失去了台湾地区的最高执政权,但立法院里仍掌控多数席位,各县市的执政权却仍选胜过半。根据“透明国际”的评比,台湾地区近年的公权力廉洁度一直位居世界前列。道理很简单,有竞争对手整天盯着,你一不小心,不但马上会被揪住,而且不久就会被人取而代之。
可能仍有很多大陆人替国民党惋惜的是,面对民进党为争夺执政权而无所不用其极的“下三烂”手段,国民党要夺回最高执政权显得如此艰难,面对自己的已故领袖的纪念地被肆意“破坏”也无力保护的窘境,国民党啊国民党,当年你若不开放党#禁报#禁,何止于落到如此灰溜溜的境地?你这不是自作自受吗?真是“既有今日,何必当初”啊。可是,国民党肯定比我们更有切身体验:在过去的那些年代,虽然国民党掌控着几乎所有的政治社会资源,两蒋时期更是令出如山、一言九鼎,但得天天提防异己政治力量的“阶级斗争新动向”,常常提心吊胆、风声鹤唳,常常面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也要如临大敌,常常要处心积虑遮掩自己曾经有过的不光彩历史,常常明明有着明明白白的法律条文而且自己的官员还充斥着司法机构,却无法光明正大地使用公开的法律手段而要靠特务偷偷摸摸去监控自己的人民,乃至秘密抓捕关押,以至常常得被民众戳着脊梁骨骂娘。面对汹涌的民意,面对滚滚的时代大潮,面对党内开明党员的反思责问,摆再多的历史功绩都没有用,说再多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道理都没人听,更多的时候还得对现实、对历史、对批评、对责问装缩头乌龟作鸵鸟。那样的日子难道就比现在要好过?
所以,虽然别人尽可刻意宣扬台湾怎么地“政党恶斗”“立法院打架”,台湾的民主确实也有着这样那样的不足,但一个基本的事实是:在台湾,不但普通老百姓不愿意再回到过去,现在执政着的民进党不愿回到过去,就是国民党自己,也根本不想再回到那不堪回首的过去了。况且,民进党再怎么“无耻”,可它也不会也不敢重拾国民党曾经用过而今弃置的严酷暴虐的对付政治异己的手段,而民进党的有识之士也早就反思自己了。(如民进党内最有实力的新潮流派系新系大老吴乃仁就表态:“我不同意不择手段去维持民进党政权,对台湾长远而言是有好处的。”)
还有一个令大陆民众耿耿于怀而对国民党颇为“怨恨”的是:国民党,你怎么也得等在完成国家统一大业之后再“还政于民”的啊,你再怎么不计一党私利不恋权位,也得为国家民族的长远利益想一想,继续对国家对民族有所担当的啊,怎么可以这么早就放弃应负的责任以至让台独势力眼看着坐大而越来越难收拾呢?不瞒大家,我以前也一直是这么“遗憾”的,但现在终于替国民党想通了:不说台独势力坐大的原因非常复杂(细细展开说则又可能触犯某些禁忌而使得本文又发不了贴),也不说民主自由的潮流滚滚向前彼时的国民党已经难以阻挡,就简单点说罢。国民党一定想到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真正达至长远的合乎人民利益的统一,必须要在民主自由的基础上。放长远了看,纵观人类历史,古今中外,还从来没有哪个国家那个民族在专制高压之下能真正保持得住长远的统一。中国古代寿命最长的李唐封建王朝是这样,曾经铁蹄踏至多瑙河畔的忽必烈元朝也是这样,压制更严酷控制更严密的朱明王朝、爱新觉罗氏清朝还是这样;曾经地跨欧亚非三洲把地中海作为自己内海的古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是这样,“日不落”大英帝国也是这样,力图称霸世界的超级大国苏联还是这样。倒是已分裂成两个国家的东德西德、南北也门最后竟和平统一了,倒是历史上已经形成了大大小小十几个国家的欧洲竟统一成欧盟了,倒是被加拿大和太平洋把领土分割成好几处的美国根本不会有哪个州要独立,倒是民族宗教地域等情况错综复杂千差万别的印度有着牢固的统一基础,而且上述这些国家这些地区再也看不出有什么分离独立的倾向。这根本的原因在哪里,还不够一目了然吗?
国民党,历史将会记住你在关键时刻对中华民族文明进程作出的又一重要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