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怀沙的“迂腐”与王绶琯的“天真”/司振龙/中国青年报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8/14 22:38:58
文怀沙的“迂腐”与王绶琯的“天真”
司振龙转自星岛环球网>>文化观察>2008-01-04来源: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近日,国学大师文怀沙表示,对于“国学热”需要冷静一点,并不是什么东西一热就好。他说,“传统文化是我们的根和魂,社会发展越迅速,我们越不能丢掉传统。”“但是,我们尊重历史尊重传统不等于开倒车,我不赞成无条件、无制约地复古。”(《人民日报》1月2日)
这番话原本只是再朴实不过的实话。可从作为国学大师的文先生口中说出来,却显得他是那么“不识时务”地“迂腐”,尤其是在“国学热”裹挟“复古美梦”喧嚣沸腾的当下。
综观2007年,以孔子儒家为标签的古代“商品”价位的暴涨,似乎是国内一大文化“胜景”。有人主张把孔子抬上“奥运会”,有人主张把孔子诞辰定为“教师节”或“读书节”,有人主张“对待孔子,我们需要解放思想”。当某学者不经意说了一句“孔子是私生子”的大实话,立即招来非理性的群殴,评论界还有人借机打出了“清理门户”的旗帜。诸如拜孔祭孔之类更是不胜枚举。
与这些哄抬“国学”、汲汲于“复古美梦”的“精英”们相比,文先生大可“逐其波,扬其尘”,也大可拿着货真价实的大师名号“渔其利,乐其景”。但“迂腐”的他选择了自己独立理性的人格,选择了对国家民族未来负责的态度,选择了与时代一起前进。
这就是文怀沙,我们的大师,一个年届百岁高龄却无疑拥有“年轻心脏”的大师,为我们树立的超拔姿态。在他的“迂腐”里,既有着传统知识分子秉承着的严谨学术品格,也有着新时代的卓越人格。
倘若说,国学大师文怀沙对待“国学热”“复古”表现出了难得的“迂腐”,著名天文学家王绶琯对青少年“追星”的看法,无疑使他显得很“天真”。
他认为“追星”是孩子的天性,不必大惊小怪,“无论是‘超女’,还是航天英雄,人们所关注的只是他们所从事的职业,各种职业都是平等的,都有资格成为青少年的偶像”,“科学家和娱乐明星虽然做出的贡献不同,但一样应该受到人们的尊重。”(《楚天金报》1月2日)
这番话从声名显赫的科学家的口中说出来似乎不可思议,何况这个科学家生于1923年呢?除了把他称作“天真的老头”,恐怕没有更合适的词语了。
王先生的“天真”是追求科学精神的“天真”,也是追求民主平等之人文精神的“天真”,有了这份“天真”的精神,科学得以发展,社会得以进步,文明得以升华,全新时代得以开启。
在2008年逐渐展开之际,文先生以其“迂腐”,王先生以其“天真”,两个“国宝级的老头”告诉我们什么是真名士的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