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下去才是对生命的尊重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1/26 00:33:26
我叫阿呆,只是一只小鸟。
我出生的地方是个永远会春暖花开的鸟,当睁开眼时,我便哭个不停,也许我讨厌这里的温暖和安详。但我看见了我的父母,他们是族里最英勇的鸟,而在寂静的山谷里,天空飞过成群和我一样的鸟儿,他们很小很小,就像一阵烟掠过了云彩,但我看得到他们在对我笑,在为我的出生唱歌。
我觉得是因为母亲叫我阿呆,我才飞不起来。所以我是只笨鸟。在满月的那天,我的朋友们已经可以在天空里飞很久了。而我只飞到了海边的那座山便停住,我对他们说:“我累了,我的翅膀会断的。”之后我听到他们的笑声,我觉得这笑声和我出生时不同,我的心很难过,我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接受别人对自己的笑。
这时阿荣飞过来,他说:“没关系,每只鸟都会累的,但你必须得继续飞翔,对于一只鸟来说太久的停留就是死亡。”我听呆了,我害怕死亡,我觉得活着最大的乐趣是睡觉,但死了不能睡了。可我没有把这告诉阿荣,我怕他说我呆。于是我就拍着那双快断了的翅膀继续飞,幸好翅膀没有断,我还是活着,我好开心。
这个岛永远是春天,永远没有风雪。但当我不用休息便可以飞过海边那座山时。我的母亲对我说,“我们要离开。”我觉得奇怪,身边的父亲双眼望着没有边际的大海一言不发。后来我只记得那天岛上的桃花开得特别灿烂,这是我的故乡,永远回不去的地方。
临行前,母亲让我找根枝衔在嘴里,她说:“每只鸟都会累的,你可以把树枝扔在水面上,然后落在上面休息一会儿。”我折了一截桃树的枝,上面还开着烂漫的花朵。我对自己说,我要把故乡带在身边。
于是我们开始在大海上飞,我总能看许多比我们大得多的东西,觉得自己真的挺小。由于是第一天我和阿荣都很兴奋。我们追着白云,还给星星挠痒。而我们的父母却一本正经拍着翅膀,表情严肃。我在心里想,干嘛,这分明是段快乐的旅途嘛。然而后来我也觉得无聊了,成天面对的是太蓝的海和一群不能说话的鸟。我总在等休息的那一刻,但我的母亲不同意,说不能单独休息,会落队的。
我不知飞了多久,我的桃树枝上的桃花一片又一片地掉落,在不经意间已经成了一截枯枝。我一直不开心,只有短暂休息时心情才好点。
有一天,我看见一只很大很大的鸟,母亲说这是燕子。父亲正要向他打招呼。只见他一下子就掉了下去,没有预兆地掉进了深蓝的大海,过了一会儿,海面上浮出了他白色的肚子。父亲什么也没说,拍着翅膀继续飞。
那天我们停在海面休息时,父亲对我说,“那曾是只可以比别人快十几天穿越太平洋的燕子。没有一只鸟是死在鸟巢里的,记住这点,阿呆。”晚上我不敢闭上眼睡去,海面上静得可怕。我第一次如此贴近死亡,怕得失眠。
我们还在飞,对这种旅程我开始感到害怕,我觉得白云在追我,星星在给我挠痒。我怕和那只燕子一样莫名其妙地坠落。然而接二连三地有我们的同族死去。在休息时,有些鸟就一动不动地停在那儿。我们起飞时,看着亲人留在了海上,流着眼让他们永远休息。
后来,我的父母也对我说:“阿呆,我飞不动了,你先走,我们多休息会儿再赶上去。”我的眼也开始流泪,泪珠在海面上泛起一圈圈水晕。我没哭出声来,只说了声好的。我离开了我的父母。我对自己说,我是年轻的鸟,我不会死的,我要带着树枝飞越海洋。
鸟越来越少。
那天,我们停在海面上休息。在父母离开后我变得沉默。阿荣停在我的旁边,唱着童年时的歌谣。我突然开始想念我的故乡,我的爪子把水面上的那截桃树枝握得很紧。我想起那个生我的巢,那座小时候飞不过的山,和临走前开得灿烂无比的桃花。但我听到父亲的声音,他在远方对我说:“鸟的职责是飞翔,没有一只鸟是死在巢里的”。眼泪又一次流出,这是一只雄鸟第二次流泪,我对自己说不会有第三次的。
突然,有一股浪打来,我转过头看见一个血淋淋的大口,那是一条鱼,是我们的天敌。许多同族的伙伴被吞进了那条鱼的嘴。我清楚地看见他们脸上痛苦的表情,他们的肢体在鱼的嘴里血肉模糊,我知道那是我的兄弟,他们在死亡。
我惊慌无措,看着那张大口向自己逼进。我觉得自己的脑子是空白的,和我刚出生一样。那时的海和天变得很平静,我觉得自己应该可以死了。
是阿荣。他用自己的树枝抵住了那张大口他对我大喊:“快飞走,阿呆,快飞。”我回过神拍着翅膀离开水面,我慢慢升高,看着树枝被折断,阿荣在那鱼的嘴里消失了……
当我完全清醒过来时,正飞在往日熟悉的海上,身边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只同类,大家一声不吭,闷头向前飞。我的身上沾满了血迹,不知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我还活着。
但是,我把我的树枝给丢了。
我知道自己再也不能休息了,我得一口气飞完这段旅程。
我会死吗?和那只燕子一样。
于是我没有了依靠,向着前方飞行,我怕自己会真的累了。怕得要死。于是我拼命飞。
然而一天,一只鸟把他的树枝塞进我的嘴里,只对我说了四只字,“我不行了。”他一下子掉了下去。我们是很小的鸟,掉进水里一点声音也没有。
最后我握着别人给我的生命到达了目的地,我们开始在新的地方繁衍后代。那里也总会春暖花开。
但我们终归还是要离开的。那是我最后的一次飞行。只飞了几天,我就觉得特别累。风和日丽的一天。我停在水面上,我对自己说只睡一会儿,醒了再好好地飞。我闭上了眼,一下子就睡着了。我做了个梦,梦里我和父母、阿荣,还有很以前的好兄弟一起飞在碧海蓝天里。那时我们不需要树枝,我们有使不完的劲,自由自在地飞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