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梦里无花落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1/21 23:46:09
作者:陈长林
冬去春来,春来花开;朝朝暮暮,世世代代。世人见就是见了,没人肯学林黛玉去筑花冢。诗人叹也是叹了,偏偏会看在眼里,念在心头,写在纸上。结果花是“零落成泥辗作尘”了,还有文字构成《瘗花铭》,让后人回味不已。像“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张若虚)、“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王维)、“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晏几道)、“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王国维)等,仅为此中名句。字面上空寂恬淡,细品则不无沧桑。待到今人感叹“梦里花落知多少”时,意境虽不如旧时蕴藉,追问倒也直逼人心。
《梦里花落知多少》是三毛的名篇。文章开头写三毛随除夕钟敲十二响许下十二愿,句句都是“但愿人长久”,不料丈夫荷西还是弃她而去,人天永隔,千里共婵娟。可见造化弄人,向来不浅。几年后三毛重寻故地,见荷西墓已拱,十字架“有若朽木”,而碑上字迹几近于无,不由悲从中来,马上扫墓描字。低语喃喃,亦真亦幻,油漆未干,人已沉沉睡去,恍然间似有歌声从远处飘来——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
我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
风在林梢鸟儿在叫
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
显然,此时此刻,此地此人,歌声也是心声,感觉就是幻觉。那个地方华人足迹罕至,怎么会有人唱得出这歌来?
说来惭愧,未读三毛此文时,我不知道世间有《梦里花落知多少》,也没有想过其意境与古诗的关联。知道三毛同荷西的故事后,怎么也放不下这歌,甚至想知道它的旋律是什么样的。一次偶然从电视上看到一群老人,有男有女,白发苍苍,纵情高唱《梦里花落知多少》,不觉心头一热,顿时明白了三毛为什么要在文章结尾写下这段歌词。谁人心里不曾有梦?哪出梦里不曾落花?也许不待回味明白,已是树老枝残,有花难开。惟有一缕情愫,常在心头徘徊,挥之不去。
羊年三八前一天,打开新浪网一个聊天室窗口,偶然发现有女自名“梦里花落”。料想是个“三毛迷”,随手点击,遂有如下对话: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不知道
——数一数
——数不清
——可请风儿帮你数
——要是风儿不愿意呢
——还有立在风中的人
——你是吗
——我不配
——为什么
——我老了
这有点像一个故事的开头,或者是一个故事的结尾。对话不多,语意平平。没有“众里寻他、回头蓦见”的欢喜,也没有“过尽千帆皆不是”的忧伤。有的只是“梦里花落”、听之任之的情味。我想我是真的老了。时光若于十年前定格,说不定我会在“你是吗”之后,随手续上“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走天涯”,权作回应;或信手敲出“等了十年终于见你到达/ 等到青春终于见了白发/ 倘若能抚摸你的双手面颊/ 此生也不算虚假”,以通款曲。“在网络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誓言等于诺言,承诺不外瞎说。他人拿互联网当圆梦园,我却无心做造梦厂,网上花开固然迷人,到头来总不免“梦里花落”。
歌词作者许由写过一首《两天》,棒得很:
我只有两天
我从没有把握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
我只有两天
我从没有把握
一天用来希望,一天用来绝望
我只有两天
每天都在幻想
一天用来想你,一天用来想我
我只有两天
我从没有把握
一天用来路过,另一天还是路过……
天地悠悠,过客匆匆,红尘滚滚,人海茫茫,有谁敢说自己不是“路过”?聊天室里常见“过客”身影,想来多属梦醒之人。余惟一点堪自慰,“路过”毕竟胜错过。不像一场梦里,即使花开,也是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