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戛然而止的美丽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1/17 08:47:05
『散文天下』 [散文]戛然而止的美丽
作者:菊园主人 提交日期:2005-7-18 13:46:00

采薇
世上有一种美丽,叫戛然而止。
大凡读过日本著名作家渡边淳一之《失乐园》的人,一定都忘不了故事的结尾,久木和檩子选择一个绝对无人打扰的空间,于爱情的风口浪尖上紧紧地抱在一起,口对口地饮下剧毒氰化钾溶液,立即双双徇情。这是他们早就计划好的爱情结局与人生谢幕。
在与死神的拥抱中,他们居然没有半点儿犹豫与退却!杜鹃啼血一般的悲凄,如血残阳一样的美丽,令人震惊的疯狂,不可思议的冷静,无与伦比的绝决。不由得让人联想起白居易《琵琶行》中的两句描写:银瓶乍破水浆迸,四弦一声如裂帛。
真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汇来形容我当时的讶异。如果说曾经有哪部文学作品让我泪流满面的话,《失乐园》便是其中之一。
感动于主人公的高尚而流泪,读者的心灵得到净化;感动于主人公的苦难而流泪,读者心中生出大悲悯;感动于主人公的坚强而流泪,读者心中产生出力量;感动于主人公非人的遭遇而流泪,读者心中自会点燃正义之火。然而《失乐园》带给我的感动并不清晰明了,与道德无关,与高尚无涉。
感动于他们对爱情的执著吗?他们的爱情又那么的与众不同。与其说他们之间的胶合是由于爱情,勿宁说是赤裸裸的“性”。但若仅仅是性的吸引,没有爱情做主,他们何以那么坚决地双双赴死?而且为家人留下遗言,死后不得将二人分开,只许将他们合葬在一起。如此一来,你还能说他们之间仅仅是性的吸引吗?
从年龄上推论,他们早已过了为爱而轰轰烈烈的阶段。从传统的观念上推论,他们都是爱情与家庭的叛逆。从法律的角度上推论,他们还可以重新组合自己的家庭。从放眼未来的角度上推论,他们完全有条件携手共度人生。可是,他们偏偏选择了一种极端的方式向人生告别,那么地从容,而又迫不及待。
在檩子的心目中,只有这种方式才能留住自己的美丽,也仿佛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让她牢牢地抓住爱情,像树根牢牢地抓住大地一样。她是整个事件的态度坚决的主谋。而久木呢?从小说的描写中我实在无从了解到他的心理取向,我只能说,他是一个态度同样坚决的同谋者。足够让人感佩。
这样一个非比旬常的爱情故事,它首先带给我的感觉是震惊,然后是不可思议。在放弃一切陈俗的成见之后,由衷的感动才终于潮水一样漫过心头,并形成汹涌的巨浪,不断地拍击心岸,轰轰的回响之声一直震彻于心之峡谷。以至于,在某一个艳阳初照的早晨,独自徘徊在社区的水泥踊路上,漫不经心地欣赏着于风中像雪花一样从枝头飘散下来的海棠花瓣儿,突然就想起了两年前读过的那本小说《失乐园》。当然,这种想起的重点,自然是在小说的结尾处——相比较而言,小说的结尾处不仅体现着作者的匠心独运,而且更多地体现着作者的思想与情感取向——头脑中蓦然地蹦进一个题目:《戛然而止的美丽》,并开始认真地打起腹稿来……
《圣经》中关于伊甸园的传说是美丽诱人的。那时亚当和夏娃“诗意地栖居于大地之上”,看护着除上帝之外的一切生命,享受着无拘无束无累无赘无偏无执的爱情。自偷吃禁果被上帝赶出伊甸园之后,人类便开始了苦难的历程,爱情也因此被染上了各种各样的色彩,什么郎才女貌啊,门当户对啊,金玉良缘啊,攀龙附凤啊,等等。然而,人类总是抹杀不掉对于伊甸园的记忆,渴望向那里回归,并为此而艰难地与洪水、猛兽、瘟疫等搏击着,直到现代。
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们何其幸也,面对自然,生存的压力几乎降为零,如果不是过分地追求物质上的贪欲,人类基本上可以很悠闲地生活,从而更多地追求精神上的修葺与完善。可是,让人放弃对物质的贪欲几乎是不可能的,当社会成为一个巨大的欲望的搅拌机,人类所面临的来自于竞争的生存压力更强大,所谓幸福也就大大地缩水了。人们在相互倾轧中你追我赶地“奔前程”,美丽也好,情感也罢,都可以成为垫脚石,因此也就理所当然地可以成为某些人掠夺和攫取的财富。夫妻之间相互算计,朋友之间相互出卖。真情已被践踏得伤痕累累,奄奄一息。
任何时候,社会上都会有那么一些异类分子,他们无视社会规则,以极端自我的方式存在,与所谓的“主流”社会逆向而行,也许他们所朝着的方向正是伊甸园的方向。渡边淳一以他无比的睿智洞察到这一切,小心地描摹着这一切。
檩子可谓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女子,教人书法只是为了打发时间、与人交往,是她获得快乐的一种方式,并非出于养家糊口的必须,也就是说,她可以做那份工作,也可以不做,完全由自己的意趣而定。原在出版社工作的久木也由于各种原因,从紧要处的位置上退了下来,正苦闷地悠闲着,与朋友喝喝茶聊聊天来打发时间。
有些中国人爱说饱暖思淫欲,听起来总不那么顺耳,扎人心痛,也多少有几分刻薄。此语远不及“食色性也”能深刻地揭示人的本性——男女的相互吸引本是上帝最不寻常的杰作,却总是被别有用心的人们当作伤害别人的匕首,包括相互吸引的那一对儿——久木和檩子几乎是毫无障碍地走到了一起,没有好事多磨的阴差阳错,没有寤寐思服的寻寻觅觅,没有初涉爱河的羞羞答答,没有对于所谓名声与金钱的计较。他们像两只发情期的小鸟,一心一意地制造浪漫,他们之间是那么地融洽与和谐,性欲,这一人类最原始的本能,被他们演绎成为最纯洁的东西,成为他们彼此表达爱意的最佳方式。相互给予,相互满足,没有所谓的“占有与被占有”——我总觉得由男尊女卑思想演绎出来的“占有与被占有”的思想,严重地污染了爱情的纯洁与性的纯洁。我想,在家庭里,檩子一定是感受到了这种深深的压抑,才甘心抛弃她那正人君子一般德高望重的丈夫,而坚定不移地追求自己认定的幸福。面对种种阻挠,她毫不让步。
但是,他们的行为是多么地不符合主流社会的审美标准啊!
社会是什么东西?是由人类集合而成的整体。主流社会又是什么东西?是代表着大多数人共同利益的价值观占统治地位的社会。马克思一句“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从根本上否定了人的自然属性,似乎也否定了某些人追求个人幸福的权利,人的一切行为都必须符合社会的道德规范和法律规范。这就等于宣判了久木和檩子的“异类分子”的身份,而人类向来是不吝铲除异己的,理由是“不能让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这就促使檩子和久木采取了最后的也是最激烈的方式,来捍卫他们的爱情。
我无法用我所接受的道德教育、责任教育来评判他们的行为,但我愿意说,他们是幸福的,尤其是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一种戛然而止的幸福。他们按照自己选定的方式来结束人间的一切,把恶梦留在尘世,把美好带到天国。他们是最后的胜利者,如果他们不是渡边淳一笔下的人物,而是生活中的真实,我愿意为他们献上最美丽的花朵,以表达我对他们最诚挚的敬意。毕竟,真爱有理,真爱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