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如果鱼会喊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1/26 06:38:12
和同事去菜市买菜。
菜市入口的街道被占用为鱼档。每个鱼档前搁个用来宰杀鱼的长条形案板,血污泥泞,鳞肠狼藉。虽然肮脏不堪,但我们已熟悉和习惯,高跟鞋毫不介意的踏着鱼的内脏和血水,悠闲的挑选。
但是我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
一条长约七八岁孩子高的鲶鱼,头、身完整,单尾部被截掉,正在拼命的翻卷它的断肢。它的头落到地上泥水里,矫曲的身体横在案板上,截处的白肉和鲜红的骨锥格外醒目。
便想起了被腰斩的俞鸿图,和他以指蘸血婉转残躯连书的七个“惨”字!
我不知道我的头发是不是如鸡冠般立了起来,但应该是有明显异常的,因为我的同事说:“你有病呀!”
“这样的鱼才活!才好吃!”
“鱼就是这样的命运!开膛剖肚,煎炒烹炸!”
说实话我不是脆弱的人,不是素食者,也不反对杀生,但我怎么会疼的呢?我没有尾巴,可我实在的感觉我也有一部分被截掉了!
小时候喜吃新鲜猪肉,就说:养头猪,想吃就割一块。奶奶是养过猪的,她不能接受有谁为了口腹之享这样对待猪,就觉得我心狠,从此不喜欢了我。我现在就是想想我说过的话,也感到肉疼。是狠,难怪奶奶不喜欢我。
孔子说君子远庖厨,意思是说他吃肉,不反对杀生,但他不愿意看到血和听到惨叫,因为血和惨叫会刺激他的神经使他产生不忍的悲情。可是鱼不会象猪那样喊呀,鱼也不会象牛那样在屠宰前大颗大颗的流眼泪,于是我们就活生生的刨它的鱼鳞,想取哪截就切哪截,我们便没有了不忍之心。
狗要吊起来活活打死,连皮带血才好吃。兔子要活剥,不出血,血留在腔子里,好吃!
剥了皮的兔子红红的,细小的手脚仍然灵活的弹动,巨大的眼睛仍然眼巴巴望着你,象个刚出生的婴儿!……我的美食家的中国人呀,你咋有那么精细而残酷的胃口!
残酷不在于我们怎样吃动物,而在于我们吃掉了自己的不忍之心!
没有了不忍之心,哪怕鱼会象人一样的惨叫和哭泣,我们照样会以看不见、听不见的姿态活生生的切它的尾。
没有了不忍之心,我们照样会对同类的疾苦哀痛毫无知觉而不肯施以援手,或者在施舍之后斥责自己的愚蠢和轻信,我们会任着流浪的疯子、孩子和老人在寂静的雪夜冻饿而死而毫不愧疚。
(多说一句,让流浪的人群自生自灭的政府不是好的政府,没有不忍之心的人不是好人。)
既然我们必须吃肉,那么请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刀要快手脚要麻利,取它们的命,让它们速死,这是我们高等动物给予动物的最低等的仁慈,否则,何谈“动物保护”?
网络上流行谴责虐猫事件,故意虐待动物容易引起义愤,可是我们生活中司空见惯的因为美食要求而“正当”的虐杀动物呢,你拒绝吗,你拒绝买吗,你拒绝吃吗?你会愤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