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社区-猫眼看人-中国银行赖账经典教程,能骗则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1/18 21:18:49
中国银行赖账经典教程,能骗则骗!
文章提交者:千言万语 加帖在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各位赖帐MBA培训班的同学大家好。中行高山案发案至今已经一年有余,受害企业几十户,金额十多亿,其中还包括关系千千万万老百姓切身利益的1.8亿元社保基金,遭受存款被盗损害企业至今未拿回分文的本息和损害赔偿。中国银行对受害企业采取的推诿手法,是赖帐学的经典教材,现总结如下,供各位有意赖帐的经理老板们学习研讨。
经典绝招一:偷梁换柱
《中国证券报》报道:中行某权威人士称,他注意到近日有人通过媒体呼吁中行尽快赔付在中行河松街中“受害企业”所蒙受的损失,给社会一个交代。这种担心显得有些操之过急,从程序上来说,目前黑龙江分行河松街支行一案刚进入司法程序,按照“先刑事,后民事”的规则,中行即便确实在此案件中负有法律责任,也应该在司法程序结束后开始理赔。
这种绝招的厉害之处是先给你讲讲法律,告诉你法律上说我不应该还你,如果你执意要还款,就是与法律相对抗。但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在这起案件中,所谓的“刑事”和“民事”的主体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这起刑事案件是高山盗窃中行存款,而民事案件是受害企业要求中行归还存款。刑事案件如何认定,对民事案件的判决不会产生任何影响,何来“先刑事,后民事”之说?而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同一公民、法人或其他经济组织因不同的法律事实,分别涉及经济纠纷和经济犯罪嫌疑的,经济纠纷案件和经济犯
罪嫌疑案件应当分开审理。中行通过偷换概念,将本来相互独立的两个案件牵扯在一起,以之拖延归还存款的时间。
经典绝招二:疑人偷斧
中行新闻发言人曾表示高山案是一起内外勾结的票据诈骗案,中行怀疑这些储户企业负责人和高山合谋骗取银行存款。
绝招一里面中行言之凿凿,俨然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守法好公民,到了绝招二里面,中行就把法律原则完全置之脑后了。法律的原则是“无罪推定”,中国银行反其道而行之,先假定你有罪,给你假设个“内外勾结、合谋诈骗”的罪名,等你洗脱了罪名再来要钱吧。尤其是现在高山其人尚不知哪天才能归案,按照中行的说法“目前,司法机关尚未界定这起案件的责任人。”所以中行更有了无限期拖下去的理由。也许在中行心里,高山最好永远不要归案,一旦高山被抓回来,确定受害企业并未涉案,被高山挥霍掉的钱就只有中行自己掏腰包了,而案件一天不结,中行就可以一天不必归还储户存款。
经典绝招三:吃人嘴短
对于中行新闻发言人的“内外勾结”之说,受害企业公司高层分析认为,中行所说的“外”可能是指高山的同学李东哲(被认为是高山案的幕后策划,世纪绿洲的实际控制人),而不是这些储户。如果这个“外”是指储户,据其了解,无非是有的企业拿了银行的奖金、奖励,或者叫回扣。
用企业拿了回扣做赖帐的挡箭牌,这理由更加荒诞不经。有关人士称:“一般银行都有一个揽存规则,大额对公存款都有奖励,奖励的对象是银行内部职工,这是银行内部的惯例。”职工拿到奖励,为了将来更好的合作,显然不可能不给储户点好处。按道理来说,你中行说我拿了回扣,大不了把那点回扣扣除后把存款还给我好了。道理虽然简单,可是哪个企业领导敢于出面承认自己拿了回扣呢?吃人嘴短、拿人口短,所以也不敢再采取更激烈的要帐措施。因此这个绝招的实施效果,那是“相当的”有效。
经典绝招四:死无对证
在高山案中存款被窃的企业中,辰能公司追讨最为积极。而中行方面一直认为,辰能公司涉嫌拿了回扣。尤其对于辰能公司前总经理赵庆斌的自杀,中行的诘问是:没事儿跳什么楼?
赵庆斌在案件发生后跳楼自杀,他的同事和朋友评价此人“忠厚、勤奋、敬业、善良、但容易轻信”,同事和朋友不相信此人拿了中行回扣,更不要说内外勾结做案了。但是人已经死了,中行即使强加给此人任何罪名,一切也无从对证了。呜呼,中国传统“人死为大” 的道德理念,在当今经济社会里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经典绝招五:权倾朝野
政协委员田在玮在今年两会上的提案是关于中行高山案的。他告诉记者,案件发生距现在已经一年多了,中行对受害企业采取不接待、不理睬、不认错、不还钱的态度,遭受存款被盗损害企业至今未拿回分文的本息和损害赔偿。中行方面也未给受害企业任何说法。而且在受害企业依法维护自身权益,纷纷提起诉讼的情况下,中行方面四处要求法院中止审理。
依法诉讼保障自身权益是宪法所赋予法人、公民的基本权利,中国银行竟然可以要求法院中止审理受害企业依法诉讼,这种行为实在令人瞠目结舌。但是中国银行相当于副部级单位,可谓位高权重,只要他愿意,有什么不可以?只是可怜那数十家在中行存款的受害企业,背负着十几亿的直接损失,正在艰难挣扎,而由此案造成的间接损失更是无法估量,仅受害企业之一的辰能风险投资公司投资的高科技企业去年下半年就因受该案影响无法正常经营而导致数百人下岗。
无独有偶,在高山案发案一年以后,黑龙江分行双鸭山四马路支行再度爆出银企内外勾结、盗用巨额银行承兑汇票的大案。对于自身开出的4.325亿元票据,拒绝其他商业银行的还款要求,甚至威胁说:“如(贴现银行)将来起诉中行,中行也会反诉。”在对贴现银行赖帐过程中,中国银行不再次祭出上述赖帐“五大法宝”,而且倒打一耙说:“假票怎么分不清楚呢,对于承兑行,真假票难道分不清楚吗?”这种经典言论令人啼笑皆非,中行开出的票据票面真实完整、印章齐全,何来假票之说?而且此言论明显概念不清,在票据的法律关系上“承兑行”是中行自己,其他银行是“贴现行”。
银行是经营信用的企业,诚信经营是银行生存的基本原则。民国时候的乔家票号(实际上也是银行),解放后接到政府通知要求所有店铺歇业,为了不让储户吃亏,他们变卖了所有的家产,利息一分不差给了储户才关张,所以晋商至今为世人所称道。而中国银行作为一个即将在香港公开上市的国有商业银行,为了一己之私,罔顾起码的诚信道义不但动摇了自身的生存基础,更将中国金融系统置于尴尬境界。试问,长此以往,谁还敢在中行存款,甚至谁还敢在银行存钱?中国银行的发行上市又如何能获得投资者的信任?
(在新浪网“大话银行”论坛,自称来自农行XX分行的某网友声称该行已经接到通知,尽量不要办理中行承兑汇票的贴现业务。我们不知道,这样的银行会不会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