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化社会互联学习的三进阶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1/28 12:11:20
【摘要】类似Blog社会性软件的发展,使得网络逐渐由内容互联走向社会互联,网络学习成效越来越取决于学习者自身的选择判断能力,面对这样一种情况,笔者提出了网络化社会互联学习能力进阶的三阶段模型,即基于社会性网络工具学习的线性思维进阶、基于知识管理的系统思维进阶、学习社会网络的自适应进化进阶三阶段。三进阶的划分,目的是为了揭示网络化社会互联学习中学习发生的进展规律,以期对更多想利用网络学习的学习者有所帮助和启发。
【关键词】社会互联;线性思维;知识管理;系统思维;自组织进化
一、从内容互联到社会互联
网络互联技术引入教育应用领域之初,对学习者来说,其有别于传统学习情境最大特点之一是互联所带来的信息内容海洋。近年,类似Blog这样社会性软件的出现和发展,则打造了另外一番完全不同的网络学习情境,这就是由原先基于内容的互联越来越转向人的互联、思想的互联,由基于资源内容的学习越来越转向基于知识管理、基于学习者不断优化内外知识结构网络的互联学习,对此笔者用下图(图1)来做形象表示,图中不同颜色的节点在网络教育应用发展的不同阶段其所代表的意义不一样。在网络教育应用初期,代表不同信息源的任一节点对学习者来说,仅仅是一个个信息资源的内容源。但是,到基于人的社会互联阶段,各个资源内容节点对学习者来说不再仅仅是学习内容层面上的单个节点,而是属于一定学习社群的主题内容,代表了群体所拥有和沉淀的知识水平。

图1 从内容互联到社会互联
网络教育应用初期,人与互联网络并未融为一体,网络对学习者来说,只是一个若大的内容信息仓库,不同的学习者并没有通过网络建立直接或间接的协作分享互联的学习方式,但是基于人的互联、思想互联的网络教育应用,学习者不再是置身于互联网络之外的个体,藉由Blog这样具有很强身份标识作用的网络节点,把不同的学习者在网络中互联在一起,并且通过“自链、他链”以及其它如“tag”等方式进行学习群体类聚,形成以人为中心的不同主题内容的学习社群。在学习社群中学习者之间可以分享信息源、切磋学习心得,提升信息获取效率,促进隐性知识传播转化,深化主题挖掘功能,增进知识创新可能。
二、社会互联网络学习能力发展动因——自主选择
以人为中心的网络化社会互联学习不同于以往任何时候学习的最大特点是所有学习行为都是学习者自主选择的过程和结果。
就从我们自身成长的学习经历可以进行体会,无论我们是在校读书学习,还是走向工作岗位接受继续教育在职培训等,我们除能够选择自己回应环境的内心态度,我们无法选择周围一切的“给予”,我们无法选择学习课程内容、无法选择学习时间、无法选择学习方式、无法选择老师和同学……,我们的学习能力是被限定在规定的框架中。
但是,网络化社会互联学习却需要学习者必须不断作出选择,完全自主的选择,投入多少时间、学习什么内容、选择怎么的学伴,包括经常阅读哪些Blog……,这些都是选择,学习者所有的一切都是其选择的结果,学习过程就是不断作出选择的过程,学习路径沉淀就是选择的过程和结果的见证。
社会互联网络学习,可以从选择简单网络工具的学习开始,每一种社会互联网络工具的掌握,对学习者来说,都会进一步扩大选择范围、提高选择可能性、提升选择复杂度,而选择的复杂程度的增加反之又会促进学习者选择能力的不断生成、促进学习者网络学习能力的增强。
学习者选择的过程是学习者与环境互动的过程,是学习者内部发生“同化、顺应”的过程。虽然,我们目前还无法度量学习者内部“同化、顺应”发生过程的能力状态水平,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学习者与环境互动中所表现出的选择行为的变化来度量学习者网络学习能力水平及其发展的进阶规律。
为了清晰形象说明体现在选择判断中学习者网络学习能力水平的发展进阶,我们用孩子搭积木的过程来做引入类比说明。
我们为一个从没有搭过积木的孩子,提供一堆有正方形、长方形、三角形、半圆形、拱门形等五颜六色、大小各异的积木元件,这些积木元件将会随着孩子动手能力和想象能力的提升被选择组合成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别致的积木作品,它可能是张小桌子,也可能是栋小房子,还可能是座城池。
同样,对于一位从没有接触过网络的学习者来说,当环境条件允许他能够利用网络展开交流和学习,那么对网络中存在着的各种有助于学习的工具和资源的应用,将会随着学习者对工具的驾驭能力、对资源的管理能力的不断提升,产生出越来越大的学习应用效应,使得学习者获得不断的发展和成长。
选择,创造了可能,拓展了范围,发展了需求,早就了复杂,提出了进一步发展要求,据此,我们把选择认为是社会互联网络学习能力发展的动因,并将网络化社会互联学习能力发展分为三进阶,即网络学习的线性思维进阶、网络学习系统思维进阶、网络学习自适应进化进阶。
三、网络学习线性思维进阶
前面我们提及用孩子搭积木过程作为引入,来分析体现在学习者不断自主选择判断过程中的网络学习能力水平的发展进阶。对孩子搭积木来说,无论是依据可能提供的积木组合图案样本说明书进行按图索骥,还是由孩子自己去创造性地思考完成某件有一定复杂度的积木作品,孩子都需要经历对单个积木元件以及单个积木元件之间可能的简单组合的了解这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了解到积木元件的不同大小、不同颜色和不同形状,甚至能将之与现实世界中的物体进行联想,如红色圆积木块像太阳,大三角形橙色积木像尖尖的屋顶,等等。另外,孩子在对单个积木元件了解过程中,还发展出把几个积木元件进行简单组合的能力,也就是在某几类元件之间建立关联,组合出简单的作品。
对于网络学习者来说,初期也会经历类似这样认识了解“积木元件“的学习阶段,即逐一认识网络学习工具元件以及进行工具之间简单组合应用的阶段。比如学习使用即时交流工具,如QQ、MSN等;学习使用邮件收发工具,如foxmail、gmail等;学习使用RSS新闻订阅工具,如bloglines、topim等;学习使用收藏夹分享工具,如delicious、365key等;学习使用社群交流的工具,如BBS、maillist等;学习建立个人网志的工具,如BLOG。另外还有很多社会性互联的网络交流的平台,其服务功能各有特色,如LinkedIn、Orkut等。还有一种以媒体类型为实体对象进行社会互联的软件服务平台,如以图片收藏为互联服务的flickr平台。这些工具的学习和掌握,一开始是逐一进行的,但是这些单个独立的工具学习运用,在学习进展到一定阶段就会涌现出构建多维复杂学习空间的可能。
发展在不同学习工具之间建立联系的能力,也是一个渐进过程,用最简单和常用的工具word和google来举例说明。比如学会用word编写文案和用google搜索资料的学习者,在用word写文章时,遇到需要查一段资料时,他首先想到的不再是原先的参考书不在身边,而是立刻到网上去查询相关内容,于是我们说这位学习者建立了word和google之间应用线性关联。
这种工具元件及其简单组合的了解学习,对学习者来说,比儿童初学搭积木认识积木元件要动困难得多。因为对学习者来说,每掌握一种工具,其获得的认知范围不仅仅是工具本身的使用,而且还藉由此工具的使用,为学习者进一步拓展学习的机会、激发学习的兴趣、扩大学习的潜能创造了可能性、创造了可选择的空间。一言蔽之,工具不断延伸学习者的认知能力。比如学习者会用google,今后在搜索资料的过程中就会存在触及到更多吸引学习者、激发学习兴趣、进一步拓展学习空间的信息的可能;再比如学习者会使用电子邮件、会使用Blog,为进一步拓展交流范围提供可能,拓展交流的结果则又为进一步学习发生提供可能性。
对学习者来说,网络学习工具增进学习发生的可能。当工具掌握得越来越多,学习者所须应对加工的信息也会越来越多,但是,如果学习者还仅仅只是依据“用word写文章、在需要的时候去google查资料”这种简单线性关联模式来学习,则学习者就会无法应对伴随工具掌握所带来信息量的递增和需要处理问题的复杂性的递增的局面。学习者需要突破原先基于单个工具以及工具之间简单组合使用的线性思维学习模式,发展出一种能够处理大量信息和复杂问题的学习能力,即不断优化组合学习者内外知识节点网络的能力、发展出基于知识管理系统思维的学习能力。
四、网络学习系统思维进阶
1.基于知识管理的系统思维学习能力的提出
如果说网络学习线性思维进阶,是学习者为构建多维学习空间积累和准备“积木元件”材料的过程,那么网络学习系统思维进阶主要功能就是基于“积木元件库”的学习管理和优化。
在网络学习线性思维进阶中,当学习者的“积木元件库”积累到一定阶段,学习者就需要对其“积木元件库”不断地进行整理和优化。比如,还是用前面曾经提到过的word和google的例子,当学习者再使用word碰到问题时,这时除了采用google查资料的方式外,还有更多更高效解决问题的选择途径,在对某具体问题的解决时,假设学习者曾经碰到过,并对其信息做了相关的管理,这时学习者就直接到自己相应的管理信息库中去提取解决问题的答案,而不需要依赖google又从头开始查询解决之道,不需要把前一次解决问题的过程又重复执行一遍。反之,如果学习者没有去有意识积累、没有去有意识沉淀、没有去有意识管理,就会大大降低学习的效率,或者说学习者的整体学习效能没有提升,还是停留在简单的、应对的、原始积累的水平上。由此我们看到,学习者需要发展出能够根据具体问题、在多项选择可能性基础上作出综合判断和决策的能力。
学习者如何才能对越来越复杂情境和问题作出优化决策?这就是习得和发展面对复杂情况基于知识管理的系统思维学习能力。但是有一点值得注意,如果没有前期网络学习线性思维模式学习的积累,没有学习者的“积木元件库”的丰富程度,学习者是不会产生基于知识管理的学习需求,也不会发展出进行系统思维的能力。
2.理解知识管理的三要点
为了问题阐述的清晰性,这里先把理解知识管理的三个要点做一下介绍。
第一是关于显性知识与隐性知识的分类,这一分类最初是迈克尔.波兰尼提出,也就是把个人知识分为能够表达出来易于传播的那部分和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不易显性化传播的部分。比如个人出版书籍、文章等都认为属于个人的显性知识范畴,个人的那种经验沉淀下来却难以用类似文字来表达的东西则属于隐性知识的范畴,比如特级教师,他的那种“特级技能”中无法用文字表达的那部分内容就是个人的隐性知识。
第二是关于什么是知识管理,不同的流派对此有不同的具体界定,比较通俗化的可以借用著名的安达信管理咨询公司(Arthur Anderson,2000)知识管理界定公式来表述,如下图(图2)所示:

图2 安达信管理咨询公司知识管理公式
根据公式原先所表达的意思了解到,知识管理是在信息技术将人与知识充分结合的过程中,透过分享,知识的积累和沉淀会呈现指数倍的效应,即如果分享深度、广度、速度越大,知识管理所成就的价值就越大。
第三是关于知识管理转化理论,即野中郁次郎(Nonaka)和竹内光隆(Tadeuchi)在迈克尔.波兰尼关于显性知识与隐性知识分类基础上,发展出的关于隐性知识与显性知识相互转换的理论,如下图(图3)所示:
图3 知识转化理论

知识管理转化理论为我们个人、群体如何进行挖掘隐性知识使其显性化传播分享、如何将显性知识内化生成隐性知识形成能力提供了在个体与群体之间进行显性知识与隐性知识不断转化的理论过程模型。
3.发展基于知识管理的系统思维学习能力
学习者在经由线性思维进阶学习工具的习得和使用,拓展了交往范围,造就了学习的复杂局面,需运用知识管理来提升学习效能。由上述关于知识管理三个要点可以看出,学习者需要参与在群体中的分享,整理总结个人学习的心得和成果,形成显性知识,促进整个群体知识的积累和沉淀,同时充分吸纳群体的知识,内化成个人的隐性知识。学习者面对复杂情境的学习能力表现在与环境互动中所体现的知识转化能力。
网络学习者在发展知识管理技能的同时,也是增加对环境信息的吸纳能力、增进隐性知识的过程。学习者知识管理的能力越强,进行自主选择的空间和范围就越大,获得的学习自由度就越大。
学习者如何针对复杂情境的具体问题作出优化选择的知识本身就是隐性知识,这种隐性知识如何习得?网络空间学习是个性化的学习,难以存在固化的学习模式,因为每个学习者的成长背景、学习期待、学习目标都不一样,每个学习者的选择行为也不一样。但是,网络发展由内容互联走向社会互联、走向人的互联、思想的互联,因此,对每一个学习者来说,藉由社会性软件,个体学习的发生不是孤立的,通过建立一些学习伙伴关系,或加入到一定主题的学习社群中,学习者总是能够将自身置于一定的学习交流的群体中,在这样或那样的学习交流群体中,那些蕴藏在每个学习者身上的隐性知识就能够通过“社会化”交流活动得到传播,为其他学习者习得和继承,这样一种开放的“言传身教”为学习者发展隐性知识提供了良好的学习情境。
另外,针对复杂情境的具体问题作出优化选择,还需要掌握思维的“软工具”,这就是学会系统思考、系统看世界的“思维工具”。对此,一方面我们在知识结构上要拓展系统论方面的知识,另一方面我们在意识中要逐步运用系统思想指导学习实践,进行系统思维模式的有意识转变。
网络互联,在为学习者提供充分选择自由的背后,就是它的不确定性、它的复杂性,对每一位学习者来说,驾驭知识管理技能和系统思维模式,就可能充分利用网络空间的优势进行进一步的自主学习,发现自我、实现自我。
五、网络学习自适应进化进阶
网络学习的自适应进化进阶,是建立在前两个进阶基础上的网络学习能力的飞跃。没有“积木元件库”基于社会工具的“积木元件”的积累学习,是不可能跃入对“积木元件库”基于知识管理系统思维的学习。同样,没有前两个阶段的基础,学习者是不会跃入自适应进化的学习进阶。不同的进阶代表了学习者不同的判断选择水平、不同的网络学习能力水平。
1.构建更庞大的学习网络关系
自适应进化的学习,表现出怎样的特点呢?学习者在前两个进阶基础上所构建的学习网络关系能够以类似“全息”方式不停地拓展,形成了更加庞大但却有序的个人学习空间网络关系,学习关系网络的不同序列层次代表学习网络关系结构自适应发展进程中的一种状态。
何以断言自适应进化阶段的学习会形成更加庞大但却有序的关系网络结构呢?我们来分析一下其可能性。
第一,学习者继续利用在第一阶段习得社会工具的技能,不断拓展学习边界。如果用进化的术语,我们可以把网络上这样的每一个新学习工具的掌握看作是个人网络学习系统中的“变异基因”,这样的变异基因为学习者变革和改进学习带来了可能性。
第二,学习者的知识管理能力和系统思维的方式,在拓展其它领域知识时可以“复制”,避免不同领域“积木元件库”优化管理对学习者知识管理和系统思维能力从头培养的要求。这种知识管理能力和系统思维能力的“复制”结果,就大大拓展和丰富了学习者的学习空间的网络结构。
对于上述“复制”的概念,这里在稍作解释。我们在前面提到,经由第一进阶网络学习工具的掌握造就了网络学习的选择的复杂局面,而学习者如何在复杂情境中针对具体问题进行选择的知识则是隐性知识,这种知识已经内化成学习者个人网络学习基于知识管理的个人能力,作为已经内化的个人能力,当学习者在向不同知识领域拓展和深化的时候,其知识管理技能和系统思维方式,是可以为学习者自身复制,也就是在面对不同领域知识学习的过程中,学习者所需要的知识管理的技能和系统思维能力不需要重头开始习得,而是可以把最初习得的这方面能力在应对不同领域知识学习是进行直接的复制。这一点非常重要,即使不是学习者有意识拓展自身知识结构,那么从终身学习能力来说,我们知道,现代变化的社会中,一个人难以一生只从事一件工作、只涉及一个领域的某一方面知识,何况知识本身也在不断的新旧更替的变化中,所以这种面对新情境知识管理能力和系统思维能力直接复制迁移,就大大提升了学习者的学习效能。
2.自适应进化学习网络关系结构
系统结构决定系统功能。如果把网络学习者所逐步构建的学习社会关系网络看作一个系统,那么这个网络关系中的结构就决定了学习者当前学习状态、学习者选择判断的行为状态。
当学习者跃入第三进阶之后的初期在不同领域社群中依赖知识管理和系统思维能力的不断“复制”所形成的多个学习社群子网,通过学习者直接彼此相互关联。
但是,随着学习社群子网的拓展,学习者需要发展出管理参与多个不同学习社群子网的能力,亦即各个学习社群成为了“积木元件库”中大小不同颜色各异的积木元件了。至此,学习者在知识管理水平能力上也上升一个台阶,获得了对基于不同学习社群“积木元件库”的优化管理能力。那么对于网络学习系统来说,就出现了分层,即在关系和结构上出现了突变形成具有两个层次的网络学习关系系统。这一过程将随着学习者学习能力的提升不断地重复着,形成了自组织进化的系统和学习序列。
在系统自适应进化学习阶段,对于学习者自身来说,学习者那种建构知识的能力、知识管理的能力等,能够自适应地发展。学习者在如何进行知识管理方面的隐性知识开始变得非常的丰富。不仅知识管理的能力开始自适应地进化发展生成,而且学习者与环境互动的能力也表现出不断进化地发展。
六、小结
网络学习完全不同于传统学习,特别是社会性软件的应用和发展,能够不断有助于学习者建立或融入一定的交流社群中。三进阶的划分,目的是为了揭示网络化社会互联学习中学习发生的进展规律,以期对更多想利用网络学习的学习者有所帮助和启发。伴随网络学习三进阶的发展,不仅拓展了学习社会网络、学习者知识结构,而且,学习者的思维能力也相应地发生了跃迁。
_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