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村中居然还有这样的人家 图文 慎入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8/06 12:04:44


2007年3月,我和好朋友一起来到了美丽的重庆鬼城丰都。北京的冬天好像还没有走,而这里春的脚步却似乎来到了,美丽的叶子已经开始簇放在还略显萧条的树梢上。

山上已经有梨花绽放,绿意葱葱的树木使整座山野充满了蓬勃的生机。举目望去,到处是绿色的生命力,洁白的梨花,黄灿灿的野花,都是春天降临的痕迹。我很喜欢这美丽的风景,更喜欢点缀其中的梨花。

我这次特意来到这美丽的山里其实是要寻找一个叫杨春燕的小女孩,因为在我来之前,有一位好朋友对我说这个小女孩冬天的时候连双袜子都没有。在村民的指引下,我在绿油油的小麦地里见到了杨春燕的爸爸杨官伦,他正在忙着除自己麦地里的杂草。

跟着杨官伦,我们来到他的家。由于天色已经开始渐渐变暗了,我不得不利用手中照相机上闪光灯的闪烁来看清楚我眼前的这位小女孩。她非常的可爱,手里还拿着一个桔黄色的柑子。

我正想问这个小女孩是不是杨春燕的时候,突然听见黑乎乎的对面房里传出痛苦地呻吟声。顺着声音的方向我按下了手中相机上的快门,在闪光灯的照耀下,我看见一张床上堆积着一些已经完全发黑的破旧不堪的棉被。

我顺着痛苦的呻吟声来到了床边,继续往前走去。在床头的位置我看到了这样的一张脸:发黄的脸并且非常消瘦,头发很零乱,嘴里面也是呈黄色的牙齿还脱落了好几颗。

在靠近床的布满灰尘的桌子上面零散地摆放着一些药瓶。看到这些药瓶我就问杨官伦,是不是家里有人生病了?这些药给病人吃的吗?一旁呆呆站着的小春燕的爸爸杨官伦小声地“嗯”了一声。

“这些药都是给春燕的妈妈李秀琼用的。”随后,杨官伦声音不大但肯定地告诉我,他同时掀开了乱乱的床上有些发黑的被子。我在闪光灯的照耀下通过取景器突然看到了一张已经完全溃烂的后背,并扑鼻而来一股很浓重的腥臭味。

就在我为眼前的这一切惊讶的时候,杨春燕的爸爸杨官伦说这个全身已经大面积溃烂的人就是杨春燕的妈妈李秀琼,并且还说她已经躺在这张床上有八年多的时间了。

看到妈妈,小春燕立刻伸出自己的小手去抚摸李秀琼头上很乱的头发。看到自己的女儿后,本来还在床呻吟着的李秀琼停止了呻吟,突然哭了起来。我只看到她嘴唇的抽动,却听不到她发出的哭声。

在一旁的杨官伦说春燕的妈妈现在已经哭不出声了。看着自己的妈妈嘴唇在动,小春燕也忙着从嘴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喊着“妈妈”。

2006年正月22日,杨春燕就来到了人间。旁边的邻居奶奶告诉我,可怜的小春燕生下来的时候,李秀琼已经全身溃烂不成人样了。村子里的人都不相信瘫痪在床七年之久的李秀琼还能够怀孕生子,并且村子里也没有能够接生的人。

“等我听说杨官伦瘫痪的老婆李秀琼生了个孩子的时候,她已经生了一个多小时了。等我赶过来,可怜的小春燕这个娃已经从床上掉到床下了,娃娃的脐带还连在李秀琼的身体里。这个可怜娃真是命大!”邻居奶奶流着泪说。

杨官伦吃完晚饭后就来到爱人李秀琼的床前给她喂饭。尽管杨官伦一直想让李秀琼多吃点青菜,但是躺在床上的李秀琼却很难咽下去一口饭。

“可怜的娃他妈,现在连饭都吃不进去了,并且身上到处都是溃烂的地方。”看着爱人吃不进去饭,杨官伦连忙查看溃烂的地方是不是又扩大了。

娃她妈是个硬命人呢,已经有一年多时间没有怎么吃饭了。刚结婚的时候娃她妈是个很能干的人,体重最低也有60公斤,可现在估计20公斤都没有了。杨官伦一边用旧衣服盖住李秀琼身体溃烂的地方一边告诉我。

杨官伦说老婆现在唯一能吃的就是芦柑,他正在给李秀琼剥芦柑的时候。一直呆在竹篓里面的杨春燕哭了起来,无奈地杨官伦只好把小春燕抱在了怀里。一个芦柑剥好后,杨官伦就用发黑的手指把黄色的芦柑放进李秀琼的嘴里。看到送来的芦柑,李秀琼下意识地张开了嘴。

衔奶嘴的小春燕睡得很香,睡梦中她的小手还时不时上下摆动着。看着小春燕是和衣睡下的,我就问杨官伦为什么不把小春燕身上穿的外衣脱掉后再让她睡?小春燕的爸爸说因为被子太薄了,怕冻坏了孩子,所以没给孩子脱衣睡觉。

看到天还没有亮就他们就开始吃饭,我就问杨官伦为什么要起来这么早吃饭?杨官伦说只要女儿起来早了,他只能跟着早起然后吃早饭。

早晨见到小春燕的妈妈李秀琼的时候,她的嘴边还残留着昨天晚上吃芦柑剩下来的黄色果汁。我注意到李秀琼的十个手指甲已经很长了,指甲里面全部是黑色的污垢。

看着小春燕和她妈妈身上穿的衣服已经很脏了,我就要求杨官伦给女儿和老婆换身干净点的衣服。可是杨官伦指着搭在树枝上面的几件破衣服说没有可以给她们换的衣服。

杨官伦擦药的工具很简单,就是随手从厨房折一根烧火用的干柴枝,然后在小枝条上面裹上黑糊糊的棉花后沾一点消炎药就开始往老婆身上的溃烂处涂抹。

看着所使用的蚊帐已经发黑了,还覆盖小春燕妈妈的伤口处,我就问杨官伦为什么不去买点医用沙布?杨官伦小声地说没有钱,并且这团旧蚊帐还是从外面捡来的。

小春燕的妈妈李秀琼的双腿因为长期不运动,已经萎缩在一起了。看到她身下铺着夏天用的凉席,我就忍不住问杨官伦为什么也不在下面铺床被褥?杨官伦无奈地说家里实在是没有多余的被子。

杨官伦给老婆李秀琼擦完消炎药后,在翻身的时候,我看见李秀琼从嘴里吐出了一些没有咽下去的芦柑。我问她要不要擦擦嘴,李秀琼微微地点了一下头。

就在我还带着疑问的时候,我看到了在另一口锅中有一个白色的奶瓶。看着这只浮在锅里的奶瓶,我就问杨官伦是不是打算把这个奶瓶丢弃不用了,可杨官伦告诉我小春燕要靠这个奶瓶喝米粉。

本来我还想多问一些事情的,可这时候杨官伦从已经漆黑一团的门外搬过来一条板凳放到了载着小春燕的竹篓面前,然后他对我说他要开始做晚饭了,因为怕做饭的时候小春燕一个人会摔跟头,所以把板凳放到前面挡一下。“2006年正月22日,我家娃娃春燕出生了。可是娃娃一岁多了,却没有吃过一口母亲的乳汁。不仅这样,连牛奶也从没有喝过,一直吃的就是米饭,这只奶瓶里的就是给娃吃的米粉。”杨春燕的爸爸杨官伦边忙边说道。

一番忙碌后,杨官伦做好了晚饭。晚上吃的是稀饭,杨官伦说这稀饭还是头两天剩下来的。吃饭的时候杨官伦把载着小春燕的竹篓搬到了大门边,然后坐下来开始喂女儿吃饭。

“春燕这个娃就是不喜欢吃米饭,可能是她太小了,还不能适应吃饭。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呀!”杨官伦边给女儿喂饭边说。可是小春燕却一直躲避着爸爸伸到嘴边来的筷子,就这样躲躲闪闪中一些稀饭掉到了地上。小春燕家的白狗忙着吃着掉到地面的米粒。

就在杨官伦艰难地喂女儿吃稀饭的时候,我问了一些我想知道的问题。杨官伦告诉我,现在躺在床上李秀琼并不是他的第一个老婆,而是第二个。

终于杨官伦停止了给小春燕喂稀饭。看到不再强迫自己吃稀饭,小春燕便不再躲避,而睁着她明亮的眼睛看着我手中的照相机。1988年杨官伦才娶了现在的老婆也就是小春燕的妈妈李秀琼。在1999年的时候因为双腿瘫痪就开始躺在床上一直到现在。因为长期卧床,李秀琼的身上从后背开始长起了褥疮,并且呈大面积溃烂趋势。

通过进一步的交谈,我大致了解了一些情况。1975年的时候,杨官伦娶了第一个老婆,然后老婆生下了一个儿子。可是1983年第一个老婆突发疾病离开了人世,那个时候杨官伦的儿子才7岁。

杨官伦取下女儿头上戴着的帽子告诉我,小春燕因为没有足够的营养,到现在一岁多了头发还是稀稀疏疏的、颜色发黄,并且口里一颗牙齿都没有长。

在我的建议下,小春燕的爸爸杨官伦抱起小春燕去赶场(当地人把上集镇称做赶场)。刚走没多远,小春燕就开始哭个不停,杨官伦一边忙着给女儿擦眼泪一边说因为孩子早上起来不愿意喝米汤现在肯定是又饿了。

在去集镇的路上,我也问道为什么不让一直在外面打工的前妻的儿子邮点钱回来让小春燕吃上奶粉等等之类的问题。可杨官伦告诉我大儿子初中毕业就没上学了,现在在外面打工两年多时间,却一直不和家里联系。

杨官伦的脚上穿着一双已经开了口的布拖鞋。走在公路上,杨官伦回忆起小春燕刚出生时候的场景:“这孩子刚生下来的时候,孩子妈妈因为瘫痪无法用手去捡掉到床下的孩子,而我那时候有些吓傻了,一直傻站在床边不知道怎么办好!看来这孩子真命大!”

杨官伦还对我说现在小春燕身上穿的衣服全部是村里的村民东家凑一点西家凑一点得来的。由于小春燕出生后,家里没有钱给她买鞋和袜子,万般无奈下只好用捡来的塑料薄膜把女儿的脚裹上。

告别小春燕的爸爸杨官伦的时候,我问杨官伦他的老婆是不是一个创造生命奇迹的女人?杨官伦只是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了两个字“要的”。

作者手记: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一再地告诫自己一定要客观!绝对不能在整个文章中带有任何的感情色彩。我没有用个人的情感来修饰这篇文章,但是当我写完整篇文章,当我写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泪水悄然地滴落下来。看着滴落下来的泪滴,我没有立刻擦去,因为我知道在泪水里包含着一个心愿,那就是我真的希望能够听见李秀琼告诉我需要我帮助她做些什么。
记得在我拍摄小春燕的妈妈李秀琼的时候,看着躺在床上妈妈,我一再强忍着一股股扑鼻而来的腥臭味。我很多次把头探到李秀琼的耳边问她:李秀琼阿姨能够告诉我,需要我帮助你做些什么吗?一次次的问话却没能听到回答,在我耳边传来的都是黑暗的房屋里面传来的痛苦呻吟声和阿姨喉咙里发出咕噜声。
借着照相机闪光灯的瞬间亮光,我看到李秀琼的嘴里有一些发黄的东西。当我伸手把这些黄色的东西掏出来后,才发现是嚼烂的芦柑肉。看着这些掏出来的东西,我心里很高兴。因为我想,嘴里没有堵住任何东西李秀琼肯定可以告诉我,她需要我帮助她些什么了。尽管我猜测和希望李秀琼能够满足我的这个愿望,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听到李秀琼的任何要求。
离开小春燕的妈妈李秀琼的时候,我小心地用手上的卫生纸擦干净了她嘴边残留着的芦柑汁,这时候我看见她的眼中泪光在闪烁。假如李秀琼能够和我交谈的话,我希望我能够大声地告诉她:李阿姨,是您创造了一个生命的奇迹!
在和杨春燕的爸爸杨官伦交谈的时候,我只能不停地提问。我不知道我除了提问之外,还能够说些什么。后来从乡亲们那里我也了解到一些情况,乡亲们说杨官伦是个很爱面子的一个男人,尽管老婆李秀琼瘫痪在床有八年之久,可是他也没有怎么跟乡亲们说起过老婆,久而久之李秀琼这个名字就渐渐被大家所遗忘了。乡亲们后来还补充道杨官伦始终还是对老婆很好的。
杨春燕这个娃娃是个既幸运又不幸运的一个孩子,幸运的是她能够从妈妈瘫痪在床溃烂了的身体里顺利来到这个世界上,而不幸的是这个女娃娃的妈妈却没有喊过一声“女儿”,更不用说用自己的怀抱来温暖女儿。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看见小春燕的妈妈李秀琼坐在轮椅里用自己的双手搂着女儿,而小春燕在妈妈的怀中甜甜地笑着,嘴里喊着“妈妈”,并不时地伸起粉嫩的双手在妈妈面前挥舞着...... 我还梦见国际人道主义机构中的官员已把小春燕的妈妈送到了七星级医院里进行救治......

后续报道
o呼天唤地皆不灵o创造生命奇迹的母亲已到另一个世界去了o
2007年3月29曰下午4点,我特意请当地的一位好朋友前往杨官伦家,去看望已经去世的李秀琼阿姨。在杨官伦家的堂屋里,摆放了杨春燕妈妈李秀琼的灵位。
在妈妈的灵位前,杨春燕正坐在邻居送来的小车里来回张望着。此刻的小春燕并不理解这个灵位的意思,也许她还不知道妈妈已经去了另一个地方,已经永远地离开她了。
在李秀琼的灵位前还一直站立着一位青年小伙子,经杨官伦介绍原来这个年青人就是前妻留下来的儿子杨波。杨波是听说李秀琼阿姨去世的消息后特地从外地赶回来的。他一个心愿是看望已经去世的后妈,另一个心愿就是来见还从未谋面的同父异母的妹妹。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妹妹小春燕。
在妈妈的灵位前,杨春燕正坐在邻居送来的小车里来回张望着。此刻的小春燕并不理解这个灵位的意思,也许她还不知道妈妈已经去了另一个地方,已经永远地离开她了。

在李秀琼的灵位前还一直站立着一位青年小伙子,经杨官伦介绍原来这个年青人就是前妻留下来的儿子杨波。杨波是听说李秀琼阿姨去世的消息后特地从外地赶回来的。他一个心愿是看望已经去世的后妈,另一个心愿就是来见还从未谋面的同父异母的妹妹。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妹妹小春燕。

站在爱人李秀琼灵位旁的杨官伦今天一直沉默不语。摆放灵位的桌子上面还放着几个吃饭用的碗,碗里面装着一些米饭和菜,碗上面摆放着几双吃饭用的筷子。

杨官伦爱人李秀琼的灵位是用红色的纸做成的。在灵位前,有三柱长香正在燃烧着,看起来是才点上去不久。在长香的周围已经有很多燃烧过后剩下的香梗。

在妈妈的灵位前,小春燕自己会在小车里来回地挪动着。她明亮的眼睛不时地望向屋外,在手里还捏着一小片祭拜妈妈用的火纸。

杨官伦从房间里的箱子里拿出刚开户不久的银行存折,打开来,上面显示着五笔银行转帐,共有金额12400元。杨官伦说:“这些钱都是好心人捐助给我老婆和孩子的,虽然现在我老婆走了,可怜的娃她妈真是个苦命人,这些好心人捐来的钱还没来得及给她治病,连一分钱都没有花着就这么走了。”

“春燕妈妈李秀琼真是命苦,这么多好心人帮助她,却无福享受。我会把好心人捐助的钱全部用在小春燕身上,好好照顾她长大,绝对不会辜负大家的一片好心!”看着在妈妈李秀琼灵位茫然无知地小春燕,杨官伦很坚定地说道。

这是春燕妈妈李秀琼躺了八年之久的木床,如今床已经被拆除了。拆除床的木板堆积在房屋的角落里面。

站在这些木板旁边,杨官伦告诉大家:“这张床我老婆已经躺了有八年时间了,昨天她去世的时候身上已经长满了蛆。”

2007年3月29曰下午四点半,小春燕的哥哥杨波抱着小春燕去给妈妈上坟。在去的路上,杨波告诉大家这次是听说妹妹的妈妈去世后特意赶回家的,在回来前一直在外面的建筑工地上干活,一直也挣不到钱,所以好几年没有回来。杨波还说,妹妹和他一样都是没有妈的孩子,我妈妈去世的时候我才七岁,可妹妹今年才一岁。所以他这次回来也准备去给妈妈上上坟。

在通往小春燕妈妈李秀琼坟墓的路上开满了很多黄色的小花,一阵风吹过,这些花儿来回舞动着。“我之所以把春燕的妈土葬,是因为她生前实在是太可怜了,我实在是不忍心让她死后还要经历火葬。”杨官伦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断断续续。

小春燕今天很兴奋,走路走了很长一段,实在累了她就坐在地上头顶着衣服挡太阳,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好奇地盯着草上盛开地美丽的小花。小春燕的爸爸杨官伦告诉大家,因为平时家中只有他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所以也从没好好教小春燕走过路。

“按照我们当地的要求对于去世的人是必须要火葬,但是我实在是舍不得受了一辈子苦的春燕妈再遭受一次火烧。我把春燕妈土葬在这里,就是希望她能看着小春燕长大。”杨官伦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哽咽。

小春燕的哥哥杨波忙在蹲在春燕妈的坟前烧纸。他一边点纸一边说,这次回来帮爸爸种完庄稼后还要到外地打工挣钱,好心人捐来的钱一定会用在小妹身上。他出去打工挣钱,就是要自力更生,还想有能力后好照顾父亲和妹妹。并且还表示他娶媳妇绝不会挪用这笔好心捐款。

“可怜的春燕妈,你连一天福都没有想享就走了。好心人捐来的钱你连一分都没有用就这么走了。你放心吧,你在这里肯定能够看着小春燕长大的,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春燕长大的......”蹲在春燕妈坟前烧纸的杨官伦嘴里还在不停地说着。

“秀琼呀,我是个没有本事的男人,我没有本事让你过上好曰子,没有本事给你看病,让你受了这么大的苦难。以后我只能经常过来这里看看你了......”杨官伦还不停说着自责的话。

看着蹲在春燕妈坟前烧纸的这家人,附近过来探望的乡亲们说,杨官伦的老婆真是个苦命人,好不容易有希望了,却没有福气享受。我们帮杨官伦埋他老婆的时候,她的身体只剩下很小的一团了。

“秀琼呀,你一定要在这里好好地看着我们的孩子长大。等春燕长大了,我一定让她经常来看你。”杨官伦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想让小春燕跪下来给母亲磕头。尽管杨官伦一再地想让小春燕跪下,可是小春燕却还不知道什么叫跪,她在爸爸的手里挣扎着扭动着。

给老婆烧完纸后,杨官伦和儿子杨波一起开始给春燕妈的坟上添泥土。父子俩忙着添土,小春燕因为还不会自己走路,所以只好趴在妈妈的坟前。

趴在坟前的小春燕还不停地用小手抓着发黄的泥土玩耍,玩到高兴处小春燕还兴奋地笑起来。

坟前的纸烟很快就要散去,小春燕的妈妈就一个人永远地停留在这个土堆里。小春燕妈妈的坟堆在不久的将来肯定会长满小草,草丛里肯定会开着一些黄色的小花。
创造生命奇迹的母亲去世。

',1)">

以上内容皆系复制、剪帖,来源于互联网。
全球化  大团结  省自我  爱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