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企业管理的大道无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7/12 10:10:44
“中原中原,终有一天会完(谐音,粤语)。”当你听到这话出自地产中介名企中原集团董事长施永青之口时,你不必吃惊,因为他崇奉老子哲学,事物在他眼中全是带着周期性,在天道中起跌兴衰,道法自然。由于市场发展自有“道”,所以施永青坚信:管理企业只需“无为而治”,干预过多会适得其反。
上司无为,下属必有为
施永青一向用“无为而治”的方式管理他的中原地产公司和其它下属公司。他认为致胜之道要从公司文化入手,着重员工的参与性。“我的管理方式是无为而治,下层员工有权力去判断和估计,自己去订立发展方向。”
“上面有为,下面必然无为;反之,上面无为,下面必有为。”施永青贯彻老子的思想,他说老板总喜欢把以前成功的经验挂在嘴上,加诸在员工的身上,迷信以前成功的经验。但是如果把以前的成功模式固定下来,就没有进步的机会,因此他放手让员工发挥。他相信自己的无为,会换来员工的奋发有为。
“我一向信奉‘将能,君不预者胜’。我不喜欢管人,只给出大方向,让员工自己做主,宁愿放马后炮也不喜欢干预。现在很多老板雇人,只看人力市场的供求关系,却不看员工的表现。我曾经说:只要保证员工‘得偿所愿’,比如给他们合理的报酬,员工自然会用最有效的方法为公司赚取利润,根本用不着我来操心。”
让员工“得偿所愿”
“无为”与“经商”像是两回事,可行吗?
然而,施永青主政中原至今,凭借“无为而治”的管理理念,公司业务已突飞猛进,即便在整个香港房地产市道最不景气的几年中,该公司依然保持着强劲的增长势头。
中原地产公司前几年开始向内地扩展,如今遍布各大城市。施永青只是给一个大方向,然后便由得员工去适应新环境。“如果做得不好,市场自会反馈,由得着我去管吗?”他说。
2005年,施永青创办免费报纸《AM730》,他要他的员工视《AM730》为自己的婴儿,由他们一手去带大。“如果这只是老板下的命令去制作一份报纸,员工很可能敷衍了事。但这份报纸由他们亲自操刀,他们自然会更卖命去做。”而施永青本人则不会经常下指令给他们,总是提供意见比较多。“我答应会把利润分给他们,刺激他们又会再拼搏一点。其它行家很少会用分红去鼓励员工。这是两种很不同的管理文化。”施永青说。
有一次,施永青太太见到公司员工都在加班加点地忙碌,问:“他们吃了什么药?”施回答:“我只给他们一样东西:得偿所愿。”
市场自有规律
《中外管理》:你主张无为而治,这似乎与强调执行、精细化管理等管理潮流想左,你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施永青:大约90年代初的时候,我刚刚接手中原地产,当时公司情形很是纷乱。一天,我与朋友去一座庙游玩,见一本赠送的《道德经》,便随手捡回家中,又丢在一边。一天随手拿来翻看,书中的一句话轰然入脑:“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我豁然开朗,马上理出头绪来了。
老子主张按自然的和社会的规律,顺着道去做,道是无处不在的。企业是在市场之中运行的生命体,市场本身也有它的规律,所以管理企业需要的是遵循市场的规律,而不是把人的主观的规律强加于市场和人的身上。所以无为也可以做,因为市场有规律,自然也有它的规律。
比如中国以前是计划经济,这就是个“有为”的想法,以为我只要事先想好、估计好、安排好一切,就可以减小浪费,为人民谋幸福,但其实市场有它自己的规律,如果权力都是集中于中央,中央把什么都安排好,地方没有了他的灵活性。比如:上面让这一地区种水稻就都得种水稻,即使这块地更适合种花生也不能改,这一定不会取得好的效果。
所以无为就是下面的人有一定的自由度,他就容易去适应环境,这就是权力下放,给他合理的授权并信任他。
合理的授权是激励员工的重要途径,它是管理者管理工作的基本行为。合理授权会使企业和员工两者都从中得到好处。对于企业来讲,员工的工作对管理提出了更少的要求,每位职员的自觉能动性增强,管理成本也就随之下降,而且企业员工积极性的提高也提高了企业整体的经营成效;对员工而言,工作中受到了更少的约束和限制,自己有充分的权利管理自己的行为,积极性的主动性大增,工作的满意度也大为提高,自然也就受员工的欢迎了。
靠不住的经验
《中外管理》:这是不是意味着否定经验?
施永青:任何事物的发展都不是预先定好的,经验并不起作用!企业的没落就是因为迷信原来成功的模式,老板往往认为:“因为我成功过,经验丰富,你们知道什么?”于是他让整个企业都这样做,甚至把他那些经验还要写下来,变成程序化。而一旦固定化,这个组织就会失去了学习能力,没有办法接受新的知识。在变化面前的学习能力,是组织最重要的一个能力。而学习能力只有在一个开放的、不断自我否定的组织中才能形成。
我相信人的知识是从过去的错误中学习的。而不能迷恋经验,正如哲学家卡尔·波普所说:真理都是可以被证伪的,现在认为正确的只是还没有被证明是错误的而已!就像:“天圆地方”是刚开始人们对宇宙的认识,随着牛顿等人的发现,人们才把以前认为正确的事推翻。所以不要把一个东西说成是最好的,这样就不会进步了。所以对以前的经验不要迷信,对西方的管理也不要迷信。
企业是个生命体
《中外管理》:你认为企业只需遵循市场本身的规律,那企业发展的动力来自何处?
施永青:每个组织都是一个生命体,企业也是生命体。生命体最重要的动力是意志力。哲学家叔本华最重要的著作就是《意志和表象的世界》,他认为,生命体有两个主要的意志:一个是活命,一个是繁殖。是生命体就要在世界上活下来,为不会被淘汰,就要适应环境。在这个过程中,就要凝成一个系统。如果系统成功之外,就有了性意识,要繁殖,把自己复制。我们中原集团在香港做好之后,就到北京到上海,把自己复制过来,而这个过程中要变异,以适应本地的环境,还要和其它本地的组织交换基因。这是公司本身发展的动力,这种动力和意志要有干预才会变,没有干预就不会变。
当外在环境变化之后,组织要想生存就要变,如果这种变的动力是来自企业本身而不是来自老板一个人的话,它就强了。也就是一个公司里,如果下面的人有动力,就一定是大的动力。而如何让他们产生这种动力?就得让员工“得偿所愿”,比如:给他们合理的报酬,给他们一定的股权,员工自然会用最有效的方法为公司赚取利润,根本用不着我来操心。
“万类霜天竞自由”
《中外管理》:什么样的企业可以“无为而治”?
施永青:我这种管理方式的第一个前提,是公司要有很高的凝聚力和共同的愿景或目标。有了共同的愿景、共同的目的,才能凝聚在一起。
第二个前提,是公司成果必须是可以共享的。如果所有的成果都是老板拿走,大家怎么会有共同的目标,没有分享机制就没有动力,员工不可能自愿凝聚在一起。如果是自愿和自然结合在一起的,它也不容易垮掉。如果靠人为的制度、规章把大家结合在一起,在外力作用下很容易就会松散了。
第三个前提,越在高速发展的公司,越容易无为而治。因为是高速发展,有一个环节跟不上,马上就会暴露出来。所以只有通过组织自身调整,适者生存下来,正如毛主席所说的“万类霜天竞自由”。
正如火车头加速的时候,一个螺丝钉有问题都会暴露出来,我们不会允许电脑坏了两小时还没派人来修理。而只有不进步的公司才会有人滥竽充数,因为今天电脑坏了不修也无所谓。
第四个前提,一定是在一个学习型的团队中。学习型的文化氛围之下,才可以无为而治,因为组织要自己去适应环境,去调整,这就要看组织的学习能力。
“管理”是在违反天道
《中外管理》:无为而治是否意味着否定制度?
施永青:我觉得不需要规定不同的人过怎样的生活。老子说:道法自然。如果你太有为,就是代替人家去选择。管理在某种程度上是不道德的,是要一群人按照某个老板或企业的目标而牺牲个人,这是违反天道。资本主义社会分工精密,但工作是被扭曲异化了的。
其实,公司是所有员工意志的总和,无为就是尊重这个意志。
所以制度越少越好,制度就是固定化,能够不用制度就不要制度。在一般情况下,人生都是想成功的,想被人接受的,用什么方法让人们接受你?你相信考核还是相信自然?
我自己在公司里面真正用这种理念管理公司有12年左右的时间,本来我公司里还有一个合作伙伴,他是“有为而治”,事事必管,看得很细,反而阻碍了进步。这更使我发现“无为”也可以做,中原地产代理公司1995年不到50间分行,1995年年底已经开到100家,1996年年底有200家,1997年时已经开到300家了,发展速度很快,每三天就开一家,要怎么个开法?靠“有为”如何才能做得到?只有充分发挥每个个体的动力才可以啊!实践证明,我的“无为”换来的是员工的奋发有为,让参与者得到了自身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