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冲基金抖擞精神卷土重来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0/07/15 13:02:04

年夏天,对冲基金几乎一蹶不振。一些大牌公司被迫关门大吉,另一些则面对突如其来的亏损口瞪目呆。部分投资者开始怀疑:获利丰厚的好日子是否已成过眼云烟?
现在,对冲基金正卷土重来,并从投资者那里吸引到从来没有过的巨量资金。
引领市场的是一波老派选股人士,其中有些人预见到了次级抵押贷款危机的发生,通过作空金融公司和低评级债券而胜出。市场的动荡不安反而帮了对冲基金一把,这是因为,他们中有许多购买了某些股票,并对其他股票做了看空操作。此外,还有一些对冲基金因石油、黄金、汇率和新兴市场的大幅波动而大获其利。
Sciens Capital Management的约翰•瑞加斯(John Rigas)说,夏季的时候每个人都惴惴不安,但现在,优秀的经理人又开始利用市场的波动做文章了。Sciens在对冲基金上有投资,近来资产值大幅上升。
今年以来,进入对冲基金的资金量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其增长幅度让对冲基金有更足的底气对全球企业施加压力,也有实力影响各类市场的交易。
据芝加哥Hedge Fund Research Inc.的数字,至三季度末,对冲基金新增资产1,640亿美元,已达到历年来全年新增资产额最高值。之前的纪录是2006年的1,260亿美元。就在市场最动荡的三季度,流进对冲基金的就有450亿美元,其中约有71%进了大型对冲基金(这里指的是资产在50亿美元以上者)。
就在投资者的钱源源流向大型对冲基金之际,人们也不禁想,这些基金强过大盘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有时候,管理的钱越多,反而越难获得更出色的回报。
与此同时,对冲基金业也刚刚经历了一番震荡。新成立的或中小规模的对冲基金发现,找钱并不容易。据HFR的数字,今年上半年,全球新成立了600只对冲基金,这个数字是2003年以来最少的一次。同时,某些方面的趋势似乎显示出放缓迹象,比如油价上涨、美元下跌等等,这些因素让11月份的前景不那么乐观。
据HFR的数字,截至10月底,全球范围专事股票交易的对冲基金平均增幅超过13%,是2003年以来的最好成绩,但本月以来回落了2.5%,不过,相比标普500指数11月以来6.2%的跌幅,对冲基金的表现还算差强人意。
总体而言,对冲基金2007年以来上涨了10.5%左右,并且有望取得4年来的最好成绩。相比对冲基金的涨幅,今年以来标普500只有4%,雷曼兄弟公司(Lehman Brothers)编制的债券指数涨幅为5.8%。
在对冲基金的总体强势下,多家大型基金更是表现优异。比如Lone Pine Capital涨幅超过了35%,这要归功于斯蒂芬•曼德尔(Stephen Mandel Jr.)为它挑选的德国证交所(Deutsche Boerse AG)和谷歌(Google Inc.)等个股,这两只股票今年的涨幅分别为70%和36%。在投资大亨朱利安•罗伯逊(Julian Robertson Jr.)旗下老虎基金锻炼出来的曼德尔现在是市场最受好评的选股高手。
还有几个罗伯逊培养出来的规模达数十亿美元的对冲基金,比如Andreas Halvorsen执棒的Viking Global Investors LP、李•安斯勒(Lee Ainsle)执棒的Maverick Capital,它们今年的业绩也都与Lone Pine不相上下。前哈佛大学曲棍球选手蒂姆•巴拉卡特(Tim Barakett)操作的Atticus Capital LP和业界资深人士阿特•桑贝里(Art Samberg)掌管的Pequot Capital Management涨幅均超过20%,这主要是拜商品生产商类股和科技股走强之赐。保健类股让拉里•罗宾斯(Larry Robbins)的Glenview Capital也获得了20%以上的涨幅。
丹尼尔•劳伯(Daniel Loeb)执掌的Third Point Advisors今年实现了15%的涨幅,其投资组合中的能源股Pogo Producing Co.的上涨功不可没。劳伯一向爱向竞争对手和上市公司发信,以尖酸刻薄的语言批评、指责对方。因劳伯曾威胁要发起行动争取代理权,迫使Pogo同意达成并购交易。另外, 劳伯选中的Dade Behring也上涨了40%。
有些对冲基金则是因看空银行和证券经纪商而实现了不俗业绩。约翰•鲍尔森(John Paulson)操作的拥有240亿美元资产的债券型基金Paulson & Co.今年的涨幅高达550%,原因是它手里的头寸因住房市场下跌而受益匪浅。Passport Management LLC的资产值增长了两倍,它的头寸主要是信贷、能源和金属类股。
那些着眼于全球市场走势的所谓宏观型对冲基金则因美元和黄金的走势而大有斩获(最早是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让这类投资风格名声大躁)。另据投资者称,D.E. Shaw & Co.旗下拥有110亿美元资产的Oculus基金今年以来上涨了23%左右。
不过,并非所有大型对冲基金都赚钱了。据投资者说,詹姆斯•帕罗塔(James Pallotta)执掌的拥有85亿美元资产的Raptor基金下跌了7%左右。波士顿红袜队的东家约翰•亨利(John Henry)旗下最大的基金跌了约5%。控股西尔斯(Sears Holdings)的艾德华•兰波特(Edward Lampert)管理的一只对冲基金也跌得很惨。
有更多的基金将投资转向海外。至10月份,面向新兴市场的基金业绩增长了26%,面向亚洲的增幅接近40%。不过,这个数字落后于上述这些一派繁荣的股票市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冲基金通常持有一些股票,同时作空另外一些股票。
投资于基金的Torrey Associates LLC资深管理人士里卡多•考兹(Ricardo Cortez)说,过去几年来,在市场总体向上的同时,一些基金却处境不佳。
他说,现在,基金经理们对他们选择作空的交易很是兴奋;对他们来说现在是好时候。
这跟今年早些时候的情况有很大不同,当时,贝尔斯登(Bear Stearns)不得不关闭了两家遭受重大损失的对冲基金。由原哈佛大学一项捐赠基金的高级管理人士发起的Sowood Capital将投资者的超过15亿美元资金损失殆尽后一蹶不振;高盛(Goldman Sachs)和Renaissance Technologies Corp.等机构经营的一流量化基金也承受了突如其来的重大损失。
投资者说,严重依赖电脑计算模式的量化基金仍在应付艰难局面。上个月,因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收益不佳引发了市场对科技公司销售前景的担忧,多只科技股受挫,大量量化基金也受到波及。
投资量化对冲基金的基金Telesis Capital的创始人瑞什•纳兰(Rishi Narang)说,自从思科业绩公布后,价格动能和盈利增长走势表现很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