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靠大树果真好乘凉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9/19 12:02:11
在一家草坪护理公司为师傅效力的四年是希金斯(J.C. Higgins)职业生涯中最美好的时光。那时还是七十年代。他是一位高级管理人员的左右手,而后者不但在公司里权力非凡、常常给希金斯机会、善于倾听,还勇于保护下属。如果在同事中间惹了麻烦,“他们要唯我是问的时候,我就会赶紧跑到他翅膀底下,”已经71岁的希金斯回忆道,“这句话听起来有点酸,不过我仍然会梦到他。”
希金斯一度离开那家草坪护理公司,但很快又回来了。不过,没过多久,他的师傅也离开公司自己创业去了,希金斯的情况就发生了很大变化。
“没了他的掩护,我就像暴露在光天化日一样,”希金斯说。现在,参加运营委员会会议时,希金斯会做点笔记,但再也没有真正让人动心的点子冒出来。而且,比作局外人更糟糕的是,他成了靶子。“90%的时间我都非常警惕,猜测刀子会从哪儿捅过来,剩下10%才用来工作。”
背靠大树的好处显而易见:紧紧跟著你的经理,他在往上爬的时候也会带著你。在很多公司都司空见惯的蜗牛爬一样的升迁道路上,这不失为一条捷径,还顺带收获了大把好处:包括金钱和权力。
但这么做也有危险。一旦上司换人了、走了或者淡出公司了,他最看中的人就成了靶子。当然这里也值得探讨,这些员工可能是被提拔到了超出自己能力的职位上了。不过,冤有头债有主:该负责的是那些提拔他们的上司。
大部分办公室的确都是盘根错节的丛林,很多职员的行为与我们在动物王国的远亲相比并没有多大差异。“狮王新立的时候,都会杀死前一任狮王的所有后代,以便繁衍自己的后代,”已经退休的环境健康专家唐•范德维尔德(Don Vandervelde)说,“大猩猩和其他灵长类动物也是一样。”
“这很原始很野蛮,但我们永远也摆脱不了,”应用研究中心(Center for Applied Research)的主管拉里•赫希霍恩(Larry Hirschhorn)说。但他认为,工作场所的动物性进攻也并不都是坏事,因为有些做法是推动公司向前发展的重要特性。“这些东西来源于野心、贪婪和狂想,是这个危险重重的环境里决定公司未来的重要因素,”他说。但他也表示,合理控制这种趋势,让它不至于毁坏公司前程,就是身为领导的责任。
基本上每家公司的组织机构都有两条平行线:一条是传统的公司级别; 另一条是非正式的人情网络,众人共享政治关系,拉帮结派。
后者的危险在司各特•奥尔森(Scott Olsen)为一家投资银行工作时表露无遗。公司创始人与董事会冲突败阵,黯然退出。他刚刚招来的一位商学院毕业生根本就没有立足的机会。“他们告诉这位新人,即使有合同,他在这家公司的事业也彻底完了,”奥尔森回忆道。没人去想这个年轻人可能会成为公司真正宝贵的资产。“虽然他有可能成长为一名出色的银行家,但是他身处的阵营不对,他连证明自己的机会都没有。”
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商业管理教授戴维•托马斯(David Thomas)说,的确有这种事。因为经理们“拿不准能不能信任这些人”。他们的做法对错难论。但其他同事却应该从中吸取一条教训:应该建立更广泛的联盟网络。另外,如果任命的接替人选不像当初料想的那么好,这些经理们也会遇到信任问题:“下属们会认为(经理做)什么事情都武断专横,”他说。
一些人开始自我解救。十年前,戴维•延森(Dave Jensen)在一家金融服务公司作证券分析师。招他来公司的经理后来决定离开,因为受不了那套繁文缛节。这让延森深感孤单。然后,他拜会前上司总是在私下进行。虽然自己一直不愿意当个工作狂,但还是开始在周末加班,“以免被上司斥责”。
两个月后,就是工作测评的时间了。以前业绩评估都很顺利,但这次,“非但没有奖金,他们还说,‘我们建议你离开公司,’”延森回忆著当时的情况。“我根本毫无防备。”最终,一共有六、七位职员离开了这间小小的办公室。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通常情况下,很少有人质疑这种大清洗的行为,因为人人都料得到。“大家都这么做,也就变得可以接受了,”戴维•施罗塞尔(David Schlosser)说。他是一家高科技公司的经理,经历了多次公司震荡。尽管如此,他补充说,“这种行为还是会让人内心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