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就是力量?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4/19 13:16:53
孔曦
知识就是力量,英国哲人培根的这句名言,一百多年来一直鼓舞着中国的知识分子。最近有人对此提出了质疑,认为此话的翻译有误。“The knowledge is the power!”的原意是“知情即权力!”。除了“知识和学问”之外,“knowledge”还有“认识与知道”的意思;除了“能力、力量和动力”而外,“power”还指“权力”。以培根所处的封建时代,“知情即权力”更合乎当时的政治氛围。
知识与知情只有一字之差,却有着天壤之别。知识也者,是人们在实践中获得的认识和经验,要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程门立雪、温故知新,学而思、思而学,方能获得。知情也者,只要是掌权者、圈内人、亲信党羽,再平庸愚鲁,也能占了先机、抢了跑道,近水楼台先得了月。昔日秦始皇死于出巡途中,留下遗嘱让太子扶苏继位。秦始皇身边的太监赵高,威逼丞相李斯篡改了遗嘱。可笑秦始皇生前不可一世,死后却与臭咸鱼为伍。可怜扶苏睿智勇猛,却被一纸假诏书逼得自戕。在不知情的受害者当中,扶苏既不是第一个,更不是最后一个。翻开二十四史,每朝每代都有宦官当道、外戚乱政的史实,这就是知情即权力的最好诠释。
可以说,知识也必须通过人的运用,才能重新转化为力量。没有刘备的三顾茅庐,诸葛亮永远都是卧龙岗的一介农夫。在封建时代,知识与权力成了一对奇怪的伙伴。没有知识的指引,权力只是盲人骑瞎马;没有权力的允许,知识仅仅是一纸空文。知识令权力心虚脾弱,权力使知识身受束缚。自唐太宗开科举,天下士子,尽入皇帝的彀中。多少学子寒窗苦读、皓首穷经,只为了“千钟粟”和“颜如玉”。一旦知识成为功名利禄的敲门砖,它还能有多少自由思考的空间?还会有几分遗世独立的清醒?
知识可分为自然科学知识和人文知识,前者使人类的物质文明日趋发达,后者引领人类走上了民主和法治的道路。秦始皇焚书,诸子百家的著述一律烧无赦,留下的是农工医药植树占卜之类的书。作为曾经的知识分子,“四人帮”里的狗头军师张春桥更有惊人之语:知识越多越反动。封建统治者都很清楚,自然科学知识不过是“为用”的,人文知识是要“为体”的,有可能动摇他们专制统治的根基。
在强权滴血的刀刃下,知识的脊梁时时会弯折,常识的膝盖也常常会低垂,不然,怎么会有智商高不如情商高之说?秦二世的朝堂之上,附和皇帝、认为鹿是鹿的大臣都被赵高的手下牵到渭水边砍了脑袋。岳飞只有精忠报国的常识,却没有“审时度势”的情商,一心想“迎回二圣”,却得罪了当朝的皇帝。凭你岳家军怎样摧城夺寨势如破竹,十二道金牌照样作了催命符。
强权不仅能使知识和常识三缄其口,还能“造就”奴颜媚骨的伪知识。后者之祸国殃民,比无知无识更为惨烈。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的中国,当水稻亩产几万斤十几万斤的“卫星”一个接着一个被放上天的时候,农民的“瞒产”、饥荒和饿死就成为不可避免的灾害。
知识的确能转化为力量,知识也应该转化为力量。只有挣脱了权力的锁链,知识的翅膀才能在真理的天空中自由翱翔;只有远离权力的阴影,知识的鳍尾才能在科学的海洋里尽情搏击;知识独立思考直抒己见的空间越大,权力避免腐败和暴戾的可能性就越大。知识绝不能沦为权力的奴隶和随从,知识应该成为权力的良师诤友。我相信,人类文明发展的最终结果,一定会是真正的“The knowledge is the po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