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管控的中国初级Z本主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4/17 01:23:54
缺乏管控的中国初级资本主义
● 杜平
中国目前的发展现状与140年前的美国颇为相似。从19世纪60年代后期开始,美国在经历了南北战争之后,经济发展极为迅猛,包括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创造了诸多奇迹,造福于后代至今。但与此同时,当时的美国社会严重失序,腐败现象普遍而猖獗。格兰特(Ulysses Grant)总统在两届任期内,虽然个人操守无可指摘,但他领导的政府却被视为美国历史上最腐败的政府。
中国当前的发展态势可谓波澜壮阔,犹如美国内战之后的情形,各种能量无论好坏都一起迸发,宏观上看似有序,微观上混乱不堪。就大处而言,政府、司法和资本之间的权钱交易,早已从个别现象变成群体习惯;就小处而言,损人利己、坑蒙拐骗和弄虚作假的行为,差不多就快要变成民族的性格。近来在国际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劣质产品风波,就是中国经济和社会运行失序的外在表现。
转型阶段的失序现象
中国的社会形态在名义上依然是社会主义,但实质上却是本土特色的Z本主义。美国总统胡佛曾经说:“资本主义的问题出在资本家身上,他们太过贪婪。”而正处于初级阶段的中国资本主义,不仅缺乏法律和行政上的调控和约束,反而还倒过来在侵蚀着公权和法律。其结果是,因短期利益而损害长远利益,因自身利益而损害国家利益,最后还要使整个社会替它们承受代价。“中国制造”最近在国际上声誉扫地,与初级资本主义的贪婪本性有很大关系。不只使消费者受害,更使“中国”这个集体招牌受辱。
美国南北战争之后的经济起飞阶段充斥着腐败,原因是美国当时正处于经济、技术和社会大变革的相对不稳定时期。法律条文和行政手段的制订,远远跟不上犯罪的速度和犯罪手法的更新。在资本家云集的纽约,此种情况尤其突出。政商勾结,营私舞弊,各种丑闻层出不穷。
相比之下,在当下中国,腐败不只发生在某个经济大都市,而是在全国范围内遍地开花,显然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年,美国基础设施建设的规模和速度,曾经令世人为之惊叹,公路、运河、铁路等等都被誉为“巨人的杰作”。但是,几乎每一项大工程都有严重的财政舞弊和政治腐败现象。泛美铁路工程雇佣了百万廉价劳工,包括爱尔兰移民、获得自由的黑奴、被军队开除的士兵,还有华人苦力,工程的进展速度可以达到每分钟铺设四根铁轨。
但与此同时,资本家虐待劳工的残忍程度以及建设工程造成的伤亡人数,同样令人触目惊心。这不仅是美国在19世纪的最大腐败案件,而且更证实了资本家的“爪子和牙齿都沾满鲜血”。
中国现在正重复着美国在一个半世纪之前所走过的道路。在无数的公路、铁道、桥梁、大坝等巨大工程的背后,在工厂、煤矿、砖窑和其他建筑工地上,无视劳工的生命、榨取同胞的血汗、侵犯同胞的权益、侮辱同胞的尊严等等现象,早已司空见惯。其普遍性和无情无义的程度,甚至已经超过了百多年前的美国资本主义。
需要诚实的资本主义
但是,本文的重点并不在此。
在美国历史上,从19世纪泛美铁路工程的权钱交易,到几年前的恩隆公司丑闻,所有的腐败事件最后都成为改革的导因,促使政府和司法机构不得不进行相应的变革。其中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媒体首先将腐败事件公之于众,继而对政府和执法机构的行为进行监督。
在这一方面,泛美铁路丑闻是一个里程碑。此后百多年来,虽然丑闻还是无法避免,但这一丑闻之后,政治人物、资本家、执法人员和普通大众都变得愿意遵守规矩、自觉守法。假若没有媒体发挥的积极作用,美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文明就不可能持续改进。
中国的资本主义虽然还处在初级阶段,但它在政治、经济和社会运行中的地位却在畸形地膨胀。当权者为富人说话,政策为富人而制定,这是民众情绪越来越敏感、群体抗争事件越来越频繁的重要原因。更有甚者,很多地方、很多领域已经冒出了财阀统治阶层(plutocracy)的迹象,使政治腐败发展到“更高层次”。
在美国内战后的经济起飞中,J.P.摩根、洛克菲勒和卡内基等人快速致富。但由于看到太多的腐败和不公不义,他们立即意识到自己有责任推动变革,使美国经济沿着诚实和健康的轨道运行。在他们的推动或参与之下,美国政治、学术和文化界,发动了一场极具积极意义的社会正义运动,后来被称为“进步运动”。其结果是,美国社会摆脱了种种浮躁,继而在“诚实和健康”的气氛中进步。
在中国,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刺激了社会的发展,这是不可否认的。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中国的资本主义在很大程度上建立在缺乏公平、缺乏正义的基础之上。若要洗刷自己的名声,中国的资本主义就必须首先学会诚实。至于是否有社会责任感,那只能看他们是否有这样的造化。
·作者是《联合早报》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