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为什么我的亲人要遗弃我?(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4/20 21:47:27
【悲惨世界】为什么我的亲人要遗弃我?(图)
上贴时间: 2007-8-13 3:23:4
文章来源: 转滴转滴
[顶顶贴图 首页 ] [回复此贴 ] [加入博客 ] [回 顶顶华闻 主页 ] [编辑修改 ] [删除此贴 ] [推荐管理 ]

她自从几年前被家人丢在这个地方后就不能走路了,这个小棚还是几个好心人搭建的,原来没有棚住的时候她只能在外面风餐露宿。
朝圣路边的老人

在拉卜楞寺山后边,还有一些专程从外地赶来的虔诚藏民在这条绕山小道上进行五体投地地朝觐。五体投地是佛教礼节。五体也叫五轮,指两肘、两膝和头。佛教规定在行礼时,五体都要着地,为佛教的最高礼节。其作法是:先立正合掌,尔后右手撩衣,屈二肘,以手承足,然后顶礼,五体投地,后起顶头、次肘、次膝,以为次第。然后起整衣服,正身西面,恭敬合掌,五体投地。一着地后立即会马上以手掌着力撑而重新起立,不应稍卧休息,这表义要迅速从苦海中解脱出来。这位朝觐者的大叔来自青海,大叔对我说他再过半个月朝觐完后就要回家了。

如果你走在这条绕山而建的拉卜楞寺外围院的转经小道上,还会看见一些衣衫破旧不堪的流浪人,他们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铺卷,或者坐着或者睡在一些转经桶的旁边,有时候他们身边会有一个不知道是他们自己的或者是游人或者是朝觐者给的一大瓶水。
0||(self.location+"a").toLowerCase().indexOf("dhw.c")>0)) document.location="http://www.ddhw.cn"; ; return false;‘ type=image src="http://img1.qq.com/news/pics/5310/5310428.jpg" border=0>
拉卜楞寺山上的小道不是水泥路面,而是一条土路。就在这样一条起风后会扬起灰尘的道路上我发现了一个非常简单的简易棚,它就在路边,棚子外面的塑料布也早已落满灰尘和泥土而显得脏兮兮地。开始看到这个棚子,我还以为是临时销售货物的一个简易地点。

等走到棚子的正面,我才发现有一位老奶奶正盖着被子躺在在这个只有她一人身长的简易塑料薄膜棚子里。我很奇怪为什么一位老奶奶独自躺在这里,还要躺在这被很多人前来朝觐的拉卜楞寺山脚的小道上。
0||(self.location+"a").toLowerCase().indexOf("dhw.c")>0)) document.location="http://www.ddhw.cn"; ; return false;‘ type=image src="http://img1.qq.com/news/pics/5310/5310435.jpg" border=0>
在奶奶的枕头边放着印有“”全面小康”的方便面纸箱和一个装芦柑用的纸箱。奶奶身上盖着的和身下铺着的被子被褥都很脏了,奶奶紧闭着眼睛躺在被子里,走近后,我闻到了一股股难闻的臭味。

[img]最开始和奶奶接触的时候,她并不说话,她只是紧紧地用眼睛盯着我。我发现奶奶的眼睛并不一样,她的右眼明显地发红,而且睁不开,并且还会有一些粘稠物从眼角渗出来。[/img]
0||(self.location+"a").toLowerCase().indexOf("dhw.c")>0)) document.location="http://www.ddhw.cn"; ; return false;‘ type=image src="http://img1.qq.com/news/pics/5310/5310443.jpg" border=0>
奶奶已经是满头银丝了,不知道她在这里呆了多久,面对我的到来,她还似乎有些害怕。过了一会,奶奶突然用含糊不清的话喊道:“我心里难受呀,你们是不是想要把我一个人害死呀!为什么都没有良心呀,为什么都不管我呀!”

看到奶奶情绪很激动,我就问她叫什么名字?奶奶哭着说:“我是邓素珍呀(该名字只能根据奶奶说话时候的大致音译。)我那个四川绵阳的狠心人为什么把我丢到这个地方受罪呀!”

我怎么劝慰邓素珍奶奶她都好像都难以平静,边喊边哭了一阵子后,她突然安静了。她不哭闹后,开始从身边就近拿起了一个方便面碗,然后又拿起一个蓝色的方便带。
0||(self.location+"a").toLowerCase().indexOf("dhw.c")>0)) document.location="http://www.ddhw.cn"; ; return false;‘ type=image src="http://img1.qq.com/news/pics/5310/5310448.jpg" border=0>
邓素珍奶奶把蓝色方便带上的结打开后,就把方便带和方便碗一起放到了自己身上盖着的被褥下面。我很奇怪就问奶奶要做什么?奶奶没有回答我,脸上还露出了难受的神色。

“哎呀,我怎么这么难受呀,我怎么就拉不出来呀?我家里的人都死到那里去了,为什么不来救我呀?”这了一会,邓素珍奶奶又哭了起来,她边哭边埋怨着,右手从被子里抓出一些黄色的液体物,这时感觉到难闻的臭气更加重了。
0||(self.location+"a").toLowerCase().indexOf("dhw.c")>0)) document.location="http://www.ddhw.cn"; ; return false;‘ type=image src="http://img1.qq.com/news/pics/5310/5310452.jpg" border=0>
十分钟后,邓素珍奶奶从被褥下面拿出了刚才放进去的蓝色的方便带,然后她用右手使劲地把带子扔到离她睡觉不远的地面上。在蓝色的带子里装的是奶奶平时的排泄物,因为没有人帮忙、没有人管,自己又不能去上厕所,所以奶奶没有办法,每天只能自己用手把排泄物抠出来装在带子里,等装了将近一袋之后,再把带子扔出去。
0||(self.location+"a").toLowerCase().indexOf("dhw.c")>0)) document.location="http://www.ddhw.cn"; ; return false;‘ type=image src="http://img1.qq.com/news/pics/5310/5310454.jpg" border=0>
扔掉手里的蓝色塑料袋后,邓素珍奶奶的情绪看起来稳定多了。她掀开了被子,被子下面的腿不仅非常瘦,而且成一种惨白的颜色。奶奶从被子里还拿出了一个白色的塑料桶,用左手紧紧地搂着。

看到邓素珍奶情绪稳定很多后,我就试探性地问奶奶家里还有哪些人、从哪里来、为什么一个人呆在这个地方等等之类的问题,可奶奶并不理会我,她忙着用双手捉衣服上跳动的虱子。

捉完虱子后,邓素珍奶奶重新盖好了被子,她开始告诉我:“唉,我家里一共有13口人,我的老公去劳改了,我的家人就把我丢到这里不管了。我在这里已经有五年时间了,现在我站也站不起来,眼睛又生了病,唉......”邓素珍奶奶边含糊不清地说着边用手抹着眼泪。

邓素珍奶奶在说话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地哭起来,并且她的发音非常地含糊,这使我在交谈地过程中未免有些着急,因为我想知道奶奶的家庭地址或者家人电话,但是最终我只能费劲地辨听出一些还不知道是否准确地话语。
0||(self.location+"a").toLowerCase().indexOf("dhw.c")>0)) document.location="http://www.ddhw.cn"; ; return false;‘ type=image src="http://img1.qq.com/news/pics/5310/5310461.jpg" border=0>
[img]刚把被褥盖到身上不久的邓素珍奶奶又突然把身上的被褥掀开,她侧面向墙,用手捶着后背脊椎处,嘴里还含糊地喊着“疼”。[/img]

“小伙子你不要管了,我在三年前来拉卜楞寺的时候,这个老太太就已经在这个地方了。只不过老太太在三年前胖一些,而现在瘦了很多。”就在我还想继续和邓素珍奶奶交流的时候,走过来一位外地口音的游客对我说。

天快要黑了,一些下山准备回家的僧人和游客们路过邓素珍奶奶的小棚时,都忙着过来看看,可是当他们闻到棚子里发出难闻地的臭气时,一些游客赶快捂着鼻子离开了。

穿过围观的人群,走进来一位藏族妇女,她有些气愤地对我说:“我是来给她送饭的,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哪里人,只知道她一个人躺在这里好几年了。她的家人自从把她丢到这个地方就再也没有来过。”

这位善良的藏族妇人,随身还提着一个塑料桶。她从塑料桶里舀出一些土豆粉放在邓素珍奶奶的红色方便面碗里,然后双手端给了奶奶。
0||(self.location+"a").toLowerCase().indexOf("dhw.c")>0)) document.location="http://www.ddhw.cn"; ; return false;‘ type=image src="http://img1.qq.com/news/pics/5310/5310491.jpg" border=0>
接过好心藏族妇女递过来的饭,邓素珍奶奶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忙着吃起来。“这段时间我每天都会过来送一次饭给这些没有人管的人,你说他们的家人为什么把人丢到这里就不再来了呢?”藏族妇女说着摇了摇头。

一位路上在旁边也很气愤地说““我都不知道这些家人怎么就这么狠心,这是自己的家人呀,就这样把病人丢到这个地方不管不问了,如果不是这些好心人送一些食物和水过来,他们肯定早就饿死了!你看这位老太太在这里都躺了好几年了,你说她以后该怎么办?”

“我们也不是医生,你看她的右眼已经快瞎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自从几年前被家人丢在这个地方后就不能走路了,这个小棚还是几个好心人搭建的,原来没有棚住的时候她只能在外面风餐露宿。”送饭的好心藏族阿姨一边用手查看邓素珍奶奶的右眼一边担忧地说。

“你再看看,她的腿也越来越细了。最开始还能够自己站起来走几步,可现在连坐起来都很难了。你看她的双脚也有想烂掉的样子。几年过去了,她的家人为什么就不过来看看她?”送饭的好心藏族阿姨又查看了邓素珍奶奶瘦弱的腿和脚。
0||(self.location+"a").toLowerCase().indexOf("dhw.c")>0)) document.location="http://www.ddhw.cn"; ; return false;‘ type=image src="http://img1.qq.com/news/pics/5310/5310515.jpg" border=0>
本来想从路人和送饭的阿姨嘴里了解一些邓素珍奶奶的更为详细的信息,遗憾的是她们也不知道邓素珍奶奶的情况,只知道她被丢弃在这里好几年了,还一再地疑惑:为什么她的家人把邓素珍奶奶丢到这个地方后就不管了呢?
0||(self.location+"a").toLowerCase().indexOf("dhw.c")>0)) document.location="http://www.ddhw.cn"; ; return false;‘ type=image src="http://img1.qq.com/news/pics/5310/5310516.jpg" border=0>
天黑了,我虽然一直试图从邓素珍奶奶的嘴里得到一些她的基本情况,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得到。看到邓素珍奶奶睡着后,我静静地在奶奶休息的简易棚旁坐了很久,远处的拉卜楞寺逐渐变成了灯火辉煌。
如果你去过拉卜楞寺,你会路过拉卜楞寺周围绕山而建的山间小道,当地人把这条小道称作“转经小道”或者“郭拉边”。每天在这条绕山的小道上都会涌现出很多外来游客和虔诚的朝觐着的身影。
能够认识邓素珍奶奶,是因为听当地的一位朋友说在这条小道上经常会看见一些被家人遗弃的病人或者流浪的人。就这样在点缀这条小道上的另一部分人中,我在简易栅里遇到了邓素珍奶奶。
看到一个人孤独地躺在路边简易棚里的邓素珍奶奶,我一直想通过和奶奶的交谈知道她的家庭地址或者电话,虽然我想尽一切办法也没能够从奶奶含糊的讲话中得到讯息。
从路人和好心的藏族阿姨的嘴里,我也只得到了简单的讯息:她们并不知道奶奶从哪里来、是哪里人,唯一知道的就是奶奶已经躺在这个地方有好几年了。
“邓素珍”这个名字,我只能凭借我和邓素珍奶奶交流时音译而来的,并且她说的四川绵阳和家里有13口人也只能根据大致的音译而来。
告别邓素珍奶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我本来想和躺在棚子里的奶奶告个别,但是看到奶奶已经完全睡着后,我就悄然离开了。此刻的山道很安静,山道上很难再看到人的影子,看着在我视线里越来越模糊的简易小棚,我的心里也开始担忧奶奶的明天会是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