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费公路占全世界70%”的耻辱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4/20 21:26:38
“收费公路占全世界70%”的耻辱
全世界收费公路14万公里,其中10万公里在中国,占全世界70%。交通部规定40公里设一收费站,而有些地方政府规定,高等级公路每20公里甚至更短路程就可设1个收费站。同时,收费公路还衍生出一系列腐败问题。
转让、收费,一系列过程的暗箱操作,直接导致收费公路大量成为地方政府和一些利益集团谋利的工具。(8月6日《中国经济周刊》)
其实对于收费公路的诟病,大多数公众已经是感同身受。而现在,全世界收费公路14万公里,其中10万公里在中国,占全世界70%的数字统计,可以说是对公众这种感情认识的一种“理性升华”与印证。当每20公里甚至更短路程就可设一个收费站,当收费公里已经成为地方政府和利益集团牟利工具的时候,当有着浓厚公益属性的公路,已经彻底将“公益”二字抛到九霄云外的时候,笔者认为,这实在是一种不折不扣的耻辱。
当一种具有公益属性的公共产品一旦被“权力”强力裹挟,进而形成垄断,那么其对公共利益的杀伤力不言而喻。收费公路其实就已经在事实上沦为了这样一个 “垄断”产品。而且,“70%收费公路”在中国说明这种公益被垄断裹挟的趋势,已经成为某些利益集团的普遍选择。其对公意造成的强力挫伤,也随之成为一种常态。不久前,“亿元巨款修绕行公路,新都被迫强行突围”的闹剧,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要想富,先修路”的常规,在“收费公路”面前,也被无情逆转。因为收费公路,四川新都不但是很多个体深受其害,对亿元巨款修成的收费公路敬而远之,而且,新都的投资环境也因为收费公路而“严重恶化”。这种悖论,可以说是“收费公路”丧心病狂的一种极致。
管中窥豹,占全世界70%的收费公路,对于中国社会和经济的强力挫伤也可想而知。“公路”作为现代经济系统中最基本的基础实施,公路这以公共产品“价格”上升或下降会发生“乘数效应”,公路使用成本越低,越能最大限度降低社会经济系统运行成本,提高系统的经济收益,这可能就是“要想富,先修路”谚语的本质所在,也是西方发达国家普遍将公路作为公共产品提供的深层原因。早就已经有有识之士指出,遍布全国设卡收费的高价公路,已成为影响我国经济协调发展的最大“拦路虎”,并大声疾呼,应尽快恢复公路作为公共产品的本来面目。
“70%收费公路”在中国,是一种耻辱,更是一种警示。这说明,一个权力与利益结盟的垄断集团,对于利益的追逐,已经到了一个几乎疯狂和不顾羞耻的状态。在全世界“70%收费公路”面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个体与群体“无路可走”,像新都市那样被迫强行突围。
套用鲁迅先生的话说,世界上本没有“收费公路”,只是由于没有收到制约而放肆收费的公路多了,也便成了到处都是“收费公路”的现状与格局。中国收费公路路向何方?对于收费公路的这种困境,公共空间的讨论曾给提供出诸如“规范公路收费先要破除政府私利”、“将公路收费纳入政府审计”、“给每一条收费公路立个倒计时牌”等制度设计途径和治理思维。而近日北京市也出台了《北京市公路条例》,规定收费公路收费期满应当按照规定拆除收费设施停止收费,并由人民政府向社会公告。凡此种种,都可以被看作是突围“全世界70%收费公路”围剿的一种努力与尝试。但是,应该看到,“70%收费公路”在中国,“路”漫漫其修远兮,仍需要各方面的上下求索与抗争。总之,只有敢于突围,“走的人少了”,权力与利益的合谋收到制约了,“70%收费公路在中国”的耻辱,才有可能早一天洗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