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养猪户的十年轮回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2/27 14:02:36
南方周末    2007-06-07 15:34:19
□本报记者 曹海东 发自黑龙江鹤岗
魏忠森养了12年猪,却始终在高负债和高利润之间轮回。在猪市多年来的大起大落中,他的信心在一点点消磨
6月2日,接到猪饲料马上要到场的电话后,64岁的魏忠森沿着泥泞的道路,急匆匆地赶到了自己的忠森种猪场。这个猪场位于黑龙江宝泉岭,即黑龙江与松花江汇合地。
目前的市场行情已不容魏忠森有丝毫懈怠——当地的生猪收购价格已经接近一公斤11元,他必须得让那些快出栏的生猪加速生长。
价格还在不断攀升。一家当地的屠宰企业甚至预测说,他们未来几天即使11元也收不到生猪。这个价格已是黑龙江生猪收购历史上从未出现的高价。
在黑龙江,像魏忠森这样的养猪专业户有14.3万个。养了12年猪的魏忠森对眼前的事且喜且忧。他担心这种前所未有的高价仅仅是昙花一现,接下来的会是漫长的市场低谷。
他的担心来自于过去12年间自己所经历过的大起大落。虽然猪肉已成为中国亿万家庭的不可或缺之物(占到整个肉类消费的65%左右),但养猪户们却始终在高负债和高利润之间轮回。
又见1997
“我好像又回到了1997年!”魏忠森回忆当年,恍若隔世。
1997年,在很多养猪、贩猪、宰猪、卖猪的人的印象里,那是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峰。当时黑龙江的生猪收购价格达到每斤4.8元,如果送到食品公司最高可达每斤4.93元。这一高价已在今年5月中上旬被突破。
但鲜为人知的是,在1997年前后的两三年中,中国的生猪价格都处于谷底。
1995年,靠建筑行业起家的魏忠森怀揣20万元,经过近16个小时的跋涉,举家从哈尔滨迁到了宝泉岭———黑龙江农垦总局下辖的分局之一。
承包了当地的两个养猪场之后,魏手中有了近3000头猪,成为当地赫赫有名的养猪户。但他没料到随后即走入市场的低谷,1996年一年内,他的全部外债达到130多万元。
当时,没有人理会他———包括政府、银行。养猪在当时中国的产业排序中只是农民增收的一种手段而已。一度,他无法筹集到一分钱。
在一次醉酒之后,魏忠森的哥哥力劝其缩小规模,不要干这种冒险的事情,面红耳赤的魏和哥哥大吵一架,坚决不肯杀掉母猪。“这相当于杀掉母鸡,去哪里找鸡蛋?”
周边的散户开始大规模杀猪。“杀猪声一片!”当时生猪最便宜一斤到了2.2元——这已经突破了成本价,当时饲料价格就已接近2.9元。
凭借信誉,魏开始赊欠饲料钱,“打掉牙咽到肚子里!”
也许这就是最普通的市场供需原理,供给紧张之后,这些“最后坚守下来的人”迎来了黄金岁月。中国生猪、猪肉在1997年年初至1998年上半年持续走高。
说起这些,魏的眼中精光四射。他不断喝水以使自己语速加快,似乎不愿让别人插一句话。黄金岁月让他不仅偿还了外债,而且使其所养母猪达到300头,存栏达到3000头。
养猪之痛
市场规律就是如此,高峰过后,就是持续下滑。只是在这种下滑过程中,精打细算的魏忠森还可以赚到一些钱。“勉强维持开支,略有盈余。”
2003年开始,粮食低价位运行,黑龙江省政府提出了粮食与畜牧业主辅换位,实现粮食“过腹增值”的思路,政府开始大力支持畜牧业,其中养猪业成为一个突破口。黑龙江巴彦、望奎、肇东等地声称要逐步形成百万头生猪基地。
其间,各级政府开始让养殖户进行无息贷款。各方游说之下,起初对此拒斥的魏忠森心动了。在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提供的30万元贴息贷款、农业部提供的152万元农业发展项目贷款的支持下,魏的养猪场规模一下子扩大到630头母猪,存栏数达到6000多头。
这在外人看来是巴不得的好事,但在接下来的两年内,魏忠森经历了一场梦魇。
2005年8月到2006年下半年,持续一年之内,中国的猪市再度走低。这次走低,在一位长期从事畜牧行业的人士看来,已经触了底———一斤猪肉相当于一斤蔬菜的价格!
魏忠森看到周边的养殖场纷纷倒闭,他说,他的猪场每天没有一万元是开不了门,而卖一头猪就要赔150元。原来220斤的猪才出售,现在不到150斤就出售。
一气之下,魏扔掉了500头猪仔,当时猪仔的价格是每头20元。“看着乱窜的猪仔,心痛啊,但是没办法。”魏说。此前,魏将自己的猪场“大权”移交给了女儿,面对乱局,女儿背地里哭泣不已,魏忠森只好再次出来管理猪场。
魏一面降低饲料质量、缓减生猪生长周期,一面缩小存栏数———一直缩到政府号召扩大存栏数之前的数目。和1995年、1996年一样,魏忠森一个战壕中的养猪散户,甚至包括养猪大户都开始不断杀母猪———这相当于断了后路,魏忠森也难以挺下去,不得不选择杀掉一部分母猪。
这一次,魏再次背上130多万元的外债。整个2006年,这个行业似乎是被外界遗忘———只要餐桌上有猪肉,谁愿意去和这些养殖户算这笔赔本的买卖呢?
伴随着这次猪价走低,中国农村开始向城市大规模输出劳动力———养一年猪抵不上打工半年。越来越多的散户开始放弃养殖。而对于中国来说,千家万户的小规模养殖占到总饲养量的65%以上。
记者获得的官方数据显示,到去年5月,黑龙江全省母猪宰杀比例高达40%,育肥猪空栏率达25%。即使巴彦、望奎、北林这些养猪大县的空栏率也达到30%以上。
“很多养殖户都彻底丧失了信心!”魏忠森说。
不踏实的好日子
现在一头猪仔已经卖到了300元,在和南方周末记者见面之前,魏刚好卖了两头猪仔,入账940元。“这简直就是去年一头大肥猪的市场价格!”经过近半年的高猪价,魏忠森正在努力实现目标———先还债后赚钱。
随着猪价上涨,养猪户魏忠森现在俨然是当地的红人———政府希望这些养殖大户能够带头恢复社会养猪的信心。
6月4日,魏和各级政府的官员在当地各个农场跑了一圈。目的就是考察目前当地养猪业的恢复情况。“政府鼓励补栏,尤其鼓励养猪大户扩大生产。”魏忠森说,“越多越好,干1000头更好!”
魏忠森告诉记者,他们参观的一家猪场是由农场场长亲自出面让农发行给养猪大户贷款300万,一下子盖了五栋猪舍。魏说,政府打算按照猪舍的建筑面积补贴,一平方米补贴200元,“不过先让自己拿钱。”
对此,魏忠森笑着说,自己还是持观望态度。
生猪价格还在涨,魏忠森和他的“战友”们也说不清楚还要涨多久,他们每头猪现在已经获利400元,以前这个数目一般也在50元至100元。不过,这些养猪户、贩猪者、屠宰企业一直在说着一个可见的事实———生猪太少了。
“我们也不希望价位这么高!”魏忠森依然如此说。言外之意,他们不希望再次经历从短暂的高价后走入低谷的轮回。

面对高猪价,魏忠森且喜且忧 曹海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