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演员秦风曝情史:成龙抢了我爱人林凤娇(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2/27 22:57:42
纵横江湖30多年,跟他合作的女星已有7代,但当他现身蓉城时,你不一定能认出他,这个人就是台湾影视圈的老戏骨——秦风,目前在蓉拍摄的电视剧《巧克力情人》的监制。近日,记者和秦风面对面,30年的人和事,他娓娓道来。
传奇:一个半月培训成了明星
很有趣,秦风一直在强调自己“明星”的身份,在记者看来这似乎有点自恋,但他却这样回答“这是我的原则,演员不等于明星,明星是走出来就会发光的”。
你很难想像坐在对面的“明星”是一个大学专修“植物病理”的人。“进入演艺圈其实是很偶然的,我的家境不是很好,大学毕业找工作并不是太容易。1974年,正好台视办了个表演培训班,于是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报了名。”秦风坦白地说入行完成是“为了解决生计问题。”
如果说“入门”很偶然,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更“神奇了”。按照培训班的课程,所有学员都必须经过3个月的特训,然而一个半月以后秦风就被台视抽调出来出演电视剧,在《伐纣》中和张小燕配戏,并且出任男主角,这是秦风第一次接戏,颇有些受宠若惊:“《伐纣》的片约是1250新台币/集,全集60集,但我只拍了一半。”为什么只拍了一半?因为电影《大霸尖山》的导演廖祥雄看上了他。近4万新台币的片酬拿到手,又进了电影公司,秦风很是激动。
750) this.width=750">当年的秦风
上世纪70年代的台湾,电影的魅力是电视无法企及的。以“偶像”身份出现的秦风很快获得了少男少女的垂爱,到1976年,和他搭档的女星已经换成了当时最红的甄珍,《枫林小雨》《誓言》《白云长在天》,三部电影彻底将秦风推向了一线明星的位置,电影薪酬也从6万新台币涨到了后来的近70万新台币(当时,15万新台币就可以购得一间100平方米上下的物业)!陈燕燕、林凤娇、林青霞、胡茵梦、胡燕妮、翁倩玉、张敏、王思懿……秦风身边搭戏的女星一换再换,但他却一直被誉为常青树及票房保证,《成功岭上》《无字天书》更是创造了过亿的票房神话。
秦风说,1985年是自己演艺生涯的一个分水岭,台湾电影在这之后开始急剧萎缩,年产量从230部左右跌至10部以内,大量的演员和工作人员流失,标志性的是林青霞转至香港发展,林凤娇息影嫁人。
在所有女星中,秦风和林凤娇合作的机会最多,前后有8部之多。1977年《流水落花春去》开拍,秦风第一次和林凤娇过招。“那时候她红得不得了,正是成龙对她猛烈追求的时候……那部戏,秦祥林也有演出,于是成龙就打着看秦祥林的招牌经常过来探班。”不过,秦风告诉记者,林凤娇当时是有男友的,对方是一家电视台的导播。
“我的银幕初吻献给的是林凤娇,幸好成龙当时不在场。”回忆过往,秦风笑了,“完全没想到第一场戏就是吻戏……我吻得很投入,足足吻了两分钟,没想到导演一叫OK,林凤娇起身就瞪了我一眼,有些似笑非笑地说了这样一句‘小伙子,你还挺认真挺投入的哦’。”尽管和林凤娇后来成为了好友,尽管两人可以一同趴在地上打麻将,但秦风表示林凤娇自始至终都没有透露过她和成龙的恋情,“其实她也是我‘最想拥有在身边的女人’,结果被成龙‘抢’了。”
秦风说在他的演艺生涯中曾动过四次情,第一个就是林凤娇,“那会剧组会给主演发‘饭费’,这个钱其实是交通费,每天拍戏我都会去接凤娇,收工后我们又会去喝咖啡、逛街,但是美好是短暂的,分手时她会告诉我要去见那个导播,尽管我很不舍……”失落,这是秦风惟一的感觉,为什么不向林凤娇表白?“尽管戏约很多,但我那时候终究算是新人,而她在甄珍息影后已经成了最大牌的女星了。况且当时追她的人有很多,从秦祥林到成龙,每一个都很优秀。”就这样,不自信的秦风拱手将林凤娇让出,到现在他仍对林凤娇念念不忘,“我们在一起一直很愉快,我感觉彼此都有对方。她和成龙走到了一块,我为她高兴,她是一个伟大的女人。”
态度:不会仰视谁,包括张艺谋
见证了台湾娱乐圈的风风雨雨,捧红了蔡琴、萧蔷(最新动态、个人档案)、大小S等人,秦风在影视圈成了大哥级人物,以至于无论是张菲,还是吴宗宪,任何一个八卦主播都“不敢”拿秦风开涮。
“蔡琴从前是唱民歌的,自从唱了我主演的《再爱我一次》主题曲后转向流行乐,并红到了现在;萧蔷以前是模特,也是和我演出了《双飞燕》后进入了影视界;大小S刚出道时是我们公司制作的一档社教节目的串场主持……”1988年,秦风和朋友创建了一家制作公司和一家经纪公司,不过做了老板的他却没有放弃台前演出,一年后他成为了第一个到大陆拍片的台湾艺人,1989年在广州他和陈玉莲主演了电视剧《赛金花》,而后是《情剑山河》《战国红颜》《大饭店》……从此秦风把事业的重心转向了祖国大陆,做演员的同时也逐渐加重了幕后工作的比例。从何晴到唐国强,再到张国立(最新动态、个人档案),和大陆一线明星“飙戏”,秦风感觉很爽,“他们功底很深,我们更情绪化,两种风格的搭配很容易出彩。”
和谁搭戏最爽?秦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唐国强。“2001年《战国红颜》开机,我演范蠡,他演勾践。印象最深的是,小我两岁的他一口一个‘秦大哥’,而且好像大陆演员对男一号、男二号之类的说法特别在乎,他老跟我说我是一号,他是二号,不过我告诉他大家都是一个整体,戏好一切都OK。”《战国红颜》拍了半年,秦风和唐国强也变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兄弟,后者甚至将隐藏压抑在心中多年的“前妻自杀事件”讲给了秦风听,“我的感觉他是被冤枉的,前妻的死跟他真的没关系,这不应该成为他的包袱。”至于他和唐国强的组合,秦风给了很高的评价“演到极致,至少是前无古人!”作为大哥级的明星,秦风一直保持着一些看上去“守旧”的习惯,他没有经纪人,没有助理,所有演出都是自己搞定;要做就做电影明星,秦风身上一直深深地印刻着那个时代的烙印,台湾电影沦落,他转而希望有一天能和大陆的著名导演合作,但他又强调说他不会仰视谁,即使是张艺谋,他也会平视对方。
30多年过去了,秦风表示还想继续演下去,今年11月一部时装爱情剧将在马来西亚的吉隆坡开机,秦风已经锁定了一个角色,他开始期待着和“第8代”女星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