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中国金融崩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2/26 21:47:45
何必
虽然北京房价依然持续增长,但央行近日发出预警:要警惕房价
下跌可能引发的金融风险。前几年房地产开发的主要方式,即开
发商利用大量银行贷款、以小博大。这一现象已引起监管层的高
度关注,央行刚刚发布的《2006年金融稳定报告》,首次对房价
下跌可能引发的金融风险发出预警。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
金融发展室主任易宪容:“如果房价下跌的情况下,房子的钱不
够银行抵押的钱了,银行的资金就收不回来了。”首都经贸大学
首都经济研究所教授陈及:“银行的资金如果规模和品质下降的
话,那么它对国民经济各产业的信贷支持力度会下降。肯定会企
业开工不足,社会就业人员的收入也会受到影响。”数据显示,
2005年全国房地产开发企业资产负债率高达72.7%。而今年开始的
宏观调控政策明确规定,开发企业自有资金准备率达到35%,银行
才能发放贷款,开发商的资金缺口接近3100亿元。因此,有业内
人士预计,2007年将是房地产公司的淘汰年,2到3成的开发企业
将破产。央行对房价下跌提出预警,实际上也是对市场的一种信
号,如果商业银行对房地产贷款不加强管理的话,会有更严厉的
金融调控措施出台。易宪容:“通过提高利率的方式,来提高银
行资金进入市场、进入投资居民手里投资炒作的成本。”陈及:
“加大你的首期付款比重、压缩你的年限,比如说过去我是20年
、30年,现在降到10年。”北京市房地交易管理网的数据显示,
虽然北京11月份住宅期房房价依然走高,但交易量比去年同期相
比下降近两成。业内人士认为,宏观调控政策的效果已显现。
(2006年12月11日北京电视台《首都经济报道》)
这个消息,确实很值得密切关注。因为,这毕竟是中国最高金融
机构公开发布的权威报告。虽然,中国官方对外发布的文件总是
带有明显的模糊性,可正因为如此,央行这般直言不讳地警告,
如果房价下跌可能导致金融风险,听起来就更加耐人寻味了。有
媒体干脆将这个消息命名为“警惕崩盘”,凸显金融领域面临着
的巨大危险性。
其实,这种说法并不新鲜。有关中国房地产将引发金融动荡的声
音一直就没有断过,尤其是在这一轮开始于2004年至今高烧不退
的房地产价格疯涨到了几乎失控的过程中,总是有那么些许声音
让人铭记。按照房地产巨擘们的话说,不怕政府官员,不怕政策
变化(本质上委府早就成为房地产开发商),就怕比如易宪容这
样的学者发言。这期间,易宪容、谢国忠有关中国房地产泡沫将
会破灭的言论,一方面让委府官员和开发商们咬牙切齿,另一方
面却加强了官商勾结的结盟力度,并齐心协力制造市场繁荣景象
,反过头来房价发疯上涨让很多聆听易宪容、谢国忠们说辞而没
敢及时出手买房者面对节节攀升的房屋价格对易、谢们恨之入骨
,感觉是他们使自己的财富迅速贬值。但是,这还是没有阻拦乌
鸦嘴们的发言。今年,时任摩根士丹利亚太区首席经济师谢国忠
认为,经济硬着陆的风险再次上升。一季度总消费贷款(包括抵
押贷款)只占非金融部分总贷款增长的3.9%。抵押需求疲软暗示
中国住房需求已达顶峰。但建筑仍以超过20%的年增长率在增长
,2007年到2008年很可能出现严重的供大于求,地产行业师决定
这一轮经济着陆的重要因素。而且前一轮的刺激再次增加了硬着
陆的风险。如果出口减缓加上地产因素,经济的硬着陆几乎不可
避免。
现在,央行以官方报告的形式正面发出预警,当然可以理解为对
乌鸦嘴们说辞的认可。
今天是什么日子?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整整五周年的纪念日
。在这个时刻,讨论央行这么个报告,很值得玩味。
入世5年来,中国表面上取得着让全世界刮目相看的高速增长,经
济上攫取了日益庞大的国际市场份额,在世界经济当中看似举足
轻重。4月7日出版《每日工业快讯》援引当期《韩经周刊》报道
,1985年诺基亚公司进军中国,吹响了跨国公司进军中国的号角
,此后,爱立信、IBM等全球知名公司纷纷进入中国。现在中国成
为了诺基亚的全球第二大市场,中国人使用的手机中每3部就有1
部贴着诺基亚商标。而对通用、IBM、三星等闻名全球的大企业来
说,中国业务已成为它们全球战略最重要的环节。中国已成长为
跨国公司全球战略的核心,而不再是边缘。跨国公司进军中国可
以分为四个阶段:(1)1979年―1985年是探索期。中国提出改革
开放后,几家跨国公司最先进入中国,但当时对中国的看法并没
根本改变。(2)1986年―1992年为初步进入期。1986年,中国制
定了鼓励外国投资的规定,公布了一系列优惠措施,大幅放宽用
地规定。1986年到1991年,中国实际利用外资190亿美元,是此前
6年总额的几倍,但跨国公司并未在中国开始全面营业。(3)第
三个时期从1992年开始,持续约10年,是跨国公司的在华急剧增
长期,外资如潮水般涌入中国,1993年中国的外资企业数量比
1992年增长近2倍,呈现出爆炸式增长趋势。即使在亚洲金融危机
时,中国每年吸引外资数额仍有近400亿美元。(4)从2001年12
月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至今属于第四个时期。在此期间,进军中国
的跨国公司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有了很大提高。中国已经成为跨国
公司全球战略的一极,跨国公司从全球战略的整体结构而不再单
纯从生产或销售层面对中国进行研究,它们的在华企业开始拥有
生产、销售、研发、服务等一系列完整的商业体系。
中国成为跨国公司全球战略中的一极,这很让中国人兴高采烈。
不过,从2005年起,FDI呈现出增幅下降的趋势,国内媒体对此掩
耳盗铃地表述为发生着数量向质量方面的转变,却根本无视中国
各类要素价格、以及处于高度垄断状态中资源性企业产品价格普
遍上涨引发外资大规模撤离的事实;同时,中国在国际贸易中也
承担着日益重大的经济乃至道义风险,并直接转化为国内经济压
力。6月28日快讯,虽然中国的管理层不断致力于降低国际收支双
顺差,以减轻人民币的升值压力,但渣打银行日前发布的一份研
究报告预计,今年中国国际收支不平衡的局面将加剧,贸易顺差
的增长将远远超过去年,使得2006年可能成为中国外汇储备增长
最多的一年。由渣打银行高级经济学家王志浩撰写的这份报告预
计,2006年中国经常项目顺差将达到2170亿美元,占到GDP的8.2%
。再加上金融项目540亿美元的盈余,2006年底中国的外汇储备将
达到1.1万亿美元,这将进一步加大人民币的升值压力。该报告指
出,贸易顺差的增长仍是最主要的增长力量。预计2006年出口将
增长25.6%,进口增长22%,全年贸易顺差将达1870亿美元,较去
年的1340亿美元增长39.5%。报告表示,这一预测远远超过日前国
家发改委对于全年贸易顺差为1200亿~1300亿美元和国家统计局
预测的1000亿美元的数据。而根据海关公布的数据,今年前5个月
我国贸易顺差累计增长了465.93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
54.37%,5月份更是创下了130亿美元的月度最高纪录。但今年中
国资本项目顺差可能与去年相差不大。由于部分商业银行股份制
改革的完成,房地产市场也受到宏观调控的影响,两者吸引的外
资都将减少,预计2006年流入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FDI)将达到
750亿美元,略低于去年790亿美元的规模。
最近就要到中国来举行中美高层定期会晤的美国财政鲍尔森是带
着巨大的压力,美国国内对于鲍此行抱着不切实际的期望,企图
此行能够使中国在扭转双方贸易失衡和人民币加快升值速度方面
有突破性成就,但全世界都预计,这次访问将不会取得任何实质
性成果;而如果这样,将进一步引发米国人对华的愤恨以及新的
制裁措施。
这种巨幅的国际贸易动荡,更是给中国弱不禁风的金融带来了可
以预料的乘数风险。今年中工建三大国有商业银行IPO的成功,让
中国社会普遍抱着乐观的态度。面对12月11日中国兑现向外资银
行全面开放人民币业务的时刻,IPO的顺利过关似乎让人们看到了
中国的大型国有银行正在迅速缩小与外资银行的差距。不过,银
行领域却有着让我们很难放下心来的动向。4月7日,针对建行
2005年度业绩报告,花旗、美林和高盛三家国际投资银行的研究
报告均称其透明度欠佳。当天建行股价下跌3.5%。花旗环球金融
驻香港的金融机构研究部董事盖伯仁指出,建行的业绩报告有两
处表述不清楚。第一个有关税率。花旗计算发现,建行去年下半
年的实际税率只有20.6%,远低于国家法定的33%。第二个有关
汇兑。建行披露说去年出现13.06亿元人民币的汇兑净亏损,并称
主要原因是人民币升值导致其美元资产受损,花旗的报告推测说
,既然建行上市前已和汇金公司签订合约,对冲225亿美元国家注
册的汇率风险,那么这笔汇兑亏损应该不是来自资本金,而是银
行日常运营行成的亏损。
近来银监会副会长唐双宁也表示,中国的银行表现不尽人意,希
望中国的银行们能够提高非利息收入。这显示出金融界高管们对
中国的银行们的忧心忡忡,看着那些抱残守缺不思进取的银行无
可奈何。孙立平在《生活在不确定中》里谈到,“到2000年底,
全球虚拟经济的总量已达160万亿美元,其中股票市值和债券余额
为65亿美元,金融衍生工具柜台交易额为95亿美元,而当年各国
国民生产总值的总和只有约30万亿美元,即虚拟经济的规模已相
当于实体经济的5倍。换言之,世界上有每6个美元,就有5个是在
虚拟经济中。在中国,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比例也达到了1比1
。”在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成分对照的背后,表现出来的是第
三产业乃至国民经济整体的水平和素质。而中国信用和责任体系
的全面崩溃,导致金融服务业的萎靡不振甚至日趋削弱。
入世5年是个很关键的日子,这个日子表征着中国入世过渡期的完
结。4月20日快讯,世界贸易组织4月19日公布自中国加入世贸组
织以来的首份《中国贸易政策审议报告》,报告高度评价中国改
革开放政策所取得的显著成就,同时对中国未来发展提出建议。
这份长达300多页的报告详细分析了中国的经济环境、贸易与投资
政策、相关改革措施等,并对中国的经济前景进行了预测。然而
,报告指出,尽管中国的经济改革取得了非凡成就,但中国在未
来的发展中仍面临一些挑战。比如:城乡之间和沿海与内陆之间
的收入分配不均衡现象日益突出;经济快速发展造成土地、水和
能源资源的瓶颈以及严重的环境问题;需要进一步改革金融部门
和资本市场,以便解决资源分配不均衡的问题,包括在某些领域
的“过度投资”;中国一向重视把投资引向资本密集的制造业,
现在需要把重点放到资本不太密集的服务业上来;中国还需提高
劳动力素质,以便发展高附加值产业。对此,WTO对中国提出的5
点建议是:(1)消除城乡之间和沿海与内陆之间的收入分配不均
现象(2)打破能源资源瓶颈以及解决严重的环境问题(3)进一
步改革金融部门和资本市场,解决资源分配不均问题(4)把投资
重点转向资本不太密集的服务业(5)提高劳动力素质,发展高附
加值产业。贸易政策审议是WTO对全体成员适用的常规永久性机制
。按规定,贸易额在全球排名前四位的成员,每两年进行一次审
议;排名第5至第20位的16个成员,每四年一次;其他成员每六年
一次,最不发达成员的审议安排可更灵活。现在中国贸易额排名
已升至全球第3,今后这项审议将每两年进行一次。
通看世贸组织首次向中国提出的政策建议,哪一个都属于命门性
质,换言之,其中任何一项的实质性进展,可能都会伴随着绕不
过去的体制和机制的脱胎换骨。
面对入世后中国金融业的开放,国际上还是津津乐道。6月22日快
讯,近日,普华永道与经济学人智库联合发布报告指出,中国将
继续成为亚洲地区的主要并购目标。这项名为“寻求增长:亚洲
金融服务业并购活动展望”的调查预计,虽然亚洲金融服务业的
并购活动仍然受到监管政策及企业文化差异等问题的困扰,但由
于预期市场将进一步开放,并购活动在未来五年内将更加活跃。
调查显示,有52%的企业预期会在未来五年内在中国进行并购活动
。据介绍,近年来中国的并购活动大幅上升,外来并购交易总额
从2004年的24亿美元飙升至2005年的150亿美元;同期的已公布并
购交易也从27宗增至35宗。“虽然大规模交易未必会再出现,但
投资者对发展迅速的中国金融服务业的浓厚兴趣却是前所未见的
。”普华永道企业购并服务部合伙人费理斯(Matthew Phillips
)表示。目前,愈来愈多的国际金融机构在几乎得不到经营控制
权的情况下,对中国大型银行进行着大量的股权投资。但作为并
购交易的一部分,许多银行正在协商在基金管理、保险和信用卡
产品等领域组建合资公司的可能性。对此,普华永道中国大陆金
融服务部主管合伙人容显文认为,最大的变化是在中国金融服务
业这个监管和文化方面最富挑战性的行业,市场准入的障碍对并
购活动的负面影响正不断减少。投资者对政策限制的畏惧和不快
已经比五年前减少了很多,并且愿意直接或通过当地合作伙伴与
监管机构进行长期的沟通。虽然这增加了投资者的短期经营成本
,但从长远发展看,它无疑为投资者立足中国提供了更有利的基
础和强大的潜在竞争力。该报告称,就整个亚洲地区的金融服务
业并购而言,三分之二的受访者预期公司会在未来五年内进行大
型的并购活动,但高达40%的受访者认为,公司并无成功并购的往
绩。
什么叫做“监管和文化方面最富挑战性的行业”?什么又是“市
场准入的障碍对并购活动的负面影响正不断减少”?这恰恰反映
出中国金融业的本质,那就是一方面,中国的银行们对外开放的
程度让全世界都感到惊讶:将国民经济的生命线如此拱手出让,
实在让人看不懂一向高呼捍卫国家主权的地方却明目张胆地将金
融主权如此作践;另一方面,中国的银行们几乎处于不设防的监
管状态,贼不走空导致了太多银行从上到下人员的锒铛入狱;中
国的银行本质上就是委府的走狗。坊间一直关注,今年4月26日,
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建设部、中国人民银行和银监会五部委联
合发出《关于加强宏观调控,整顿和规范各类打捆贷款的通知》
,明确规定,金融机构要立即停止一切对政府的打捆贷款和授信
活动,地方政府不得为贷款提供任何形式的担保或者是变相担保
。因为地方政府以财政或其他收入进行担保,不仅与目前的法律
相抵触,而且有悖于政府财政从建设性财政政策向公共财政政策
转变的主基调。一季度我国商业银行贷款增长达到1.26万亿,其
中以政府为主导的贷款就占据了半壁江山,而各地方“银政合作
联盟”无形之中成了影响宏观调控效果的最大障碍。
就这么一堆破烂银行,被当作是我们主心骨。如此状况,安能让
我们踏实在一旦比如房地产领域出现风吹草动,不堪一击的中国
金融会顷刻之间土崩瓦解?
崔之元给我发来的材料当中,有摘自网络上流传《国际金融报》
的一则报道。 [ 击鼓骂曹 ] 于2006-11-29 16:40:12 上帖 [ 发
短信 ] [ 表状 ] “投资中行工行 外资股东一年内账面净赚逾
1600亿”在交通银行上周宣布计划在上证所发行45亿股A股后,汇
丰控股即表示,将通过各种途径增持交行股份,以维持其19.9%的
持股比例。汇控行政总裁纪勤曾在 11月20日表示,公司正研究有
关股权可能被摊薄事宜,但他拒绝透露会以何种方式维持其持股
量,例如是以QFII资格购买A股,或是在香港股市增持交行H 股
。海外投资者对国内银行如此青睐,一方面源于人民币升值前景
下对中国银行业盈利前景看好,另一方面也是由于确确实实地尝
到了投资中国银行股的巨大甜头。中行和工行在相继实现A股和H
股上市后,股价表现十分强劲,据本报统计,昔日入股这两家银
行的外资股东们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就一举获得了约1655亿港元的
巨额账面盈利,可谓是赚得盆满钵满。以中行为例,在其H股发行
后,外资机构在2005年底前入股所取得的中行股份均转为H股在一
年后获得流通。由于苏格兰皇家银行集团有限公司、淡马锡、瑞
士银行分别斥资31亿美元、15亿美元、5亿美元和7500万美元不等
,分别取下了中国银行10%、5%、1.61%和0.24%的股权(淡马
锡原计划31亿美元拿下中国银行10%的股权,但未获认可,最终
以15亿美元取得中国银行5%的股权)。不考虑发行期间的认购和
增持,仅以原始入股所取得的股份为依据,在中国银行H股正式招
股发行前,外资持股情况如下:苏格兰皇家银行集团有限公司
(RBS)通过旗下的RBS China持有20942736236股,占发行前比例
8.467%;新加坡淡马锡旗下的亚洲金融控股私人有限公司持股
11785825118股,占比 4.765%;瑞士银行持股3377860684股,占
比1.366%;亚洲开发银行持股506679102股,占比0.205%。以中
国银行11月21日H股收盘价格3.8港元计算,上述该股份股权相对
应的市值分别为RBS China 795.82亿港元、亚洲金融控股447.86
亿港元、瑞士银行128.36亿港元、亚洲开发银行19.25亿港元。就
目前的市值和汇率水平来看,上述3 家外资股东在股权投资上已
大赚了554亿、331亿、89亿港元和13.4亿港元,增值已经超越2.3
倍。工行方面,今年1月27日签署协议以37.8亿美元入股取得工行
10%股权的高盛集团、安联保险公司和美国运通公司3家外资机构
,在工行A+H发行前,所持有的股份分别为16476014155股、
6432601015股和1276122233股,占发行前总股本比例分别5.7606
%、2.2452%和0.4454%。以工行H股11月21日4港元的收盘价格
计算,这部分股权价值已经达到967.39亿元。三家财团一共赚到
了672亿港元左右,这部分股权投资同样增值了2.28倍。在近两年
中,多家中资银行股在港上市后均受到追捧,其良好的业绩增长
能力已经在国际上塑造出中资银行在资本市场上的特色和地位。
海外上市银行纷纷准备回归A股市场,加上不少银行均期望在未来
一两年内完成A股上市,外资机构们对银行股权的兴趣看来只会越
来越大。
看了这样的消息,我们也就确实能够知道,所谓国有资产流失到
底是否真实以及究竟是怎么实现的了;也许,把这种状况形容为
卖国求荣也并不为过。
面对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委府方面也忙不迭地出台着政策。11
月16日,发布了《外资银行管理条例》。有评论捧臭脚道,其“
国民待遇、谨慎监管及法人主导”三原则,既维护了中国入世承
诺的严肃性,开拓了中国银行业有效利用外资的新格局,同时也
在考量各自实力的基础上均衡了未来竞争格局;采取“法人主导
”原则,可以看得见的好处至少有三:一是可以防范外资银行(
海外法人)的经验风险通过分行向我国传导;二是国内可以根据
本国经济发展需要对具有国内法人资格的外资银行实现必要监管
;三是鉴于目前具有国内法人资格的外资银行数量较少(14家)
,外资银行分行较多(191家),后者向前者转制需要一段时间,
使外资银行进入中国市场变得更为有序,亦使中资银行和政府监
管都更加从容。(11月20日《瞭望新闻周刊》)而外电对于这个
条例的评价则是,中国当局在兑现入世承诺方面耍花招,不断利
用政策来为金融市场开放设置障碍。
其中,反映出中国入世追求与成效方面的本末倒置。中国入世,
历经13年“艰苦谈判”,实际上是为了通过此举来达到凭借外力
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目的,以缓解国内力量根本不足以动摇已经
固化了的既得利益所有者将社会转型的过渡期固定为旷日持久的
双轨制,以既能享受计划经济体制下威权政府的权力租金,又能
占有市场经济形态里惟利是图的放逐,选择性地随心所欲使用“
与国际接轨”和“中国特色”作为硬币的两面。
更为凶险的却是,即使是为了融入国际社会,中国方面对于主权
的割舍也到了令人目瞪口呆的地步。Hills & Company首席执行官
、乔治·布什总统时期的美国贸易代表卡拉·希尔斯(Carla A.
Hills)怎么说来着?“在制成品方面的谈判落后于农产品方面,
很少有WTO成员国真诚地提出要打开服务市场,诸如银行业、保险
业和通信业,而这些对于包括美国在内的工业化国家而言是至关
重要的。”可我们看到的却是,前中国政府领导人为了达成入世
目的,请求美国人到了让全世界噤若寒蝉的地步,为此不惜把中
国的银行业、保险业和通信业全部奉送。
如此,我们也真算是内外交困了。而这种情况下,房地产领域里
出现什么事故,就会连带上中国的金融。而全社会都共识于,如
果中国的金融不出问题,中国经济怎么着都不会有麻烦;而如果
中国经济真是出了事,必定是中国金融惹的祸。
那么,如果中国的银行们出了问题,这个社会能是个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