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车协集体抵制中华联合事件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6/13 12:42:33
《关于停止向中华财产保险公司投保的建议函》由重庆风神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所撰写,希望重庆车协建议协会会员暂时停止向中华财产保险公司重庆分公司投保。
中华联合保险公司总经理孙月生的百亿保费计划在重庆出了小意外。
2005年12月12日,一份《关于停止向中华财产保险公司投保的建议函》(下称《建议函》)摆在重庆汽车商业协会(下称“重庆车协”)秘书长周锦的桌上。
《建议函》由重庆风神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重庆风神”)所撰写,希望重庆车协建议协会会员暂时停止向中华财产保险公司重庆分公司(下称“中华重分”)投保。
重庆车协是重庆市汽车经销商的一个联合组织,几乎囊括了重庆所有的汽车经销商。
重庆车协在接到该建议函后迅速召开了会议,并向所有会员下发了一个函,后面附上了建议函的全文。
此次冲突的背景是中华财险推行低保费政策而引发车行的激烈反弹,更为严重的是,市场怀疑中华重分现金流出现问题。
重庆风神冲突
重庆车协的内部刊物《汽协简报》2005年第014期上刊登了《关于加强企业管理选择合作伙伴的函》,该函要求:在与保险公司的合作过程中发现问题后,要及时协商或终止合作。后面,附加刊登了由重庆风神总经理毕畅宝签发的《建议函》。
“在收到重庆风神的《建议函》后我们紧急召集了骨干会员商讨了对策。”周锦告诉记者,在2005年3月后,中汽西南,商社汽贸,互帮汽贸以及百事达汽贸等大的经销商都已经终止和中华保险的合作。周锦说,“以后,很多车商都不可能再和中华保险合作了。”
中华重分和重庆风神的冲突是在2005年11月爆发的。
重庆风神《建议函》显示:从2005年11月开始,中华重分不再履行协议价格,而且对事故车辆以竞标的形式来选择维修单位。对4S店备件采取6到8折不等的价格核赔,凡是具有维修资格的修理厂都可以参与维修竞标。
4S店和偏棚汽车的成本存在着巨大差别。一个部件的正厂价和副厂价差距可以达到几倍。而4S店只有正厂价一条渠道。但是,“(中华保险客户服务部的总经理)卢生华却说,只要有合格证就可以修,不管是2A还是3A资质。这让我们感到很难做。”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风神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周锦说,“保险是以4S店名义办理的,顾客在车辆维修以后出事了要找的是4S店,不是偏棚车修厂。这样就造成4S店事实上的信誉损失和客户流失。”而据记者了解,人保财险的车辆维修基本都由4S店来做。
重庆风神认为这样“损害了经销商的利益,而且更加严重的损害了顾客利益”。所以坚决不同意。并就此与中华重分进行了协商,但是没有达成协议。
在此之前,双方曾经有过蜜月期。
中华重分于2003年进入重庆,据当地媒体披露,中华重分和全国其他中华保险的政策一样,也推行低保费扩张策略。上述风神内部人士介绍,中华重分给重庆风神的保费是6.3折。正是看在该折扣上,重庆风神和中华重分开始了合作。
重庆风神成立于2003年6月,旗下拥有东风NISSAN和东风标致两大汽车品牌。汽车保有量近2000台,2005年营业收入为2.5亿。
汽车经销商和保险公司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经销商为保险公司推销保险,以后车的维修就交给经销商来修。因此,重庆风神为推销中华保险也是不遗余力,曾经自己掏腰包帮中华重分送服务,送油漆等等。
据一位知悉内情的人士介绍:在蜜月期,重庆风神为中华重分每个月的贡献大约为15万元。中华重分的扩张策略在重庆初奏凯歌。
周锦说:“重庆50%的汽车经销商都和它合作过。一个新的公司能够做到这个地步,你可以想象中华重分扩张力度之大。”
中华重分总经理林涌向记者透露,截至2005年12月,中华重分实现保费收入2.58亿,车险所占比重为77%,在重庆的排名位居三甲。
缘起低价策略?
林涌否认了周锦所说的几家大汽车经销商停止合作的说法,他告诉记者,“中汽西南和商社汽贸是在第三季度开始和我们合作。”
重庆中汽西南韩亚专卖店的袁岗告诉记者:他们曾经和中华重分合作过,但是现在已经终止。百事达汽贸的彭总对记者说,“2005年中期开始合作的,现在和中华保险的合作很少,保费都用不上比例来说。”而重庆互帮汽贸则以涉及商业秘密为由拒绝透露相关问题。
林涌随后解释,“保险公司和经销商一般有一个约定:把一定金额的理赔权交给经销商。但是我们没有那样做。所以,和那些大的经销商合作很少。”中华重分曾经和重庆的19家汽车经销商签定一个《中华重分协作体管理办法及协议》。该“协作体”包括中汽西南和商社汽贸以及重庆风神等等车商。该协议显示:“协作体”的服务功能是作为事故车辆的承修方,为客户介绍中华重分的理赔流程,协助办理索赔手续。另外,受保险人委托,垫付小额赔款,定期与中华重分结算。
该协议有一条小的标注:根据情况我公司授权被保险人2000元的事故处理权限。其中的“我公司”是指中华重分。
“这就是理赔权。”上述中华重分内部人士说。记者向几位专家咨询也得到了相同的答案。
另一位市场人士告诉记者,中华保险不管是重庆还是其他地方,低价都是抢占市场的“杀手锏”之一。而理赔权是保险公司最为核心的东西,关乎维修质量和保险公司信誉。一般而言,汽车维修厂只是配合。理赔权的下放是低价策略抢占市场的极端表现。
该人士举例,就家庭自用车而言,把折扣打到6.3折必然亏损。刚刚进入重庆的安邦保险最低折扣为7.5折。在重庆风神和中华重分终止合作后,平安财险接过了该业务,“平安没有给我们打折。”上述重庆风神内部人士说,“低的折扣意味着收入的减少,但是承担的风险没有变化。一般而言,当年收的保费有30%用于当年的赔付,其他部分风险要在以后才显现。因此在低保费的情况下,必然要求要有高的增长速度来匹配,这个速度必须在20%到30%,才足以使公司滚动发展。但是,市场容量是有限的。如果增长速度一旦减缓,积累的矛盾就会爆发。表现就是拖欠保费,降低维修质量等等。”
林涌否认了中华重分的费率最低的说法。“中华重分确实不是最低的。还有几家很小的公司比它低。”
重庆风神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现在中华重分还拖欠重庆风神近20万,其中一部分已经有两个月了。而这种现象是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针对市场上出现的中华重分现金流紧张的说法。对此,林涌认为这是一个可笑的说法,他认为分公司不可能出现现金流断裂的局面。
但上述市场人士认为,“分公司也会现金流断裂,如果某个月大的赔付比较多,现金就可能为负数。这种现象对小保险公司来说更为明显。我的一个朋友在一个小的保险公司做老总,个别月底对两三万的保费进账都非常期待,以便用来发放工资。”到记者发稿为止,并没有正面得到中华重分现金流紧张的相关数据。
但林涌透露,中华重分2006年的口号是“绕过低价陷阱,打造保险品牌”,这似乎意味着对中华重分的过去做法进行适度的调整。
但是,由于中华重分不是市场领导者,以前它靠低价策略来打开市场,现在把费率提上去,客户的接受度将是一个问题。
中华重分能否在这个冬天绕过这个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