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liang - 吃在中关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6/13 01:25:20
吃在中关村
过去两年,去了韩国、日本和法国,从此以后,再也不假装特有档次地说:“请你吃法国餐吧?”&“请你吃日/韩餐吧?”
去汉城,某有钱的大哥接待,我满心就想找个大馆子(怎么也得门口有个狮子,两层楼以上吧)好好吃一顿,所以他每到一个馆子前停下,我都说再走走吧。走了40多分钟,逛了超过4个街区,大家都快瘫了,我终于确认韩国没有大馆子之后,我们进了一家看上去也就那么回事,装修和规模都不及俏江南的饭馆。吃了顿我觉得很汉拿山差不多的饭。不同的是人家的烤牛肉,20美金1小盘。
日本餐就没什么可期待的了。(呵呵,好我也说不好呀)
去法国的时候,对法国大餐实在是很期待。我们飞到尼斯,然后开一辆车经嘎那、里昂、马赛、普瓦捷到巴黎,基本上吃了从法国南部以海鲜为主到法国中部以禽畜为主的,城市与乡村的不同风味的吃的。基本上吃一顿失望一顿,从气派到餐具到味道没有任何能让人肃然起敬的。最后那个在古堡里吃的那份人均70欧元的大餐使我对法国美食的景仰破碎的如ZUMA里那个失败的青蛙。
不过法国之行让我理解了为什么每当问老外是否喜欢中餐,他们总是很客气地说喜欢。因为今天法国的中餐厅依然如中国80年代末的一般餐馆水准。难怪老外来北京去什么见鬼的利群烤鸭店,基本上法国现在的中餐馆就那个样,或者就是去琉璃厂,拐弯再拐弯的小胡同里的破旧小饭馆。陋巷里,小小的门面,不超过10张台的规模,糊涂的菜相,含糊的口感,老外以此认识中餐完全是对中华美食的误读呀。从此,我对接待老外都认真一点,带他去点好的地方。北京随便就能挑出100个地方,让他们看花眼吃掉下巴。
就在中关村附近,我常去的馆子就有超好吃的东西:
烤鸭:想当年,我老爸说他要是提了师长就请我吃烤鸭。现在烤鸭已经成为北京最便宜的菜了。38块,2个人连饭带菜都有了,还吃不完。一般的小馆子做的都不错。紫玉饭店的好一点。
湖南菜:2000年左右的时候川菜很火,不知不觉,最大的几个馆子都是湖南菜。湘鄂春湘鄂情都不错,据说是财政部定点;腾达大厦的湘临天下很不错,私密性很高,适合请大领导。要知道上个世纪请大领导只有4星以上的酒店才可以呀。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在中关村外专公寓对面的火宫殿。98年的时候,我曾坚持半年几乎天天在那里吃饭,天天要求他们给我贵宾卡,人家一直不给,我一直去。这么多年过去,还是那么偏僻,环境还是那么差,菜还是那么不便宜,照样很火。P/S这是毛一丁的定点餐馆。毛一丁的主点菜为剁椒鱼头,剁椒鸡蛋,萝卜干炒辣肉,墨鱼炖肉。我算过,毛一丁吃了这家饭馆的最少300个鱼头。所以在这里吃什么听他的没错。其实很久以前北大西门对面有个小长城,萝卜干炒辣肉我认为北京第一,不知现在还在不在。知春里路口有个男豪湘菜,曾经有1年左右时间味道极好,不过现在换了厨子,已经没法去了。在就是学习俏江南模式在北京写字楼开的雅竹,环境还可以,味道实在一般,紫金大厦对面的胡同里的老湘菜不错,蓝旗营万圣书园对面的红辣仔不错,有两家店,两家都可以,芷江鸭一定要吃;
湖北菜:被九头鹰九头鸟搞得湖北菜好象就是它了。我还是怀念以前蜀味浓旁边的那个湖北菜馆(名字就叫湖北菜馆)。
辣火锅:推荐皂君庙的海底捞,味道不错,营销意识一流,看看人家怎么做餐饮利马觉得自己的工作很含糊。以前爱吃紫金大厦的狮子楼,搬走了就没再去过。金山城我觉得一般。双安的金山城非典后重新装修了,搞得非驴非马,金源新燕莎5层的金山城环境很好,是该地环境最好的一家。
羊肉火锅:想当年与吃友N人,结伴计划吃遍白塔寺一条街,结果扫街未半,腰围告急,遂罢。推荐友人居。因为那是SEAGATE的大代理开的,同仁来着。而且什么口福居、东来顺确实没吃出好来。那些不沾料的小肥羊之流也确实不好吃。
川菜:上世纪首体对面有家宗江老川菜,总店在广州,毛血旺北京第一,搬走后再也不知道哪里去了,有人知道千万告诉我,谢了。我认为毛血旺是检验川菜水准的标尺。知春路的川东重庆菜,比其今天以扩大依然小的馆子,我还是怀念当年的那个小小的馆子,据说当时的大厨是从金山城挖来的,但是我确实觉得金山城不如这里好吃。当然现在已经下降了。麻辣诱惑和沸腾鱼乡差不多,但是菜种少,如果每个星期去一次连去1个月,就没什么可吃的了。不知这种缩减菜单的做法是不是和麦当劳学的。海淀图书城那的蜀味浓,味道一般,但是时间长,它旁边的两个馆子都几易其主,比如当年号称是张玉凤开的毛家菜今天叫白家大宅门,只有它10年不倒。据说卫慧声名鼎盛的时候来北京,与我的几个无聊朋友就在那请卫小姐吃饭。其实如果肯跑远点,小西天的香丰阁不错。门面一般,但是有4层楼,有很多新菜,水煮猪肝很好吃。紫金大厦对面的另外一条胡同里,有家新开的川菜,据说厨子是从渝信挖来的。小饭馆,味道不错;大华路口有家就叫水煮鱼的馆子,99年开在紫竹桥下,我确实是从他那第一次吃到水煮鱼。在牡丹园环岛东的
上海菜:上个世纪航天长城大厦下的长锦食府是我见过最精致的餐厅,爱吃它的桂花芋泥;无名居不错,没有大堂全是小雅间,推荐叫花鸡和软兜长鱼。美林阁专开在写字楼里,味道也不错,推荐蟹黄烩饭。杭生记不错,龙井虾仁比张生记不差,价格便宜很多。
粤菜:因为我不爱吃粤菜,所以推荐鲍鱼公主,环境很好在数码大厦的30多层,可以看风景,如果不吃鲍鱼也没多贵,但是人少,所以很舒服。知春路的潮泰海鲜楼据说比较正宗,不过那确实供应广州凉茶,长安街上的荔苑也供应。还有就是顺峰啦。呵呵
在中关村还是一片小平房,联想和四通连在一起的那个小二楼是最漂亮的建筑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吃过中关村的每一家餐馆。
如今的中关村高楼林立,总是有新的好吃的冒出来。比如SOHU搬到清华附近,立竿见影地提升了附近的饮食档次。
看着一天天豪华起来的中关村,想起鹿港小镇的歌,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没有霓虹灯。
P/S:谈到吃,不能不谈两个大佬。
一个是流星雨的总经理韩云,大概97年的时候,他对我说他练习点菜3年,初有小成。点菜的学问包括首先,和谁吃,预算多少,计划吃出什么感觉来,然后再有主菜和辅菜的搭配,菜型菜色菜内容摆在一起从视觉到营养是否合适等….服了
另一个是瑞星的老板王莘。我告诉他我正以王语嫣背天下武学的姿态背天下菜谱,人家告诉我如何把鲢鱼做出鲤鱼的味来,如何惟妙惟肖地炸出和肯得基一样的鸡翅,做牛肉面的牛肉应该是多大的块最合适….我说我要写本谈吃的小说,人家停下筷子问服务生,你的鹅掌不是鲜的也不是冰鲜的,是用碱水发的,拿下去不吃了,然后说我为什么吃鲍鱼,因为现在鱼翅和燕窝都很多假的,而鲍鱼做不了假,比如我们现在吃的,就是冰鲜的,虽然不是他外面摆的那种发出来的,但是真的。他又说他自己去买鱼翅,自己在家做,和外面吃到的完全不同……我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