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摇滚时代的反叛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6/13 12:44:46
——读《麦田守望者》的随想

几天前无聊的时候,翻出《麦田守望者》重读了一遍
也许是由于最近常听爵士乐,听了很多五六十年前的东西
觉得自己似乎更接近考尔菲德们的时代了
大战刚刚结束,一切似乎欣欣向荣:
一个新的世界正在重建;
一些新的思想开始萌动。
和六零年代及以后的日子不同,
反叛还没有开始跟负载它的各种媒体被贩卖。
但出生在中产阶级的年轻人已经开始反叛,
就像那以后的一部影片的名字:无因的反叛。
很难说清楚他们到底要反叛什么,
这就是那个时代的反叛,最初的疯狂。
霍尔顿·考尔菲德还没有成为凯鲁亚克,
跟烟、酒、毒品一起上路,
而是继续在内心的反叛作和他的家庭身份相衬的中产阶级。
因为反叛还不是时尚?
至少我这样想。
想起来,霍尔顿·考尔菲德可算是有记载以来的第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叛逆青少年。
在他之后叛逆成为时尚成为商品;
在他之后音乐、文字、影象媒体前所未有的广泛的传播着反叛;
在他之后那个年纪的人敢在成年前做任何事情,将叛逆的时效大大延长,
甚至有人终其一生都是个反叛者,虽然那通常是因为他们的一生被麻醉品和兴奋剂大大的缩短了。
但这些没有出现在霍尔顿的年代。
他的年代里,附庸风雅的中产阶级精神才是最有商业价值的媒体传播方式,
(这一直是主流文化——请注意:在这以后主流文化并不一定是最有商业价值的文化)
就像酒吧里和着香烟与烈酒的爵士乐:
西装革履的男人在钢琴前弹奏着放荡,
还有过裹在丝绸裙装里的女人轻声附和,
衣冠楚楚的男人和女人在这样的音乐中翩翩起舞。
年轻人和成年人拥有一样的文化选择。(这是重点所在?)
当霍尔顿这样的孩子不只是意识到自己的思想与父辈们不同(这种意识一直都存在),
而且明确的想把这种意识用行动来表现出来,
新的文化方式就产生了。
比起他的晚辈们,霍尔顿所做的一切没有哪一点让人吃惊,
但比起那些辛苦的想要假模假样的生活下去的年轻人来说,他几乎是个英雄。
_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