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医疗制度的不足之处(东方早报 2006-13)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6/13 13:51:40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早报自由谈
美国医疗制度的不足之处
早报美国特约撰稿人 吴琦幸 责任编辑 魏英杰 刘景 单雪菱    2006-1-13 2:07:27
国内反思医疗体制改革,多见援引美国医疗制度的经验。事实上,美国医疗制度固然优点多多,但也有其弊端。譬如很多人对于美国的医疗制度有一种误解,认为虽然医疗费用昂贵,但是服务至上,有着最先进的医疗素质、器材和人才。遗憾的是这只是人们的一种良好的愿望和用高价换高质量服务的逻辑推理,事实上并不是完全如此。
在美国,有的医生为了获得高额的医疗费,小病当大病治,门诊当成手术治疗等等的丑闻在我十多年的见闻中已经不少。前几年ABC电视台曾经报道,有一家骨科医生诊所,对前来求诊的一般骨痛病人常常施以截肢手术,以获取高额保险医疗费。后来一位电视台记者假装手指骨痛求诊,那医生居然也一口诊断需要截肢,而且立刻要安排,吓得该记者急忙逃出,而这一切早被他隐藏的摄像机拍了下来,后在电视新闻中播放,全美震惊。当然,这已经属于触犯刑法的极端例子,后来遭到刑事起诉处理。
这只是极个别的例子,也许只是坏了一锅汤的老鼠屎,为数不多,任何地方都有。但是在美国仍有少数贪财医生游走在法律的边缘,软性敛财,虽然没有触犯刑法,却也大大危害病人权益,病人有时又对他们无可奈何。如我女儿去年6月发生车祸引起右手骨折,一家私人诊所医生看了片子之后说要动手术,需用钢钉固定。并特别说明,钢钉固定一年后还要动手术取出,也就是要动两次手术,每一次的手术费用大概是1万美金左右。另外他说时间已经排满,次日晚上6点动手术,手术一小时,手术完了后在医院住一天,住院费一晚大概4000美元左右。我们听了后感到不妥,于是找了其他医生咨询,另一位医生看了片子之后说确实需要手术,但是不需要做两次,因为有一种高级钢钉不需要取出来的,而且手术后也不要住院,明天中午手术,休息一小时就可以出院。碰到两个医生却是完全两种不同的治疗方式,聪明的读者一定猜得出,当然是前一个医生赚钱多。虽然这是由保险公司支付,但是却让病人付出更多的痛苦,而如此“欺诈”保险公司的例子,聚沙成塔,也难怪美国的医疗保险费会急速高涨,去年已经涨到每个人月付300美元左右了。
付了保险费之后,美国人是不是一定可以享受最优质的医疗服务?也不完全如此,因为美国采取的是所谓家庭医生制度,病人不管何种病症,首先需要到自己的家庭医生那儿看病,由家庭医生决定是否转到专科医生那儿。所以家庭医生又叫做全科医生,虽然号称全科,实际上是样样都不精,头痛脑热的常见病可以开点处方药,稍微有些疑难病就会耽误病情。常常听说一些家庭医生诊断失误而导致病情加重的例子。我的一个朋友不久前摔了一跤,立刻到家庭医生那儿就医,拍了片子之后,该家庭医生说没有骨折,两个星期后就会痊愈。朋友便放心地按照原计划赴大陆开会公干,还加强运动。到上海后,经过上海医生拍片检查,明显是骨折,但是已被耽误了治疗时间。
为了减少保险公司的医疗费用,美国的保险公司当然希望病人越少转专科医生越好,对于转科的病例严格审查,不符合转诊的病人不付医疗费,这就使家庭医生在转诊时更加小心,但是也使病人被误诊的可能性加大。
为了改变美国私人诊所所带来的弊病,美国的政府和医疗机构以及一些保险公司也尝试建立中国式的大医院医疗制度,例如,行之有年的恺撒保险机构就创建了大型的医院和综合诊所,有点类似中国的国家医院。恺撒保险机构既是保险公司,又是医院,病人一律在自家医院诊疗,同时自设药房,大小手术都不用找其他私人医生,真的做到了肥水不流外人田。但是且慢,恺撒医疗的弊病也随着它的诞生伴随而来。由于实行的是薪水制,其报酬无法和私人开业诊所的医生相比,私人诊所的性质说穿了,就是医生当老板,多赚多得,而恺撒医疗的薪水制度没有创业的挑战性,无法刺激医生的精益求精,因为只有创造个人的名声和口碑,才会为医生带来更多的病人。于是,恺撒医疗常常无法得到一流的医生,很多医生在恺撒做到功成名就之后,都外出自己开业了。恺撒的医生常常是医学院刚毕业的人,为了在恺撒医院中获得实践经验,一旦实习期满,大部分人都到社会上去闯荡了。在恺撒医疗机构中就诊的病人往往得不到最好的医疗服务。前述的那位骨折病人被误诊的病例就是来自恺撒。
其次,由于是大医院,其制度需要几百上千人协同合作来实行,比起只有几个人的小诊所来不知效率慢多少。如果大医院根据自己特点,实行合适的方式和制度,也应该是相得益彰的,但是在美国这个以私人诊所为主要特点的医疗服务形式中,恺撒不得不实行私人诊所式的服务,于是问题就来了。大医院是综合性的,它却不发挥综合各种专科在一幢大楼的特点,实行随意挂号制度,就像中国医院一样,对病人来说就会方便许多,不,它实行的也是家庭医生制度,使病人在家庭医生和医院之间团团转。既是综合医院,就应该随到随看,以方便病人,不,它也要实行预约制度,也就是任何病痛都必须事先约好,这本来是私人医生一个人来不及看完病人而不得不采取的方法,大医院有的是医生,不必担心病人的多少。这种预约制度,将大医院的好处都放弃了,于是病人仍旧无法在当天得到治疗。
当然这些现象只是美国医疗制度的弊端一面,并不说明其优点不足以让我们借鉴。我想说的是,我们应当扬长避短,综合借鉴这些有益经验,制定适合中国的医疗保障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