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强制执行”应警惕负面示范效应(2006-1-17)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6/13 13:04:38
“强制执行”应警惕负面示范效应
www.thebeijingnews.com · 2006-1-17 0:38:07· 来源:
法院的被动性是司法性质所决定的。但被动的法院并不失主动性,无论是在案件的审判过程中,还是于判决的执行,司法都有很多主动的空间。而被动司法一旦主动则需要十分谨慎,朝阳法院的“强制执行式堵被窝”,被北京高院“叫停”即说明这一问题。
司法的主动性首先体现在案件的审判之中。案件的审判当然是针对个案,但个案审判的意义绝不限于本案,实际上它对社会起到示范效应。对社会上的同类案件来说,个案的审判实际上是在确立一种行为模式。“遵循先例”虽然没有被认为中国法律适用的一项规则,但法院对个案的判决却实实在在地支配着人们的社会生活。没有人敢于公然和法院判决所确立的规则“叫板”。
因此,法院在对一个案件作出判决之时,当然应当考虑本案的具体情况,但同样也不能忽略的是案件所依存的社会。
众所周知,业主和物业之间的矛盾是当今中国社会突出的一大矛盾。这种矛盾因源于中国社会的转型而比较复杂。业主、业委会、物业公司这些“新生事物”的出现,无疑意味着我们需要寻求一种新的关系模式。
业主与物业之间频繁发生的冲突表明的正是这种社会需求。但我们的制度供给却不尽如人意。北京太平家园等业委会更换物业公司得不到“主动”政府部门的支持,业主不交物业费却被“被动”的法院“主动”执行。
须知,在业主与物业的博弈中,物业处于强势地位,业主则明显处于劣势地位。业主的劣势不仅在于与物业的信息不对称,还在于业主的生存要靠物业,业主是“跑得出和尚跑不了庙的”。
因此,法院对业主的强制执行有时会起到不好的示范效应。由于物业纠纷问题复杂,采取简单化的强制执行方式了事,也无助于我们确立一种业主与物业之间的合理关系模式。
当然,法院的判决得不到执行也在挑战着司法的权威,而司法的权威又是法治国家的必要条件。我们抛开判决的正当与否不论,究竟应当如何强制执行呢?
强制执行是一种暴力手段,任何暴力手段都必须注意其正当性。一个正当的强制执行需要遵守以下规则:一是穷尽一切手段。也就是说,强制手段的运用应当是最后的手段,具有迫不得已的性质,在强制执行之前,可以有许多形形色色的手段:说服、教育、训诫、劝导等等,只有在采用所有手段都不能奏效的情况下,才能够采用强制执行。
二是最小损失原则。强制执行是一种暴力手段,它对公民的权益构成最大的威胁。因此,即使在需要采取强制手段之时,也不能不考虑手段,还需要符合比例原则。
所谓比例原则的基本涵义就是,所采取的手段与所针对的行为二者之间应当成比例。类似“堵被窝”、对人身的拘留等手段,很难说其符合比例原则。
三是要遵循伦理道德底线,不得逾越。对于人民的国家、人民的法院来说,即使是强制执行,也有其行为的道德底线,有些措施是不能采取的,以恶制恶、以暴制暴的思维方式是强制执行中最需要警惕,也最需要防止的。
□张树义(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新京报:“强制执行”应警惕负面示范效应(2006-1-17) 新京报:警惕爱心争夺战的负面效应(2006-1-5) 新京报:民事强制执行对象是财产不是人身(2005-11-1) 新京报:单靠强制执行难以根治物业纠纷(2005-11-1) 新京报:警惕“平价医院”成为“形象工程”(2006-1-12) 新京报:法官堵被窝强制执行物业费(2005-10-31) 新京报:高度警惕“黄禹锡”产生的氛围(2006-1-21) 新京报:高度警惕“黄禹锡”产生的氛围(2006-1-21) 新京报:环保要有出路应离开狭隘人类中心主义(2006-1-8) 新京报:中国医疗应追求“低水平,广覆盖”(2006-1-10) 黄典林:火车票务信息应透明化(新京报 2006-1-10) 新京报:中国医疗应追求“低水平,广覆盖”(2006-1-10) 侨报 中国应警惕新“地主” 美国《侨报》:中国应警惕新“地主” 美国《侨报》:中国应警惕新“地主” 新京报:警惕财富转变成肆虐的日常权力(2006-4-23) 杨东平:警惕变相重点校重点班挑战《义务教育法》(新京报 2006-9-16) 社论:西丰拘传案:警惕对记者滥用诽谤罪(新京报 2008-1-8) 唐钧:警惕一些基层单位的“黑化”倾向(新京报 2008-1-26) 新京报:政府部门应带头开放内部设施(2006-5-9) 电子政务不应排斥网民批评(新京报 2006-6-9) 大学不应成为本校教师子弟学校(新京报 2006-8-31) 石嘉:官员违规公费出国应勒令“还钱”(新京报 2006-9-18) 秦关:“彭水诗案”不应到此为止(新京报 2006-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