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改进创业投资操作方法的若干思索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6/13 13:06:45
王朋
内容简介:我国创业投资若干操作方法应改进。本文先对“创投”定义加以修改后,提出相应的操作改进。重点是实行科学的项目设计,核心是创业投资项目的合格标准(本文提出10条标准)。在此基础上,设计新的“创投”操作,主要是建设以“项目设计”为中心的“创投”服务支持体系。最后以当前创业投资认为难有前景的“农业、资源、社会科学”等3类创业投资项目为例,对本文的观点加以说明。
关 键 词:创业投资操作  新的操作设计  农业和社科“创投”
创业投资(风险投资)不但对促进知识成果投入实用有很大助力,而且也有很好的商业价值,这些都不必说了。但我在基层长期观察,认为如果对创业投资若干操作加以改进,在我国可能会有更好发展。
本文主要实践观测点在西部省区,特别是在新疆。所以我不认为,本文观点在沿海发达地区也同样适用。
预先说明,本文仅就“创投”实践中应有的改进结果作出探讨,而不与当前社会对“创投”的各种认识进行争论。
一、先要改变观念
对我国当前的创业投资操作,我认为先要有观念的改变:
首先,对“创业投资”定义可以考虑作如下改变:
初期规模不大的、可持续经营的项目,如果不但有很大市场潜力,而且含有别人不易模仿的知识,致使这个项目有比较高的竞争门槛,从而使这个项目具有非常好的盈利前景。
但是由于项目所含知识可能不够成熟,或者市场尚未充分开发,又使这类项目具有非常好的收益前景的同时,又面临着很大的风险。
对这类“高风险、高收益”的小规模项目投资,称为创业投资。
第二,不能把“风投”当作金融投资,而要当作产业投资。
创业投资是产业运行,不是证券运行。因此要用“产业”的方法、而不是用“证券”的方法做。证券运行不但只是创业投资的最后一环——退出环节,而且只是各种可能的退出方法之一。
但是许多地方的创业投资实际是证券思维。张口“开放式基金”,闭口“二板”、“纳指”,一个个就像券商一样,几乎没有什么人研究“创投”的产业性操作。
创业投资既然是产业运行,那么它的基本操作就该和其它产业,例如农业、制造业、石油石化、城建、媒体等等一样,以市场、竞争、风险、资源供应、产业运行队伍等等为首要内容。只有在此基础上,才能考虑创业投资和其它产业投资不同的、自身的特殊运行规律。
第三、创业投资同样要有科学的项目设计:
创额投资固然是高风险投资,但“高风险”并不是“赌徒”投资。它和其它常规投资项目一样,同样要通过科学的项目设计减少风险。国外有人说创业投资项目是“用鼻子闻出来的”,似乎不必科学分析。但实践证明,“只有鼻子、没有脑子”,即使在创业投资领域也不行。前几年人们只凭“鼻子”投资网络,几乎“非网不投,逢网必投”,但是一夜之间就成了网络垃圾,足见只靠“鼻子”是闻不出好项目的。
从项目设计的角度看,创业投资项目和一般产业投资项目相比,基本原理是一样的。不过是在项目所含的不同要素中,投资额比较小、有较好规模前景、有较高知识门槛、较高位“风险/收益”水平而已。换言之,就是在一般产业投资的项目设计中,把“投资额、规模前景、竞争能力中的知识门槛、‘风险/收益’水平”等4项格外处理而已。
当然不是说,科学的项目设计会改变创业投资的“高风险”特征,但是它却有助于降低投资风险。
第四、创业投资的项目设计不是“可研”:
现在许多创业投资公司抛弃了“鼻子”说,制定了各种项目标准。但令人感到,多数标准的格式大体都脱胎于计划经济的可行性研究,不完全适合当前现代市场经济的实际。我写过《“可研”为啥不可行》习作(注:无处发表),对之有比较系统的说明。
现代市场经济的项目报告,无论一般的产业投资还是创业投资,都有“资源、财务、社会”3类分析。其中资源分析有“经营性资源”和“生产性资源”两大类。经营性资源,又含有市场、竞争、规模、项目承担人等分析。即使在项目最后部分的风险分析中,“3项分析”也必不可少,必须一项不漏。至于一般项目和创业投资项目的不同,如前说,不过是其中各项目要素的比重不同。
我认为,现代市场经济中,只有同时符合如下10条标准的项目,即:1、市场好;2、竞争性好;3、规模前景好;4、运行方法可靠;5、运行队伍合格;6、供应充分;7、劳动与公共资源(资源、环境、水、土地、生态、社区等)保护、及企业自护充分;8、宏观与宇观(社会、文化等)经济条件好;9、风险和收益对称;10、“好公民”与“社会之友”,才是合格的(注:未必是优秀的)产业投资项目。至于创业投资项目,只不过是对“10条标准”进行了某些特殊处理。
当然应该指出,“10条标准”仅仅是原则,实际的项目设计理论、方法与文本要复杂得多。
我们知道,计划经济的可行性研究,“合格项目”标准却非如此,其内容要少得多。它主要注重项目的生产性资源供应。为什么如此?不是本文讨论的问题。然而正因如此,我们才说,计划经济的“可研”不完全适合现代市场经济,它只是当前社会项目的生产性资源分析。
第五、创业投资不仅面向自然科学:
只要同时符合上述10条标准的项目,就是合格的创业投资项目,而不论这些项目的内容如何,当然不论属于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不少社会科学成果若转为项目,同样符合上述10条标准。
创业投资同时面向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成果。那么当前所说的、具有浓厚自然科学色彩的所谓“技术成果”就应该改变,应该统称为“知识成果。”或者更准确地说,创业投资服务于“知识成果”转化,而不是仅仅服务于“技术成果”转化。
第六、创业投资未必仅仅面向高知识:
“知识门槛”是创业投资的重要特征。但是这并不是说,“创投”一定是高知识项目。高知识未必是好项目,好项目也未必是高知识,它们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
为什么说高知识项目未必是好项目呢?这是因为所谓“好项目”,必须符合前面说的10个特征。不论这个项目是高科技还是常规技术,也不论自然科学项目还是社会科学项目,凡是符合10个条件的项目,就是值得投资的项目。凡是不符合这些条件的项目,哪怕是“高知识”,也不是好项目,没有投资价值。
创业投资的知识门槛不是“为知识而知识”。之所以有知识门槛,仅仅是为了有利于竞争,用“知识门槛”挡住“一哄而起”的跟进者。知识门槛只要达到这个高度就够用,不一定非要高不可攀。
第七、创业投资商主要不是关心技术成果的科技含量:
这和上面的“高知识(特别是高科技)迷信”实为“异曲同工”。
常有科研人员拿着技术成果对创业投资商说,该成果多么先进,获过什么奖,填补了什么空白,其实这和创业投资想的不是一回事。创业投资不关心你的研究成果多先进,而是关心它能带来多大市场。
第七、创业投资的发展“瓶颈”不是退出机制:
新疆说起创业投资发展不足,人们常常说,是因为退出机制不足。据我了解,西部其它若干地区也是这样。但实际上这种认识是不对的。
西部“创投”发展不足,是因“项目建设和运行”问题,而不是“退出机制”问题。项目建设薄弱,项目运行低能。退出渠道再好,又能如何?
创业投资和一般的产业投资一样,有“进入(项目建设)、运行(项目运行)、退出(价值变现)”3个环节。西部地区创业投资不良,主要是前两个环节有问题,不要怪到第3环节。
我们也可以说,项目建设和运行是“怎样赚钱”,资本的退出是“怎样把已经赚来的钱变为现钱”。西部当前创业投资的主要困难是“不会赚钱”,而不是“已经赚来的钱怎样变现”。
二、改进创业投资的操作
国内外创业投资发展多年,有许多很科学的操作方法。但我认为,至少在我国的西部地区,创业投资的许多操作方法还须进一步改进。
1、不是技术项目,而是商业项目:
经常有投资商到科研机构或技术市场问:“你们有什么项目?”有些投资商拿着科研单位的“项目”投资生产,结果常常很不理想。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投资商和科研单位把科技成果直接误认为是“项目”,以为科技成果本身就可以直接应用于经营。
如果从“投资”的角度看,一般地说,科技成果本身不是项目,而只是项目的“硬件”。只有在硬件之上,加以市场、竞争、风险、项目承担人、社会的宏观和宇观环境等项分析,才成其为一个项目。
在科技成果的“硬件”之上所加的市场、竞争、风险等项分析,就是为“硬件”加上“软件”,称为“软配套”。
科技成果加上软配套,才成为项目。然而我国通常只有“成果”,没有软配套,因此不成其为项目。不是项目,自然就没有投资价值。
也可以换一个说法:科研成果只是技术项目,而不是商业项目。只有加上市场、竞争等项“软配套”,才使技术项目变为商业项目,才有投资价值。然而我国当前科研单位一般地说,只能供应技术项目,却不能供应商业项目。而当仅仅处于技术项目时,通常没有投资价值。
2、形成创业投资科学的“进入、运营、退出”过程:
任何投资,包括创业投资,都有“进入、运营、退出”的全过程,区别只是对过程各环节的操作是否科学。一些投资商轻视科学操作。特别是一些创投商,他们对“进入”显得草率,对“运营”过于放手,对“退出”认识狭隘。而在这3环节不足中,“进入”不足尤为突出。
创业投资的“进入”环节,就是创业投资的项目建设,又依次有“项目选择”和“项目设计”两个环节。投资首先要选一个好项目,就是选出“同时符合10项商业条件”的项目。在选好项目的基础上,要对项目的各项商业条件进行重新组合与整理,就是项目设计。
表面看,“项目设计”颇使人费解:既然项目已被选好,又何来“对项目的商业条件进行重新组合与整理”?这是因为有多种考虑。
首先,所谓“项目选择”,只是看项目的各项商业条件是否具备。但事实上,当项目构想之初,“项目的商业条件全部合适”是很少的,大量项目是仅仅具有基本的项目条件。其余所缺的条件应如何获得?不合适的条件能否使其合适?就要进行相应的设计。
其次,即使项目主要的商业条件已经齐备,但是不同的组合形式,项目效果将大为不同。项目设计,就是设计各种项目条件的组合方法。
实际生活中,凡是经过科学设计的项目,和项目最初的设想相比,通常都会有极大的不同,实际等于项目再造。
创业投资的运营环节,就是创业资金到位后所进行的工程建设、日常生产、产品销售等项操作。但是创业投资和一般的产业投资相比,却有一个重大不同。一般的产业投资,除非那些“新建”性质的投资,承担投资的企业总会有比较完整的技术、管理、文化等基础性的积累,以及相应的生产、管理和经营队伍,不可能是一无所有的“空中楼阁”。但是创业投资却恰恰都是新建性质的投资,除了几个高知识人以外,企业的无论“基础”和“队伍”都比较薄弱。正像人们常说的那样,科研人员会做科研,却未必会做企业。甚至可能为实现科技梦而奋斗,却忘了企业的根本在于盈利。在这种情况下,资金贸然交给“书生”,很容易造成“崇高的失败”。
创业投资的退出环节,就是价值变现,将已实现的价值变为现金。一般产业投资在“价值实现”和“价值变现”之间通常没有操作障碍。一般产业投资采取“资本利得”的变现形式。只要赚了钱、交了税,就可以分配利润。而创业投资目前所看重的变现形式不是资本利得,而是资本评价。创业投资商投入一定量的创业资本,经过一定运营后,如果其它购买人认为该项资本的价值量比当时投入的资本价值量高,他们就会用更高价格购买该资本,从而使该资本以较高的价值变现。
按理说,无论资本利得还是资本评价,都可以实现“创投”变现。例如某创业项目经运营后,效益非常好,创业投资就可以从中获利。但一般地,创业投资的价值变现还是通过资本评价形式。但即使如此,“创投”变现的渠道也各式各样,例如技术市场、企业产权市场等等。现在一些同志的思想狭隘,认为“创投”变现只有“二板市场”一途。而由于我国的“二板”市场尚未建立,就认为我国“创投”退出不足,甚至导出“退出不足是我国创业投资薄弱的主因”,这才是倒果为因。
3、建设完备、科学、商业化的创业投资服务支持产业:
创业投资应该有科学的“进入、运营、退出”各环节。但事实上,无论创业投资商还是知识成果持有人,这些环节的能力都比较薄弱,有的甚至还差得非常远。例如创业投资的进入环节,其项目建设中的“项目设计”环节,反映到实际生活中,科研单位无法供应商业项目,是非常普遍的现象。
科研单位只能供应技术项目,不能供应商业项目,其实是正常的,这是社会分工使然。把技术项目变为商业项目,再把商业项目运营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和科研需要专家一样,无论项目转化或企业运营,都同样需要专家,只不过不是科研专家而已。科研人员能做好科研,但却未必能选好项目或做好企业,无数事实证明了这一点。
非但科研单位,就连创业投资商也未必能做好项目选择和设计。“商人知道到哪里赚钱和怎样赚钱”的情况只能存在于小商品经济。在非常复杂的现代市场经济中,这已经是不现实了。
创业投资必须有科学、完备的社会服务体系支撑。只有孤零零的“创投”商,而没有各类相关的服务商支撑,西部创业投资很难做好。这些支撑,一言以蔽之,就是以项目建设、特别是以项目设计为中心。
三、创业投资    领域宽广
创业投资项目,人们通常想到的是生物工程、光机电一体化等等。其实如果依照我们前面所说,创业投资的领域就宽广多了,只要符合“1、市场好;2、竞争性好;3、规模前景好;4、运行方法可靠;5、运行队伍合格;6、供应充分;7、劳动与公共资源(资源、环境、水、土地、生态、社区等)保护、以及企业的自护充分;8、宏观与宇观(社会、文化等)经济条件好;9、风险和收益对称;10、‘好公民’与‘社会之友’”10条标准,同时对其中若干项做出某些特殊处理。
具体地说,1、对“竞争性”,要求由于项目有比较高的知识门槛,可以挡住大量跟进者,最终形成只有少数竞争者、规范的低烈度竞争;2、对“规模前景”,要求初期投资额比较小,但是发展的速度很快;3、对“供应”,要求至少有一项较高的知识资源,形成较高项目门槛;4、对“风险与收益”,要求“高风险,高收益”,就是创业投资项目。
这样定义创业投资项目,那么在市场中,优秀的创业项目就很多,并非仅限人们通常认为的生物工程等新兴领域,更非仅限自然科学。许多传统产业中、许多社会科学领域中,都能形成好的创业投资项目。
例如农业,不但是典型的传统产业,而且被普遍认为是低利产业,似和“大市场、小投资、低竞争、快发展、高收益”的创业投资无缘。但是如果我们按上述优秀创业投资10条标准进行科学的项目设计,就会发现农业中的优秀创业投资项目其实不少。
我比较熟悉新疆,可以在新疆的条件中任举几例:
1、棉秸杆饲料:
新疆是我国巨大的牧区,同时又是最大的棉产区。但在当前新疆,“饲草价高,规模化畜牧不堪成本”是大问题,然而棉杆却弃之无用。目前“棉杆制饲草”技术已有突破,可用创业投资建设棉杆饲料厂,以全疆巨大的畜牧产业为市场。
2、民族医药及保健品综合开发:
自治区临床药学研究所尚靖博士说:“我国各少数民族的民族药和人们通常说的中药,同是中华药学宝库中的瑰宝。新疆的维吾尔、哈萨克等民族药学已经有2000多年的历史。古代新疆是东西方各民族文化的交汇点,这就使新疆民族药学在融入汉方医学、古希腊医学等各民族医学文化精华的基础上,形成独特的理论体系,对预防肿瘤、心血管病、皮肤病、糖尿病等有很好的效果。”
新疆医科大学博士生导师孙殿甲教授说:“在目前我国将近1.3万种中药资源中,新疆有2200多种,其中甘草、麻黄、大芸、枸杞、贝母、红花、马鹿茸等在我国的产量和出口中很有影响。卫生部颁有《维吾尔药标准》,收载维吾尔药材115种和维药的成药制剂87种。”
新疆科研人员纷纷研究新疆民族药资源。兵团医院中医科主任、主任医师(系医疗行业的正高级职称)何念善经长期临床实践,提出“以茶代药”治疗中轻度高血压,用新疆的罗布麻茶叶经各种配方后,制造罗布麻降压茶。奇康哈博维药公司哈木拉提博士主研前列腺药,都有很好的市场前景。
3、超临界流体萃取进行农产品精加工:
新疆大学超临界流体萃取技术在国内领先,可从新疆优势农产品(特别指出,主要是下脚料)中提取多种市场前景良好的有用物质。例如从西红柿酱企业(新疆的西红柿酱产量在全国最大、世界前几名)的下脚料西红柿皮中提取番茄红素、从枸杞(新疆枸杞产量全国领先)加工企业的下脚料中提取枸杞籽油,等等。
农业创业投资优秀项目不胜枚举,此处从略。
还有一种人们似乎不看好的产业其实也有很多好的“创投”项目,这就是社会科学产业,下面也依新疆的条件任举几例:
1、招商公司:
西部各地招商(即:引进资金)热潮汹涌,但却普遍以政府运作,
实际收效甚微。如果在北京、上海等中心城市,或在乌鲁木齐、银川、西宁、南宁、呼和浩特等中西部边远地区省城(首府)投建招商公司,以民营资本代理招商,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创投”项目。以新疆计算,如果投入100万元的创业资本,以自治区政府提出的中介报酬标准、再进行必要的各项扣除后,获得报酬为到位资金总额的1%(未扣税)。如果运行顺利,含税利润率可达35%以上。
2、其它若干:
办一张轻松的高端经济报,效益早已被内地若干大报大刊证明。例如农业市场开发公司、双环节(经济+电子)企业管理系统集成公司等,都是有较好商业价值的社会科学创业投资项目。
(总字数:6900,其中正文:6600)
2005/12/31/乌鲁木齐
wp38@163.com
0991-5810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