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权力:人尽可夫?(王怡)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8/06 11:29:31
公共权力:人尽可夫?
作者:王怡
有首西洋情歌,其中一句很缠绵:I can do everything for you.因我了解恋爱中的人物难免神经质,喜欢说些绝对化的誓盟,不上算。 却不知何故,我每每听到此处,全无温情脉脉,居然毛骨悚然,令人忍不住发颤。那个仿佛鲜血淋漓的"everything"带给我一种残酷的坚决, 那种肯定无比的口气使这句话听起来像威胁,令人寒心。
后来看汤姆·克鲁斯的《Firm》(律师事务所),有一段两位律师间的谈话。老律师问:你为什麽投身法律?新律师就讲了一回故事:当他还在一家小餐馆做工时,一天税务官忽然上门来,因为店主偷漏税,餐馆关了门,老板也获罪入狱。老律师点头道:原来你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不不不,这位新扎师兄居然很坚定地说:我做律师是因为我从中发现了一件事--The government can do everything !
忽然懂得那首歌为什麽不对我胃口了。能够do everything 的只有政府,只有政府手上的公共权力可以面向任何人。尽管税务官对那家小餐馆的所为,不过是公共权力再正当不过的一次牛刀小试。但即便如此,即便是在一个公权力受到完善的宪政制度和行政程序约束的体制下,这样一桩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小case,也让这位年轻人感觉到命运无常、天威莫测。感到公共权力在政府手中像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于每个人的脑门。他不愿对此盲然,活在被宰制之下。于
是做律师是想介入其中,了解每一种权利像十八般武器一样,将在何时、何地、为何以及怎样去决定自己的命运。他的企图是利用法律,在一个公共权力无所不在的时代,去努力把握和保卫自己的私生活。
在一个缺乏宪政和民主程序的国度,政府是真的可以do everything for everybody 的,并不像情人们只是光说不练。在影片《斯巴达克斯》里,元老院首脑谈到兵权在握、有独裁倾向的克拉苏,有一段妙不可言的话。说:罗马就像一位年轻而富有的寡妇,大多数罗马人敬她如母,而克拉苏却想要娶这位老小姐为妻。
照这个比喻讲下去,当一个人僭取了公共权力后,无疑就将所有民众当作情敌,将那不受制衡的权力看作情妇,忍不住要翻云覆雨。古人云:"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早点明了女人和权力之于男性的相似性:一曰征服、二曰独占。因此对于任何胆敢挑战公共权力的企图,肉食者便会像勇敢的情人一般拔出剑来,大喝一声:I can do everything for you !
而在相对民主的政体下,公权力从掌权者藏娇的金屋走出来,走向广场、议会和法庭,走向乡村、街道和民众,成为人尽可夫的公共物品(Public Good )。 像快过期的克林顿,在美国国内是简直无法"do everything "的,想搞个加强枪支控制的法案,八年抗战也不得善终。想退而求其次,饱暖而思淫欲,居然也要穷追猛打,连私处之隐都没
法敝帚自珍,非得信息披露不可。但这位在自己国内算得上最窝囊最宝气的国家元首,一旦到了国际舞台却是拉风得很。这是由于对公共权力的制衡还远远到不了全球化的局面,因此克林顿在自家人里,连床笫之欢也要拿出来奇文共赏,差不多和他手中的权力一样人尽可夫了,但一涉及国际问题,克林顿就道貌岸然,俨然成了克拉苏,他还是可以do everything for American,这个抽象意义上的"American",就是他的"罗马",他的情妇和禁脔。
所以那首歌听上去像我们的"主旋律",他仿佛代表旧体制中的领袖对大家说--I can do everything for you !
告诉我,还觉得温情脉脉吗?
2000.11.29/ 成都包家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