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案组查不出林彪的证据(张宁)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5/17 08:21:41
专案组查不出林彪的证据
张宁
从到专案组驻地第二天起,每天写交代和揭发。双重身分:犯错误者和知情
者。彼此不通气,叫“背靠背”。一间间屋子像“考笼”,写“不好”(上面不满
意)得打回重写。
秘书们因工作关系,写出来的人与事很有量。但经过“中央首长”双重标准
过筛子,“有用”和“没用”就凭他们认定了。所以秘书们很辛苦,常常不分昼夜
的执笔,写呀改呀,焦头烂额,确切地说,不知如何写才能让上面满意。党的实事
求是政策帮了秘书们一点忙,短暂地起到保护作用,但现实的压力仍迫得他们不得
不啃“硬骨头”。
勤杂人员各写“本门经”,总之,吃喝拉撒睡,没一样漏得掉。
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误,如何来到林家以及所见所闻,写清楚交帐了事。
有一天放风,一位大秘书经过身边,我出于好奇,问他:“你们怎么写那么
长时间还写不完?”
“怎么写得完,没有的叫写,有的不准写。怎么写?”
后来我知道,林彪夫妇很多事牵涉到毛泽东夫妇,一根绳上两个蚂蚱,没有
东就没有西,要说西就得抖出东,岂不是罪加一等的事?谁敢写?难怪写不清了。
有个老秘书被逼得没办法,想出一个“障眼法”瞒天过海,材料里凡是提到
林彪、叶群名字的地方,都在前面冠一大串官方定的头衔:“反革命野心家、阴谋
家、叛国贼,卖国贼”,满纸帽子,看起来厚厚一叠材料,内容不多。
专案组透露了毛泽东看材料后发表的意见:“哪里来这许多‘家’呀‘贼’
呀,都成了‘家贼’,我成了什么啦。林彪就是林彪嘛,不要扣大帽子,有什么讲
什么。”
“背靠背”阶段成绩不显,中央下令面对面排查。这种形式,谁也别想隐瞒
一点细节,大家都是当事人,又是共事多年彼此了解的同事,谁若说谎,当场就能
戳穿。
老董搞专案有一套经验。他在现场听了一个星期,居然得不到一点林彪策划
“谋杀毛主席”及“叛逃”的证据。也清理不出林彪指挥四大将黄、吴、李邱图谋
“政变”,“另立中央”的蛛丝马迹。
他很疑惑,若说“背靠背”有钻空子机会,“面对面”如何这般一致。每个
人态度很认真,采取的排查方式很严密,怎么查不出林彪的证据?林彪生活起居寸
步离不开人,这些身边的人竟不知道林彪搞政变谋杀毛泽东,难道他有分身术?
老董极度疑惑的表情吸引住众人的目光,我瞧着,心里泛起一种强烈的希望
,指望老董想出什么绝招,拨开这个令大家都感到迷惑的疑团。说实在的,越是身
边人就越想知道真情,不然,这冤大头的帽子不冤死人了么。
沉默了很久。老董出去转一圈又回来坐下,提示众人说:“你们都是林彪身
边的人,对林彪为人应该很清楚。他有许多假象,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提高认识觉
悟,站在新角度分析揭发林彪。叶群做的坏事应该算在林彪帐上,没有林彪支持,
她做不成事。林彪和叶群是不可分割的整体。”
这一看法,在了解林家内部事务的这群人面前,并没有启示作用,许多人脸
上反倒显出不以为然的表情。
秘书老阳站起来圆场,说道:“老董提示的有道理。大家可以再深入想想,
挖挖看还有什么遗漏的没有。”
秘书老于说:“林彪身体差,叶群身为他的夫人,又是“林办”主任,许多
事是她出面处理,林彪并不过问,甚至不知道。所有重大决策,重大人事安排,都
经主席审批、政治局讨论,然后林彪签字,我们照章办理。谁也想不到里面有什么
问题。现在全翻个了,叫我们做秘书的怎么说?况且是主席批示过的,更不好讲了
。”
老于“胆大包天”一杆子插到底,全场震惊,众人不约而同望向老董。
老董再次沉默,避开大家的目光,低下头思考。谁都明白林彪上头就是毛泽
东、江青两人,这个禁区不能碰。
林彪的马列秘书老李见场面尴尬,挑个头说:“那也不一定,有些事情林彪
就是背着主席干的。”
几乎同时,秘书老于和“林办”党委书记老王发问道:“那你就说说看,哪
一件事是我们不知道的,是背着主席干的。”
全场人都看着老李,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老李真尴尬了,他刚才那句话是出于着急,不假思索地冒出来。他习惯性地
左右摇摆着头,眼望天花板,他想问题或思索什么事总是这样,然后双手往上撸撸
好像总是扣不紧的裤腰带,嘿嘿干笑两声坐下。
老李是个很能读书的人,马列经典背得滚瓜烂熟,就跟王老太太背三字经、
女儿经一样,倒着背都不会错。他的专职工作等于是林彪和叶群的马列活字典,专
为林叶摘录马列词句和编序读书卡片,整天埋在书堆里,事务性工作不是他的本职
。因人本份老实,秘书们友善地称他“书呆子”。
老董也已掌握了老李的情况,没把他的话当回事,眼望大家提示道:“政治
上反动,生活上也一定腐败。林彪的生活问题你们应该揭发。”
全场沉默。
老董点名叫林彪的两个内勤小陈、小张带头揭发。
小陈、小张是抗美援越战场上的特级和一级战斗英雄,挑选到林彪身边充当
贴身护侍。两人都不爱说话,忠厚腼腆,性格相似就像孪生兄弟。林彪是个少言寡
语之人,因病极怕噪音喜安静,长期处在这种环境里,小陈、小张变得更加不会说
话。
小陈吭哧半天,脸通红,眼望着众人,没说出一句话。
小张先是嗫嚅了一句“我跟小陈一样,没什么说的”,继而也是涨红了脸,
望着老董一个劲摇头。
老董只好提问:“林彪叫你们俩炼丹,有这回事吗?”
“有,听说主席炼丹”,小陈突觉走嘴,后几句话强吞了下去,惶怵地望着
老董傻笑,不敢再讲。
“只说林彪,不要牵涉其他首长。说下去。”老董命令小陈。
“听说炼丹的事,林彪问我们管不管用,我们哪知道管不管用。林彪说主席
(又走嘴,小陈吓得停住,定住眼望老董。见老董无表示,继续说下去)……林彪
说他做的事一定有道理,叫我们俩也炼着试试,我们向林立果说到哪想办法,又不
好去问人家(指毛家),自己翻查医书,有些古书也有记载。我们胡搞一气,丹炉烧
炸了。亏得我们上过战场,躲得快,捡了一条命,我的眉毛烧了,小张的头发也烧
焦了。林彪知道后,就不再提炼丹的事。叶群还批评我们胡搞,说林彪是个病人,
他的话不能听,出了人命不好交代。”
老董那表情,似笑非笑,啼笑皆非。我心想,这算什么性质问题?毛泽东爱
神秘,内部很多人知道,某个很有威望的老帅不也利用年青战士的骨髓提取血清供
自己延年益寿壮阳求乐嘛,不就是长命百岁呗。
老董又发话:“林彪生活作风上有什么问题?”
几个秘书七言八语地说道:“林彪生活上真找不出什么碴。贴身的人都是男
性,“林办”从来不用女秘书。平时他又不看演出,不看电影,不游玩,生活起居
规律,没有一点娱乐。”
老董点王老太太的名:“你跟林彪最久,你说说吧。”
王老太太好似有一腔怨气,板著脸一气说道:“林彪从来不玩女人!不像那
些人喜欢玩女人!他艰苦朴素,别看他外表穿得好,里面的衣服都是立果穿剩下的
他补补再穿。他不讲吃不讲穿,不像叶群,讲吃讲穿!”
王老太太讲完还气呼呼地,眼睛不瞧任何人。
“林办”的人哄堂大笑,有人笑说:“王老太太,你这哪叫揭发林彪?还为
他歌功颂德啊!”
老董也低下头闷笑,对于一个只上过两年私塾、文化程度不高的妇女,讲的
全是实话,你能拿她怎么办?
“你们不要笑!林彪的衣服是我补的,我怎么不知道!各人摸摸良心,说话要
实事求是,党是最讲实事求是政策的,昧着良心讲假话就不是人!”
我诧异她今天怎么啦,好像吞了炸药。我发现她目光直视李秘书,她是不满
意李秘书刚才的“放炮”。
老董见大家嘻嘻哈哈跟王老太太逗乐子,忙转话题问外勤童管理员:“你是
负责林家采购的,你谈谈。”
童管理员是四川人,老实巴脚,未开口脸先红,忙检讨:“我真糊涂,一心
一意为革命,身在贼窝里还不知道自己是在为反革命头子服务,说明自己觉悟不高
,思想改造太差,以后要加强改造。”
先来一段开场白,话才转入正题:“林家每次采购东西都是叶群先开出条子
,由内勤转送到我手里,我严格按照单子上写的去总参三座门(专供点)采买。主要
是每天的新鲜蔬菜、食品之类。大多数是叶群要的东西。林彪要的很少,有时一点
不要,就是要,也是平常的蔬菜。叶群要的多,还要的精,不满意退回去重买。林
立衡林立果常不在家。我这个采购管理员实际上是为叶群一个人服务的。”
小童讲完后,脸上的红潮还没退,鼻尖上渗出细密汁珠,我坐在他旁边,见
他双手不断地揉搓,手心里都是汗,从他表情上看得出他是自觉得自己的“揭发”
名不副实,深怕老董怪罪他,一双眼定在老董脸上又尴尬又憨厚地傻笑着。
老董没反应。
林彪的专用厨师老王发言:“林彪的伙食太简单。我替不少中央首长做过饭
。调来‘林办’我还担心侍候不好林彪,哪想到林彪的饭最好做,玉米粉、米粉、
荞麦粉、豆粉,每次用两三样搅拌成一碗糊糊就对付了。有时做一两样蔬菜,不管
合不合胃口,吃几筷,从不提意见。有时买只鸡,喝两口酒,就让我把鸡拿到小食
堂给工作人员下鸡汤面吃,不让倒掉浪费。林彪三餐饭很规律,从不额外加餐,我
这个厨师当得太轻松。”
叶群的专用厨师老孙开腔了:“王师傅太舒服,我是太麻烦。叶群这婆娘真
能折腾人,肉要烧得不塞牙,鱼要烧得没有鱼味,寸把长小菜秧还要剔筋。怕腥就
不要吃鱼呗,她那牙缝大,反倒怪我肉烧得不烂。大白菜滚刀切得细细的,还说我
切得太粗,夺过菜刀做示范,叫我学,哪能学,一颗大白菜几刀就切了,我要真那
么做,还不把菜盘子扣我头上。每顿饭规定四菜一汤,每天得换花样,重复一样也
不行,会骂人。每顿饭吃剩下的规定倒掉,就是没碰过的也要倒掉,不许任何人碰
,说是养成习惯,底下人会偷吃她的食物。这个婆娘把我们都当贼防着呢!”
他讲的是事实。我会见到他把我们吃剩的菜和整只的新鲜海蟹、海虾往炉火
里倒,我觉得很可惜,他却说想吃下顿再做,并不知道是叶群约束他。
秘书老阳见大家发言离“揭发”的要求太远,在座的三十多口子人,不论知
识高低,身分贵贱,讲出的事实对林彪毫发无伤。要说认知水平,谁都与中央的认
识一致,可一接触到现实具体的问题,兔子就变成了马。老阳又把大家拉回到老董
关心的话题上:“林彪生活上的问题大家如果没什么谈的,就不要扯得太远。近期
的没有,看看以前和历史上有没有。”
一位秘书建议:“要有问题,早不会放到现在。从解放到现在,林彪换了几
批秘书,以前的事还是到老秘书那里了解。”
老阳说:“林彪两次到苏联治疗期间,苏方派了女护士,叶群会点俄语,常
侍左右。平时闲得无事兼职华语广播员,苏联人送她个绰号‘喇叭花’。叶群哪会
容得女性在林彪身旁呆久,连那两个苏联女护士跟林彪说话,叶群都不高兴,其实
林彪正病重,哪会做风流事。回到中国,更是叶群天下。从解放后,从来没安排年
轻女性在林彪身边工作过,叶群自己身边倒都是男护理员。”
很多人都知道,护理这一行普遍是女性,不少高级干部身边都是女性护理,
碰上不检点的主儿,老婆再吃味也无济于事,倒霉的是那些女护理,身心受摧残,
苦水难吐。我曾遇到一个这样的女护士,芳龄二十五岁,丰满标致。她常悉眉深锁
,唉声叹气,高血压加心脏病,她不是遗传病因。我曾问她有何难事这般苦叹,她
却说:“我们哪像你命好,我是苦命人。”从她那难言的表情,从她那独处一室随
叫随走飘忽不定的神秘行踪,我领悟了她想说不敢说的话。仅此一比,林彪的自敛
确实把毛泽东在内的不少人比下去了,难怪秘书们搜肠刮肚翻不出一点有“味道”
的东西来。
老阳带头启发大家,自己讲得仍是“枯燥无味”。大家呆坐看老董。
老董心有未甘,提出一个看法:“你们说叶群许多事瞒着林彪,从他们的地
位和所做的事,这一点恐怕说不通。他们两个哪一个为主?叶群瞒著林彪能瞒得成
吗?叶群没有林彪的支持能办成事吗?”
秘书们一时语塞。林彪与叶群的复杂关系,内因恰与毛泽东和江青有关,秘
书们下意识回避不敢讲也就是这一点。
“林办”党委书记老王打破沉默说道:“叶群没有林彪当后台,是办不成事
;重大事情林彪不点头不同意签字,叶群个人也没那个能耐。但这里面的弯弯绕绕
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太复杂,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楚的。”
久不发言的李处长说:“叶群干的许多坏事是有后台。林彪推卸不了责任。
林彪通不过的事,叶群转着弯来,拿我们顶杠的事多着啦。林彪成天坐在屋里,外
面的事知道什么?还不是叶群说什么就是什么!骗林彪就像家常便饭,我们是习以为
常。不这么办没有办法,给叶群缠上了那可没完没了,反正上面有人顶着,天塌下
来不关我们的事,要是逆着叶群,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于秘书说:“唉,他们夫妻不和,吵架的事,我们不好管,谈的都是国家大
事,我们充其量是个小小的跑腿办事的秘书,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叶群跑钓鱼台(
江青住处)为倒杨的事情(打倒杨成武事件)林彪大发脾气,不准她去,我们敢顶嘴吗?
叶群照样去,叫我们骗林彪她已休息。其实早溜走了,连我们也帮她撒谎,林彪哪
知道真假。嘿,很多事不好讲!”
老王书记接口说:“不管他们夫妻之间怎么复杂,林彪是个头不假,做了许
多错事不假,我们还是要把矛头指向林彪才是。”
几位资深级别相当于军师级干部的大秘书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老董已听
出弦外之音,便说:“好吧,有不便公开场合下讲的事,你们分头写出详细材料,
该是什么问题就是什么问题。材料直送中央,我不会看。散会。”老董最后一句话
,引得我从心里发笑,搞专案搞出精了,怕惹祸上身呢。傻子听不出几位大秘书言
外之意指的就是毛泽东夫妇。林彪抗着,叶群缓着骗着,依着毛氏夫妇做后盾有恃
无恐,矛盾不就这么引起的嘛。我眼望着这几位秘书,挺同情他们,敢不敢直书啊
!内幕知道太多,恐主儿“犯嫌”,小命搁哪就是未知数了。
———————————————
【新语丝电子文库(www.xy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