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钊:邓小平与中美关系,1977-1991 - 冷战中国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5/17 08:35:07
陶文钊:邓小平与中美关系,1977-1991
作者:陶文钊    时间:2007-1-29 11:52:00    来自:
【字体:大中小】 【打印本文】 【双击自动滚屏】
 
〔摘要〕 1977-1991年,邓小平作为中国对美政策的主要决策者,在中美关系正常化、达成中美八一七公报、北京政治风波时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对中国实施联合制裁这三个关键时刻,为发展中美关系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邓小平始终站在战略的高度,从世界大局和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局出发看待中美关系;始终牢牢把握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坚持原则,捍卫中国的尊严和国格;十分强调把握时机,在关键时刻果断拍板,做出重要决定;娴熟地掌握谈判艺术,善于应对形势,做出必要的妥协,创造双赢的局面。这是他留给我们的极其宝贵的财富。
〔关键词〕 邓小平; 1977-1991年;中美关系
邓小平在本文所述的年代内,作为中国对美政策的主要决策者,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他有最强的原则性,在事关国家主权的原则问题上决不让步,同时又有最大的灵活性,使中美关系一次次跨越障碍,向前发展。本文选取1977-1991年中美关系中的三个关键时刻略作分析。
一、果断拍板,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
从尼克松1972年访华到1978年底两国决定实现关系正常化,经过了近7年时间,这是国际国内的种种因素影响所致。①及至1978年,中国拨乱反正的工作已经取得重大成就,实行改革开放的条件渐臻成熟,中美关系正常化的迫切性也越来越显现出来。
在邓小平关于中国改革开放的总体设想中,中美关系正常化显然占有重要的位置。他在1978年2月与挪威外交大臣的谈话是很说明问题的。他说:“现在,美国还没有把中国摆在它的议事日程上……我们对自己有清醒的估计,我们实现四个现代化,需要同西方世界合作。更重要的是,在政治上对付超级大国,我们更需要合作。”〔1〕这里提到的“超级大国”显然是指苏联。可见,无论从政治、经济上来讲,中国都需要中美关系正常化。故此,邓小平在1977、1978年积极推动两国关系的正常化。1978年1月4日,他接见民主党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时说:“我们希望两国正常化的进程越快越好,如果这个问题很快解决,我相信两国人民都会高兴。归根到底,中美两国之间的关系问题,要从政治角度来考虑,要从长远的战略观点来解决。”2月16日,他在会见民主党参议员亨利·杰克逊时又说:“中美关系如果早一点正常化,中美贸易发展的速度可能快得多。美国现政府没有把中美关系正常化摆上日程。”〔2〕他还表示,两国关系实现了正常化,他愿第一个到华盛顿去,显示了他对改善两国关系的迫切心情和热情。
卡特1977年当政以后,继续推行与苏联缓和的政策,没有“把中美关系正常化摆上日程”。但苏联仍不遗余力地在第三世界进行扩张,以至布热津斯基在1978年头几个月给总统的一些报告中指出,“美国的战略态势在恶化”。1978年3月及5月,卡特在两次讲演中发出了对苏强硬政策的信号。〔3〕美苏缓和的挫折使美国改善对华关系的势头大大加强。
早在1977年11月初,中国政府就向布热津斯基发出了访华邀请。但直到1978年3月中旬,卡特才决定让布热津斯基访问中国。布热津斯基一行于5月20日到达北京。5月21日,邓小平与布热津斯基举行了小范围的会见。布热津斯基一再表示,“卡特总统已经下定决心”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并建议双方从6月开始进行决定保密的谈判。邓小平立即接受了这一建议,〔4〕并且说:“很高兴听到卡特总统的这个口信。”但是在台湾问题上,“我们历来阐明的就是三项条件,即断交、撤军、废约。”〔5〕布热津斯基的访问使中美关系正常化进入了实施阶段。双方领导人坦率地就全球和地区问题广泛交换了意见,并取得诸多共识,两国领导人之间初步建立起了一种互相信任的关系,这对于双方在一些棘手问题上求得互相谅解,达成妥协方案是尤其重要的。在实现正常化的关键问题台湾问题上,美国接受中国的“断交、撤军、废约”三项条件的同时也提出了三项条件:第一,废除美台《共同防御条约》将会在国会引起争议,因此卡特政府决定,采用“终止”条约的办法,即在正常化后该条约还将有效一年,然后终止;第二,美国在正常化时将发表希望台湾问题和平解决的单方面声明,中国方面不予驳斥;第三,在美台《共同防御条约》终止后,美国将继续向台湾出售有限的防御性武器。〔6〕这三个问题就成了正常化谈判中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
布热津斯基访华回国后,中美之间有三个渠道在进行接触:第一,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伍德科克与黄华之间的谈判。但从7月到9月中旬,基本上还是各说各的,没有接触到建交中的实质问题。这也许是美国方面故意拖延谈判,因为在11月国会中期选举之前是不可能采取行动的。第二,布热津斯基在华盛顿与中国驻美联络处代主任韩叙及新主任柴泽民经常会见,主要是交换对国际形势、尤其是对苏联的看法。第三,中国驻美联络处还与国务院有着正常外交往来。而在正常化谈判的最后关头,邓小平更是从后台走到前台,亲自进行谈判,处理这三个关于台湾的棘手问题。
10月11日,卡特召见回国述职的伍德科克,决定把中美建交的日期定为1979年1月1日。他希望在圣诞节前能向美国人民宣布三项重大成就:戴维营埃以会谈的成功、美中关系正常化、与苏联限制战略武器谈判达成协定。〔7〕中国方面国际、国内的形势发展也急需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11月2日,邓小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指出,看来美方想加快中美关系正常化,我们也要抓住这个时机。外交部先把对方的具体想法搞清楚,谈的时候不要把门关死,同美国关系正常化的步伐要加快,从经济意义上讲也要加快。26日,邓小平召集有关人员开会,研究同美国谈判关系正常化问题,强调最重要的是不要错过机会。〔8〕同时,邓小平利用各种渠道来推动正常化谈判的进程。
谈判到了最后关头, 12月13日上午,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与伍德科克和他新到的副手芮效俭举行会谈。伍德科克向邓小平呈上美方修改后的公报稿,并告知邓,为了避免国会中的争议,美国准备根据美台《共同防御条约》第十条,在条约到期前一年通知对方终止条约。邓小平指出:美台条约既然是一年后终止,那么一年之内是否仍然有效呢?并提出:在终止期以前的一年里,美国不应该再向台湾出售武器。希望伍德科克先生能够理解对台军售问题是何等重要。他强调:对台出售武器会破坏中国的和平统一。〔9〕这样,在关于美台条约问题上双方达成妥协: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障碍,中方同意条约“终止”,美方同意在1979年不向台湾出售武器。
要中国放弃对台湾使用武力的问题,实际是从20世纪50年代中美大使级会谈以来美国方面的一再要求,并一直遭到中方拒绝。邓小平在谈判中、在建交前后的多个场合,反复阐明了中方的立场。他在11月28日会见美国友好人士斯蒂尔时指出,美国方面要中国承担不使用武力解放台湾的义务,这不行。建交后的1979年1月5日,他在会见27名美国记者并接受采访时说,在台湾问题上,“我们不能承担这么一个义务:除了和平方式以外不能用其他方式来实现统一祖国的愿望”。
最后,双方达成妥协。邓小平在审阅外交部《关于中美关系正常化问题第六次会谈的请示报告》时批示:“要明确表示:美方可表示和平解决的愿望,同时我方也要用相同的方式表示,什么时间、用什么方式解决台湾归回祖国,完全是中国的内政。”①最棘手的问题是关于售台武器。布热津斯基在看了伍德科克关于12月13日与邓小平的谈判汇报后感到,中美双方之间存在误解。美国答应的是在1979年内美国不与台湾作新的军售交易,但1979年以后,美国仍将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而中国领导人要求的是美国从此终止对台军售。12月14日(华盛顿时间),柴泽民去白宫会见布热津斯基,讨论正常化后两国的互访安排。柴泽民说,看来一切都很顺利,尤其是美国同意终止对台军售。布热津斯基反驳说,不是这么回事,是在1979年这一年中美国不再向台湾出售新的武器,此后,美国将恢复向台湾出售有限的防御性武器。柴泽民不胜诧异,原来在这个最敏感的售台武器问题上,双方并没有取得一致。会见柴泽民后,布热津斯基立即致电伍德科克询问,中方是否了解,在1979年之后,美国将恢复对台湾出售武器。伍德科克和芮效俭报告说,他们阅读了所有的谈判记录,关于这一点曾“含蓄”提到。
布热津斯基即刻致电伍德科克,要他紧急求见邓小平,向他说明此事。这时,离预定发表公报的时间只剩下十几个小时了。12月15日下午4时,伍德科克和芮效俭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来到人民大会堂与邓小平再次会谈。这可真是到了一个关键时刻。如果双方都坚持己见,那么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努力就会功亏一篑,两国关系的历史就会根本不同。自然,如果不解决美国售台武器问题,也会留下一个很大的后患。这时,邓小平果断拍板,两国先建交,美国对台军售问题建交以后接着谈。邓小平说,他保留在建交以后继续讨论美国对台军售问题的权利。伍德科克表示他将立即向华盛顿如实汇报。〔10〕
1978年12月16日上午10时(华盛顿时间15日晚9时),华国锋和卡特在各自国家首都同时宣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公报说,两国商定自1979年1月1日起互相承认并建立外交关系,并将于1979年3月1日互派大使并建立大使馆。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在此范围内,美国人民将同台湾人民保持文化、商务和其他非官方关系”。公报还说,美国政府“承认中国的立场,即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同时,中美两国政府分别发表声明。美国政府的声明说:
1979年1月1日,美利坚合众国将通知台湾,结束外交关系,美国和中华民国之间的共同防御条约也将按照条约的规定予以终止。美国还声明,在四个月内从台湾撤出美方余留的军事人员。今后,美国人民和台湾人民将在没有官方政府代表机构,也没有外交关系的情况下保持商务、文化和其他关系。美国深信,台湾人民将有一个和平与繁荣的未来。美国继续关心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并期望台湾问题将由中国人自己和平地加以解决。〔11〕
中国政府的声明指出:“解决台湾归回祖国、完成国家统一的方式,这完全是中国的内政。”随后,华国锋在人大会堂举行记者招待会。当记者问到“是否允许美国继续向台湾提供用于防务目的的军事设备”时,华国锋说:“对此,我们是坚决不能同意的……我们之间有不同的观点,有分歧,但我们还是达成了公报。”〔12〕
二、坚持斗争,达成八一七公报
卡特政府遵照建交谈判中的承诺,在1979年没有与台湾进行新的武器交易。但到1980年,新的军售交易就又开始了。在台湾提出的求购武器清单中包括了高性能的FX系列战斗机。①
1980年11月,里根在大选中获胜。里根是共和党的保守派,十分亲台,他在竞选中曾发表了许多有损中美关系的言论。但中国领导人知道,竞选中的言论未必就是他们实际的政策。在里根待任时, 1981年1月4日,邓小平乘接见美国参议院共和党副领袖史蒂文斯和共和党少数民族委员会主席陈香梅的机会表示,“我们对竞选期间和总统就任以前的言论是注意的,但我们可以对这些言论做某种理解。我们重视的是美国新政府上任后采取的行动”。他以他特有的坦率,批评了有些美国人持有的错误观点,特别强调了台湾问题对中美关系的重要性,指出:“由于台湾问题迫使中美关系倒退的话,中国不会吞下去。中国肯定要做出相应的反应。”〔13〕中国最关注的是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的问题。1月中旬,荷兰政府不顾中国政府的多次警告,决定批准向台湾出售潜艇。中国政府决定将中荷关系降为代办级。《人民日报》还专门为此发表评论员文章。〔14〕此后,中国官员经常提及此事,美国官员认为这是对美国的警告。
3月9日,《华盛顿邮报》披露,台湾当局希望从美国购买F- 16战斗机。虽然国务院发言人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对此予以否认,但此事已引起中国政府极大关注。同时,中美双方在建交时已经同意,建交以后继续谈判美国售台武器问题,中方急于重开谈判。1981年6月中旬,黑格国务卿访华。黑格希望,如果美国放宽对中国的技术转让,向中国出售一些经过选择的军事装备,中国政府对美国对台军售就会比较容忍。这无疑是一种错误估计。实际上,在英、法急于向中国出售武器时,中国并没有采购多少。6月10日,外交部新闻司发言人发表谈话,再次重申反对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的立场。他说:“我们已多次声明,我们宁可不要美国的武器,也绝不同意美继续干涉我内政,售武器给台湾。如美竟然不顾我一再坚决反对,继续卖武器给台湾,我势必做出强烈反应。”〔15〕实际上,中国政府确实在进行这种“强烈反应”的准备。就在黑格抵达北京前夕, 6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常委会议专门讨论中美关系。邓小平在会上说:对美国一定要有最坏情况的打算。不要怕中美关系倒退,更不要怕停滞。〔16〕6月14日至16日,黑格访问中国。16日,邓小平会见黑格,着重谈了售台武器问题。他说:“中美关系确实存在阴影,干扰我们的战略意图,干扰我们的战略目标。就中国方面来说,希望发展两国的关系。但我们也不回避,不能不想到,假使这个干扰行动太厉害,会引起相应的反应,导致中美关系停滞,甚至后退,思想上要有这种准备。我讲的这些话不是外交辞令,是把我的真正心里的话都讲了。”〔17〕
邓小平的一番“心里话”显然给黑格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回国以后即着手制订一项表明台湾不需要FX战斗机的决策:他支持参谋长联席会议办公室组织一项各部门的联合分析,以得出台湾不需要FX战斗机的结论,同时继续在现有的技术水平上向台湾出售武器。他也希望美国政府能向中国政府提出一个比较有吸引力的可供选购的武器清单。〔18〕但美国支持向台湾出售先进武器的力量仍然强大。6月下旬、7月上旬,数十位亲台国会议员,如高华德、麦克卢尔、赫尔姆斯等致函里根,敦促向台湾出售FX战斗机。〔19〕所有这些,都引起中国政府的高度关注。8月下旬,前总统卡特访问中国。中国领导人,尤其是邓小平在会见卡特时,强调了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一贯立场,表示“真诚希望中美关系不要停滞,要继续发展下去”。卡特在访问结束时表示中国领导人给了他一个清晰的信息:如何处理台湾问题将决定中美关系的未来。〔20〕
8月26日,新华社记者发表题为《休想以美国之法管中国之事》的述评,指名道姓地抨击众院外委会主席扎布洛基在台湾鼓吹“两个中国”的言论。8月20日至22日,扎布洛基率领众议院访问团抵达台湾作了三天访问。他们与台湾当局讨论了售台武器、台湾防御能力以及《与台湾关系法》的执行情况等问题,还信口开河地向记者表示,美国政府将在明年年初就向台湾出售FX战斗机做出决定,对此,中国方面当然不能保持沉默。〔21〕为了表示反对美国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尤其是先进战斗机,中国政府推迟了副总参谋长刘华清的访美。7月18日,邓小平在接见香港《明报》社长查良镛时表示,虽然中国希望与美国发展战略合作,但如果美国迫使中国按照美国的意愿办事,中国已经做好了让中美关系倒退的准备。这篇采访直到8月25日才发表,显然中国政府在等待事态的发展。8月底,访华回国的参议院外委会成员格伦向报界表示,中国领导人向他指出,中美关系很可能因为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的问题而倒退。〔22〕中国政府在反对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的同时,在和平解决台湾回归祖国方面又采取了一项重要步骤。9月30日,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叶剑英向新华社记者发表谈话,阐明了台湾回归祖国、实现和平统一的九条方针,在国际上引起了积极的反响。为了表示对里根政府的不满,中国政府在1981年的下半年邀请了众多的前政府官员访华。中国政府一再表示,希望中美关系能克服困难,进一步向前发展。这些前政府官员也表达了类似的想法。里根政府也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黑格向里根建议,暂缓就售台新的武器问题做出决定。中美双方并决定,在即将在墨西哥坎昆举行的合作与发展会议期间,由赵紫阳和里根直接进行讨论。
在赵紫阳赴坎昆之前, 10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常委扩大会议,讨论与里根的会谈。邓小平在会上指出:我们处理荷兰问题,就是给美国的警告。因为美国对台湾的做法,实际上就是霸权主义。因此,在同里根会谈时可以说,我们是从战略角度考虑中美关系的,双方都不要玩打牌游戏。〔23〕10月23日,在里根离开坎昆后,黄华外长与黑格继续进行会谈。黄华正式提出,中美两国立即开始就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