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累身 男人累心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9/21 13:07:26
我是个女人,一个没有钱的女人,一个下了班仍要不停忙碌的女人。我累,但我不至于累得哀叹不止。哀叹不止的是男人,虽然他们八小时以外不比女人忙碌,虽然他们有吃有喝,身心自由,然而,他们却累得长吁短叹,因为男人累在心上,女人累在身上。
女人在外不适意,回家后竹筒倒豆般倒给男人,只要男人真心或假意地说一些骗人的鬼话,女人便会从内心到外表如释重负,她便不累心,便心甘情愿地为丈夫为孩子做牛做马。
而男人则不同,他不会那么快释然,他在外一脸的笑,回家后却沉默着声音,沉默着脸。外向的男人把烦恼,把对上司的憎恨,把不能向外人发泄的统统发泄给孩子、老婆,让他们在狂风怒号中战战兢兢,而此时的老婆、孩子还要竭尽温柔来安慰他焦躁的心,说着“有气憋着会生病,发出来就好的”鬼话,只祈祷上帝让外面的天空明朗一些,亮丽一些,最好还有美丽的彩虹,照耀男人那颗被阴霾笼罩的心。
男人比女人脆弱,比女人更忍受不了生活的挫折。越是外表坚强、事业兴旺、一帆风顺的男人,越是容易被风暴摧垮,这就好像某些大病不犯、小病不断的人往往比从不患病的人更长寿是一个道理。
男人需要事业成功的体验,需要妻子的温柔、孩子的聪慧,需要亲朋好友的热情关怀,需要上司的夸奖和信任,倘若少了一块他就会觉得他的天空残缺破败,便痛苦不堪。正因为男人的需要太多太贪婪,所以他便容易受到伤害,他便觉得心力交瘁。
而女人没有那么多的需要,她只需要丈夫的理解和恩宠,只需要孩子的聪明与乖巧。有了这些她便觉得世界可爱非常,天空、绿树,甚至黄土地便在眼中鲜活起来。她婚前的朋友都可以不要,她的亲戚都无所谓,她变成了他的影子他的附庸仍浑然不觉。只有当有一天,他的目光看着别的女人就发亮,他的标准的男中音只对着别的女人唱赞美歌时,她才从沉睡中苏醒,而此时的女人只剩下一个柔弱的外壳,她的温柔已经无所依附……
屡遭挫折的男人大都是脆弱的,他喝得烂醉倒在世界的一隅,他喷着烟圈默默无语,让尼古丁对付他的痛苦,对他来说,世界的末日已经来临。
男人有时又很令人费解,按说很累了就该休息一下么?可他偏偏又为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大操其心,海湾战争爆发他忙得日日夜夜守着电视机像个联合国秘书长,世足赛时他更是不知道白天和黑夜,国脚惨败让他痛不欲生……,他心中装着宇宙和国家,却忽略了家事、小事、寻常事,好像这些事已经让上帝安排好了,是自己老婆的专利。
而女人呢?只好开始关心菜够不够吃,米缸是否见底,孩子胖了还是瘦了。北方的女人有织不完的毛衣,南方的女人幸运些可也有长短衬衣、裙裤、鞋帽的不停变换,忙得像个不停的陀螺。
男人面子如金子般珍贵,所以聪明的女人在外人面前总是让男人扮足统治者气度。这面子害得他囊中空空时还在餐馆出血请客,似乎大把地用钱才能显示他生活的美好。面子使爱吹、会吹、善吹的男子越来越多,以致于人们弄不清那是优点还是缺点,吹牛的后果使男人更加费力地保护着牛皮的完整……于是男人累,累得心力交瘁,累的寿命大减。
身累了睡一觉就能恢复,而心累却是需要快乐才能松弛的。所以,男人们该醒一醒了。别将脸绷得太紧,别让你的心太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