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示中国互联网三大趋势 解读商业化谜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9/21 13:51:14
计世网 在传统IT产业鞭长莫及的互联网领域,由于新技术、新模式的推动,一批又一批的创业者正在不断崛起。各种风险投资的积极跟进,更使中国互联网市场显现出异常活跃的蓬勃生机。
一方面,三网合一的趋势不断延展,宽带的不断扩展和渗透,新型应用的不断涌现,互联网正在进一步改变社会大众的生活、工作、学习和消费习惯……在新一轮的网络革命中,个人网络、用户提供内容、社区、大型在线游戏呈现出广阔的发展前景。
另一方面,随着精英、草根、投资等不同人群的加入,成长中的中国互联网到处弥漫着春秋战国时代的硝烟,机遇和挑战并存,创新和继承共荣。越来越多的专业者蜂拥而至,越来越多的创业经验值得分享,越来越多的新鲜话题值得交流、探讨,越来越多创新的探索需要转化为商业成果。
因此,12月3日由《计算机世界》报社和计世网在北京主办的“2006中国互联网年会”,给所有已经从事或者渴望在互联网冲浪的人们搭建了一个展现自我和交流分享的平台。在这里,来自全国各地的互联网创业精英、运营商、内容提供商、著名风险投资机构的代表,新老朋友相聚一堂,共同见证中国互联网的精彩盛宴。
还原中国互联网的“本色”
常言道,商场如战场,知己知彼,则百战不殆。不管是互联网的精英还是草根,对于中国互联网市场的运筹帷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本土国情的了解和网民文化的融合。有人说中国的网民基数很大,有人说可商业化的空间很小,也有不少鲜活的例子表明外企在中国水土不服,那么权威的市场分析人士做何定论呢?
“中国的互联网是非常有趣的市场,目前中国网民在全球排名第二,但是互联网的普及率却相当低。到上个星期为止只达到人口的9%,在高中以上的人群当中,只有差不多20%的人用互联网。”在本届“2006中国互联网年会”上,摩根士丹利全球副总裁季卫东所罗列的一系列数字让台下的观众颇感兴趣,譬如在美国、日本和韩国等发达国家,互联网用户都占总人口的60%~70%。
季卫东同时也指出:“中国互联网另一个很有趣的特征就是用户相当年轻,70%的互联网用户在30岁以下,美国70%的互联网用户在30岁以上。更有趣的是互联网用户整体来讲教育水平相当高,30%的网民具有大学学历,而一般中国普通的百姓当中,拥有大学学历的人数占总人口的2%。”
其实,中国互联网人口不仅年轻,教育程度高,而且将来消费能力的增长以及个人收入水平的增长,可能要远远高于普通的人群。“这或许就是为什么VC投资中国的互联网,也是投资中国消费市场的最好的方法。”季卫东的分析赢得了台下众多互联网人士的阵阵掌声。
据摩根士丹利的调研统计,中国的互联网利润率远高于全球同类行业其他公司。以2005年为例,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平均营业利润率达到32%,而美国一些行业领袖,包括Google、eBay、Yahoo等平均利润率只有19%。
“目前国内的平均劳动力成本相当于美国同行的10%。正是因为中国互联网市场发展的前景非常广阔,利润率非常高,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大互联网公司都进入了中国。”季卫东分析认为,中国互联网市场之所以被国际巨鳄看好,是因为中国劳动力成本便宜。无论是Google、eBay、Amazon、Yahoo,甚至澳大利亚和日本公司,都无一例外地进入了中国,就外资进入的程度来讲,可能是最彻底的行业。
预测中国互联网的三大趋势
虽然很多人都期望打造一个类似于新浪、搜狐的综合门户网站,但在这个互联网同质化时代,先入为主的优势已经不可逆转,模仿拷贝传统的门户模式就意味着自断财路。所以对于创业者而言,掌握最新的互联网应用趋势才可能在接下来的大风大浪中笑傲群雄。
今后几年,中国互联网有哪些趋势呢?参加“2006中国互联网年会”的众多互联网“大腕”可能会给广大网民一个答案。
首先,互联网将越来越以内容为王。一个耳熟能详的证据就是芙蓉姐姐,无论你喜欢还是不喜欢她,无论你对她的所作所为同不同意,不容置疑的一点:她已经成为网上最最流行的人物之一。她的照片出现在中国400万个网站上,国内最有名的“大腕”女演员也无法望其项背。
“芙蓉姐姐基本只用了1年时间就完成了她的原始积累,其他娱乐界的大牌明星需要5~10年的时间才能完成这些量的积累。”令摩根士丹利季卫东感到有趣和夸张的是,2005年一年大概每小时有400个关于芙蓉姐姐的网站出现,平均每10秒钟就诞生一个。
至于今后内容的源头,季卫东认为有两大块是中国互联网所谓的“内容蓝海”。一个是体育内容,因为中国打篮球的人数已经达到3亿,超过美国的总人口,而中国看世界杯球迷的人数达到了5亿。另一个是动漫内容,迪斯尼去年一年的收入相当于中国互联网收入的10倍,况且中国目前大概有3亿14岁以下的儿童,而且都是独生子女。
另一个趋势是渠道方面的转变,中国互联网越来越成为新产品、新内容的传播渠道。现在,中国互联网已经成为连接新旧媒体的桥梁,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是《超级女声》,利用了手机和互联网的互动平台,使之成为家喻户晓的全民活动。
互联网后起之秀腾讯的成功经历也验证了这一点。季卫东介绍说:“腾讯是目前中国最大的虚拟公园,即时通信的用户、网上小企鹅的虚拟宠物,以及休闲游戏的数量,目前在互联网行业里是遥遥领先的。最近推出的新服务,无论是搜索服务,还是从个人空间来看,用户的流量、数量已经很快成为中国的前三名。”
第三个趋势体现在市场竞争方面,中国互联网的竞争环境将趋于激烈和更具火药味。在无线领域,TOM通过短短2年时间超过了新浪成为老大;在线游戏方面,2年前网易是盛大的一半,现在网易已经超过盛大40%以上。
季卫东在演讲时举例说:“这些年新浪和搜狐的在线广告一直处于拉锯的状态。搜狐曾经一度缩小和新浪广告的差距,但最近两个季度新浪做得相当不错,它们的广告收入差距又开始拉大了。由此可见,互联网市场的竞争仍是非常激烈的。”
解读互联网的商业化谜局
随着Web 2.0概念的揭竿而起,互联网的优势也由此超越海量和快捷,融入了交流、互动、分享的人性化元素。在这个时候,中国互联网呈现出来的是更加年轻的受众,更加新鲜的体验,更加便捷的搜索,更多的传播载体和更具创意的应用模式。
但是当这些与企业应用离得较远且生活化、社区化的网站跨入商业化阶段时,其本身的弊端也日益暴露。如何把网络产品和服务转化为现金盈利?如何在互联网行业里找到最终赢家?国内数百万家创业网站都在期望打破互联网领域的这个商业化谜局。
“有一个比较简单的模式:一是商业模式好;二是核心竞争力强;三是要有好的价值。”摩根士丹利季卫东的发言可能让参会的很多人茅塞顿开,也可能让很多人陷入更深的谜团。
季卫东解释说,商业模式好比是房地产业当中找的位置,找对了地点,可能房子容易卖;找错了地点,房子怎么卖也不太容易。如果把整个互联网市场类比成一个金字塔,那么金字塔的最底端是以产品为中心的公司,譬如网络游戏公司;金字塔中间是以平台为中心的公司;譬如提供网上旅游服务,不依赖于单纯的产品和服务,不存在传统的产品风险,只要它的平台是行业里最大、最有效的,只要中国的旅游行业还在高速成长,它就会受益。
金字塔的最高端是社区为中心的模式,类似于腾讯这样的模式。季卫东分析说:“目前来讲,根据我们的估算,70%的内容都是用户自己生产的,一半以上的新客户是现有的客户通过雪球效应拉过来的,如果想和腾讯这样的公司竞争,也许就是和腾讯六七千万用户的竞争,竞争的难度相当高,同时这样的模式对管理层的要求相对来说比较轻。”
当然,商业模式可能具有一定的垄断性和失缺性。如果商业模式相同,核心竞争力就非常重要了。“什么是核心竞争力呢?就像携程网和e龙网,它们所做的生意完全一样,定的是机票和酒店,但是它们两个公司之间的核心竞争力相差相当远。2005年,根据我们的估计,每个人均收入携程要比e龙多40%,每个人的人均支出携程要低40%。”季卫东强调,同样的商业模式之下,核心竞争力就成为制胜的关键。
此外,要寻找互联网赢家必须懂得泡沫是怎么产生的,价格和价值究竟有什么区别,这其实也是很多互联网创业者困扰的问题。“价格是付出的,价值是得到的,应该是资本市场的孪生兄弟,价格和价值在非常有效的市场当中应该是相同的,但事实上由于各种各样的投资热,各种各样的宣传,造成了价格有的时候会偏离价值,这也是为什么泡沫会产生。”季卫东现场也举几个例子,包括2000年纳斯达克股市的泡沫。
本土化问题“老调新唱”
作为去年第一届中国互联网年会最吸引眼球的一部分,Web2.0投资和创业的讨论在2006中国互联网年会上仍然是众多特邀嘉宾发表精彩观点的阵地。因为IDGVC在国内投资领域声名显赫,包括百度这样的成功案例,所以IDG高级副总裁、亚太区总裁熊晓鸽在会上面向众多听众,深入浅出地讲解了风险投资如何看待美国和中国的互联网机会。
“风险投资公司投互联网的时候会有什么问题?我给自己的工作有一个定义:第一,首先要投创业者,他要能够创造一些技术和服务;第二,要对现有的常规产业起到取代或者巅峰性的作用;第三,应该让现在处于走下坡路的不成功产业摧毁原来的经营模式,要把在市场发展中落后的取代掉。”熊晓鸽认为,不管是生产一种产品还是服务,最重要的是帮助客户做成功,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某一个互联网公司是投资商在买单,那一定是泡沫。
2006年的中国互联网市场除了关于Web2.0泡沫之外,令更多人关注的可能是跨国互联网公司进入中国后的本土化问题。“本土化其实就是国际化。”面对Google中国高管的相继离职传闻,Google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裁李开复在本届中国互联网年会上公开表示:“我们是梦想者,而不是雇佣兵;我们是大创意,而不是小革新;我们做的是一个乐园,而不是一个工厂。”
作为Google的老对手,微软MSN在中国互联网市场经历本土化挑战的时间也不长。微软在线集团中国区总经理罗川在会上演讲时说:“我们需要根据本地的市场进行改造和创新,进行互联网的创业需要很多的创新。”
“创新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是技术的创新,比如说有很好的搜索引擎,有更强大的内存管理,使得即时通信的调度很安全、很简洁。还有一个是业务模式的创新和业务方式的创新,我们做了一个不同的努力,我们要坚持走与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共同发展的道路。”罗川把本土化问题提升到了创新“境界”。
本土化问题近期被众多媒体曝光的原因,一方面可能是许多跨国互联网巨头在中国的业绩与全球相差甚远,另一方面则可能是它们在中国的业务被本土公司收购兼并,而管理团队则经常遭遇人事变动。就连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经历7年本土化挑战的Yahoo也一筹莫展。
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例外,大部分外国公司在中国都或多或少面临水土不服的问题。其中eBay、Amazon把行业领袖地位拱手让给了淘宝、当当,Yahoo中国在两年以前也被阿里巴巴收购。“我们认为水土不服最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政府监管的门槛相对来说比较高,另外一点是因为跨国企业在本地化内容和本地化对消费市场的了解上有待于提高。”摩根士丹利的季卫东也在会上表达了第三方观点。
其实,在此次2006互联网年会上还有很多精彩的观点和争论,在众多互联网精英和草根的互动交流中也发现了很多新的问题,譬如微视频网站的生存空间在哪里、网络营销如何促进互联网的商业化,以及我们今后怎样应对网络安全的新挑战等等。
回头看看,中国的互联网和媒体行业绝对是一片希望的田野,在这个行业里,中国有可能会诞生相当世界级的大公司。随着中国老百姓消费的升级,从过去20年当中的衣食住行,到现在大家越来越看重精神上的产品、娱乐的产品、旅游的产品,我们相信在这片希望的田野上会产生出非常多好的公司,我们相信更多互联网精英和强人会在以后的中国互联网年会上出现。
朱泉峰 阴耀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