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广播公司 驻京办和“蛀京办”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21/09/21 14:18:26
英国广播公司 驻京办和“蛀京办”
来源:英国BBC中文网 星岛环球网 www.singtaonet.com
春节一过,各地政府驻北京办事处(下称驻京办)又忙碌起来。春节前,驻京办人员忙着给上级部门和横向关系户拜年送礼。春节一过,三月初全国人大和政协两会在即,各地政府高官都会浩浩荡荡进京城。
驻京办,这个公款接待的大本营,三月是一年中最为忙碌的日子。
春节前夕,王晓方创作的小说《驻京办主任》的新书,由北京作家出版社出版上市。此书揭开了驻京办政治平台的神秘面纱。
小说中,东州市政府驻京办主任丁能通身处政治漩涡,诡谲圆滑而精明干练;市长萧鸿林、常务副市长贾朝轩从改革精英蜕变为腐败份子,从而层层揭开驻京办的面目。要理解驻京办,这无疑是一部教科书。
丁能通这段话颇为经典:贵必有王气,富必有福气。在中国官场上,二者可以兼得的只有驻京办主任了。因为驻京办主任既贵为官员,又像个商人,离天王老子最近,可以广交权贵,当然福气多多了。
美食天地
时下,各种形形色色的驻京办究竟有多少?这是谁都说不清的问题。过去的一年就有不计其数的版本。
据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最新披露,经国务院批准和北京市同意设立的外省市政府部门驻京办机构有745家,其中,省级政府所辖部门设立的驻京办和联络处125家,地级政府驻京办联络处325家,县级政府驻京办联络处204家,其余为其它承担政府职能的驻京办。
以上仅限于在北京市登记的,如果加上各种协会、企业和大学的办事处、联络处,各种驻京机构至少一万家。其中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经济特区在京城设立的办事处52家,工作人员约九千人,其中机关近两千人,所属宾馆、饭店约七千人。
一般人眼里,驻京办是干什么的呢?问北京朋友,他们的回答相当一致:久居北京城,吃遍驻京办,想吃各地的地道美味,就去驻京办转转。
说起驻京办的美食,京城友人个个如数家珍:云南驻京办的云腾宾馆,山珍野味特别鲜美;贵州驻京办的贵州大厦小吃绝对值,肠旺面、酸汤鱼、鼎罐鸡、丝娃娃;七省大院内的福建驻京办,佛跳墙最是地道,价格公道;山西驻京办的三晋宾馆,有最本土的山西面食;新疆驻京办的新疆饭店,大盘鸡、羊肉串、葡萄干炖羊排……
上网一查,令人意外的是:驻京办与美食关系最大,网上有各省市驻京办美食地图,有驻京办美食大全。
驻京办是各地政府派出机构,最有条件选择当地名厨坐镇,令菜肴绝对正宗。驻京办餐厅面对的食客,以来京和驻京官员为主,这些人最知道怎么才算"正宗"。可以说,驻京办已经形成一个以衣、食、住、行、玩等组成的产业链条。
驻京“大使馆”
驻京办究竟是干什么的?在计划经济时代,驻京办对信息的上传下达起过重要作用,也曾经为各地官员赴京城办事提供方便。
曾听新疆驻京办副主任阿不都克里木介绍说,尽管今天交通有飞机,通讯有网络,方便快捷,但驻京办的作用依然不可或缺。
除了办理国家机关与新疆自治区政府之间的政务联系、招商引资、文化宣传、政务接待等日常工作,驻京办在处理一些突发事件、维护北京社会治安和稳定也起了相当大作用,劝返非正常上访,解决新疆籍人员来京城遇到的商务纠纷和交通纠纷等。
这当然是放得上台面的话。打开任何一家驻京办网站,它的职能与阿不都克里木说得大同小异。上世纪九十年代,争取项目和优惠政策,被公认为驻京办的重要功能。
江苏省一些市政府,将一些年轻的农村青年女子,作保姆培训,送到北京,由驻京办设法送去中央和部委高官家中当保姆,联络感情,取得信任,打探消息,关键时根据驻京办的指令,向这些高官倾诉家乡需要报批的项目,令这些高官为保姆乡情动心。
进入二十一世纪,驻京办已成为地方政府和中共地方党委的驻京"大使馆"。
“蛀京办”
地方政府要批项目,拉经费,就得与中央相关部门建立好关系。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说过:“现在,各省市区、地级市,甚至县,都在北京设立办事处,有的驻京办目的就是跑‘部’‘钱’进(跑步前进)。跑是足字旁,还有一个‘包’,要带包去跑。谁跑得多,就可能多获得一些拨款,多拿到一些批文。这么一跑,很多问题随之产生。”
四川省一位市级驻京办主任说得就很坦率:“我的工作就是将礼品不露痕迹地送到领导手中。所谓公关,就是对部委司局长领导人的喜好了如指掌,陪他们打牌、旅游、喝酒,或买字画、古玩。礼物太贵会给人家添麻烦,也不能太便宜,关键是投其所好。我的工作箴言是:事事以领导满意为宗旨,事事以招商引资为取舍,事事以项目服务为目标。”
驻京办主任感到最耗时、最无奈的任务,是来京城的官员或官员家属的迎来送往。从接送飞机到安排好吃喝住行和购物是最基本的,让来者高兴来,高兴去。有些领导家属来到办事处,如同当年皇上到了行宫,办事处提供全天候服务,所有开销都得办事处公款支付,完全不受约束。
驻京办逐渐演变成“蛀京办”。驻京办的职能正在异化。有地方官员利用驻京办为自己升官晋级和发财谋求机会,寻找北京和中央的政治靠山和各种关系,花钱买路。
“跑部钱进”的作用场必然与腐败挂钩,驻京办成为腐败高发区。近来查处震惊全国的腐败大案要案,往往与驻京办有关连。
河北省原国税局长李真案中,省政府驻京办原主任王福友因贪污等罪被判处无期徒刑;中共广西区委副书记成克杰案中,区政府驻京办副主任李一洪犯贿赂罪被查办;沈阳原市长慕绥新、副市长马向东贪污腐败案中,市政府驻京办主任崔力贪污索贿被惩处;大庆市原国税局长那凤岐受贿案中,市政府驻京办办公室副主任李洪波被查处;广州市原政府驻京办副主任詹敏受贿被查处;江苏省政府驻京办原主任吴廷祥因受贿等罪被判处十九年……
整顿驻京办
今天的驻京办管理与监督失控,成了三不管地带:别人管不着,地方没法管,北京管不了,现行管理体制造成驻京办监督的缺位。
机构的混乱带来管理的混乱,管理的混乱导致驻京办成了多事之地。最近三四年,年年有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吁请整顿驻京办,今年即将召开的全国人大和政协两会,又有代表提出议案和委员递交提案。
2006年驻京办的腐败和治理问题被提到议事日程,整顿驻京办被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和国家监察部列为二零零六年四大工作任务之一。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已经走访调查了各地市县级驻京办。 2006年已经过去,至今不见中央重拳出手,看来真要处理还相当棘手。时至今日,信息传输渠道四通八达,经济的调节也由绝对计划变成市场调节为主,即使驻京办能加强地方与北京的沟通,但由此付出的社会成本也相当惊人。按理说,绝大多数驻京办已失去存在的理由。
不过,在中国大陆,中央与地方关系的特殊国情,地方政府和企业设立驻京办的愿望依然相当强烈,仅仅对驻京办开刀也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中央政府的资源配置权力过大,掌握着地方政府所需要的资源和地方政府无法回避的审批权力,才导致各级驻京办的存在空间。
问题层出不穷,是对驻京办监控无力,地方官员权力不受约束,地方政府财政制度不健全,驻京办公关的中央政府部门官员的权力也缺乏监督。
整肃是必定的,全部撤销的可能性看来不大。即使依靠行政命令撤销取缔了,肯定会有充当这一角色的机构和人员变相存在。他们一旦走入地下,管理将更混乱。
撤除大部份驻京办,保留的驻京办要规范管理,财务透明,接受审计,仅仅为官员服务的职能要作转化,拓宽民本内涵,在信访、社会协调等方面开拓空间。
当然从源头上看,相关部委审批项目的透明度增加,并有相应制约,“蛀京办”的生存空间就逐渐缩小了。(作者 江迅)